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十六章 黄昏之敌
    大约是杰弗瑞拉或者晶巢被“罗兰”顺手宰了,希格斯的投影也如泡沫般的消失无踪。

    但是,仅仅是对视了一瞬间,某种奇特的韵律就直接嵌入了罗兰心中。伴随着这些不断响起的奇特低语,罗兰感受到了一股深渊般的宁静。

    那是被翻转的【长眠】领域的力量。头一回的,罗兰意识到了这种精神上的完全死寂是多么的可怕。

    罗兰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变得沉重。接着他觉得自己飘向了深不可测的深渊,而一种带有香味的温暖一直轻轻地拍着他的脸庞。那就好像他漂浮在一片散发着玫瑰芳香的炎热海洋里那是一片灼热的药酒组成的海洋,温暖的波浪拍打在黄铜色火焰组成的陆岸上,破碎成一片泡沫。

    再次醒来之后,罗兰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奇异之地。

    那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房间,光是房顶就有数十米之高,绝非是人类所住。

    他的身下是刻有繁复花纹的深棕色地板,如教堂般高高隆起的穹顶上散布着七彩的琉璃,随意凌乱的组合着,散发出一股奇异的狂野的美感。

    而在他的四周随意的摆放着七八座如劣质的金字塔一样滑稽的不规则的四面体书架数不尽的大大小小的书挂在书架上,以一种奇异的角度保持着危险的均衡。

    滴答。

    滴答。

    还不等他对周围的环境有所了解,罗兰便猛地意识到在无比寂静的环境中,不断在耳边回响的熟悉声音。

    我来过这里。

    一个模糊的印象让罗兰意识到了这件事。

    遵循自己被扩大化的本能的提示,罗兰立刻抬起头来,并顺利成章的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棺材一样的座钟。

    没错,那是突然出现棺材一样的座钟从地面一直贯通到房顶,甚至顶部已经顶开了屋顶伸到了外界。可罗兰之前抬头看向教堂般的穹顶时,却并没有注意到有什么柱子一样的东西连在屋顶上,而且那带有一个美妙弧度的房顶也是完好无损的。

    挂钟三根完全一样长的指针以相同的频率、不同的步幅震动着。那不像是计时,更像是在不断提示着什么,向外界发出某种信号。

    【我要打开它】

    在罗兰心中冒起这样的念头之后,座钟上便顺理成章的出现了一条缝隙。看上去只要罗兰轻轻一抬就能将其直接打开。

    但就在这时,一股莫名的恐惧袭上了罗兰的脑海,流动着的冰冷气息温柔地撕咬着他的后颈,让他眼前的一切变得无比清晰,却又如醉酒般不断变远。它不断警告着罗兰,不要打开这个棺材。

    【那是我的使命】

    一种毫无预兆也没有任何理由的勃然怒气将罗兰激怒。他发出充满憎恨的可怕尖叫,整个空间都震动了起来。

    先是墙壁,然后是地面,然后是那些书架和书籍本能让罗兰驱使着某种力量将眼前的一切统统扭曲,让他们如同奶油般融化,流动起来化为一体,随后又化作了银色的火焰,将整个世界化为火海。座钟也被焚烧,褪去了伪装,露出下面的棺材,但是那滴答声却并没有消失,而是更加清晰更加巨大的响彻在罗兰心底。

    罗兰怔怔的看着那个棺材,两行眼泪莫名的涌出。

    布条被扯断的声音响起。罗兰用力将被钉在一起的手掌分开,滴答滴答的银灰色鲜血流淌着,将昏黄色的布条浸湿。

    他粗暴的将缠在自己眼睛上的布条撕了下来,用颤抖的双手将棺材抬了起来。

    躺在棺材里面的,是两具被银色的火焰烧毁、变得面目全非的尸体。

    但是,罗兰却能认出这究竟是谁。

    “……姐姐。”

    那是自己,以及姐姐的尸体。

    他用颤抖的手抚摸着两具尸体的面颊,认清了一个他一直以来都忽略了的事实。

    没错,他已经想起来了,他和姐姐原本就是一个人。

    在她八岁那年,在她的母亲在那个暴雨天被那个小偷惊慌失措之下用铁签杀死之后,罗曼就已经疯了。

    弟弟、小偷、黑衣人、主持人、医生、人偶……应她的需要,她的脑子里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人格,用来分担她不能承受的那些痛苦和刺激。在最多的时候,罗曼甚至有十七个人格。

