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十一章 环之礼
    在凯尔莫拉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扭曲。

    他感到大海变成了岩石,然后又变成了泥浆。冰冷粘稠的空气从指尖向上缓缓爬行,就像是无形的毒蛇一般,用手也拍打不去,那种恐惧感足以让人身体僵硬。

    就在凯尔莫拉眼前,湛蓝的天空仿佛是被滴入墨汁的清水一般,浓稠的昏黄色迅速扩散,将视野内的整片天空染成了不详的昏黄色。

    午时的太阳仿佛被蒙上了一层黑雾,日光变得不再灼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昏暗,如同黄昏已至。

    在被昏黄色染满的天空上,如同乱码一样的畸形符文四处爬行,将绚烂的彩色的符文斩断。奥姆之墙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暗红色血痕浮现了出来,每一道都有至少有数百米的长度,横纵交错。

    从地面上看过去,奥姆之墙就像是被用小刀凌乱的划开了无数渗血伤口的皮肤一样。

    “那是……什么啊……”

    凯尔莫拉的瞳孔瞬间收缩到极限,他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身体颤抖,声音卡在喉咙里什么都说不出来。

    让凯尔莫拉感到恐惧的,不是别的,而是那个在天空上浮现出来的怪异图案。

    如果要形容的话,那就像是数千抽象的眼睛图案的集合。它们扭曲着聚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眼睛的聚合体,而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膨胀。但如果仔细的看过去的话,就会发现那不过是无数身上浮现出眼睛图案的白色巨蟒在变得透明的奥姆之墙上面爬行着纠缠在一起。

    奥姆之墙上的法则被莫名的力量瓦解,墙面变得透明,就像是没有任何特异的玻璃一样。而透过这透明的玻璃顶,便能看到传闻中的星界中的景象。

    无数璀璨的光球微微震荡,以玄奥的方式环绕着一个中心缓慢旋转着。空气中流淌着金色的光尘,无数符文和在符文后面的繁复框架支撑起了一个复杂而稳定的结构。

    而此时,金色、银白色和灰色的三团光芒正在轰击一个畸变的肉球。这个肉球便是由那些白色的蟒蛇聚集而成,而在巨蛇的外层,有一层透明而绚丽的薄膜剧烈的抖动着挡下了所有的攻击。

    此时,那些如同巨龙一般的蟒蛇从没有被攻击到的地方探出头,大股大股的抽取着空气中流淌的金色光尘。

    “你们无需紧张……这还不是战争,这只是一场掠夺而已。”

    悦耳却严肃的声音在凯尔莫拉身后响起。凯尔莫拉不用回头,便知道那声音的主人是谁。

    “圣罗兰陛下。”

    凯尔莫拉和加哈拉德恭敬的低下头,也不顾及在自己身后的黑袍人,便直接转过了身子向罗兰行了最高礼。

    在他们身后,一个披着纯白色的教宗长袍的俊美青年握着一根顶端是流淌着纯银的十字架的水晶权杖,两条长长的金色肩带从他的后颈绕过来,在身前飞舞。他踏在水上,他脚下的水面便闪烁起了银白色的光晕,变成了闪烁着圣光的冰面一般的领域。

    他银白色的长发及肩,银白色的眼中闪烁着光辉,其身姿、其面容比任何人类都要更接近完美。

    他的脸色是圣人般的平静,眼神中依稀可见几分温和与坚毅。

    而在他的身后,紧跟着出来的是一个仅能用温柔形容的金发少女,和一个高大英俊如雕塑般的红袍男子。

    “克劳迪娅殿下,昔拉枢机。”

    凯尔莫拉点头向其他两位大人物问好。

    反倒是加哈拉德,在向罗兰行完礼之后便站了起来,走到了罗兰身后。

    他仅是罗兰的护卫,除了罗兰之外,他无须向任何人行礼。

    “风语者……阁下。”

    而罗兰则径直走到了那个黑袍人面前,停顿了一会才开口说道:“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罗兰。”

    风语者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罗兰:“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有没有后悔?”

    “多少有一点。不过无所谓。”

    风语者洒脱的笑笑:“反正就算没有你,这个世界大约也还会有其他家伙来救世。救世主这种东西要多少就有多少。”

    “这你可错了,”罗兰不禁笑出了声:“这次,法恩斯的救主只有我一个。”

    “嗯嗯,你开心就好。”

    风语者不以为意的笑笑说道:“反正最后的结果都是注定的毁灭,你什么都改变不了。况且只要有我在,眼中有蛇的希格斯便可以随时随刻的侵入星界……而你,无能为力。”

    “那么,我只要杀掉你就好了。”

    “杀了我?”

    风语者不禁失笑:“就连马可那个家伙的自.爆都不能撼动我分毫。我承认你的奇迹将整个世界都连接在了一起,但是就算是你也杀不了我。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杀死我。”

    “哦?难道不是因为你可以随时潜入元素位面吗?”

    罗兰若无其事的答道:“毕竟,你多少也是昔日的风王子……如今四大元素位面毁灭了三个半,风元素位面更是死的只剩你一人,没有人的权柄在你之上。”

    “……你知道的还真多啊。是奥姆之眼告诉你的吧。”

    “不。”

    罗兰铿锵有力的答道:“是我自己告诉我的。”

    “因为我就是真理——”

    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

    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防盗章节(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