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卷 第八百零三节 出关
    义纵站在一个山坡上,借着灌木丛的掩护,远眺远方道路上的烟尘和人影。

    “匈奴这次可真是下了血本了”义纵对着左右笑道。

    “现在已经确认了,白羊王的大纛和楼烦王的大纛,已经进入武州塞内的平原”一个校尉禀报道:“另外,右贤王的狼头大纛,也已经在方才进入武州塞,只有折兰王的大纛还未确认方向”

    大纛,无论在汉朝还是匈奴,都是一支军队最为显目的标志。

    大纛在主帅在。

    换句话说,大纛在,则该部族的主力,就能确认方位。

    而且,匈奴比中国,更加重视大纛的作用。

    在匈奴,大纛就是一个部族的灵魂。

    匈奴有法律,在战时,大纛有失,则尽斩保护大纛的卫队,还要追究该部族首领的罪责。

    有时候,甚至会将丢失大纛的部族首领,送上祭天台,将之作为祭品,献祭给神明。

    所以,汉匈一旦发生战争,汉军最重要是的事情之一,就是辨认来犯匈奴部族的大纛标志和方位。

    以此确认敌人的身份和数量。

    汉军上下,很多人,都能对匈奴的各大主力部族的大纛模样和标志,倒背如流。

    譬如,白羊部族,其大纛是一只白色的羚羊。

    折兰部族,以雕为旗。

    若卢部族,将猿猴作为图腾。

    楼烦部族则用弓做图腾,看到一张绘制了长弓的大纛,就能确认,这是楼烦部族的主力。

    至于右贤王,用狼头为旗,左贤王以猛虎为标志。

    单于,则用应龙做大纛。

    而这些大纛,也都能在某些程度上反应这些匈奴部族的某些特性。

    像是白羊部族,速度最快,反应最快。其回身射战术冠绝匈奴。

    每一个汉军边塞的将领,都会被告知,遇到白羊部族,绝不可追击。追击则亡。

    折兰部族,则是如雕一样凶狠,是匈奴所有部族里,最擅长的白刃冲锋和肉搏的部族。

    这个部族,甚至与其说是骑兵。倒不如是一群随时会下马跟人厮打撕咬的凶悍部族。

    所有曾经与这个部族交手的汉军,都对他们的凶残和残暴,记忆犹新。

    而楼烦

    汉室最熟悉的部族,就是它了。

    因为汉军内部,就有许多的楼烦人。

    甚至于,最初的中国骑兵,就来自于楼烦人组成的骑兵部队。

    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取经的对象,就是古楼烦王国和林胡部族。

    楚汉争霸时。项羽的楚军和汉军,也有许多的楼烦将领,充当骑兵将官。

    乃至于今天,汉军中依然有着为数众多的楼烦人或者楼烦人的后代。

    当然,这些都是已经汉化,并且在中国生活了无数代的楼烦人。

    要知道,战国时期,楼烦王国,可是长城内的一个王国,与赵国毗邻。甚至曾经受到过周天子的册封

    在今天,长城内的楼烦人,已经都将自己视为了纯正的诸夏子民。

    而长城外的楼烦人,则依旧被发左袵。为夷狄之属,甚至给匈奴人卖命,甘坐鹰犬。

    因此,长城内的楼烦人,是不认自己的这个表亲的。

    义纵身边,就有好几个祖上是楼烦人的汉将。

    “这些叛徒又来了吗”一个背着一张长弓的汉军校尉冷笑着道:“当年。他们放弃祖居之地和人民,逃奔匈奴,我们就发过誓,要将他们做成箭靶,射成马蜂窝”

    现在,生活在中国的楼烦人中,都流传着一个故事。

    当年,赵武灵王击败楼烦王国,然后,收复和纳降了大部分的楼烦人。

    但当时的楼烦王,却带着部分族人,抛弃了自己的人民和土地,逃遁到了塞外。

    从此,长城内的楼烦人就发誓,要将这些叛徒抓回来,献祭给祖先。

    这种怨念残存至今,甚至成为了许多楼烦故人的心中执念。

    而每一个楼烦人,都是神射手。

    楼烦王国,自古就是以骑射闻名天下。

    义纵对这些故事,当然知道。

    他闻言点头道:“会有机会的”

    然后,他转头,对身后的传令兵下令:“可以给塞候发信号了,让句注军和飞狐军,开始出关吧”

    “诺”

    雁门关内的句注军军营之内。

    被任命为前将军的大农直不疑,一身甲胄,站在中军营帐之内。

    “将军”一个背负着令箭的士卒直奔入帐中,拜道:“骠骑传讯:匈奴已然入瓮,请将军速发大军出关”

    “善”直不疑大喜。

    他在这里,已经等了足足四五天了。

    终于等到了骠骑传来的情报。

    直不疑对左右下令:“号令三军,立刻出关”

    “诺”帐中十几位校尉立刻领命而去。

    等这些人离开,直不疑就露出笑容,对一直站在他身旁的破虏都尉程不识问道:“都尉,我军出关后,当以何阵前行”

    直不疑自己是清楚自己有几把刷子的。

    他这个塞候的爵位,其实也是混来的。

    当年吴楚叛乱,他受命先帝,领兵四千出征。

    其实,一路都在打酱油,跟着郦寄跟韩颓当,混功劳。

    但因为他资历够老,然后名望够高,所以混了个塞候。

    但,真正要带兵作战,尤其是汉匈这样的大规模作战,直不疑很清楚,自己的军事能力和决断能力,都不行。

    但没关系

    跟他当大农一样。

    直不疑很清楚,自己只要放权就行了。

    何况,这程不识是天子派来辅佐他的。

    这就更要放权了。

    反正,这些日子以来,直不疑是将军中大小事务都丢给程不识去干的。

    事实证明,对方干的很不错

    “大军出征,以稳为要,我军当步步为营。前后呼应,直趋马邑城下”程不识道:“从路程计算,我军应当在两日后,抵达马邑城下”

