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四十二章 行尸走肉
    圣城法兰克福中,难以想象的灾难正在蔓延。

    一开始只是银灰色的朦胧的雾气从穹顶大教堂的烟囱缓缓地扩散出去。人们还没有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之后,仅仅只是半个多小时,一些人就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有些异样。

    就好像是输液的时候药水过于冰凉的感觉一样,开始有什么冰冷的东西在血管中流淌着。用手指轻轻按下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仿佛有什么磨砂质感的颗粒在血管中滚动一般。

    就在人们开始意识到不对之后,那种颗粒感突然就变得极为明显。那细雪一般给人以颗粒感的冰冷的东西开始吸血膨胀,给人带来了撕扯血管一般的剧痛。

    光是用肉眼就能看到有条条青筋从自己的皮肤上隆起,就像是有蛇虫在皮下翻滚一般。

    一些人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了,满地打滚的人也并非没有。

    有人以为这是圣罗兰对他不虔诚的惩罚,跪地呻吟祈求圣罗兰的宽恕,但这对于缓解他的疼痛却没有丝毫用途。

    就在这时,穹顶大教堂的大门突然打开。

    在人们期待的眼神中,一些披着染满血腥的长袍的人形怪物摇摇晃晃的从穹顶大教堂中走了出来。

    这里说他们是怪物,并没有丝毫夸张。

    诚然,他们的身形是人类。

    但是,那气息和味道却绝非人类所能拥有。

    肉眼可见的怪异缠绕在他们身上那是污浊的银灰色,与其说是水银般的颜色,不如说是被投入了银色的油漆的水。

    而更直观的,则是他们身上的巨大伤口。

    从胸口直接贯穿出去的透亮的伤口、从喉咙处出现的将气管分开的伤口、如同野兽的利爪一般撕碎了胸口的衣服的伤口、腰斩一般将肚腹横着剖开一半有余的伤口。他们唯一的共同点,便是他们的脖颈以上的部分都是完好无损,没有受到任何伤势。

    如果是人类的话,那是足以让他们彻底失去生命的伤口不可思议的伤口,如果出现在圣人的身上,大约可以称为圣痕吧。

    他们的行动略微僵硬,就像是刚刚学习走路一样。但可怕的事情在于,随着时间流逝,他们行动的熟练程度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提升。

    仅仅踏出数步就能学会走路;仅仅僵硬的将头左右摆动一下就能自然的站立。他们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自然,就像是血管中的栓结被血融化了一般。

    然而即使他们行动不便,光是在他们身上投射出来的粘稠冰冷的不详感觉便足以让人恐惧。

    那不是捕食者的目光,也不是疯子的眼神。那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如同机械造物一般无神的目光。但光是被那种眼神看着,就会有一种灵魂被慑服、身体被冻结的错觉

    ……抑或说,那并不是错觉。

    之前那些感受到身体发凉、血管膨胀的人迅速平息了下来。他们的血管渐渐平复下去,如同冻伤一般的暗紫色纹路沿着血管浮现出来,在皮肤上爬出狰狞的纹路。

    但随着这纹路的浮现,那些人的表情便骤然平静了下来。

    不,与其说是平静,不如说是死寂。

    他们的目光如同死人一般平静,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怪物逐渐熟练自己的身体,并向自己走来,却像是冻住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伴随着一声声轻微而又沉闷的声响,污秽的银灰色的血花在空中飞扬。

    他们的心脏被挖出、亦或是胸口被贯穿,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并非即死的话,收到致命伤之后总要再过上数秒才会迎来死亡。

    尽管他们看上去对自己的生死如此淡漠,但他们的心中却满是疑惑。

    为什么呢?

    为什么自己突然就不想抵抗了呢?

    不……与其说是不想抵抗,不如说是思维被某种更高的冰冷的思维所慑服。血肉的大脑化作运算的机器,为其计算提供动力。而为了保证效率,除此之外的思考都被屏蔽。

    伴随着他们的理智渐渐消退,一种机械一般缜密、钢铁一般冰冷的意志在他们的大脑中简单的陈述道:“我的名字是维克多。从现在起,你们的大脑是我的东西了。”

    “若是某天,你们可以从这个系统中解放出去的话,尽可以来报复我。用刀斩断我的喉咙也好,将我片成无数的肉片也好、用大锤砸成肉馅、用钳子一点一点的碾碎我的骨头无论你们想干什么都行。但是,现在,我要剥夺你们的思考的权利,剥夺你们死亡的权利,剥夺你们活下去的权利。”

    “从现在起,你们便化作灰色的瘟疫吧。用你们的血液感染更多的人,向东扩散,向北进军将一切见到的人变成同类,增殖、扩散、化为众多。”

    “如果要给你们这些行尸走肉起一个名字的话……你们就把自己当做灾厄吧。当然,意识到自己是谁、自己在做什么、自己要怎么做的程度的意识我还是会给你们保留的。我所剥夺的,仅仅只是你们胡思乱想那部分的精力……亦或是说,休息和提出质疑的方面的精力。”

    “最后,你们要记住,你们是不死的。你们一定要记住,你们现在是不死的哪怕是被斩下头颅、剖开心脏,你们的身体也能随意行动。但前提是,保护住你们的头颅。保护住你们用来思考的头颅” 8±(.*)8±8±,o

    “否则的话,我会亲自杀死你们。”

    伴随着平淡的男人的声音渐渐淡去,海量的知识涌入他们的大脑。

    但是,这些知识无比生硬,并没有任何理解和应用的能力,有的仅仅只是知识本身。或者说,就连理解和应用的经验也被转化为了文字,录入了他们的大脑中。而他们所要负责的,仅仅只是确定检索某个复杂工程的包括范围、从给定的某个范围中精确定位相关知识、结合多条关键词进行联想并提出假设、验证某条可能性是否正确、校验其他工序是否正常运行等等等等复杂的工序中的一步。

    每个人负责的仅仅只有一步。就像是一条流水线一般,每个人负责其中的一个极简单的、仅需一次检索就能完成的环节。如此一来,仅需一个念头的时间,就足以完成无比复杂的设计。

    与此同时,亡灵、血痕综合征、负能量、卡卡里特、葬礼咏唱……他们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过程,当真毫无保留的浮现在了他们的大脑里。

    伴随着黑色的纹路渐渐消散,这些人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向着东方和北方缓慢而整齐的进军。

    他们的脸上毫无感情,眼中只余石膏般的毫无生机的灰白。(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