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零二章 起源觉醒
    罗兰以神恩为燃料,以被头冠增幅的感知为扭矩,以自己的意志将现实扭转

    于是,空间便开始流动。更里层的空间中涌现出的力量使空间发生了歪曲。

    如同滔滔大河从天而落在罗兰身前,以罗兰张开的右手为界限,毁灭性的漆黑的飓风呼啸着,将地面吞噬,化为白地。

    那是足以将万物碾成虚无的力量。那是来自世界本身的敌意。

    那是泰尔十四万信徒共同祈祷换来的力量以罗兰的起源为枢纽,使得弑神的奇迹在此降临。

    那是罗兰的起源,来自“流动”的力量。

    起源在外界上的表现,大约分为赋有、御使和异化三种,分别与感知、意志和血脉三个灵魂属性有所关联,并随着这些属性的增长,他们的起源利用率也会同步得到提高。

    但即使第二个属性后来居上超过了本来最高的属性,他们对于起源的使用也不会因此而切换。

    得到起源的瞬间,他们的主属性便永久的固定了下来。除非起源之力完全耗竭,重新掉回黄金阶,才有得到新的起源和主属性的可能。

    唯有在进阶到至高尖塔级别的时候,才能将对起源的表现延伸到另外两个方向上,但他们的主属性依旧不会改变,并且这三种表现的力度都改为与主属性相关联。

    从前往后,三种能力对世界的瞬时改变能力会依次下降。

    如果用罗兰的话来说,赋有、御使和异化这三种表现便可以简单的形容为需要消耗才能使用的主动技能、需要消耗才能暂时停止的光环技能和永远无法关闭的被动技能……虽然第二个例子并不是多么的贴切。

    比如泰尔身为法师,他的血脉无疑是最强的属性。那么他的起源便主要体现在异化即被动能力上。

    而具体的表现,就是他让自己变成了自己心目中的完美者。

    同理还有艾斯特和安维利亚,还有身为巫师的安若思都是一个道理。

    而朱庇特四世的起源是支配。他作为牧师,感知属性自然是他的特长属性。全力全开的话,他甚至能在一瞬间便永久支配一个与自己同阶的强者的意志。但同样他的能力也拥有各种限制。

    和他同理的。便是起源为融合的阿卡姆,以及起源为流动的罗兰。

    而以意志属性觉醒起源的人并不算多。在罗兰见过的人里,也就只有一个斯科特了。

    他的迟滞光环便是这样。唯有聚精会神的抑制自己的力量,才能保证自己的力量不至于扩散出去影响到其他人。

    随着觉醒了起源,罗兰终于踏入了真理殿堂的阶位。

    一瞬间,罗兰对神恩的使用效率具有了质的提升。

    那不是提升了多少倍的问题就像将汽车的发动机改为了飞机的发动机一样。那是更深层的本质的提升。

    在他的视野中,世界变得更为简单,更为本质。和罗兰的系统面板上面的符文相同的繁复符文在空中悬浮着,组成一串串的语句以奥姆之墙为核心飞速流转。

    这是与游戏中决定性的不同。

    在游戏里。觉醒了起源给玩家带来的不过是一套全新的技能。但在这里,罗兰所得到的却只是简单的一行字:

    【起源:流动】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如果是在游戏里,当流动这个起源以御使的形式表现的时候,几乎会让人化身为移动天灾;而如果以异化的形式表现,更是会让人变成可怕的怪物。

    唯有在它以赋有的形式表达出来的时候,它才能表现出极强的攻击性和战斗能力。

    首先,它可以让大地流动起来,毁灭城镇;也可以使空间流动起来,使能量和物质被碾碎。它更可以使人的血液反流。亦或使时间流动,令某人快速衰老。

    对于罗兰来说,它意味着罗兰可以将自身的水银变成滔滔大河。以圣银武装和武器大师的被动能力化为一人军团

    在他面前,没有什么是无法毁灭的。

    也许是因为组成相似的原因流动这个起源和扭曲有三个要素相同,因此它在赋有的表现上也和扭曲类似。

    罗兰对世界的歪曲仅仅存在了一瞬间,但之后奥姆之墙为了弥补这一瞬间的扭曲,却爆发出了可怕的飓风,将其中的一切强制修正。

    或者说,将错误的空间直接格式化。

    等到一切停歇下来,那已然是三分钟以后的事情了。

    在罗兰面前的一切都被漆黑的飓风烧成了白地。

    “有趣。”

    见到这一幕,躲在一旁的马可露出了由衷愉悦的笑容。

    他看着罗兰。嘴角微微上扬。

    这个弃神者一直以来都跟随着自己的直觉行事。

    在罗兰行他的大神迹之前,他就让灰烬之徒们退散了。而他自己却退到了远处,远远的张望着这一切。

    那布满浅浅伤疤的光头之下是一道贯穿脸颊的巨大刀疤。让他那如鹰隼一样锐利的目光显得更加威严且残暴。

    那仿佛燃烧着火焰的昏黄色瞳孔。

    如果说之前还不能确定的话,如今他已经完全确定了。

    “奥兰多……先生啊。”

    他喃喃着,嘴角上扬。

    是的,一切都联系起来了。

    无论是在辛吉亚酒馆所见的一面,还是在化为灰烬的财富之城,以及在白塔、在现在一切的事情都联系起来了。

    奥兰多就是罗兰,罗兰就是奥兰多。

    “奥兰多先生……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有机会成为志同道合的好友,成为灰烬之路上的同志……然而,现在,我们将成为死敌。”

    他深深的望了一眼罗兰,嘴唇无声的翕动着。

    仿佛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数千米之外的罗兰顿时将目光投了过来。

    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还没有打完。一会更新。(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