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六章 奥克利福
    第六章奥克利福

    “安格斯,这次我们需要请求帮助了。”

    在一阵可怕的沉默之后,维嘉开口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真的是那两个人的话……侯爵大人被他们迷惑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们需要一些更加强而有力的声音支持我们的意见,才能让侯爵大人对这个问题拥有起码的重视。”

    “不,我相信侯爵大人。”

    安格斯摇摇头,无比坚定的说道:“我会去和侯爵大人说清楚。”

    “不,你不懂……”

    “我懂。我明白侯爵大人的意思,如果圣安格郡能顺利建成那种级别的大圣像的话,作为整个缇坦第一个建造罗兰圣像的郡,圣安格郡无疑会得到相当巨大的好处。如果罗兰陛下愿意让圣安格郡成为第一个缇坦的第一个教区,那么圣安格郡以后成为整个缇坦的最高教堂的落点也不是不可能。只要能争取到这一点,那么缇坦的第一代总主教无疑会从圣安格郡人中选举这甚至会改变整个圣安格郡的未来前途。”

    安格斯严肃地说道,他总是闪烁着孩童般雀跃光芒的双眼此刻却变得无比深邃。

    他虽然正直,却并不愚蠢,不然也不会是他,而不是他的弟弟成为当代的索兰斯了。

    克图格雅家族传承至今,已有超过千年的历史。虽然宗族的血脉早就在八百年前就彻底断绝了,但是各个分家仍然在世界各地艰难的生存着,断断续续的传承着。

    他们的血脉里流淌着的是正直和伟大的血液那是来自传火天使的血液。

    最开始的时候,名为克图格雅的勇者与天使签订了契约,得到了燃烧着的金子般的血液。

    即使只有一半浓度,但他也能算得上是混血的黄金种了。那是足以让寿命延续到三千年以上,天生就具有白银阶巅峰级别力量的强大存在。而他付出的代价,仅仅是让子孙世世代代为了正义而战。

    因为契约的束缚,拥有克图格雅之血的人结婚便等于是两个黄金种结婚,以人类的寿命而言,他们基本不可能成功孕育后代,只能看着家族的血脉被不断稀释。而到了现在,黄金之血的浓度已经被稀释到几近于零,但仍然给他们带来了些微的特殊天赋。

    比如说,那与生俱来的卓越的领导力和号召力,以及那远高于同龄人的感知和血脉属性。

    之所以他们拥有这样的好处反而还混的都这么惨,那便是因为他们实在是太正直了。

    如今被稀释了血脉还好,八百年前,他们的血脉浓度基本相当于纯血的白银种。那个时候,克图格雅们的眼里近乎容不下一颗沙子。他们被称为众神的督促者,甚至连神明的权威都敢驳斥虽然如今他们依旧也看不起神明于是他们便被派到各个危险的地方,与那些“将大地化为荒芜”的亡灵们展开殊死的决斗。

    即使立了功,他们也无福享用。最终就连只有十几岁的孩子都被逼迫着来到了战场一线,克图格雅宗族无一幸存。分家也分裂成了三脉,分别前往缇坦、苏泽和埃尔卡特生根发芽。

    而血脉被稀释到了现在这种程度,他们血脉中的誓约也已经淡化。至少他们看起来已经变得像人,而不会被人称呼为“克图格雅们”了。

    索兰斯这个名字便是缇坦的克图格雅第一代的家主。又被成为施舍者,纯善者。他甚至被泰尔提名为穷苦与施舍之神,只要答应就能成为泰尔的从神。但他最终却因为“我是人民的朋友,而不仅仅是穷苦人的朋友;我乐于做奉献,却不愿将其成为施舍”这样的理由,拒绝了泰尔的橄榄枝。

    而被冠以索兰斯之名的,便是整个克图格雅家族中当代最仁慈、最具有奉献精神、最为人民着想的人。一般情况下,家主一般都是不肯能够得到这个称号的。

    传承至今,安格斯是目前第三位同时身为家主又是当代的索兰斯的人。他足以为此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正如历届的索兰斯一样,安格斯不屑于行那些被贵族们所欢喜的“局外手段”,而是喜欢坦诚的将所有事全部搬出来,然后跟他们说清楚。所以他拒绝维嘉的提议自然是理所当然的,这种手法就好像拿别人来压莱瑞亚侯爵一样。

    但是,维嘉却摇了摇头。

    他略微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其实……在前几天,侯爵大人和我单独聊过一次。话题就与要不要为罗兰冕下塑像有关……而我的意见是,要。而侯爵大人却似乎并不想做这种劳民伤财的事。”

    “侯爵大人说,以圣罗兰陛下的睿智,他不会因为我们给他塑了像就对我们另眼相看相反,罗兰陛下只会觉得我们阿谀奉承,不干实事。他还说,这个问题以后就不用提了……目前一切工程的重心要转移到夏季防涝和对《诫命》在民间的普及工作上,这才是能在短期就见到成效的实事,是值得花大力气去做的事。”

    “恩,”安若思赞赏的点点头,“的确是侯爵大人的风格。”

    “所以,我才怀疑侯爵大人是不是被人操控了思想。”

    维嘉轻声说道。

    安若思微微一怔,意识到了维嘉之前的问题里面究竟藏有什么含义:“你是说……那两个人是黑巫师?他们骗了侯爵大人?”

    “没错,我的老朋友。”

    维嘉说着,点了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而且我恐怕还有一些……不容忽视的证据。”

    “证据?”

    “没错,证据。”

    维嘉沉声说道:“你可知道,你说的那两个人里的其中一个,是那种足以霍乱国家的大骗子?你如果不知道他的名字的话……至少那个著名的白塔骗局,你总记得吧。”

    顿时,安格斯的瞳孔就缩小到了极限。

    “你是说那个人……”

    “没错,老朋友。你猜的都没错……”维嘉深深地叹息着,“所以我想请求帮助……”

    “……但是,你又能请求到谁的帮助呢?”

    安格斯动摇了。

    然而维嘉毫不犹豫的接道:“奥克利福。我们需要去找奥克利福子爵。他在大约十天前就意识到了侯爵大人的身边可能存在欺骗者……可惜我那时竟然没在意。”

    “现在找他也不算晚。”

    安格斯起身,毫不犹豫的说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吧。”

    “找到他,然后把侯爵的事情跟他说清楚。”(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