    “介时。匈奴主力也应该已经全面入瓮,只要骠骑按时截断武州塞,细柳营能按期夺其老巢,我军就必胜无疑”

    “善”直不疑听了,感觉无比舒服。

    再没有比这样躺着就把功劳捞了。更让人高兴的事情。

    咚咚咚

    激昂的战鼓声,声声响起。

    三面大纛,从句注军的营盘中升起。

    中军那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前字。

    这说明,这里是前将军所在营盘。

    左右两侧则升起了两面让所有见到它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的大纛。

    飞狐军的猛虎旗和句注军的长蛇旗,在打出的刹那就震惊了整个雁门关的士民。

    “飞狐军什么时候来的”无数人接头交耳。

    “天啦飞狐军主力全来了”也有人看着那从营盘里不断出来的严整军阵,两股战栗不已。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长安的天子,早就已经下达了

    飞狐军早已经在数日前,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全军拔营。来到了这里

    这支汉军的预备役机动兵团,以建筑狂魔闻名天下的主力。

    向来都是宅在飞狐古道,没有天子诏命,根本不会挪窝的

    飞狐军来了。

    棘门军、霸上军,甚至细柳营还远吗

    一些心里有鬼的家伙,吓得汗流浃背,瘫软在地。

    “完了,完了,天子已经预知了”许多人捶胸顿足。

    当今天子,已经用事实告诉过天下人他的神圣性和对鬼神的驱使之威能。

    若果真如此。那他提前做出针对布置,动员军队,调集大军,就是毫无疑问的事情了。

    那么。同样的道理这位神王,能不知道大家跟匈奴的勾当吗

    他能放过自己这些吃里扒外的贼子吗

    “赶紧逃命吧”许多人都在心里这样想着。

    他们知道,自己的唯一生路,大抵只有立刻出塞,从此去跟匈奴人一起餐风露宿,风吹日晒了。

    在这些人的惶恐不安和股战之中。

    雁门关的城门。全部打开。

    无数的官吏和衙役,被命令,清理城中道路。

    然后,就是一队队严整的汉军骑兵,开始入城。

    一骑又一骑,延绵的仿佛没有尽头的骑兵队伍,让雁门关内本来还有不安的士民,都放心下来了。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多的汉骑,也从不知道,朝廷现在居然已经拥有了这样的力量。

    但对他们来说,这样强大的骑兵部队,无疑就是他们的保护者,是他们的子弟兵

    许多的百姓和士绅,纷纷拿出家里的鸡蛋、食物以及各种美食,不顾官吏和衙役的阻拦,将这些东西,塞到在城中行军的汉军士卒手中。

    “一定要取胜,将匈奴贼子打败”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妪,拄着拐杖,在几个孩子的搀扶下,将一筐鸡蛋,送到一个汉军的司马手里,叮嘱道:“后生,等你得胜归来,老身再为你庆功”

    周围的那几个孩子也眨巴着可爱的眼睛,一脸崇拜的看着这个司马。

    甚至有个女孩子,怯生生的道:“郎君若能得胜归来,妾愿为郎君铺床叠被,以报郎君之恩”

    这司马一头雾水,看着这个老妪和孩子们,尤其是那小女孩。

    她大抵才十一二岁的模样,看上去虽然可爱无比,宛如山坡上的清雅的杜鹃花。

    但她也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啊

    最终,旁边一个男子解开他的疑惑。

    “贵官奋力杀敌就是了,这位老夫人三个儿子,都死在了匈奴贼子入侵之时,这些都是她的孙辈”这人叹息着道:“可怜啊,总之贵官若能得胜,不止老夫人,某家也会感激不尽”

    这司马闻言,拱手道:“护卫桑梓,为父老复仇,某之本职也,不敢奢求父老回报,唯愿奋力杀敌,以报父老之望”

    雁门关内外,多少家庭,多少父老,多少地方,历年以来,因为匈奴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甚至于阖家尽毁

    这司马作为句注军中的一员,虽然是来自南方的淮泗。

    但他在此服役多年,对这些父老的遭遇和境遇,也早已感同身受。

    “请诸位放心,拼了我这条性命,也会手刃匈奴贼酋,取其首级归来,告慰雁门父老”

    “彩”无数的百姓,欢呼雀跃。

    他们等待这一天,等待向匈奴人复仇,已经等了足足五六十年。

    期间,一代代的先人,一代代的英雄,与匈奴骑兵,奋战过,抗击过,但最终,都无法阻拦这些夷狄的侵略者,杀掠自己的家乡父老和妻儿。

    血与仇恨,在雁门郡上上下下,早已凝结成了一颗果实,然后长成了参天大树。

    除了极少数甘坐匈奴走狗和为了利益给匈奴人服务的无耻小人外。

    绝大多数的雁门军民对匈奴人,只有一个想法杀光他们为先人和祖辈们复仇未完待续。

    ps:  没想到吧,居然还有

    哈哈哈,我也是觉得很意外,想不到我居然能打破自己的极限~

    今天居然能写出6000

    我自己都为自己惊讶了。

    好吧,虽然是不可能抢到那个战力榜的奖金了。

    但下次,我会提前存稿,去跟那些强者战上一回。

    嗯,2号,我大概会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然后,求一波月票和打赏鼓励鼓励

    ...手机用户请访问m..( 我要做皇帝 /0_42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