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十三章 降临于此
    “眼中有蛇的希格斯!求您想见,求您宽恕,求您庇护”

    毫不犹豫的,杰弗瑞拉立刻高声呼喝,试图打断那人的祷告。

    昏黄色的污浊火焰在他眼中燃起,剧烈的抖动着。

    他的眼球发出吱吱的尖叫着,抽搐着缩小并剧烈的扭曲,变成了连通某处的大门一样的纤薄光幕。数条通体纯白、瞳孔昏黄如宝石一般的小蛇从他的眼眶中爬出,湿哒哒的在他的脸上爬行着,所行之处烙下焦黑扭曲的痕迹。

    在杰弗瑞拉的视界里,眼前虚假的世界如同烧焦的油画一般燃烧着卷起,露出更加深层的世界。

    这是没有色彩、没有景物的世界。一切没有灵魂的存在都化为虚无,唯有生灵会幻化成各种扭曲却直指他们灵魂本质的怪物,依照灵魂的颜色被涂抹成各色不同的怪物。

    那是他们的心灵中最深层的渴求,也可以说那是他们被黄昏污染之后的样子。

    在杰弗瑞拉的视界中,自己并没有丝毫改变。

    这个以“杰弗瑞”为原料,将其意志彻底燃尽后孵化出来的黄昏眷民有着与恶魔相似的外表。他的牙齿变成了鲨鱼一般的利齿,下巴的尖端刺出了一柄锋利尖锐的晶刺尖刺,如同嶙峋的岩石所化的锋刃一般。他全身的皮肤已然变成了熔岩般的暗红色颜色,近乎所有关节处有昏黄色的匕首般的尖刺刺出,皮肤上不规则的浮现出大小不一的晶石碎块。

    他的脊椎刺出了背部的皮肤,锥形的晶石聚集成列高高耸起,他不得不佝偻着身体。而他的额头上有如同倒旋的羊角一般的半透明晶石弯角,里面有模糊不清的符文一亮一灭的闪烁着光芒。

    此时的杰弗瑞拉看上去便如同是移动的杀戮机器,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足以致命的凶器。

    而在他的对面,原本拥有一头漂亮的白金长发的男子也已然变成了奇异的怪物

    他已经完全失去了人形。一头雪白的人立而起的巨狼站在他原本的地方。

    那狼的身上极为洁净,没有一丝一毫的血污,但从他紧闭的嘴巴的锋利可以看到那被染成了猩红色的牙齿。

    他的胸口被剖开,却没有渗出丝毫鲜血。在他的胸腔里面塞满了无数人头,却看不到一个内脏,除了一个巨大漆黑的狼心连接在头颅下面有力的泵动着。

    在仪式完全展开并趋于稳定之后,在杰弗瑞拉的身后,一个一个大约成人般大小的眼球虚影渐渐浮现出来。

    那是希格斯的幻影

    在希格斯浮现出来的瞬间,就连大地也为之跪拜。围绕着杰弗瑞拉,荆棘一般的透明晶刺从地上刺出来,向杰弗瑞拉身后的虚影致敬。

    在那瞬间,空气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狂乱的气息,肉眼可见的黑色粘稠的恶意在空中流淌着。就像是晶巢的尖刺刺死了什么东西一样,以那些晶刺的末端为中心,地面上渐渐浸出了一层黑色的油,散发着血的腥味。

    光是希格斯默默地注视着杰弗瑞拉,以杰弗瑞拉为中心的空间便产生了剧烈的歪斜。空间的法则被更改,空气变为大地,大地渗出黑血。足以瞬间将凡人碾碎的巨大压力以他为中心向这周围缓慢扩散。

    “哈!狼心者!”

    杰弗瑞拉裂开嘴巴,眼神中满是疯癫与狂乱:“我认识你,凯尔莫拉!狼心的凯尔莫拉!叛神者凯尔莫拉!干得好!来的漂亮!我要将你扒皮抽骨,献给大地”

    但凯尔莫拉却没有理会杰弗瑞拉的挑衅。

    与其说是他没有将其放在心上,不如说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对方说了些什么。

    在祷告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凯尔莫拉便已经没有在继续主持这个仪式,而是化作了仪式中的一个零件,一个部分,一个名为“祭司”的神圣符号。

    他要做的,便是全心全意的向罗兰祷告,反复颂唱献给罗兰的祷告词。

    此时的他只是祭司。不是剑,也不是盾,更不是传道者,而是更为纯粹的,名为【仪式主持者】的概念。

    更加伟大的意志自上而下冲入了凯尔莫拉的意识中,以凯尔莫拉作为至圣者的喉舌而发声:

    “在他前面有瘟疫流行,在他脚下有热症发出。”

    “他站立,使地震动,永久的山崩裂,长存的岭塌陷,他的作为与古时一样。”

    “灾难之日临到,我听见他向我呼喝,我便身体战兢,嘴唇发颤,骨中朽烂我在所立之处战兢,三倍虔诚的高呼陛下的圣名!”

    随着凯尔莫拉越发嘹亮的祷告声,他眼中银色的圣火开始更加猛烈的燃烧。他身上银灰色的圣光被某种更纯粹的、不属于他的纯银色圣光所替代,迅速填满了他的灵魂,并随即满溢了出来。

    在他脚下,那些溢出来的圣光流动起来,自发的将凯尔莫拉和加哈拉德一并圈了起来。

    希格斯的恶意这时正好涌了过来,但那些漆黑的不可名状之物无论如何也无法越过地上那些流淌着的圣光。无论如何涌动拍击,也像是撞在了无形的墙壁上一样,无法前进一分一毫。

    那至圣者的光辉虽然稀薄,却足以隔断黄昏的污染。

    而在这时,凯尔莫拉的祷告也已经到达尾声:

    “因为这世界终会崩塌,而圣罗兰永世长存!”

    伴随着凯尔莫拉的高呼,改变世界的奇迹降临了。

    下一刻,在凯尔莫拉的身后便有沙尘般昏黄色的什么东西聚拢起来,轰鸣着形成了数米高的虚幻人形。

    那个有些抽象的身影看上去有些像是一个被缝住嘴的苦修者。祂的手被绳子捆缚在胸前做出祈祷状,沙尘一般的长发向四周狂乱的舞动着,如同无形的飓风吹拂。

    而在它出现之后,无形的飓风真的出现了。

    凯尔莫拉和加哈拉德没有感到哪怕一丝微风,但杰弗瑞拉却几乎被吹离地面。他身边的晶刺纷纷断裂,身上的晶刺也出现了裂纹,地面几乎被掀起,将埋藏在地下的晶巢直接揪了出来。

    此时的杰弗瑞拉陷入了完全的迷茫之中,一时之间竟提不起反抗的精神。

    但事实上,他并不是为了这至高的伟力而迷茫。

    因为杰弗瑞拉分明看到,那如同布偶一般的巨大人像那个出现在罗兰身后,以神圣的雷霆给众神带来终结的巨大人影,在自己的视界却是里没有丝毫的异化。仍是那个昏黄色的如同破布缝制而成的巨大圣职者布偶。

    这根本不可能。

    杰弗瑞拉非常,唯有已经黄昏化的人,才会没有黄昏化的剪影,正如杰弗瑞拉自己一般。

    也就是说,罗兰已经被黄昏污染过了?

    但是,那又怎么可能?(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