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六十七章 白骑士与灰巫七师
    复数的活化山岭,在加上数以千万记的扭曲怪异的结晶怪物终于还是踏上了苏泽的土地。

    那并非是能将其形象与“人类之敌”的概念联系起来的敌人。

    若是以夸大的方式对其描述,称其为毁灭的具现化也丝毫不奇怪。

    仅仅行进就会撼动周围的大地,轻轻挥出一击就会将数千条生命引向灭亡。若是向前跃出,附近数十公里内的城镇便会轰然坍塌。

    那些结晶怪物虽然不如那些山岭巨人可怕,但是它们依旧可以轻松翻越城墙,从它们身上刺出的晶刺仅需一击就可夺人性命。

    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即使只是目视它们、甚至只要笃信它们的存在,无法抗拒的绝望和恐惧就会缓缓灌入人们的心灵。一旦压力增加到一定程度,即使他们没有被这些黄昏亲手杀死,也会直接疯狂、孵化出新的黄昏种。

    而这,仅仅是一堆肉块黏合出的怪物而已。不是黄昏眷属,甚至连追随者都不是。

    在那种级别的敌人面前,凡人的军队即使有再多的数量依然毫无意义。若是以一般人的常识,在这些怪物纠集成军的时候,就已经可以放弃抵抗了。这绝非是依靠团结、纪律和战术可以击败的敌人,它们的本质就是世界的绝望。

    然而,就在那些仿佛能够倾覆世界的军团之前,却仍然有一批身披白色轻铠、几乎隐没在雪地之中的骑士们站在原地,安静的望着它们。

    他们是曾经的守望者大队,在苏泽最寒冷的地方日夜守望北方,终生与霜鬼战斗,直到死去。

    这是苏泽最荣耀、也是最艰苦的军团。一旦宣誓加入守望者,便终生不可离开。

    他们是苏泽的最后一道防线。

    但是,这样的战斗依然超出了他们的极限。用刀剑将山脉劈成碎沫什么的,那不过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的妄言。

    他们能做的,就是目送站在最前面的那位少女。

    那是如今的苏泽唯一的一位至高尖塔级别的强者。得到了古代剑圣衣钵传承的地上最强剑士。

    在所有骑士的最前面,一位少女目光锐利的望着那些怪物,微微眯起了双眼,抬手扣上了自己的面罩,向前再次走了两步。

    她身上的盔甲在晨光下闪耀着银白色的光芒。一头只到肩膀的雪白色马尾被斜斜的束在身后,额头大方的漏了出来。

    她的左眼是如同冰冷的宝石一样美丽的冰蓝色,眼中看不到一点感情;她的右眼则是清澈的浅蓝色,此刻却如同有暴烈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明明是一身素色,一样望去却给人一种如同活着的火焰一般的感觉,看起来就像是“女武神”一词的化身一般。

    浓烈的、锐利的杀气从她身上溢出来。飘扬着鹅毛大雪的寒风都被她身上的罡风吹散,即使她身后的骑士不禁退了两步。

    “怪物……”

    憎恨、厌恶的声音从她口中喃喃念出。周围的空气顿时变得锋利而坚固,厚厚的积雪被无形的刀刃切出了许多裂口。

    仿佛感受到她心中的杀意,她身后一柄缠满白色绷带的长剑陡然发出了激越的铮鸣,自行弹出了半截。

    “以希格斯的名义”

    苍老者的声音从黄昏军团中响起,女骑士再也忍耐不住,反握长剑向前斜斜斩去

    那瞬间,极其耀目、绚烂的银色光芒瞬间绽开。

    光是直视那片剑光,就会感觉眼睛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割伤了一般。和那声势相媲美的,仅仅一剑就将数量过千的晶簇生物轻松的切成了两半。最前面的一座活化山岭几乎直接被切成两半。

    若是她面对的是凡人的军队,这一剑便足以瞬间颠覆战局。

    但很可惜,站在她面前的并非凡人,而是彻头彻尾的怪物。

    被切开的晶簇怪物胡乱的拼装在了一起,继续在逐渐结晶的地面上向前滑行。女骑士的一剑似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如果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就是那四座千米高的山岭巨人将目光投向了她。

    “正应如此”

    她嘴角上扬,傲然抬起剑刃,身后有一个独眼执剑的男人的虚影一闪而逝:“来,我来和你们打!”

