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六十一章 无所畏惧之人
    罗兰静静的看着奥莱塔发起了有死无生的冲锋,露出了一个无比温柔的笑容。

    他的灵魂从奥莱塔身上撤走,心灵的力量从他的额头处涌出,沿着指尖重新回到了罗兰自己的身体里。

    他相信,奥莱塔最终能干掉那个蛰伏着的黄昏种,成为英雄。

    要说为什么的话,那就是罗兰相信,此刻的奥莱塔已然全无畏惧。

    人类最古老而强烈的情感是恐惧,而最古老又最强烈的恐惧便是未知。

    正是因为人们恐惧于不知道,才会憧憬知道正是因为人们恐惧于忘却,才学会了记录。历史本身便是恒定一个种族的基础,是一个民族的脊梁。忘却历史就等于抛弃了从古至今所有为了延续种族和民族的延续而献出生命的人。

    换言之,那就相当于是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对抗整个浩瀚的宇宙的大恐惧。他的背后没有任何成功的先例,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

    被伊斯魔吞噬的人,所有人都会忘记他。同理,它吃掉过法恩斯的语言,于是各个国家的语言就无端的变得不同他吃掉了法恩斯的历史,整个法恩斯的这段历史的正确记录都将完全消失。不同国家的人对于这段历史的印象就会瞬间改变,每个国家的历史都会变得不同,并且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才是唯一正确的、没有撒谎的人。

    只存在于未知的夹缝中的怪物这就是沉睡着的不知名的黄昏种的本质。当人们完全的畏惧于原本只存在于臆想中的不知名恐惧,并将其理所当然的视作本来就存在的东西的同时,那种无可言喻的恐惧就真的会降临。

    每个黄昏种都象征着某种终末论,而这种现象,就是这个没有名字的黄昏种的根源。

    黄昏种并非都像希格斯一样具有某种实体,黄昏也可能是某种现象。比如说寄居于复写万法之书上的一个未来。

    原本只应该写到众神历八百年的复写万法之书,它预言的最后却写上了千年以后的终末日。这多出的部分就是这个沉睡着的黄昏种在现实中的投影,而它的本体就藏在所有读过这本书的人的灵魂的某个角落。

    因为它并没有开启自己的精神污染,因此被寄居的人灵魂也不会变色,思维什么的即使会趋向于极端,却不会显得太过怪异。

    在罗兰看到那个从未见过的灰色飓风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与黄昏有关。

    这个思路必然没错法恩斯的万错之源就是黄昏,可以说一切都是黄昏的错。如果出现了什么异状,究其根源,必然也是某个黄昏在作祟。

    于是罗兰的第一反应,就是寻找某个行为突然变得异常的人。

    他的第一个目标是奥莱塔。当时的罗兰还不能确信,但当他距离奥莱塔足够接近的时候,他的感知所推动的黄昏接触者特性立刻让他确信那个被无名黄昏污染的人,就是奥莱塔没错。

    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想要击溃那个黄昏种的本体的话,再没有什么是通过自己击溃自己的深层恐惧来的直截了当的了。

    但是,只要是人,就必然无法在绝对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与自己最为恐惧的东西抗衡。

    在加上那个黄昏种的特性凡对它抱有恐惧之人都无法面对它,凡被他了解历史之人都无法战胜它。这就让奥莱塔战胜他变得艰难。

    它是所有敌人恐惧的集合与升华若是以奥莱塔对抗他,那么出现的就只是纯血的巨龙若是以泰尔来对抗他,出现的将会是奥姆之眼的化身若是以一个军团来面对它,恐怕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就是数千人的恐惧的结合体,足以轻松蹂躏世界的魔王。

    而若是以一个世界为敌的话,它将成为世界的终末。

    但是,正如每一种终末论理论上都存在避免方法一样,每一个黄昏种都存在且仅存在一个缺点。

    力量趋近于无限的黄昏种,他们的强弱就取决于自身的弱点。任何两个黄昏种的互补都可以视作无懈可击的、必然降临的末日,这就是黄昏种不可战胜的原因。

    正如希格斯可以完全无视这个无名黄昏种的力量,一口气将它吞噬一样,只要心中没有恐惧、也不存在完整的历史的人就可以面对它,拥有将它击溃的可能。

    罗兰原本是符合没有历史这一点的但很可惜,就算是罗兰,他也有自己恐惧的地方。

    于是,罗兰想到了自己曾经对老约瑟做过的额叶切除手术。

    如今的他早已今非昔比。那种简陋的、通过影响人体机能进而改变人的情感的手术自然也可以摒弃了。

    诚然,罗兰让奥莱塔开放自己的心灵之后,并非没有对他造成伤害。

    罗兰用奥兰多的黄昏力量对奥莱塔进行精神污染,击碎了他千年来坚固的理智,将对罗兰的信仰深深植入他的脑海之中然后罗兰直接烧掉了奥莱塔所有带有“恐惧”的灵魂和被黄昏污染的部分,并用自己的权柄复生了他的身体。

