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卷 第一百零四节 栽赃
    华灯初上,夜幕徐徐降临在未央宫之中。

    如今的未央宫,比之以前,空荡了许多,也冷清了许多。

    因为,已经有至少一半的宫女、宦官已经先期前往甘泉宫,为天子即将驾临甘泉避暑做准备。

    两天后,天子就将移驾甘泉宫,在未来的两个月,甘泉宫将变成汉室的临时政治中心,所有的公文与奏折都需要在长安-甘泉之间来回传递。

    刘德带着张汤呈递上来的供词,趁着夜色,悄悄的来到了清凉殿前,请求拜见便宜老爹。

    没多久,刘德的老熟人章德就笑嘻嘻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殿下请多加小心……”趁着没人注意的空当,章德忽然压低了声音非常快速的对刘德道:“刚刚大行王恢与御史大夫陶青才来陛见天子,离去不久……”

    刘德一听,连忙低声道谢:“多谢章公提醒,来日我必有厚报!”

    这个消息来的很及时!

    大行王恢?!

    刘德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这个人三番两次的跳出来,等于给刘德指明了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王娡!”刘德在心里恶狠狠的道:“你给我等着!”

    现在,没有一个人知道当朝九卿大行王恢这个在九卿里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大臣竟然早就投靠了王娡姐妹,更跟田蚡兄弟称兄道弟。

    但刘德却再清楚不过了。

    前世之时,便宜老爹废刘荣太子位的导火索就是这个王恢点燃的。

    刘德记得很清楚,当时,这个基本上在朝堂里算是个吉祥物的大臣,忽然之间就变得热心国事了,还很热情体贴的上奏便宜老爹,说是现在太子已经立了两年多了,自古以来母以子贵,太子的母亲应该被封为皇后了!

    呵呵……

    早不提晚不提,这王恢偏偏在粟姬已经狠狠的得罪了便宜老爹的情况下忽然提及此事,摆的是什么居心,傻瓜都能猜到了!

    果不其然,等到刘彻登基,王娡立即投桃报李,对这个王恢予以重用,就算是后来建元新政垮台,几乎所有主持建元新政的大臣都或被赐死或被罢斥,连窦婴都被赶回老家,但王恢的位子却屹立不倒。

    这里面的猫腻,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

    然而,此时,除了王娡姐妹和她们的兄弟外,刘德相信这世界上知道她们之间有这个联系的人很少。

    “你不仁,休怪我不义!”既然王家姐妹都赤膊上阵,不要节操了,刘德的节操也立即丢掉!

    只是……

    现在却还不能动手!

    等平了吴楚,大势底定,自己做上太子之后,再让王家姐妹知道什么叫做天理报应!

    王恢拉着陶青趁着夜色,偷偷的进宫见便宜老爹,更让刘德知道了另外一件事情——前世他被陶青按在地上,一顶顶不孝的帽子不断的戴上去,那背后未尝没有王家的影子!

    “王恢跟陶青应该是一党……”刘德在心里猜测着。

    前世的时候,他不过是雾里看花,对于朝堂的变故和变化,也只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

    就譬如前世刘德开始一直以为陶青是晁错的马仔。

    但现在他却觉得,陶青或许开始是晁错的马仔,但是,等到他当了御史大夫之后,那就未必了。

    想想看,御史大夫这个官职仅次于丞相,号称亚相,相当于后世的国务院总理,能爬到如此高位的人,岂会甘心做一个傀儡,给一个官职比他低的人驱使?

    人都是有野心的!

    最重要的是,人是会变的!

    说不定,现在陶青就已经在暗地里准备反噬晁错了。

    因为,是个傻子都看得出来,晁错这艘船要沉了……

    刘德就记得再过几个月甚至连晁错的父亲甚至都绝望的自杀了,自杀之前更遗书晁错说:吾不忍见祸及吾身。

    晁错的父亲,不过是乡间的老财主,连这种人都看出来晁错已经置身于危险之中,陶青岂会看不到?

    “就让晁错来为我发挥一点余热吧……”刘德心里想着。

    王娡姐妹,现在就算是有真凭实据,也是扳不倒,也不可能被扳倒的。——吴楚不平,皇室内讧的事情就不可能发生!也不能发生!

    但这陶青、王恢却不能放过了!

    刘德很清楚,晁错只要知道他的马仔竟然打算背地里对他下黑脚,以晁错的脾气,不把这两个家伙弄死,那他就不叫晁错了!

    这样想着,刘德就走进了清凉殿中。

    “儿臣刘德拜见父皇!”刘德对着坐在龙座上查阅奏疏的便宜老爹拜道:“惟愿父皇千秋万岁……”

    “起来吧……”上方传来便宜老爹的声音,只是,刘德听着有些不对劲,好像便宜老爹对自己有意见?

    但刘德并不放在心上。

    他很清楚,肯定是王恢跟陶青说了他许多的坏话。

    他更清楚,自己的这个便宜老爹的耳根子有多软!

    像是袁盎晁错两人这两年的斗争中,基本上都遵循着谁先见到天子谁赢的规矩。

    之前,晁错就是抢先进宫跟便宜老爹说了一大堆袁盎的坏话才把袁盎赶出朝堂,然后,后来袁盎在窦婴的引荐下,先进宫见了便宜老爹,所以,晁错就被拉到市井腰斩了……

    所以,刘德知道,王恢、陶青说他再多的坏话也没用。

    因为,刘德手里有猛料!

    “启禀父皇,儿臣前两日曾派人来禀报父皇,有关东诸侯与长安贵族相互勾结,企图祸乱关中,如今幸赖父皇之威名,高皇帝庇佑,儿臣已经查得,与长安贵族勾结的诸侯乃是淮南王刘安!”刘德跪下来一点也不知道羞耻的上奏到道。

    刘德那位文青堂叔,算得上古今中外所有谋反者的反面教材了。

    这位淮南王的一生,就是谋反不成功的一生。

    明年的吴楚叛乱,他前脚准备起兵,后脚就被自己的丞相张释之抓起来软禁了……

    这倒没什么……

    但关键是,他竟然贼心不死,日后二次叛乱,而且这次叛乱,居然依然是被自己的丞相给抓了起来……

    都说圣斗士不会倒在同一招数之下两次。

    刘安却两次谋反,两次都被自己的丞相抓了起来。

    因而,刘德思前想后,这个勾结外戚,企图祸乱长安的锅,让刘安背最是恰当!

    至于证据?

    到了明年,刘安起兵谋反未遂之后,还需要证据吗?

    而且,刘德之所以敢这么明确的指出刘安跟某人勾结了起来,是因为,刘德知道,便宜老爹这回应该很清楚,刘安在干什么!

    事实上,作为淮南厉王刘长之子,刘安家的三兄弟,从来都是汉家朝廷监控的重点对象,前世之时,刘德甚至听说,刘安连一天二十四小时上了几次厕所,在那个女人的宫里过夜都被人详细的记录了下来……

    当然,那是他谋反未遂之后的待遇,现在还没这么夸张,但,便宜老爹连胶西王刘卬会见吴王刘濞秘史,以及两人的谈话内容都能弄到,那么刘安密谋反叛的事情,他应是听到风声了。

    而刘德利用的正是这一点。

    淮南王刘安密谋反叛,便宜老爹知道,但其他人不知道;

    把刘安跟某人联系起来,那么,以便宜老爹的多疑,肯定会自己去脑补。

    ……………………………………

    一天就涨100多收藏,好悲桑~~~~~难道要扑?

    嗯,明天开始加快情节的推进~~~~~~~~~~~~( 我要做皇帝 /0_42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