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六十八章 童话 的结束
    在苏泽南方的一间宅邸中,一位如同妖精般美丽的金发少女托着下巴,怔怔的看着窗外。

    她的瞳孔是琥珀一般的金色,那如瀑的琉璃金长发大约有近三米长,从脖颈的位置就被打成了许许多多的细辫子,自然的散落在地上之后向四面八方散开。在晨光的照耀下,闪耀着并不刺眼的光芒。

    独眼的侍者步伐轻盈,将红茶端到了窗边。

    看着少女的表情,他不禁开口问道:“怎么了,公主殿下?”

    少女微微一愣,冲着独眼侍者露出了发自真心的温和笑容:“斯科特啊。把茶放下就好了。”

    “……您莫非是在想教授制造的亡灵军团?”

    斯科特摇摇头,不屑的说道:“不过是伪物而已。娜塔莉亚一个人就足以解决掉他们。”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亲爱的。”

    安维利亚将耳边的乱发向后撩起,轻轻端起闪耀着温润的金色光泽的红茶喝了一口,然后才开口道:“那不是单纯的亡灵,而是黄昏。若不是我让安若思过去帮忙,娜塔莉亚有生命危险也说不定。”

    “若是她连这些没有神智的东西都解决不了的话,就死在那里好了。”

    以谦逊温和的声音说出了近乎傲慢的话,斯科特傲然道:“那是继承了我的眼、我的剑、我的剑术的我挚爱的弟子。她就剑术一途的天赋,甚至比我还要强的多。娜塔莉亚就像一把圣剑,时间不能在她身上刻下丝毫锈蚀,就算即将死亡,她也会锋利到足以斩断伪神的筋骨。”

    “那你就舍得把你的天才弟子拍到最前线去?”

    娜塔莉亚不禁调笑道:“你就不怕有个什么意外?”

    “不可能有什么意外的,我的殿下。”

    这么说着,斯科特顿了顿:“当然,如果她真的遇到了无论如何也无法击败的敌人……我的眼睛可还在她身上呢。那几乎是我全部的力量了。”

    “结果你还是心疼你的徒弟啊……”

    “和那无关,殿下,”斯科特微微闭上眼睛,安静的站在安维利亚身后低语着,“我只是有些倦了。”

    “你啊……”

    轻笑着,安维利亚再次将目光移到了窗外。

    这次,斯科特是真正的茫然了。

    “您到底在看什么?”

    “在看一个朋友的葬礼,一个怪物的死去,一个世界的更新。”

    带着一丝忧伤,安维利亚轻声说道:“以及,一个帝皇的诞生。”

    突然意识到了安维利亚在说什么,斯科特沉默了。

    小小的房间中,安维利亚突然轻声念道:“斯科特。”

    “在。”

    毫不犹豫的,他立即答道。

    就算他自己舍弃了自己的起源力量,但他毕竟是不老不死的亡灵。如果不出意外,他还能作为一介侍者活很久很久,直到和永恒的安维利亚一同迷失在未来中为止。

    在那之前,只要安维利亚需要,他就会重新榨取自己近乎为负数的生命力转化为起源昔日的地上最强剑士便将在那时归来。

    斯科特的剑刃,永远也不会因时间流逝而衰朽。

    是要帮助罗兰一起杀死那个黄昏种?还是去把娜塔莉亚和安若思接回来?

    在心中揣度着安维利亚可能会下达的命令,斯科特却听到了让他几乎以为是幻觉的一句话:“抱我一下。”

    沉默了一段时间,斯科特低声的应了一声:“是。”

    随后,他走上前去,有些生涩的抱住了安维利亚。

    他几乎不知道自己该坐在那里,也不知道手该怎么放。他的全身僵硬,如同在准备最锋利的剑术一般,全身绷的直直的。

    是和千年前差不多的柔软。

    这是斯科特的第一印象。

    安维利亚的手轻轻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奇迹般的,斯科特迅速放松了下来。

    如同两人还在千年前一样。如同两人还是孩子一样。

    “安维利亚……”

    不安的,斯科特以颤抖的声音,第一次的叫出了安维利亚的名字。

    而后,久久不见回应,只是安维利亚抱住他的力道似乎有些加重。

    就在斯科特担心的手心都开始冒汗的时候,他突然闻到了安维利亚甜美的呼吸声。

    “我一直都记得。”

    她伏在斯科特的耳边,轻轻的低语着:“一直都记得……我们的约定。”

    “我……不会忘记。”

    “我不会忘记,您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伟大者。”

