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卷 第一百零三节 政治
    “有人招供了吗?”刘德对前来汇报的张汤问道。

    “回殿下,他们只承认对您有所非议,但坚决否认是受人指使……”张汤低着头答道:“而且……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坚持,先帝已经废弃了诽谤、妖言、诅上等罪,因此他们无罪!”

    “无罪?”刘德听了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些士子说的一点都没错,刘德的祖父确实明诏废除了一切因言治罪的法律,甚至连诅咒皇帝这种在秦代要掉脑袋的罪名,都被废弃了。

    但是,他们若以为这能成为他们的护身符,那就大错特错了!

    “真是太幼稚了!”刘德冷笑着。

    古今中外,就算是最残暴的统治者,在面对与其毫无关系的事情时,或许都能保持一定程度的温情脉脉。

    然而一旦触及其利益,那么就算再怎么温情脉脉的统治者也能瞬间化身成为这世上最残暴的人。

    即算是后世标榜自由灯塔,强调民煮的米帝,民众可以骂总统,到白宫面前抗议,但是,一旦这些家伙竟然胆敢闯入华尔街,自由民煮的铁拳马上就教他们做人了。

    更别说是在这西元前的封建社会了!

    假如刘德记忆没出错的话,那么,现在站在他面前毕恭毕敬的汇报着的张汤,在将来可是发明了‘腹诽’这个罪名,将他的死敌颜异置于死地。

    更何况,刘德记得非常清楚,他的祖父太宗孝文皇帝的那道废除一切因言入罪的诏书之中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犯罪之人,必须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民。

    至于知识分子,你都识字了,懂礼了,竟然还敢挑战政府的权威,侮辱皇室?

    假如你不是准备造反的话,难道只是准备戏耍一下天子?

    嗯,貌似戏耍天子是比造反更严重的罪行!

    前者除了首犯之外,余者都有机会获得赦免,但后者……灭三族!而且无赦免!

    “给他们看了先帝的诏书了吗?”刘德笑呵呵的问着,事到如今,刘德其实已经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毕竟这种抓捕士子的事情,不管怎么说,都是有些犯忌讳,更会踩到一些人的痛脚,假如是宋明时期,就算刘德如今是太子,恐怕也要被文武百官一齐喷个半死,所幸,这是汉室,朝廷的文武百官基本都是贵族出生,寒门比例不高。

    大部分的朝臣、巨头,对刘德抓捕士子的行动,都没什么感觉。

    用鲁迅的话说是大臣们并不觉得刘德抓捕的士子‘姓赵’。

    但,还是有几个大臣觉得这些士子‘姓赵’,譬如大行王恢,就在今日进宫到了便宜老爹面前去告刘德的状去了。

    一两个大臣的非议,刘德还是顶的住的。

    但假如这事情拖久了,那么……

    然而,刘德再焦急,也不能在张汤等人面前表现出来。

    上位者,必须喜怒不形于色。

    更何况,这种事情倘若连自己都急了,那么,张汤他们恐怕就难免会起别的心思了!

    “回殿下,臣已经给他们看过了先帝的诏书……”张汤答道。

    “如何?有几个开口的?”刘德慢悠悠的问道。

    文人士子的骨头有多软,刘德比谁都清楚。

    一般来说,一百个知识分子里,有一个硬骨头就已经很不错了。

    至于剩下的九十九个,可以参考满清入关后的东林党群丑。

    三木之下,刑罚之中,刘德不觉得他的运气那么背,抓到的人统统是硬骨头。

    “回殿下,基本上都已经招供了……”张汤平淡的答道——这种刑讯审问的事情,张汤在五岁的时候就已经会了,因此,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邀功的,不过下一刻,他就有些兴奋的答道:“基本可以确认,指使者应当来自宫廷,有位叫林景的士子招认说,指使他的人拿出过皇室的御用品……”

    这可是大案要案了!

    若是按照秦代的规矩,必定是要大索关中,穷尽一切手段来追查那个指使者的身份了。

    只要挖出幕后的黑手,不客气的说,他张汤就进入天子的视线,一如前代的晁错在办好了伏生之事后,顺理成章的从太子舍人转变成朝臣一般。

    说到这里,张汤就忍不住激动,抬头请示道:“殿下,臣已将所有犯人的供词都带来了,殿下您看是否转奏陛下呢?”

    在他看来,这些供词到了天子案前,那么,法家的复兴就指日可待了——如此大的大案要案,必然震惊天下!法家趁势而起,取代黄老派在朝廷中占据主流也不是不可能!

    但刘德听了却摆摆手,吩咐道:“供词先交给我看一遍再说……”

    张汤,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啊!

    不懂政治!

    刘德在心中感慨了一声,这事情若是真像张汤以为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供词是要拿去给便宜老爹看,但不是现在,甚至不能是白天众目睽睽之下!

    这个案子甚至也就只能到此为止!

    原因很简单,政治两个字。

    便宜老爹现在磨刀霍霍向诸侯,关东诸侯也没几个傻瓜,必然在相互串联和造势。

    在这样的局面下,倘若汉家爆出一个皇室内讧的丑闻,刘德甚至都不用去想,就知道吴楚两国会怎么说了。

    况且,便宜老爹今天也送来一个暗示的帛书。

    帛书上只有短短的两句话:胶西王卬宴吴王使高姚,姚曰:主兴于奸,饰于邪臣,好小善,听馋贼,擅变律法,坏祖制,侵夺诸侯之地,诛罚良善,天下苦之久矣。卬对曰:然。

    刘德若不明白便宜老爹的意思,那真是三辈子都白活了。

    因而,抓捕的士子,只能用抓捕他们的罪名或者其他罪名处置。

    但是,那幕后之人却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因此,刘德觉得还是要继续查,查出来后再将证据通报给便宜老爹。

    于是,刘德道:“卿找个人,把有人招供有皇室之人参与其中的事情放些风出去……”

    昨天剧孟放了一个风,但等了一天,那个家伙都沉得住气,没有动作,这让刘德有些无奈。

    但张汤再放个风就不同了。

    有鼻子有眼的事情,刘德觉得换了是自己,也会果断的去灭口了!

    只要那人一动手,肯定就会留下大量的马脚,到时候,他就可以去死了!

    刘德很清楚,在这个时代,最可怕的事情不是犯法,像是梁王刘武,前世的时候公然刺杀大臣,证据确凿,但便宜老爹却也奈何他不得,甚至连罪都不敢治。

    在这个时代最可怕的事情是让皇帝恨你!

    一旦皇帝觉得你是个坏蛋,那你就算什么法都不犯,也是死路一条!

    譬如说,前世的周亚夫、窦婴两人之死……

    …………………………………………

    抱歉晚了点~~~~~~

    等下晚上还有更新~~~~~~~~~~~~( 我要做皇帝 /0_42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