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零八章 三倍伟大的罗兰
    罗兰拍了拍凯尔莫拉的肩膀,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

    在他绕到凯尔莫拉身后的时候,凯尔莫拉不禁微微眯了眯眼睛。

    不知何时,朝阳已然弹出地面,散发着比以往温润许多的光芒。

    罗兰刚刚就站在他面前,却仿佛将整个世界的光芒全部挡住一般。他的黑袍如同巨龙的蝠翼一般,遮蔽天空和大地,将浓重的阴影投射下来。

    然而,那却是让人心安的阴影。

    突然,凯尔莫拉微微一愣。

    他突然看到在罗兰身后,那些被罗兰成为信使的将整个广场铺面的黑色鸦群静静的停在那里,直勾勾的盯着他。

    凯尔莫拉顿时心中微微一颤。

    他感到自己似乎被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盯上了。那些乌鸦向他投来了不坏好意的目光,它们银灰色的瞳孔如同水银般沉凝,反复闪耀着光芒一般。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以为那是人的眼神。但随后他自己都差点笑出了声。

    怎么可能?人怎么可能变成乌鸦?

    人们口口流传的会变成动物样子的神术,实际上不过是一些精通武艺的德鲁伊间流传的特殊架势而已。那不过是督依德口口流传的古老传说。

    事实上,就连督依德自己都没有变成动物的能力,就更不用说德鲁伊了。

    反过来说,若是变成植物还有那么几分可能。毕竟德鲁伊的力量来自大地,来自盖亚之壁,更是来自希格斯。

    希格斯曾经是植物的守护者。甚至祂曾经的姿态就是一颗巨大到支撑天地的,样子如同蘑菇一样的翡翠巨树。不过在祂被污染之后,他就变成了生命的毁灭者,万物的燃尽者。

    蛇象征的是源自大地的灾祸,也是希格斯曾经的权柄之一。在祂被污染之后,富饶、孕育、承载这些权柄都被奥姆之墙自动收回,唯有对大地的灾祸这条被他留了下来。

    即使祂至今都被自己所造的盖亚之壁拦在外界,无法进入这个世界,但祂仍然可以发动这个权柄,让大地枯死、万千燃烧着黄昏之火的毒蛇从大地的裂缝中钻出,吞噬所有生机,让世界熊熊燃烧。

    但祂并没有这样做。甚至在祂被讨伐之时,祂也没有这样做。

    如果要说希格斯为什么对难以下口而且没有多少油水的法恩斯世界恋恋不忘,大约就是祂实在是割舍不下祂亲自创造、曾经满怀喜悦一步一步丈量的大地了吧。

    在意志被无穷无尽的黄昏吞没,化为黄昏的一部分之前,他最后的愿望大约就是能死在自己创造的大地里面。

    那眼中有蛇的造型便像是一颗种子。其本体正巧和整个星界一般大。

    如果能将所有生命全部肃清的话,祂就能将自己的本体塞入星界之中,抽取整个世界的力量,从大地中重新孕育自己的新生命。

    没错那眼中有蛇的造型,不过是一个尚未成型的胚胎而已。

    只有曾经掌握至高的权柄的存在才拥有成为黄昏种的可能。毕竟,黄昏是比奥姆更高的存在,以无尽世界的混沌统合所有万千世界统治者的意志和力量,将其作为共同储备容纳在一处,究极的捕食者。

    所有优秀者的智慧和力量都会被黄昏吞噬并消化,资源和历史也被一并吞噬。

    事实上,如果不同时将所有的黄昏同时杀死就毫无意义。被杀死的黄昏种个体只会增加其他黄昏种的力量,它们甚至可以互相借取力量和生命。

    如果将世界的总和视为无限的话,那么黄昏的力量毋庸置疑也是无限的。

    仅仅单一的世界,面对黄昏的话没有丝毫的胜算可言。那就像是一只蚂蚁妄言要毁灭地球一样,是根本不存在可能性的事件。

    就连法恩斯的真神奥姆,也不过就是这个世界中最后一个被毁灭的文明中的最后一个幸存者。法恩斯的存在使命,就是将这个世界的火种保存,然后带着整个避难所跳跃到下一个没有被黄昏污染的世界。

