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十章 余烬
    “劳民,伤财……那不应是侯爵大人的风格。侯爵大人是我小时候的偶像,我还记得他曾向陛下提议在涝灾严重的村落少征甚至不征粮税,并且他还学习班萨人那样,在自己的领地里兴建学校……他是一位伟大的领主。”

    听完维嘉大师的叙述,奥克利福子爵叹了口气:“现在,他也许是真的老糊涂了吧。”

    “也许。”

    安格斯心不在焉的答道。

    奥克利福子爵突然转过头来,迎着安格斯有些漠然的眼神,露出了温和道有些谦卑的笑容:“说起来,克图格雅子爵大人,您也是我的偶像。”

    “恩?你说什么?”

    安格斯微微一怔。

    奥克利福子爵真诚的说道:“从很久以前,我就希望与您能见上一面。我一直都认为,如果缇坦只有一个家族可以称为真正的贵族的话,那么它一定是克图格雅家族。”

    这个有着一头璀璨金发的青年十指交叉在胸前,缓缓说道。

    他的眼神专注的看着安格斯,他的眼中仿佛闪烁着光,一眼看上去,似乎有火在燃烧。

    让安格斯感到迷茫的正是这样的眼神。

    没错,他毫无疑问的在奥克利福子爵身上感到了非常浓厚的敌意;但同时,他对自己的崇拜却也不是伪装出来的。这种奇异的矛盾感让他感到犹豫。

    于是,安格斯不禁发问道:“那么,奥克利福子爵大人,您认为我们的理念,究竟对子在哪里呢?或者说,您所认同的,所谓的‘真正的贵族’,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那是真正的高贵”

    奥克利福子爵脱口而出:“这世上唯有一件事最为高贵,那就是为了人民付出终生!”

    “说得好!”

    维嘉点头连连赞同。

    奥克利福子爵仿佛受到了鼓舞,脸上露出了天真的笑颜:“您若是能认同能理解就太好了。我在这片土地上找不到能聆听我的声音的人。”

    “不妨说说。”

    突然,安格斯打断了奥克利福子爵的话。

    他抬起头看,目光灼灼的看着奥克利福子爵的眼睛:“您若是有时间的话,不妨把您的想法和我们谈谈……罗兰在上,说不定我们会成为挚友呢。”

    “罗兰……吗。罗兰……罗……兰……奥……兰……”

    但让安格斯感到怪异的,奥克利福子爵却是走神一般的喃喃着圣罗兰的名字,似乎要从中得到些许安慰一般。

    在他反复念叨了数次这个名字之后,金发的青年微微一滞,毫无预兆的突然开口说道:“如果你们想的话,我会告诉你们……全部。”

    沉默了一小会之后,青年开口:“大约是八岁那年。我看着书,突然有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人们要互相争斗。”

    “但是,正如你们对奥克利福家族的理解,我的问题并不能得到任何人的解答。他们给我的答复正如每一个家庭的父母对孩子的答复一般‘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可我不甘心,我找遍我能找到的所有书籍,只为了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我失败了。所有的书上面都没有写为什么人们要互相争斗,就仿佛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一样。”

    “但是我不知道,所以我不甘心。也就是在那时,我开始意识到,我周围的这些书并非是世界的全部。它们既不全面也不正确。”

    “改变我的生活的,是一个路过的巫师。他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进入了原本仅属于我的密闭书房。出乎意料的,我见到他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任何惊慌和恐惧。莫名的,我就是如此肯定,这个人不可能伤害我。”

    “慢着。”

    突然,安格斯出声打断了奥克利福子爵的叙述。

    他严肃的问道:“你还记得那个人的样子吗?他有进行过自我介绍吗?”

    “他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

    奥克利福子爵遗憾的摇摇头:“他原本应该是我的第一任导师的。不过好在,我还记得他的样子。”

    “他的身高很高,大约是个缇坦人;他还戴着金丝眼镜,谈吐比起巫师更像是诗人。最重要的是,他黑发黑眼。我之前从没见过黑发黑眼的人,所以我对他的印象非常深。”

    奥克利福子爵回忆着说道:“他那时问我,‘小东西,你家大人呢?’然后我就非常冷静的跟他说,‘先生,这里只有我一个人’……紧接着,他就提出了要带我出去的说法。”

    “‘您肯定是个骗子,先生,’我当时这么说,‘没有人会试图带我走。我的世界就是此处’,”说到这里,奥克利福子爵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头,“虽然有些丢人,但我当时的确就是这么说的。”

    “但是,那位先生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他跟我说,‘等你能出去了,你就往北走!北方有你的机遇!’说完,他就不见了,仅留下一本被弄脏的游记。我跟父母和哥哥都说过这个人,但是没有人相信我,唯一相信我的就是我的妹妹。”

    “于是,你就救了皇子殿下?”

    安格斯嘴角一扯,淡声问道。

    不仅是老子爵,如果是他的孩子跟他这样说,安格斯也是不会相信的。

    恩,莉莉除外。

    奥克利福子爵无奈的摊了摊手:“我知道你们不会信的。但事实就是如此。我在北方不仅救了皇子,还分别在卡拉尔和苏泽遇到了我的另外两次机遇……这世界就是如此奇妙。”

    “我十九岁那年,我人生最低落的那年,我本能的往北走,然后遇到了我的人生导师,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的伟大导师马可。”

    “当时我被邪教徒蛊惑,是马可大师使我醒悟,救我离开。”

    提到马可,奥克利福子爵不禁变得激动了一些,他的声音也变得略微高亢:“马可大师告诉了我那个困扰了我十年的问题的答案。他告诉我,这个世界需要我;他告诉我,我们家族的理念是错误的。我们的朋友是人民。而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

    “马可大师告诉我,这世界上应有一支火把,能让被人们的**所扭曲的,变得罪恶的东西染成灰烬他说,这世界上应有一种火焰,能将所有罪恶燃烧殆尽。”

    “我们应该是一个整体。人类都应是一个集体!无论是皇权、贵族还是神明,凡是给予人类的进步以外的欲求将人们的力量团结起来的团体都应该被毁灭人民必须得到权利,权力必须得到制约。唯有如此,这世界才能被拯救。”

    奥克利福子爵此刻的表情如同圣徒一般,他庄严的对安格斯和维嘉传着他的道。

    维嘉一开始还非常专注的听着,可到后面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开始变得奇怪,脸上有大滴大滴的汗珠滴落,摔成几瓣。

    而安格斯的拳头已然握紧,但他却不敢动弹。

    毫无疑问的,他已经意识到了奥克利福子爵的异常。

    摧毁皇权?消灭贵族?推翻神明?

    别开玩笑了,你以为你是罗兰吗?

    毫无疑问的奥克利福子爵归属的阵营,应该便是近日在缇坦很活跃的灰烬之环教派。

    然而,安格斯虽然发现了这一点,但已经晚了。

    他超凡的感知告诉了他,自从奥克利福子爵的演讲达到后半之后,地下便有一只可怕的怪物盯上了他。而他却没有丝毫逃脱的机会。

    “抱歉,老朋友……”

    在狂热的奥克利福子爵的演讲的掩盖之下,维嘉苍白的脸上满是歉意:“我不知道……”

    “与你无关,维嘉大师……这都是恶徒的诡计。我们是陷入圈套了。”

    安格斯咬了一口自己的嘴唇,摸了摸兜里的银色十字架。深深吸了一口气。

    是的,他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