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十九章 魔鬼军团
    “那些身陷大火的人有福了!被愚昧人架在火刑架上的先知有福了!”

    “因为导师必保全你们,如同保全火中的真金”

    罗兰高举权杖,眼中银白色的光芒中徒然多了几分极寒的深蓝。

    随着两团仿佛飘扬着雪花的霜火在罗兰眼中燃起,罗兰的身体咔啦啦的出现了薄薄的霜迹。

    在完全沉默的世界中,罗兰直视着曾被称为炙阳之父的大炎魔,恶魔之主,眼中毫无畏惧。

    如同被整齐的切劽成两半的镜子一样,罗兰身后的空间出现了奇异的断层,映出的景象分成两截。

    在罗兰高举的权杖的尖端,那个流淌着炫目水银的水晶十字架里面,有银白色的流光在安静的流淌着。

    在罗兰身后,黄昏色的沙暴聚拢过来,盲目祈礼者的投影出现在了罗兰身后。它的大小就和罗兰那大到不科学的影子差不多不如说,罗兰身后的影子正好便是盲目祈礼者的影子。

    而在盲目祈礼者的身边,闪烁起了至纯至圣的光。

    那是将众神从天上打落的光芒。

    那是众神的黄昏

    仿佛感受到了不安,亦或是意识到了这才是自己真正的敌人,炎魔诺克加尔凝聚在罗兰身上的滚烫的视线缓缓上移,转移到了他身后的巨大幻影身上。

    而盲目祈礼者在看到炎魔之后,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蒙住他双眼的破旧绷带自行解开,缓缓飘落。

    在他苍老的近乎衰朽的面颊上,深深的陷下去的空洞眼眶中,两团昏黄色的圣火渐渐燃起。他被线缝在胸口的双手猛地用力拉扯,瞬间将线扯断,流淌着昏黄色鲜血的两手挣开,缓慢的滴落着昏黄色的血液。

    他蒙住双眼,逃离现实,向黄昏祈求毕生不可得的圣礼,沉湎于自己的幻想之中。但如是有人将他彻底激怒,“奥兰多”他未必不会主动从永久幸福的幻想中醒来。

    以肉身贯彻教义的狂信徒,若是真的发疯起来的话,远远比真正的疯子要可怕的多。

    因为他们的意志始终是清醒的,因此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发疯。

    随着罗兰的左臂缓缓融化成水银,盲目祈礼者流淌着鲜血的左臂也同步的化成了极为凝聚的暗影烈焰,凝聚成抽象的兽类,跃动着膨胀着。

    那是千首的巨狼、交缠的巨蟒、没有头颅的乌鸦、没有四足的羔羊。

    “你们当要恐惧!”

    与罗兰的祷告同步响起的,是苍老干枯而低沉、如同幻觉如同呼啸一般的训诫:“我便是黄昏之敌”

    下一刻,整片天空都暗了一瞬间。

    不是因为罗兰发动了攻击,也不是奥兰多抽走了光源。而是炎魔进行了一次攻击。

    他身后的其中一条红线毫无预兆的抽了过来,而奥兰多的左臂的阴影在罗兰反应过来之前就自行凝聚成壁障,艰难的挡下了这一击。

    在那之后过了数秒,足以烤干大地的灼热气浪才缓缓在空中滚过来,在进入到罗兰身边的冥土的时候被挡了下来,化为了灼热的白色蒸汽。

    那攻击就像是闪电一般,在罗兰反应过来之前攻击就已经完成了。远比游戏中来的迅捷。

    下一刻,数条红线凝聚在一起,化成炽烈的劈斩向罗兰斩来!

    罗兰只见眼前微微一暗,随后蛛网般的暗红色的红线渐渐在自己视野中划开,奥兰多如同阴影般毫无实质的左臂便已然密布红色的裂纹。

    虽然看上去只有一击,但实际上那是以极高的速度连续斩出的灼热的火光。每一根线都拥有太阳的热度,受难之树那种程度的生命力,仅需数根线束在一起做出一次这样的攻击就会被切成碎沫。

    随后更加灼热的气浪呼啸着推了过来。

    那不仅仅是灼热可以形容的烈度。若是在地上可以卷起将房屋吹飞的飓风,光是那气浪就将罗兰向后推了三四米,地上的黑冰咔拉咔啦的裂开了一整条三四米的长度的沟壑,随后被金色的岩浆填满。

    但罗兰没有丝毫畏惧。他只是将所有的防御都交给奥兰多,自己则专心祷念神术,将全部的注意力和神恩都灌入进去。

    “我曾见导师建立冰库,又有雪室和雹仓。”

    “在那里诸水坚硬如石,黄昏尽皆凝结成冰。”

    罗兰的祷告并未停止,也并没有像在主位面有奥姆之墙那般自带放大。若非是冥土中过分安静,罗兰甚至自己都不可能听得见自己的声音。

    在霜覆祷言的在空中缓缓流淌的时候,周围有安静的寒风呼啸着吹过。

    冰寒的大潮呼啸着席卷而来,将热量从这片大地上赶走。

    在炎魔诺克加尔脚下被不断同化成熔岩的地面开始被反过来影响,熔岩再次凝结化为黑冰。而在没有炎魔的另一端,黑色的寒冰已经开始一路延伸过去,准备将整个深渊冻结成冰。

    就在这时,罗兰的霜覆祷言终于吟唱完毕:“她****降雪如羊毛,撒霜如炉灰她的寒气自死地而来,有血气的又怎能抵抗?”

    话音刚落,虚空便冻结起来。

    他脚下的冥土猛然扩张,反过来吞噬了刚才的那片深渊并继续扩张着。

    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当年的罗兰使用霜覆祷言的时候,他只有大约青铜阶。

    那时的他就能召唤出可怕的冰霜风暴,从霜覆地狱唤来冰刺、霜刃和足以吹熄风暴的寒风。那么,如果是现在的罗兰使用霜覆祷言,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答案唯有一个

    如果说之前是“好像霜覆地狱降临于此”,那么此刻真正的霜覆地狱已然降临!

    在罗兰身后展开的巨大的裂缝正如矮而宽的透明无色的传送门。即使罗兰脚下延伸着黑色的冰面,但这冰风暴实实在在的就是白色的。

    那是足以将岩石冻成碎沫的浓缩的极寒。那是足以将山崖拍碎的寒流。

    就像是蓄满一栋大楼的水然后从底端轰开了门一样。从霜覆地狱涌出来的寒流甚至只能用“轰”这个动词来形容。大约百米宽的两束冰风暴从罗兰左右两侧呼啸而过,如果两颗炮弹一般一左一右的轰在了炎魔身上。

    激荡的寒流瞬间腾起了大片的雾气,但这似乎对炎魔毫无作用。

    因为真正有作用的并非是这些寒流,而是在寒流中涌出来或者说弹射出来的人。

    在最开始之外一直保持着每秒数千的人流量,就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将另一侧的人吸进去然后发射出来一样。

    虽然描述上去有些可笑,但如果看清了它们的面目,留在心底的唯有可怕的寒凉。

    那是魔鬼

    并非是形容词,而是货真价实的魔鬼!

    其数为千万、永远沉默的长眠导师的恐怖军团!(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