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六十五章 神明永不哭十泣
    “也许你是对的,罗兰。”

    失去头颅的男人如此轻声念道,声音在罗兰心底响起:“也许你是对的……”

    “但是,我已经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他彷徨的叹息着。

    已经晚了他斩钉截铁的为自己宣判死刑。

    名为维克多的圣贤早就在千年以前就去世了。活下来的只不过是一个拥有维克多的记忆、被他设定了行动策略的机器人而已。

    从一开始,从罗兰刚刚见到他的时候,教授的眼中只有金属的光芒。

    所谓,眼睛是灵魂的窗户,但是从一开始,教授就没有所谓的“眼睛”。

    构成他的眼睛的,仅仅是四片五毫米的秘银片,和构成了多重功能法阵的可拆卸的水晶圆板而已。

    明明自己从一开始就无比了然自己只是一件工具这件事,但是教授却必须欺骗自己,相信“名为维克多的自己只是因为作为人类的时间不够才转化成了半机械”。

    这句话本身不错。但问题是,这件事发生在一千年以前。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应该是人类的……为什么我不是人类呢?”

    如此悲伤的话在罗兰心底响起:“我拥有一个人类所有的能力,我能做到所有人类都能做到的事情。但我为什么还不能成为一个人类呢?”

    “对,我想起来了……我的记忆是维克多的,我连接的大脑是用维克多的大脑培养出来的,我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的内脏、血肉……我刚刚意识到这件事。我刚刚意识到,我从未成为过人类。”

    “罗兰,你若是伟大的救世主的话,就为我解答这个小小的问题吧。明明我能做到这世界上一切人类做到的事情,我完全可以自己成为一个新的种族……但我只是想成为人类而已。”

    “难道只有那种拥有容易衰老的血肉,容易病变的内脏,只有短短几十年几百年的寿命,容易冲动、感情脆弱、灵魂容易被感染的生命才能叫做人类吗?”

    教授如此质问道。

    然而即使如此悲伤、愤怒,教授的话语中依旧没有任何感情,平静的如同诵读某种零件参数一样。他那失去头颅,如同尸体、如同一套空洞虚无的盔甲一样站在原地,没有丝毫颤抖。

    罗兰深深的叹了口气。

    “别的不说……教授。我只问你一件事。”

    他怜悯的看着失去头的男人,如同天神般美丽的脸上满是悲伤:“教授……你能哭吗?”

    “……什么?”

    就算是教授,他也没有猜到罗兰会问他这个问题。

    “人类是能哭泣的。他们会用泪水宣泄感情,悲伤、感动、喜悦……作家会用哭泣为笔下的人物增加‘人心’,画家会用哭泣瞬间作为某种感情升华的凝聚点……不,不光是人类。动物也会哭泣。就算是牲畜,被宰杀前偶尔也会留下泪水。”

    “我感受到了你的悲伤,教授。但是,你能哭吗?你能表达自己的悲伤吗?”

    罗兰静静地问道。

    一时间,无头的男人沉默了。再无一言一语。

    他当然知道,自己无法哭泣。

    和有没有头颅没有关系。就算有头颅,就算再想哭,他也哭不出来。

    这并非是因为他足够坚强,也不是他的思维冰冷畸形,更不是他有不能哭的理由这一切的一切,仅仅是因为在最开始的时候,“教授”的设定中就没有添加这项功能。

    因为在维克多的构思中的“教授”,人类新世代的灵魂导师,作为救世主设计出来的人形,他没有与人类过分相似的必要。

    和人类只要在外形上相似就足够了。越是与人相似,反而会招致人类的反感和恐惧。

    更何况,拯救人类的救世主为什么需要哭泣呢?区区一个工具而已,为什么需要哭泣呢?

    维克多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某个工具会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没有成为人类。

    “从一开始,你的定位就错了……教授。”

    罗兰伸手,搭在了教授断裂的脖颈上。他的眼中浓稠的圣火越发灼烈。

    “你本就不该作为人而存在于世……你应该是神。你见过圣者们哭泣吗?没有吧。就是这样。”

    “换言之……错的本来就不是‘教授’,而应该是‘维克多’。他明明已经死了,明明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后事,但在作为记忆库被提取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活了下去。”

