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零二节 僵持(1)
    即使颜异,也很不赞同这一条的修改。 .

    他是见过市集之中,选举擅权的场面的。

    到了选举之月,富商们穿梭往来,提着大包小包,亲自上门拉票。

    而一些小商贾,则毫无廉耻的将自己手里的那张票明码标价。

    即使偶有才干之人,豪杰之士,广得人心,被选为擅权,但也很快就会被糖衣炮弹所腐蚀。

    这还是在关中,在天子脚下!

    若出了函谷关向东,至雒阳,那么这个情况就更严重了!

    地方擅权,几乎沦为豪商权贵的走狗!

    他们把持物价,操纵市场,甚至恶意挤兑和排挤竞争对手。

    若地方村亭的里正也如擅权一般,让百姓去选举,那么,毫无疑问,擅权身上发生的事情,就会复制到村亭之中。

    届时,恐怕就要人心沦丧,淳朴之风不再!

    然而,颜异没有办法。

    这是天子的意志!

    他能如何?

    而群臣更是哗然,议论纷纷,各自交头接耳,对于这一条法令的增加,意见不是一般大。

    “陛下!”一个郡守模样的官吏出列拜道:“臣下邳郡守周泰昧死以奏:臣愚以为,此律大不妥!自古劳心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倘今法许民以自治,县道威信恐将荡然无存,汉官威仪扫地!伏请陛下明察之!”

    “陛下,臣睢阳令许志附议……”

    瞬间,十余位地方郡守、郡尉皆出列表示反对。

    这是官僚集团的本能反应。

    亭里职权,非常重要!

    亭长、里正更是官僚集团与百姓联系的最后一环。

    若亭长、里正是百姓自己选举,那么,未来,地方上有事,要抽调徭役民夫甚至摊派各种苛捐杂税,岂不就要可能遭遇阻力了?

    那些打着父老乡亲旗号的亭长里正,说不定敢于与地方官顶牛,敢于挟持民意与地方官做对!

    这是有例子的!

    章丘之变后,章丘县就成为了天下官员皆畏之如虎的刁民之县。

    当地这几年换了四位县令,十几位县尉,结果这些县令、县尉统统被章丘百姓挤兑走了。

    其中有一位县令,不过是想多收点刍钱,给自己改善一下生活条件,结果就被这些刁民堵了县衙。

    济南郡害怕重蹈章丘之变的覆辙,只能赶紧将那个县令调走,同时派人去灭火,许了一堆优惠条件,才让这些刁民顺服。

    有了这个例子,官僚们是死也不肯看到类似如章丘这样的刁民也出现在自己治下。

    那样恶心都恶心死了!

    有人反对,自然就有人支持。

    “陛下……”在外戚大臣之中,章武侯窦广国缓缓起身,看着群臣,然后轻声道:“臣以为此法大善!如此既能安民自治,又可杜绝残民、害民之吏!圣王之法也!”

    太常窦彭祖也拜道:“陛下,臣闻河上公曾曰:圣人之治大国,尤以为小,示俭约,不为奢泰。民虽众,犹若寡少,不敢劳之也!故民有什百之器而不用,此圣王之法也!今陛下用圣王法以安天下,臣谨为天下贺!”

    一堆黄老派名宿大臣贵族,次第出列,为这条法令张目。原因很简单,对黄老派来说,小政府大社会,就是他们追求的理想社会。

    正如老子所言:邻国相望,鸡犬相闻,民至老死而不相往来。

    对于民间自治,百姓自治,他们是绝对支持的!

    黄老派现在虽然衰微,但在朝堂上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

    瞬间,他们的声势就压倒了那些反对者。

    尤其是他们抬出来的神主牌是河上公!

    河上公是谁?

    可能后世之人,对此所知寥寥,但在秦汉两代,乃至于整个中国封建王朝统治时期,河上公的大名都是响当当的!

    他是秦汉黄老派的别系方仙道的祖师爷,是道家神棍们的始祖。

    他有一个弟子,名曰安期生。

    嗯,就是哪个传说中神出鬼没,长生不死,羽化登仙的神仙。

    就是秦始皇、汉武帝求了一辈子也要求见的仙人!

    东晋的葛洪,就将此人视为祖师爷,曾经在其著作之中写道:是年尝游天台,观东海日出,赏仙山胜景,访太公故地,瞻仙祖遗踪,见安期先生石屋尚在,河上公坐痕犹存。

    李隆基等后世求仙帝王,也都曾经写过诗作,表达自己对于这位仙祖的敬仰之情。

    纵然再过两千年,天台山景区之中,也有着许多个打着这位仙祖名头的景点。

    但在此时,河上公的宗教地位,次于他的学术地位。

    他留下的《道德经》注释本,是当世最权威的道德经注释本,但凡黄老学者,都必读他所注释的道德经。

    他在黄老派的地位,就和子夏先生之于儒家,就如韩非子之于法家。

    是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关键人物。

    甚至,可以这么说,汉代黄老派政治家的执政思想精华,就是脱胎于这位不知名的黄老派先贤的思想。

    清静无为,与民休息等理念,都是这位先生第一个提出来的。

    当窦广国出首,黄老派紧随其后,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后,整个大殿顿时有些寂静。

    章武侯窦广国可是代表着太皇太后脸面的。

    他的出声,代表着太皇太后在这个事情上面的态度。

    当朝太皇太后可不是什么易与之辈。

    别看人家现在不管政事了,但她想弄死几个官员,却还是简单的很。

    没看到,儒家巨头辕固生因为得罪了这位,至今被打压,连博士官都没混上一个吗、

    所以,一时间,士大夫官僚们有些畏惧。

    但很快他们就将这畏惧之心抛之脑后。

    因为,这涉及到了他们的根本利益!

    倘若让此法通过,那么以后泥腿子们要是造反了,怎么办?

    数秒之后,就有人拜道:“陛下,臣以为窦君候、太常等人所言大缪也!”

    刘彻看着此人,心里冷笑。

    他认得这货,他是法家的人。

    准确的说,是晁错的心腹,同学,巨鹿郡郡守杨开。

    很显然,看这条法令不顺眼的不只有儒家,法家也不爽这条可能导致黄老派复兴的法令,更重要的是法家才不愿意给百姓什么自治权呢!

    在法家眼中,百姓只有服从和听从他们安排的权力。

    哪里有什么自主权?( 我要做皇帝 /0_42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