    只要法恩斯真的掌握了这种技术,那么就算黄昏再度来袭,他们也可以继续跳跃到下一个世界。如果世界的总和当真是无限的话,法恩斯早晚会找到真正能毁灭黄昏的可能性的。

    那绝不是痴人说梦。

    只要有一个绝对性的,被所有人永久尊崇的信仰作为指引,人类的意志就不会动摇。哪怕还有无数次的尝试,只要信仰没有崩塌,法恩斯人的精神就永远不会毁灭

    在罗兰走到了凯尔莫拉背后之后,他便背对着凯尔莫拉,振臂高呼:“你们当听!”

    伴随着罗兰的高声呼喊,雷霆般隆隆的声音在空中滚动着。

    “你们当听我的诫言,因我要说极美的话!我张嘴要论正直的事”

    仿佛在迎合罗兰的祷告一般,在他身后无数的黑色乌鸦同时开口,高声鸣叫。

    与此同时,正巧圣城内其他人一起高呼道:“赞美罗兰!”

    “正是!正是!你们当赞美!”

    罗兰大笑着,高呼着。

    爆裂的飓风从他的长袍之下流淌而出,呼啸着拍打着,让凯尔莫拉一个踉跄,有些站不稳。

    他刚刚抬头,却发现那些死死的告死鸦盯着自己。那冰冷的银灰色的瞳孔中让他感到一种则无声的谴责。

    大约数十年没有过的尴尬感充斥在他心中。

    就像是误入他人的舞台一样,那种所有人都在凝视着自己,但自己并非主角的尴尬感让他背后发毛。

    但他的心智却并没有像自己的外表一样一同变得年轻。凯尔莫拉若无其事的从罗兰身边尝试性的退开。

    他发现,在自己离罗兰五十米之后,那些乌鸦盯着自己的目光便同时撤走,转投向罗兰

    顿时,一种错位的怪诞的心情充斥在凯尔莫拉心中。他想要却又笑不出来。

    ……难不成,这些怪鸟居然还真的有智慧不成?

    但就在此时,凯尔莫拉突然感到自己舌尖发麻,心跳猛然加速。

    仿佛感到了有什么伟大的存在将目光聚焦过来一般,凯尔莫拉感到自己的意志似乎正被缓缓抽离,脑壳中有无法描述的某种东西渐渐沸腾。

    就像站立在云端一样,大脑不断提醒着凯尔莫拉刚刚感受到的强烈漂浮感,有种醉酒的奇异幻觉。

    凯尔莫拉心中奇异的预感愈发强烈。

    自己,似乎又能见证到某种奇迹了。

    “赞美罗兰”

    在脑海鼓动着的某种冲动的驱使之下,凯尔莫拉毫不犹豫的张大嘴巴,以万分虔诚高声赞颂:“我以我的肉身、精神和灵魂三倍的赞美罗兰!”

    伴随着凯尔莫拉的赞美,越发浓烈的圣火便从罗兰脚下的阴影中涌出。

    那是浓缩到液体的神恩。是罗兰刚刚被全世界人拜祭时得到的巨额的神恩。

    罗兰的影子根本无法储存这么多的神恩,他能忍耐到现在再让它们涌出已然是极限了。

    虽然神恩本身是一种驳杂至极的能量,但这些神恩被奥姆之血冲刷过一次,此时已经变得无比洁净,其中的意念被完全洗净。

    这是被炼金术师们渴求千年的,所谓人类意志的结晶若是将其全数吞入的话,即使是凡人也能瞬间成神。

    而事实上,罗兰正是这么做的

    —等我码完的分界线—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

    还有一千五,稍微等一下。(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