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三十三章 领主
    最终,炙阳之父还是安息了。

    罗兰眼睁睁的看着他那仿佛比天空还高的巨人化为尘埃,如同雪崩一般以沉寂却浩荡的气势轰然落下。

    旧时代的领主,火元素的王陨落了。

    在意识到这件事之后,一种毫无预兆、也无法理解的悲痛骤然在罗兰心中涌起。

    那就像是看到崇高的山岭骤然崩塌、亦或是千年的堤坝终于被冲毁时一般的空虚感。

    万事皆虚,万物皆亡。

    罗兰再次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不光是生命这世界本身如此脆弱,衰败破灭的日子仿佛近在眼前。等到终末的日子降临,等到天使的号角吹起,与旧日所系的一切都将瞬间破灭。

    罗兰眼中银灰色的火焰渐渐平息,重新收敛回了眼底。

    见到了长眠导师的伟力,他身上囤积已满、如同风平浪静的大海一般的神恩再次开始动荡。

    沐浴在伟大者的残骸所化的灰烬中,罗兰眼中渐渐有灰烬般的颜色缓缓燃起。

    火焰曾将罗兰视为最疯狂且亲密的朋友,在此刻,它们的王陨落的时候,那些被长眠导师所杀的火焰们的声音便在罗兰耳边喃喃,如同最絮叨的老人一样向罗兰念着昔日炙阳之父的伟大。

    突然,罗兰的瞳孔一缩。伴随着灰烬般毫无生机的火焰在他的眼底燃起,昔日的幻象便在罗兰眼前展现出来。

    一个身后有六片螺旋般的羽翼,由纯粹的火焰组成的身体覆盖在金红色的铠甲之下的巨人蹲在地上,而他的对面是一个完全看不清面目的黑色轮廓。那时的火元素位面安静的燃烧着火焰,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一个温和而充满某种热力的声音在巨人口中响起:“你说的没错,奈落。”

    “我也看到日光之下的邪恶:象征正义的地方也有邪恶,行使正义的地方也有邪恶。我也知道,你也是为了告诉我们这些领主,我们虽然生而不凡,却与众生毫无差别。众生怎样死去,我们也怎样死去……大家都从父神奥姆中来,最终都要化为尘土,反哺给法恩斯,让这无尽的循环永远运行下去。”

    “他们活着的时候都狂妄不堪,最后还是一样都要成为死人……他们总是要死的,他们的生命毫无意义,但他们却并不知道这一点。”

    巨人的声音平静而哀伤:“那些还活着的人,多少还有的指望,毕竟,就算是活着的羔羊,也要强过死去的雄狮。活着的人虽然知道自己必死,死了的人却也再一无所知。他们的名字无人纪念,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他们的嫉妒、他们的哀悼,都已经化为虚无了。在这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都不再有他们的一份了。”

    “奈落,我的朋友。恕我直言,在我看来,你所行的便是这样残忍的事。你何不让他们得到长生,这样或许这世界要干净许多。”

    “你不必哀伤也不必迷惘,诺加尔斯。”

    一个毫无感情,带着重重叠叠的回声的冷漠声音在空中响起,打断了巨人的话语:“我跟你讲个故事吧……父神奥姆给我讲过的故事。”

    “那是在黄昏还没有这个世界的一切文明全部吞噬的时候。有那么一些比较落后的文明,他们的母星资源已经告罄,但是他们还没有开发出真正的星际移民的技术……于是,他们就只好将最优秀的那部分人装在他们仅有的落后的飞船中,让他们随波逐流,希望能在能源告罄之前找到引路人或者巡查官。”

    “在他们中,最痛苦的那批人,就是所谓的‘中继者的一代’。他们出生的时候便已经离开了母星,不知道阳光是什么样的颜色,没有触碰过大地、也不会吟诵诗歌……而最绝望的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这一辈子也不会抵达。他们在虚空中出生,在虚空中死亡。他们的生命都荒废在虚无之间,唯一的任务就是将旧日的荣光传承下去,要让后代么记得历史,记住那段永远不可忘记的历史”

    奈落以淡漠却有力的声音念道:“我知道,这世界多数人的一生毫无意义,要消灭在虚空中;我也知道,他们中的多数人活着的意义便是为了受罪。但生命的意义在于,他们受过的罪,后人总能少受一点。”

    “不要再去想着永生了,我的朋友。你就安安心心的活在当下吧,”奈落那平淡而毫无感情的声音在罗兰耳边响起,“父神奥姆说,万事万物皆无定数。只要用心去做”

    奈落最后一句话才说到一半,幻象便戛然而止。仿若一个霹雳猛地将罗兰从幻象中拉了出来。

    他的眼前先是一片白,随后才如同信号不好的电视一般渐渐映出了新的影像。

    只见导师的右手手心中似乎托着什么东西。她站在罗兰身前,身后是缓缓闭合的棺材盖,而地上,炎魔死后所化的灰烬已经一点不剩。

    罗兰顿时心中了然。为什么自己的幻象突然结束了,为什么长眠导师要让罗兰将棺材召唤出来。

    她需要带走自己旧友的尸骸。

    “罗兰,深渊不可无人守望。”

    导师的声音在罗兰耳边响起,唤回了罗兰的思绪:“尽管这里已经被冥土冰封,但在炎魔已经死去的现在,它需要一个新的守望者,让它不会被希格斯悄无声息的污染。”

    罗兰嘴角微微一扬。

    他已经明白了导师是什么意思。不如说,圣者从来不会隐藏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只是限于认知和眼界,不一定能猜得到而已。

    看来自己当时和导师所说的“不朽”依旧让导师无比担心……是了,她的旧友便是因为渴求不朽而被黄昏污染,最后不得不由导师亲自出手将其了解。长眠导师自然是担心罗兰走上诺加尔斯的老路。

    只是导师不明白的是,罗兰跟她说的那种不朽,并不是她以为的那种不朽……

    心中无愧,罗兰便点头应了下来。还不等罗兰起誓,导师便径直将右手掌心托着的纹路按在了罗兰的额头上。

    来自立约者的金色纹路从导师的右手为起点,烙在了罗兰的额头。暗红色的纹路渐渐被冲刷成银灰色,烫在罗兰的皮肤上,刻进他的骨头里。 △≧△≧△≧△≧

    但是,罗兰现在仍然不是领主。因为他毕竟是还没有跨入至高尖塔,他所行的奇迹都是依靠信仰所引发的卡巴拉的权柄而已。

    然而长眠导师从未怀疑,罗兰将会成为最伟大的领主。

    并非是因为后知者的预言,而是她自己的判断。

    “我等着你成为领主君临法恩斯的那一天,罗兰。”

    导师喃喃着,身影渐渐在虚空中淡去。罗兰的表情变得安宁。

    “我必不会让你失望。我的导师。”

    罗兰喃喃着,周围的空间若隐若现的流动了一下。(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