    如此一来,对无名黄昏种的利器就已然出炉。

    他不再是通过药物或是手术让身体无法恐惧,而是从灵魂深处就不再恐惧。而他对罗兰的信仰哪怕只是暂时的信仰,也能让罗兰给他提供力量的支援。

    在那一刻,奥莱塔终于想起了自己最初的梦想成为一名骑士,为了守护他人的生命和笑容而战。

    因为骑士不能拒绝他人的请求,以成为骑士为毕生梦想的奥莱塔,接受了自己的恩人梅林的请求,来到了埃尔卡特并成为了巫妖。

    千年过去,孩提时代的愿望什么的他早就已经忘了。他虽然记得自己要在这里等待,却早就已经忘记自己最开始究竟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了。

    从对待瑟蕾娜的态度上就能看得出来,奥莱塔骨子里是一个无比温柔的人。但他却不像是罗兰能将这种温柔变成抚慰他人心灵的光芒,而是将它沉默的吞下、咀嚼,化为利剑和坚盾。

    没错,他的确是一个完美的研究者不图富贵、潜心专注、具有良知。但同时,这也是他作为一个完美的骑士所具有的美德。

    那些燃烧着白色火焰的骑士,就是罗兰以自己的力量塑造出来的,巫妖奥莱塔灵魂最深处的愿望。那种愿望本身具有强大的力量,加上以罗兰为中转站,以全世界信仰罗兰的人们为基石,奥莱塔终于完成了自己最初的愿望守护其他人,成就其他人,以一介骑士的身份成为救世主。

    但是,读过复写万法之书的人应该有两个才对。

    虽然罗兰不知道第一个读过这本书的人究竟是谁但作为这本书最长久的持有者,他理所应当的应该比奥莱塔要强得多。哪怕是他吸收的这些历史和恐惧,就足够作为粮食喂养他脑海中的黄昏种成长起来。

    罗兰思考了一会,然后突然将手伸进了变得幼小的奥莱塔身上的斗篷内侧,通过感知从奥莱塔身上找到了一片刻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符文,大约只有手掌大的龙鳞。

    那就是名为“复写万法之书”的神器。

    光是拿着它,罗兰就感觉到一个世界在自己脑海中展开,缓缓推演。

    “可笑。”

    罗兰呵呵一笑,然后捏着龙鳞的右手猛然燃起了纯白色的圣火。他脑海中的画面微微一颤,顿时崩碎。

    然而就在这时,罗兰突然感到了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下一刻,一种极其强烈的恐惧便将罗兰淹没。

    在短短数分钟间,罗兰就敏锐的感知到外面的灰色飓风迅速的变得狂暴了起来。

    “果然如此”

    罗兰微微翘起了嘴角。

    如此以来,罗兰就成功的激怒了它。

    罗兰不知道它已经成长成了怎样的怪物,他也不知道奥莱塔是否能干的过这个比他自己的恐惧要深沉的多的化身但罗兰只能确定一件事。

    自己也好,那个无名也好他们的交锋只有一次。

    就在这里,就在这时

    和圣者隔绝的自己,无疑是自己现在最弱的时刻而一旦被罗兰现在就将复写万法之书完全毁掉,它在现实侧的投影基础也就消失,它就不可能产生新的本体和信徒,黄昏种的精神污染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但如果罗兰离开了埃尔卡特,那么这个黄昏种究竟是否会冒着被全盛时期的罗兰杀死的机会来袭击罗兰又成了一个问题。

    因此,它必须现在立刻阻止罗兰。

    灰白色的风暴如同活过来了一样,咆哮着向着罗兰这里冲了过来。罗兰慢悠悠的搀扶着奥莱塔躺到了床上,并排的放到了瑟蕾娜身边,然后走出了房间,直视那片灰白色的飓风。

    “来吧让我看看你究竟是谁”

    罗兰喃喃着,眯起了双眼,眼中渐渐有银白色的光芒升起。

    他已经做好了,如果实在战胜不了自己的恐惧,就直接烧掉自己三分之一灵魂的准备。

    即使那会让他的身体崩坏也无所谓。因为再也没有比这个时候更好的机会了。

    在罗兰将自己置于最危险的境地的时候,“如何找到第二个感染者并杀死他”这个困难的解答题就被转化成了一个已知问题,而且是罗兰相当熟悉的一个简单的单选题。

    非胜即死。未完待续。

    ...(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