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九章 狡狐
    奥克利福子爵给安格斯的第一印象,并非是他那纯净的眼神,也不是他如太阳般温暖的笑容,而是他那头如同璀璨耀眼的金发。

    那是纯粹的缇坦之血的证明。

    没有和异族通婚,也没有和外族联姻这是在缇坦中数量非常少的极端保守派的特点。奥克利福家族便是这个派系中间的一员。

    他们也和大多数缇坦人一样崇拜长生,但这些人却拒绝和异族通婚,坚持血脉的洁净他们相信,缇坦人的血脉来自千年前的太阳之民提瑞拉斯,那金色的头发便是证明那是在高等精灵和巨人族统治世界以前最高贵的种族。他们金发金眼,睿智强大而拥有无穷的生命,在腹中便会与人辩论,出生即是祭司,落地便会祷告。

    因此,这些人的传统便是对新生儿举行净化仪式。

    仪式从怀孕时就开始准备,孕妇将只能吃素食和在仪式中被宰杀的牲畜;她们必须****洁净更衣祈祷,让婴儿从神恩中孕育,并在圣水中出生。

    在到十三岁为止的日子里这些孩子仅仅被允许接触父母,并且他们除了最基础的文字教育和生活方式的教育之外,不接受任何人口述的教育,以此达到“不让被他人思想污染过的知识玷污他们的心灵”的目的。

    这些孩子只能通过父母给予的书籍来认知世界,比起贵族,他们反而更像学者。但根本性的不同在于,他们的父母根本不在乎他们的孩子究竟从书本中学到了什么他们想要的,只是用这种方式使他们的血脉得到纯净。只要维持这样的仪式,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去,他们的血脉就会变得更加洁净。

    这些极端保守派认为,人是从斗争中堕落的。他们反对战争,反对党争,并反对一切激进或先进的思想,拒绝一切足以改变现状的可能性。他们将这种温吞而不变的思想骄傲的称为“高贵之人的平和”。这也是第一个公开表示假如缇坦被侵略也不会参与战争的派系。

    对于他们来说,异色发的人全部都是杂种和低等人。唯有纯粹的金发能证明他们的高贵。他们坚信在如今这个堕落的世代,他们将是最伟大的那一批人,即使是缇坦的皇族也不一定比他们高贵毕竟缇坦的皇族中也有不少和异族通婚以祈求后代长生的人。

    从很久以前开始,克图格雅们就对这些极端保守派没有好感。

    虽然双方的目标都是和平,但是一个是为了他人,一个是为了自己,他们的基准截然相反这反而让他们之间更加敌对。

    所谓的异端比异教徒更加无法饶恕,说的便是这种情况。

    不过安格斯也知道,这一代的奥克利福子爵似乎与他的先辈们都不太相同。

    全名为杰弗瑞.弗朗西斯.奥克利福的子爵大人在他的家族中是出了名的异常者。

    杰弗瑞在很小的时候便表现出了对知识的敏感和热诚。因此,在净化仪式结束后,年仅十二岁的他就提出了要出去看看世界的想法。

    虽然他的父母对此表示坚决反对,但在小杰弗瑞的坚持之下,最终他们还是退了一步,让自家的护卫长和小杰弗瑞一起出门,唯一的要求是每年都要回来看看。

    毕竟他们不只有一个儿子。小杰弗瑞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已经足以让当代的家族传承下去了。

    而小杰弗瑞也没有让父母失望。他出门的第一年就救了一位皇子,并因此他的整个家族都得到了皇室的感激,杰弗瑞也因此和那位皇子成为了好朋友;而在他十六岁的那年,他带着一支佣兵小队通过陷阱和毒药猎杀了一头双尾翼龙,拯救了一个受到龙种迫害的城镇,他的名字传扬出去成为英雄。

    但在他十九岁的那年,他和家人发生了相当剧烈的争吵。最后他的右腿被打断,摔门而去,一怒之下离开缇坦,进入卡拉尔。

    在杰弗瑞离开家族两年之后也就是今年两三个月之前的时候,瘟疫在地上流传,就算是神明也无法医治。杰弗瑞的父母和他的哥哥妹妹们非常不幸的出现了疾病的症状,并在身上出现了奇异的暗红色斑点。

    而在牧师对他的父亲和两个哥哥展开大仪式,准备进行治疗之时,受到圣光灌注的他们却莫名暴死。于是牧师只能将此归结于那传说中无法医治的“血痕综合征”,不了了之。

    就在他的母亲和妹妹衰弱的即将死亡的时候,缇坦也正巧陷入了大混乱之中。无数双眼睛盯着奥克利福家,就像是一群饥饿的鬣狗,等待着猎物咽下最后一口气。

    这时,杰弗瑞如英雄般出现。不仅使用了相当强硬而巧妙的手段震慑住了他人,并使用了来自卡拉尔的万灵药治好了母亲和妹妹的所患的疫症,还帮助罗伯特皇子联系到了许多新老贵族,并定下了简单的盟约。

    仅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不到,杰弗瑞就将奥克利福家族的颓势一举扭转,狠狠的痛击了那些落井下石之人,几乎从他们身上拔了一层皮下来。而在两个月前,也就是罗兰陛下宣读自由宣言的一周之后,杰弗瑞顺利通过仪式,成为了当代奥克利福家族的家主,并迎娶了自己的妹妹,继承了子爵之位。

    如果要论如今缇坦的年轻一辈的声望的话,杰弗瑞无疑是最高的那一批人。他甚至能和罗伯特相提并论,就算是克图格雅家的长子也要落后他一头。如果罗伯特殿下成功继位,有超过八成的可能,杰弗瑞会成为伯爵乃至于侯爵。

    因此,在维嘉提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安格斯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诚然,要阻止侯爵大人的话,奥克利福子爵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首先他也是为人民、为和平而战的人,他和安格斯和侯爵之间没有太大的分歧;况且他是罗伯特皇子的朋友,中立派的侯爵不可能因为这样一件小事就决定和罗伯特一派决裂。

    莱瑞亚侯爵迟迟没有站队,就是因为他认为如今的局势还有可能会变动。可无论怎么变动,罗伯特目前都是占据了绝对优势的一方。在缇坦三分之一的土地上,人们已经在讨论如果让罗伯特皇子统治缇坦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了。

    更重要的原因是,奥克利福子爵毕竟年轻人、是小辈让他劝阻侯爵的话,虽然会显得不太尊重,但至少不会让侯爵产生安格斯是在搬出罗伯特压他的想法。毕竟“越权”无论在哪里,都是被人深恶痛绝的行为。

    可在他亲眼见到这位闻名已久的奥克利福子爵本人之后,安格斯却立刻意识到,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或者说,奥克利福子爵对他包含恶意。并且这种恶意并不仅仅限于阵营和家族之间,而是更深层的某种恶意。

    虽然这些都仅仅是安格斯的直觉但安格斯此时已经提起了百万分的精神。

    如果要说为什么的话……

    大约就是,奥克利福子爵笑起来的样子,实在是太过温和无害。

    以至于,让安格斯想起了沙狐捕猎时的样子。(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