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十五章 盲信祈礼者
    【凯尔莫拉(51级悼亡者)祈求你的降临,是否应允】

    “确认。”

    罗兰轻声念道,随即闭上了眼睛。

    灵魂被抽出的感觉让罗兰感到轻微的眩晕,不过因为罗兰没有试图使用自己超凡的感知洞悉降临的过程,他的精神也没有因此而承受什么负担。仅仅在意识转移过去之后数秒之后,罗兰就恢复了清醒。

    在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眼前的景象便已然无声无息的改变。他的视角被拉的很高,大约有四五米的高度,原本比罗兰还高的存在此刻都变得极为渺小。

    随着罗兰睁开双眼,他脸上沙黄色的破旧布条随之掉落,两团银白色的火焰在他空洞的眼眶中渐渐燃起。

    与此同时,在杰弗瑞拉身后,希格斯的目光向着罗兰聚集了过来。

    光是被祂注视着,罗兰所凭依的幻影便如同信号不良一般剧烈的抖动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暗淡,空气也以异常的速度变得粘稠冰冷,丝毫不加掩饰的、无比明晰的恶意缠绕在罗兰身边。

    如果是凡人的话,光是这实质般的恶意就足以搅碎他们脆弱的灵魂。甚至就连罗兰身边的大地都崩坏腐朽,昏黄色的毒火从裂开的大地中渗出。

    正好,速战速决。

    罗兰现在以投影的方式降临在这里,消耗的是凯尔莫拉的神恩。就算他现在勉强进入了真理殿堂,但他的神恩并不足以随意挥霍。

    罗兰眼神微微一动,目光对准了杰弗瑞拉,将他与他身后的希格斯的投影同时锁定。

    以罗兰的灵魂为枢纽,以凯尔莫拉的神恩为燃料,洁净的领域以罗兰为中心迅速张开,和希格斯身边不断扩散的混沌空间剧烈的碰撞在一起。

    空间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的悲鸣,在两个领域的空间发出嘎嘣嘎嘣的脆响。

    “我即是正义”

    随着沙哑衰老的声音响起,罗兰身边的神恩激荡着,有序洁净的领域迅速扩散,将混沌污浊的空间染回原来的颜色。

    让罗兰有些头痛的是,他降临的这个躯壳只是一个幻影。里面既没有储存圣火也没有用于施法的水银,就算是使用神术也必须使用凯尔莫拉的神恩。但意料之外的,罗兰名为“流动”的起源却依旧能够使用。

    而且,越是符合“流动”的概念的事物,被罗兰操纵起来就越是简单。

    如果全力全开的话,罗兰的起源现在甚至能让空气以每秒数千米的高速在低空奔驰。那风暴的绝对具有将地面瞬间撕碎的伟力,光是这狂暴的飓风就足以将要塞的城墙轰成碎片。可以说,对现在的罗兰来说,人数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如果接近火山或是海洋的话,罗兰更是可以轻松摧毁数座城市。

    但是,在这样狭窄的地方,无论是空气还是大地,如果罗兰让它们流动起来的话,首先受伤的无疑会是凯尔莫拉和缇坦的民众们。这些民众日后都会是罗兰的子民,罗兰下手自有轻重。

    不过,可以被【流动】影响的,也不仅限于物质。

    罗兰念头一动,凯尔莫拉身边的圣光便被罗兰抽走,如同流水一般在空中流动了起来。

    凯尔莫拉的圣光比罗兰的颜色淡得多,就和清晨的微光再穿透窗户之后的亮度差不多一样。但无论浓度如何,圣光就是圣光,源头来自于罗兰的圣光是不可能伤害到罗兰的信徒的。

    微微闪耀的光芒在罗兰的起源控制之下在空中流淌着,不断加速。从拂面的微风加速到足以将人卷飞的巨大风暴,整个过程仅用了不到两秒。

    毁灭性的圣光风暴直接轰入了杰弗瑞拉身边的领域中。被污染的一切都迅速崩离解析,飓风尖锐的鸣叫声听起来却像是圣歌一般。

    凯尔莫拉和加哈拉德没有感到哪怕一丝微风,但杰弗瑞拉却连站都站不稳。不断有晶刺从地上刺出形成高耸的屏障挡在他身前,他才能不被吹飞到空中。可即使如此,他身上的晶刺也迅速失去了光泽、风化开裂,岩浆般的皮肤颜色变得暗淡,身上大片大片的出现了裂纹,看上去就像是因干旱而开裂的土地一样。

