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三十七章 废土
    妖精之国埃尔卡特、水中流银的埃尔卡特、无灾的埃尔卡特、祝福之地、盖亚之枢、人类发源之所……

    这些称呼绝非过誉。

    这是法恩斯最神圣的一片土地,它曾是世界的中枢,供奉创世七圣的大圣地。

    一些定居在南方的种族甚至会有一些朝圣者不远千里从南方渡海来到埃尔卡特,仅仅是为了向七圣的塑像叩首。整个法恩斯,唯有这里拥有七圣的圣像。除此之外,这里也曾是督依德、悼亡者、律法师这些圣者牧师唯一的就职地点。

    至今为止,在法恩斯统一发行的货币仍然被称为埃尔卡特金币或者埃尔卡特银币。在千年前,这被称为北方金币或者圣金币。因为在那些流淌着高贵血脉的白银种看来,这是北方诸国唯一具有价值的货币,他们只收埃尔卡特特有的货币。久而久之,这种货币就在整个北方诸国中流行开来,并成功成为了北方诸国的通用货币。

    罗兰记得,这曾经是这个世界最美的地方。妖精之湖、流银之河、黄金橡木、虹色树……

    这是盛产诗人、艺术家和圣人的理想国。是如今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圣地,更是如今的黑铁种也就是人类诞生的地方。

    后来因为某件事,三分之一的人类便离开了埃尔卡特。他们一路向西,紧挨着埃尔卡特建造了仅有人类存在的国度。

    那就是班萨。在埃尔卡特语里,班萨便是“家”,或者“唯一的家”的意思。

    这就是为什么班萨人说自己血统高贵的原因。和那些被人为调制出来的譬如山民血脉之类的混血杂种不同,班萨人的确是血脉最纯粹的人类,他们值得为此感到骄傲。

    在那之后,还有一批人向东离开了埃尔卡特,在那片三面环海、并且没有苏泽的高大丘陵抵挡寒风的沼泽和平原建造了名为“云鸾”的国家。

    当时,埃尔卡特无疑是整个世界的中心。所有的国家都环绕着它而建造,而就算是班萨、云鸾和苏泽加在一起,他们的土地也仅仅只有埃尔卡特的三分之一。

    但这一切在圣者离开法恩斯,法师们篡权成为神明,向埃尔卡特发起战争时便终止了。

    那片远东的神秘国度在他们的占卜者的预言下,使山脉高高隆起,提前支起了避世的大结界,躲开了这场无妄之灾。但因为在那之后后知者陨落,他们再也得不到任何精确的预言,以防万一,他们并没有打开大结界,只是继续在其中积蓄力量,等待着真正席卷全世界的灾难将大结界击垮的那一天。

    等到了如今,那个被远东的神秘国度已经有超过八百年没有现世,它甚至成为了比埃尔卡特更加离奇的传说。尽管玩家可以选择云鸾的特有职业,但是却无法出生在云鸾,只能以“漂流者”、“来自远东的旅人”之类的身份降生在北方诸国。

    但在之前的那场大奇迹中,罗兰却明显的感知到了来自云鸾的信仰和崇拜。尽管他的牧师暂时无法穿过结界抵达那里,但是云鸾人却因为从不信仰神明,反而对罗兰一开始就有极高的认可度。

    撇开这个存在感地下的万年酱油不提。在千年前那场揭开了新的历法的战争结束之后,埃尔卡特便再也称不上是祝福之地了。

    白银女王身死,猩红骑士团解散,天灾艾露卡多被封印,告死鸦、律法师和先知这些圣者的牧师近乎被赶尽杀绝。从那之后,尽管人们还在使用埃尔卡特金币和埃尔卡特银币,却已经很少人还记得在白塔以东还存在其他的国度。

    因为那些不老不死的亡灵,众神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将整个埃尔卡特毁灭。但是,先是被压缩了一大半的国度,然后又以众神的权柄将剩下的埃尔卡特的五分之四烧成了灰烬之后,埃尔卡特的荣光终于被摧毁了。

    从那之后,埃尔卡特绝大部分的领土都变成了可怕的荒漠。那些被完全的毁灭了身体却没有死亡的亡灵的灵魂就隐藏在沙子中,引发可怕的幻象、杀死活物并抽干他们的血液。

    这片活着的沙漠足以阻挡绝大多数试图前往埃尔卡特的人。终于,所有人都忘记了这片光辉之地,在埃尔卡特退让出来的土地中,法拉若、缇坦、白塔一个又一个的国度和势力在埃尔卡特的尸骸中诞生了。

    “亡者之国”埃尔卡特,“腐朽之国”埃尔卡特曾经那些光辉的名号,如今早已荡然无存。

    ……但是,无论如何,它应该只是普通的荒漠而已。

    然而,此刻映在罗兰眼中的却绝非简单用荒漠就可以形容的场所。

    若不是如今罗兰就是见习的深渊之主,他甚至会以为自己重新回到了深渊。

    这些沙子经久不息的燃烧着大约三指高的灼烈的金红色火焰,空气中充满了难闻的臭味。山顶的地面也变得坑坑洼洼、就像是被轰炸过一样,那些变得焦黑的大坑中甚至还能看到暗红色的裂缝。

    通过心灵视觉,罗兰能看到那些亡灵的灵魂在火中哀嚎着,久久无法安息。

    一场可怕的灾难将整个埃尔卡特燃尽的大火。能够灼烧灵魂的烈火。

    如果说这里之前只不过是人迹罕至的荒漠,那么现在这里便是秩序完全毁灭之后的废土。

    罗兰看着眼前的一切,颜色变得铁青。在他身后的艾露卡多虽然没有露出太多表情,但刚刚回到埃尔卡特时她脸上露出的笑容却不知何时消失殆尽,猩红色的光芒在她眼中微微闪烁。

    ……但是,到底是谁?

    究竟是谁,来这里击杀一群人畜无害的亡灵?他究竟想要什么?

    罗兰微微皱眉。

    突然,他一愣,好像注意到了什么一样迅速蹲下身,右手抓住一团燃烧着的沙子,闭着眼睛感受着什么。

    大约过了三四秒,罗兰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这种粘稠的质感、温度近乎恒定的持续燃烧让他产生了非常强烈的既视感。 △≧.*(.*)△≧,

    “这是……流火之光?”

    没错,在罗兰的印象中,唯有没有稀释过的流火之光拥有这样的特性。但是,流火之光应该是无法灼烤灵魂的才对……

    罗兰的眉头深深锁紧:“维克多教授?但是……为什么?”

    思考了一会,罗兰果断的决定不要浪费时间。与其在这里瞎猜,不如和艾露卡多继续向里深入调查一下。

    从周围这些东西被灼烧的程度来看,流火之光被投放的时间不超过两天。换言之,在这里投放这种灭绝性大杀器的人很有可能现在还在这里。

    无论他是不是教授,罗兰都必须和他当面对质,问个清楚。

    伴随着在罗兰内心缓缓升起的雄狮般的怒火,如同王冠一般抽象银色纹路在他头上渐渐亮起(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