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十方神王 > 第一卷 九阳武府 第八百六十六章 通往外界的路
    听着白秋的自语,林天等人皆是稍稍动容了一下,那石棺还会算计?

    “那生死薄看着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纵然真的在算计它,那也是应该的!”

    林天道。

    死亡天宫为极阴殿的核心,生死薄和其所立身的道台则是死亡天宫的核心,极阴殿每隔一段时间吸纳无尽生灵进入其中,被弄成那等甲胄兵,显然就是因为那生死薄,如此推断,这个生死薄就显得有些阴邪了,如同是森幕后的大黑手。

    他旁边,白子祁和杨奇都点头,对于他的这种说法很赞同,皆是深有同感。

    唯有五行鳄还是一脸悔恨和肉痛的盯着那口石棺,一副想将之吞掉的模样。

    “轰!”

    前方,生死薄幽光更盛了,古书再次翻页,有更惊人的篆文飞出,每一个篆文都仿佛是一宗混元天宝,如毁灭洪流般朝着石棺压去。

    石棺一震,顷刻间光雾满天,从棺内倾斜而出,如同九天之上的银河落下。

    同一时间,飞出去的那片血雨凝聚为十九滴血液,瞬息震破空间,压了过来。

    “嗡!”

    十九滴血液在发光,每一滴血液都拥有着无穷灵性,在一瞬间轻颤,令的林天等人个个动容,就连正肉痛着的五行鳄也是露出惊色。

    “像是十九片大世界!”

    它震撼道。

    林天眼中有精芒,紧紧的盯着前方,难以想象这十九滴血液的主人到底有多么强大,只是流下的血而已,非但是这么多年不凝固,且还能给人以这样的错觉。

    “好……好可怕!”

    白秋咽了口唾液。

    “轰!”

    十九滴血液翻滚,微微抖动,十九道血浪覆盖高天,轰隆隆朝着生死薄压去。

    生死薄再次翻了一页,震动出满天阴光幽芒,真仿若是一尊盖世冥帝苏醒了般,轻轻一抖便是磨灭所有,生生将十九滴血液打回原形,且以幽光将它们全部笼罩,有一个个古老的篆文飞了出去压下,似要将十九滴血液给彻底的炼化掉。

    “吱呀!”

    一声轻响传出,石棺内的第四口石棺中,第五口石棺震动,缓缓移开了一角。

    顿时间,轰隆一声巨响,一大片朦胧光芒飞出,呈现黄色,但是却恐怖无比,如同世界初开时的光芒,崩开所有,将生死薄溢出的密密麻麻的篆文全部碾碎。

    隐约间,四人一鳄望着那口石棺,齐齐一惊,只见着,第五口石棺内,朦胧的光芒中依旧躺着一口石棺,一动也不动。

    “这……棺中葬棺,再葬棺,再再葬棺,再再再葬棺,这什么东西啊?!”

    白秋瞪眼。

    五行鳄接过话,愤愤然的道:“鳄大爷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将它给踹飞的!”说着,它又道:“不过,鳄大爷当初只是打开到第四口石棺,后面就没有再开了。”

    提起这事,它忍不住狠狠磨了磨牙。

    林天斜了它一眼,没有在意,这个时候紧紧的盯着前方。

    “咚!”

    石棺内,第五口石棺裂开后,那等波动像是要将一切都给吞噬掉,震动天地。

    在这等气息下,生死薄微微震颤,不过,这却也只是一刹那而已,下一刻,生死薄又一次翻页,幽光变得又强盛了几分。

    “轰!”

    它飞了出去,崩开无尽光芒,和石棺狠狠撞在一起。

    一时间,这片死亡天宫再次震动,地面裂开的缝隙更多了,如同是蜘蛛网一般,飞快的朝着四周蔓延看去,有一座座大山在两者的碰撞之下化作永远的粉末。

    哗啦啦的声音响动,生死薄继续间由翻了一页,按照一部书籍而论,这个时候,它翻到了第六页,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交织而出,这一次生生将石棺震飞。

    “那生死薄,它每翻一页,力量就会变得强盛许多。”

    白子祁沉声道。

    林天点头,确实是如此,每次生死薄快要敌不过石棺时,就会翻开新的一页。

    “就此来说,那口石棺也是差不多,每打开内里的一口石棺,力量就会成倍暴涨。”

    他说道。

    旁边,白秋跟着点头,随即又小声的嘀咕道:“那生死薄看着还有很多页的样子,不知道那石棺里面到底葬有多少口类似的棺材,要是不够开了可怎么办。”

    林天闻言无语,这姑娘还真会去想。

    “轰!”