    而在他身边,那些被污染的地面被大片大片的掀起,被黑油浸润的泥土被飓风完全净化,那些埋藏在地下的巨大晶刺失去了藏身的泥土,被暴露出来。

    三四秒都不到的功夫,那些污浊的黑色泥土便被完全净化,杰弗瑞拉身边只剩下一个巨大的坑洞。

    此时,飓风凝成一只无形的巨手,将晶巢抓住,从地下硬生生的直接扯了出来。

    在罗兰抓住晶巢的身体之后,杰弗瑞拉的身体骤然变得僵硬,一动都不敢动。就仿佛被人捏住了要害一般。

    罗兰记得很清楚,杰弗瑞拉在还是杰弗瑞的时候,就应该被罗兰的圣火烧成了灰烬才对。就算是他以灰烬之灵的姿态重生,也只不过是一个继承了杰弗瑞所有记忆的怪物诞生了而已。

    真正的杰弗瑞,早就在卡拉尔就已经死了。

    在他的灰烬之灵被晶巢吞噬之后,晶巢重新将他孵化。虽然杰弗瑞只是一个黄昏接触者,但是晶巢却是实实在在的黄昏眷民,是被希格斯的教宗风语者亲自转化的守护者。也正是因为这种关系,杰弗瑞才有成为黄昏眷民的可能性。

    希格斯的眼界不可能如此低下,这种程度的存在根本不值得他将其转化为眷民。就算是无皮者贝尔纳,在被希格斯复活之前也只不过是黄昏追随者而已。

    现在的杰弗瑞拉,只不过是晶巢吃掉了灰烬之灵杰弗瑞之后诞生的子嗣而已。

    仿品的仿品,赝品的赝品这就是杰弗瑞拉。

    拉这个后缀的含义是“真的,真实的,正品的”,也就是说,杰弗瑞拉的意思就是“真正的杰弗瑞”的意思。

    毫无疑问,这只是杰弗瑞拉的自欺欺人而已。

    罗兰非常清楚,只要自己将晶巢的本体捏死,杰弗瑞拉自然会死去。

    罗兰此时已经感到了自己的躯壳变得透明,灵魂隐约有种离体而出的冲动,他对起源的操纵也开始渐渐变得生硬。

    大约是凯尔莫拉的神恩快要耗竭了吧。

    从罗兰的意志降临于此,已经快要过去半分钟了。以一个黄金阶的牧师来说,他已经做到了极限。

    不过罗兰却并不想捏死这只晶巢。

    他毫不犹豫的从几乎透明到能看到后面的景象虚影中抽走了自己的灵魂,将其直接投进了晶巢内部,和希格斯的投影甚至近到了一抬手就能碰到的程度。他原本的投影瞬间化为了一摊流沙,消散在了空气中。

    这次没有导师的圣光庇护,毫无意外的,罗兰的灵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腐化。

    在陷入深渊前的瞬间,罗兰意外的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那是在财富之城还没有被焚烧的时候。

    那是希格斯和奈若拉同时对罗兰投以关注的时候。 ︽2︽2︽.*2阁︽2,

    没错……有时候,罗兰自己也会想,假如当时他选择了希格斯,那么最后他会变成什么?

    为了接触希格斯,他的全身皮肤都被毒火烧伤;为了不会因为直视希格斯而理智崩溃而死,他挖掉了自己的眼睛;为了让自己时刻保持初心,他在祈祷的时候用圣钉将自己的双手钉在胸前,用自己去世时的圣骸布将其紧紧缠绕。

    “我就是奥兰多!”

    伴随着苍老干枯的宣告声,昏黄色的沙尘在空中聚集着,如同时光倒流一般,巨大的圣职者人偶再次在空中浮现出来。

    罗兰身后的圣职者人偶究竟是什么?

    此时,这个答案已然不言而喻

    那正是另一个未来中,黄昏化的罗兰!(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