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三十六章 血海
    此时,罗兰和艾露卡多正行走水面上。

    准确的说,他们是走在缇坦以南的广阔大海上,踏着缓缓从海中浮出来的鲜红色冰路,一路向北前进。

    这片看上去如同浸泡着沉没的夕阳一般的海面被称为彷徨海。

    在千年之前,这片大海的三分之二都是陆地,并且有繁盛发达的文明。

    高等精灵、妖精、龙人因为这里远离北荒,不会有霜鬼、冰巨人和冰龙这种危险并且侵略性极强的种族,很多相对爱好和平并且足够强大的种族都会选择在南方建国。

    同时因为南方邻近元素位面,方便使役元素的职业与元素位面的沟通交流。那时法恩斯还存在热火之拳、凛风冲击者等一批能够使役元素之力的战士,同时还有类似祭祀的元素使,这种如同牧师一般侍奉元素领主换取力量,但无须祈祷无须仪式无须材料、每天限次施法且每天自然回满异能次数的强大的异能职业。以及仅限龙人种才能就职的龙人打击者和拜龙教徒,高等精灵才能就职的纯白舞者和歌月祭师之类的职业。

    但无一例外,这些职业都随着他们的文明和国家一同被埋藏、永远的沉入了大海。

    在元素位面因为元素生命纷纷自杀而崩塌之时,这些过于滥用元素力量的国家因为与元素位面的联系过于紧密,也受到了位面崩坏带来的影响和冲击。他们中的多数人直接被引爆,所有依赖元素之力供能和循环的技术全部失效,追随火元素领主的人反倒是幸存了相当的数量,但这些幸存者中超过八成的人都变成了恶魔追随者,最原始的邪教徒之一。

    面对世界的崩坏。凡人程度的强大没有任何意义。那片远比北方国度更加发达繁盛、更加强大的大陆,就这样毫无抵抗之力的被深渊硬生生的咀嚼吞噬、沉入海底了。

    就像是被鲨鱼捕食的人类一样。伴随着这些大陆被拖入深渊,这片原本如湛蓝色的宝石一般美丽的大海也浸出了一层暗红色的液体,将海面从南向北染成令人畏惧的血红色。

    虽然在督依德的传承中提到这是因为大陆完全毁灭而产生的所谓的“盖亚之血”的现象,但罗兰现在才终于明白,这只是因为这片空间与暗红色的深渊部分重叠,倒是深渊的颜色投射到了海面上而已。

    原来的火元素位面仅仅只是一个摊在法恩斯外面的圆饼,而现在的深渊则是一个略粗的纺锤形的位面。它其中一头的尖端就像是一个钉子一样嵌入法恩斯世界的最南部,穿透了整个地底世界,从海面伸出、张开了无形的贯穿天地的巨颚。这部分高于海面的深渊就将天空染成了永久的夕红,将海面浸染如同浸满了鲜血一般。

    也正因如此,罗兰和艾露卡多从深渊中一路向北,最终并没有进入地底世界,而是直接在尽头进入了彷徨海。

    这让罗兰心怀警惕。

    地底世界最大的用途便是在盖亚之壁发生破裂之时能作为一个缓冲,不至于让黄昏之力直接泄露到大地上,将奥姆之墙污染毁坏,而是有一个缓慢浸染大地的时间,能让圣者及时维修盖亚之壁。

    但是现在情况已经不一样了。

    元素位面在炎魔的操作下变成了奇异的形状。祂让深渊的一端指向法恩斯外界,另外一端则穿过地底世界直接抵达地表。随着南方的深渊所吞噬的海面越来越大,在它与缇坦接触的那一刻,就代表着恶魔可以直接从深渊中立刻传送到缇坦,而不会有任何延迟和路程的耽搁。

    要知道,现在北方诸国已经是法恩斯的最后一块大陆了。近乎所有的国家都在陆地上接壤,只要恶魔能够踏足缇坦,就意味着它们可以踏入其他国家。

    那将是场浩劫。这也是原本失落圣诞所阐述的故事。

    邪教徒将他们崇信的神明失落的圣者希格斯召唤到地上,希格斯在大陆中心的法恩斯打开通往深渊的通路,燃烧着可怕火焰的恶魔从被毁灭的世界中涌出,带着憎恨和嫉妒毁灭他们所见到的一切。

    那时,河流枯干,树草凋萎。大地裂开了可怕的口子,从深渊中泄露出来的黄昏之力污染了奥姆之墙,日月崩坏,风雨失调。

    即使告死鸦、律法师、辉耀之手将恶魔的主力军团逼迫限制在卡拉尔附近,依然有一些零散的恶魔通过土行或是幻术之类的手段逃离了包围圈。

    就算是最低级的恶魔崇拜者也是白银阶,更是没有低于黄金阶的恶魔。尽管恶魔不像是人类一样拥有灵活多变的起源,他们的起源是以种族为单位的,但那也不影响他们屠戮平民、毁灭城镇。

    对一个小镇或是村庄来说,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玩家的帮助,他们轻松就会被夷为平地,烧成灰烬。而足够强大的一线玩家几乎都已经踏上了前线之后,后方反而变得空虚无比。

    尽管结界巫师可以灵活的进行群体传送,但在他们对某次恶魔的突袭做出反应的时候,往往就意味着那座小镇或是村庄已经没救了。

    当时新白塔重建不过两年,因为众神的历史原因,圣者也不被人们普遍相信和承认。在缺乏具有足够威望的领导人的同时,在那之后还爆发了两场战争。

    如若不然,那次战斗的主力也不会是玩家。那时候的玩家普遍等级远远不如黄昏入侵时候来得高,平均线不过是白银黄金线,第二批次的玩家必须组成五六人的小队才能保证在没有减员的情况下击杀落单的恶魔。

    而如今,不仅仅是罗兰在信仰上将全世界人民连接为一体,阻止了引发战争的班萨女王发疯,更是终止了那次足足有三百万玩家携手并肩渡过的大灾难。

    罗兰已经不缺声望了。他没有必要眼睁睁的看着无数人死在他本可以阻止的战争中,再以一己之力拯救世界换取人们的崇拜。

    比起那样虚伪软弱的选择,罗兰宁可选择自己一人击溃敌人。将灾难之源扼杀在摇篮中。

    那不是罗兰的个人英雄主义,而是他作为首领、作为人们的偶像和信仰的所应负担的义务和责任。

    说到责任……

    看着远方逐渐浮现出来的陆地,罗兰瞳孔渐渐缩小。

    “这不是缇坦?这是”

    艾露卡多的声音变得高昂,眼神激动的发光,但又有些不敢确定。

    “无须怀疑自己,艾露卡多。这的确不是缇坦。”

    罗兰沉声道:“这是埃尔卡特。”

    “苍银之国,埃尔卡特!”(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