    后来,在精神稳定之后,经过心理医生的治疗和罗曼自己的努力恢复,除了罗兰之外的人格都已经沉没了下去。罗兰作为她的“弟弟”,成为了罗曼的开导者和引导者。甚至就连这个名字都是罗曼给他取的。

    “啊……”

    罗兰张开嘴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早该想到的。为什么姐姐那天夜里凭空在身体里消失,为什么姐姐和自己都来到了法恩斯……

    现在回头想想……早在那时,姐姐就已经到法恩斯来了吧。她的使命大约和自己一样,都是为了拯救法恩斯。

    但是,她失败了。

    罗兰就是她和法恩斯的第二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机会。

    名为“罗曼”的躯壳之中,此时已经空无一物。假如罗兰死了的话,那么就意味着罗曼和整个法恩斯都将永远消失在黄昏之中。

    事实就是,罗兰和他的姐姐本就是一体,他们的才能应该也是相同的。

    从第一次接触到希格斯的时候,罗兰的流动起源就已经觉醒。但奥姆之眼却认为这对罗兰是有害的,并没有让罗兰意识到这件事,让罗兰重新忘却了自己的起源。

    除却导师之外,奥姆之眼也是从一开始就在关注罗兰的圣者。

    正如在游戏里的设定一样,系统面板就是奥姆之眼的恩赐,是被梳理和授权的法则本身。他和导师一样,都是罗兰的监护者。

    为什么三圣从一开始就对罗兰照顾有加,为什么罗兰成为了选民和教宗,三圣究竟在期待着什么这一刻,罗兰全都明白了。

    接触黄昏的确会带来特殊的能力,但获取这个能力的手段,便是借助于黄昏的力量重生一次。

    三圣所希冀的,是希望罗兰能复活罗曼,让两个破损的灵魂重新合为完整的一体,将“契合”与“流动”两个起源合为一体。

    如果得到了双重的权柄之后,罗兰便可以将自己嵌入到整个法恩斯当中,以星球作舟,使法恩斯拥有在宇宙中任意飘荡的能力,以此来躲避黄昏种的感知。

    “但是,我拒绝。”

    罗兰的手微微顿了顿,在两具尸体中抉择了一瞬间,便非常自然的将手搭在了自己的尸体的胸口。

    下一刻,属于罗兰自己的那具尸体顿时化为尘埃,而在自己那昏黄色的绷带之下,新的血肉迅速生长着。

    在他做出了抉择之后,幻境迅速崩塌。“盲信祈礼者”再次化为泡影,消失在空中。

    但是这次和之前不同的是,罗兰已经拥有了掌控自己的黄昏化身的能力。他随时可以将它召唤出来,用它重创任何一个以投影降临到法恩斯的黄昏种。

    在罗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又回到了法兰克福。

    “你这是何苦呢,罗兰……”

    长眠导师的化身不知何时在他身后出现,深深的叹了口气:“我清楚你们的极限。只有你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守护整个法恩斯的。”

    “我当然知道。”

    但是,罗兰丝毫不为所动。

    他背对着导师,沉声说道:“您说的不错,光是我的话,拯救不了法恩斯的命运……但是,这是一个凡人的时代。”

    “我也许改变不了这个世界的命运。但我可以试着改变这个世界的所有人类的命运。将黄昏视作末日的话,所能想的便只是如何推迟它到来的时候。可如果将它视作敌人的话,便会考虑如何击败它……我要成为黄昏之敌。”

    “没错,我们是无法击败黄昏种。但是那是只有我们这个世界,我们这个宇宙……等到法恩斯跳出这片死区,我们便能见到更多的人,更多的有生力量。如果他们也愿意奉我为主的话,我的身边就能聚集起趋于无穷的人。既然黄昏拥有无限多的数量,那么我们便以无限多的数量去打击他们。在数万年,数千万年之后,总有获胜的希望。”

    “……你这是要不朽吗,罗兰?”

    长眠导师此时却仿佛第一次认识罗兰一般:“这意味着你永远也见不到自己的姐姐”

    “总会见到的。她会等我的。”

    罗兰喃喃着,回过头来冲着导师深深跪伏下。

    “导师,请您为我指明路。”

    “我要成为救世主,我要成为所有有志于抗击黄昏的精神领袖……我要成为帝皇。”

    “我是,黄昏之敌”(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