    在刚刚安维利亚注视着的方向,西南方的顽橡迷锁中,一个身披白袍,看不清面目的人坐在巨大的眼睛上,轻声低语着:“然后,您将是我杀死的最后一个伟大者。”

    意外的,巨大的眼睛无比安静的注视着他。看似脆弱的薄膜中,无数纯白色的小蛇安逸的爬行着。

    若是以它本身的体积来说,它突出表面的部分仅仅只是一个表皮而已。

    比起主动袭击,它更像是被按在了地上,身体直接嵌了进来。

    事实也是如此。

    领主(lord)是流淌着黄金种的血的高贵之人,单就战斗力而言,它们无疑是高于圣者的。

    而若是圣者成为了领主,便足以发挥出近似奥姆的伟大力量。

    但那理论上是不可能的。

    法恩斯这个奥姆为了延续自己宇宙的时间而建立的【培养皿】,其中的最高权限唯有黄金种才能得到。

    圣者们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要将黄金种全部封入长眠导师的棺材中。

    唯一能超越常识,拥有法恩斯的极限战力的,唯有长眠导师亲手造就的怪物拥有了卡巴拉之树全部的能力,而又能拥有深渊的统治权的唯一王。

    手持法恩斯的最高权限,在希格斯以为深渊空无一人的时候,罗兰轻而易举的将其捕获,压制在了深渊当中。

    中间的过程暂且不表那实在不是惊心动魄的战斗。仅仅是罗兰在希格斯进入之后,把门关上了,仅此而已。

    而后,罗兰进入了希格斯的身体。

    以一介凡人之躯,他妄图吞噬掉一位圣者转化成的黄昏……亦或者说,他作为刚刚诞生的黄昏种,吃掉了另外一个黄昏种,仅此而已。

    属于维克多的知识、智慧和才能,以及一千八百年的所有历史都被罗兰完全吞噬。破碎的黄昏种的灵魂将罗兰燃烧到仅剩一半不到的灵魂弥补完成。

    就像是他对教授所说的一般。

    从那时开始,罗兰就不能称之为人类了。

    拥有着人类的外形,抱持着成为人类、拯救人类的执念,扭曲的生存着的黄昏种罗兰。

    娜塔莉亚和安若思所击溃的,并非是希格斯的黄昏眷民。仅仅只是,希格斯的尸体中溅射出来的血液淋在了那些亡灵和周围的山谷上面,于是他们就被扭曲成了怪物。

    聆听着罗兰的低语,他身下的眼球渐渐融化成某种光芒。而后和罗兰融为一体,留下了完整的地面。

    坐在眼球上的他却静静的悬浮在空中,如同坐在透明的椅子上一样。

    光是注视罗兰的雕像,光是低语他的名字就会被他精神污染,异变成罗兰希望的那种姿态完美的人类。

    疯子是不会疯第二次的,被黄昏污染过一次的东西也不会被污染第二次。

    被罗兰精神污染的话,就代表着法恩斯人再也不畏惧黄昏了。接下来只要罗兰自己不发生异化,法恩斯将成为无数宇宙反攻黄昏的基石。

    将圣罗兰的名字在无数幸存者中扩散开来。大力宣扬圣罗兰的名,高声赞美祂的奇迹然后渴求自身的进化。

    再没有比罗兰更纯粹的人类了。再没有被罗兰更纯粹的怪物了。

    名为人类的怪物,帝皇罗兰。

    在他吞噬掉希格斯的时候起,他就再也听不到人类的声音了。因为这个世界再也没有比他更纯粹的人类了。

    他能听到的,唯有自己的声音;他能看到的,唯有自己的倒影。

    整个世界一片寂静,整个世界一片虚无。

    “唯有如此,才能拯救法恩斯。”

    在罗兰的耳边,从虚空中浮现出来的艾露卡多的面庞轻轻说道:“帝皇,您不必难过。至少我还与您在一起。”

    “你将与我一同迈入死亡,艾露卡多。”

    罗兰低语着。

    “那将是我的荣幸。”

    和之前一样,艾露卡多第一次以无比温柔的声音答道。

    盲目的罗兰嘴角微微绽放起一丝纯美的笑容:“我们走吧,艾露卡多。趁着我还清醒,我们回深渊。”

    “扶着我,让我坐上那属于我的王座让我永远被封印在王座上。”

    直到法恩斯人离开这个宇宙,直到所有的黄昏被击败,罗兰才能从上面被解放下来。

    最后,艾露卡多以无比温柔,无比确信的语气,重复的念道:“您完全正确,帝皇。”

    “我是……法恩斯的帝皇。”

    轻声念着,罗兰一步踏出,消失在了虚空之中。(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