    话音刚落,被激怒的活化山脉便是一拳重重砸在了地上,少女身边一大片近两米高的晶刺大片大片的涌出,却连她的衣角都没有擦到。

    她冰蓝色的左眼突然亮起一道光,身形猛然加速了数倍,拉出一片残影出现在了黄昏军团的正上方。

    剑势.乱刃!

    下一刻,如同暴雨般璀璨的剑光自天而降,空间都被这过分锋利的剑光蹂躏,变得破碎不堪。

    然而出乎她预料的,在她的剑舞结束之后,那些扭曲的怪物虽然被切成了细密的碎块,四座山脉布满伤痕却并没有坍塌。

    这时,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猜错了一件事。

    这并非是长的像是山脉的怪物,而是货真价实的行走的山脉。

    里面没有内脏也没有血肉,全然都是实实在在的晶石。

    不给她反应的机会,数条如同山岳一般巨大的石臂便从四面八方迅速击来,将少女身边所有躲闪的空间完全封死。

    完了!

    她轻轻叹息着,就要闭上自己的眼睛。

    那是足以将大型城镇夷为平地的一击。自己即为血肉之躯,无论如何也无法抗拒那种程度的天灾。

    “以圣罗兰的名义,我想你大概还死不了。”

    无比熟悉的声音在身前响起,少女一怔,猛然睁大了眼睛。

    出现在她面前的,谁过去无比熟悉的身影。

    那灰色的长袍,直至今日也没有改变。

    那是她给他亲手做的巫师袍。

    “……安若思?”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围宛若星空般细密的编织在一起、闪耀着浓烈星光和符文的数百个小结界,以及如同神明一般漂浮在她身前的灰袍巫师。

    那曾经怯懦如同小狗一般的神态早已不见。安若思的侧脸上是和唤星者相似的某种傲然。

    那是俯瞰群星之人的骨气。

    之间他高高抬起右手,少女无比熟悉的起源波动微微扩散开来,将周围的空间封锁起来的石臂毫无预兆的开始崩塌瓦解。

    之后,少年手腕一翻,无数密密麻麻的紫灰色的雷霆便从天上轰然击下,落在地上形成锁链,将一个个黄昏种束缚起来。四条如同山脉般粗大的雷龙轰然从天而落,将四条山脉完全贯穿,钉在地上。

    “你不该和它们正面战斗的。希格斯本来降临就不完整没有人呼唤他,也没有人向他祭奠,他就直接以本体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他的能力最多也不过是在神之侧。”

    “我刚刚去见了一次安维利亚女士,”安若思平静的说道,“她托我来保护你。她说,斯科特既然选择了你作为他的传人,你就要把他的传承保存下去,将他的眼睛和剑传下去……”

    他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少女从后面拥住。

    先前还滔滔不绝的安若思身体顿时一僵。

    而后,他的目光慢慢柔和了下来,放松身体向后依靠一如以前他们的互动一样。

    “好久不见了,娜塔莉亚。”

    安若思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你比过去更加耀眼了呢。”

    “……你倒是没有过去可爱了,安若思。”

    娜塔莉亚将头埋在安若思的发丝里,闷闷的说着。

    在他们头顶上,奥姆之墙渐渐扩散开来,露出一个黑色的空洞。

    安若思抬头看了看天,灰白色的瞳孔中毫无感情:“大概吧。”

    “那么,走好,古德里安……走好,我的同僚们。”

    在他的轻声祷念中,巨大的银紫色光柱从黑洞之上轰然击下+

    来自奥姆之眼的无形伟力仅仅维持了一瞬间,便将那些动弹不得的残次品瞬间化为粉末。

    等到光柱散去,战场上已然只剩下了四座失去了生息的大山。(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