    罗兰轻声说着,声音越发温和,手中的动作却越来越暴烈。

    他伸手撕开了教授的人造皮肉,拽掉了限流阀,关闭了模拟机关,将胸口的保护板拆开看,露出了全是齿轮、金属和银白色的流质的内部结构。

    即使混合了相当比例的奥姆之血,但罗兰仍然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银白色流质的正体。

    那是水银。象征安息的金属。

    “凶兆之鸟!尔等需以水银为血,荆棘为冠,不可纠缠。”

    罗兰轻声念道,突然露出了绝美的笑容:“看吧明明长眠导师也认可了你的才能了。她怜惜你的才能,为你打通门路;在你走向歧途的时候,她也为你警告,发下诫言……但最终,她还是尊重了你的选择。因为她只是导师,不是王,不是暴君。”

    罗兰说着,将手深入了教授的内部,抓住了一颗不断高速旋转的齿轮。

    他的手几乎立刻被撕裂,银白色的鲜血从掌心溢出,和教授的鲜血混合在了一起。

    “维克多……你已经是旧时代的亡灵了。”

    罗兰哀叹道:“你还是安息吧。”

    “你的罪业由我承受,你的路由我走下去。若你认可这义理的话……就把‘教授’移植到我身上吧。”

    罗兰冷静的说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话语。

    他微微一笑,被火焰完全烧穿的双眼中两团火焰跃动着,满是裂纹的身体却显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美丽。

    “……你不想做人了吗?罗兰?”

    维克多愣了愣,突然暴怒:“你之前跟我说了这么多,如今却在我面前抛弃了人类的身份?”

    “你知道我有多渴望成为一个人吗?你非要践踏我唯一的愿望吗?”

    “若是如此,也不得不为。”

    罗兰轻轻闭上了眼睛,眼眶深邃下陷。

    他身上纯白色的火焰火势已然开始变得衰弱,头上的水晶王冠慢慢不再闪光,身上的裂纹再次开始出现。

    “因为,我要拯救世界。如果人类做不到这件事的话……”

    罗兰猛然睁开眼睛,深入教授胸口的右手猛然向前,血肉被旋转的齿轮不断摩擦、旋出。

    “那我就不做人了,教授!”

    下一刻,伴随着罗兰的水银血液大量涌入维克多的身体,罗兰的血液开始反过来操纵着教授的血流入自己的断臂。

    属于维克多的知识、智慧和才能,以及一千八百年的所有历史开始在罗兰脑海中出现。来自教授的血液在来到罗兰的身体之后立刻被蒸发成了银白色的蒸汽,修补罗兰破碎开来的身体,弥补罗兰燃烧到仅剩一半不到的灵魂。

    明明属于自己的生命力,自己的记忆都被罗兰掠夺,但是维克多却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假装自己机器停机了一样。

    看起来只是细小的水流,在罗兰开始榨取之后足足流出了数吨有余。过了接近一刻钟,水银的出量才渐渐变小消失。

    然后,无头的男人身上出现了大量的裂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粉碎消失。

    “真是……罗兰,你这个人活着的意义就仿佛是在否定我的存在啊。”

    终于,在几乎完全破碎殆尽之时,维克多以极轻微的声音在罗兰心中念道。

    “没有的事,维克多。”

    罗兰只是摇摇头:“我如同崇敬导师一样崇敬你,维克多。”

    “那么,我可以休息了吗?”

    “去休息吧,维克多。睡前不要忘记祈祷。”

    如同一个最纯粹的牧师,罗兰温和的说着。

    “这样啊……”维克多满足的叹息着,声音渐渐变小,最终完全消失。

    罗兰静静的看着属于维克多的机械身体渐渐粉碎,完全消失,才转过头来,向着南方走去。

    “艾露卡多,你觉得我做得对吗。”

    走了一段时间,罗兰低声问道。

    “您完全正确,帝皇。”

    在罗兰身后,黑发的美丽少女在罗兰的影子上浮现出上半身,恭敬的向罗兰行了一礼:“为帝皇牺牲,总好过自己活着。”

    “那么,艾露卡多。”

    罗兰轻声问道:“你是回去替我统帅亡灵,还是跟我一起坐上深渊的王座,永远不再回到这个世界?看在你跟了我这么久的份上,我给你选择的机会。”

    “我的生命永远与您连接在一起。”

    艾露卡多毫不犹豫的答道:“我是……属于您的怪物。”

    “这样啊,”罗兰哑然,“那你就跟着我一起去地狱吧。”

    “不胜荣幸。”

    艾露卡多露出了一个绝美的笑容。(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