    石棺被震飞,光芒大翻滚,令的整个死亡天宫都一颤,像是要被打翻掉似的。

    林天一行人已经退出去了很远,此刻随着死亡天宫一震,一个个都是脚跟不稳,像是被龙卷风卷着了般,一下子都飞出去了百余丈远,个个露出心悸的表情。

    他们在更远一些的地方战稳身体,紧紧盯着前方。

    “吱呀!”

    石棺被震开,最外层的棺盖移动,使露出的缝隙更大。

    顷刻间,轰隆一声剧响,像是一片毁灭的大世界被拉开了般,滚滚光雾从其中涌出,将那生死薄直接压的乱颤,令的这死亡天宫的虚空和大地崩裂的更厉害。

    同一时间,十九滴血液发光,朦胧间,一道虚淡的魂影显化了出来,看不清模样,但是却散发着阵阵霸天绝地的威势,如同万古神帝复活,一拳轰向生死薄。

    “咚!”

    刹那间,整个大天地都裂开了,死亡天宫如同发生了超级大地震一般,裂痕飞速扩散,大山全部坍塌,极远处的正殿门都晃动了起来,随后当场四分五裂。

    狂霸的一拳!无敌的一拳!

    砰的一声,生死薄生生被砸的横飞,隐约间像是发出了一道“喀”的陶瓷破碎的脆响声,直接被打入了永恒的虚无中,半天没有显化出来。

    一时间,四人一鳄齐齐心悸,瞬间浑身鸡皮疙瘩的跳了出来,脊背遍布冷汗。

    “残……残魂……”

    这是什么人?!看上去,仅仅只是一道残缺的不能再残缺的残魂,但是那种姿态却实在太可怕太骇人了,居然一拳间将生死薄打入了永恒的虚无中,且有碎裂的声音传来,那种感觉,好像是生死薄被打出了裂痕。

    “轰!”

    苍穹上,魂影虚淡至极,但是,这整座死亡天宫都因为它的出现颤抖了起来。

    它立身苍穹上,仿佛是神,仿若是仙,连大道都在颤栗,微微偏头望向林天等人的立身之所。

    顿时,四人一鳄又是一颤,感觉神魂都要碎掉了。

    “小……小鳄鱼,它……它是不是发现你了?它从石棺里跑出,你当初踹飞了那口石棺,它……是不是要报复你了?!”

    白秋缩着脖子道。

    “我@#¥……死丫头,不要吓你鳄大爷!这这这这这这……嗷呜!”

    五行鳄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等悔恨肉痛的表情,眼中满是惊悚之色。

    林天等人也是心悸悚然,这样一尊魂影,生前到底得该是有多么恐怖啊,它要是真的压过来,估计就算是紫精灵来了都救不了他们。

    “喀!”

    苍穹上传出震动,一角虚空裂开,幽光大盛,生死薄从里面冲了出来,其上带着一条明显的裂痕,甚至连上面的篆文都暗淡了一些。

    这让林天等人更加惊悚了,皆是狠狠的咽了口唾液。他们虽然不知道这里的生死薄是不是民间传说中的生死薄,但却都是见识过了它的恐怖威势,可毁万物!但是这一刻,这般恐怖的生死薄,却竟然是被一道虚淡残魂给一拳间打出了裂痕!

    “轰!”

    苍穹上,生死薄发光,幽光闪烁,裂痕瞬间消失,其上的篆文更亮了,每一个篆文都发出了亿万道杀光,顷刻间磨灭所有:“第一神……神……”它传出声音,断断续续,依旧如同是在梦呓,但是交织出的毁灭气息却比之前恐怖了万倍。

    魂影虚淡无比,但却傲世无双,宛若开天至尊,睥睨天下,一步跨出,依旧是朝前轰出一拳。一时间,混沌光,阴阳光,玄黄二气,各种光芒同时乍现而出。

    “轰!”

    死亡天宫大震,苍穹坍塌,大地破碎。

    这是一种无敌的拳威,简单直接,但却霸道绝世,生生轰碎了生死薄外的所有幽光,再一次将生死薄砸入永恒虚无中。

    魂影立身苍穹上,十九滴真血环绕在它身畔,下一刻一步迈出,直接冲进了永恒虚无中。

    随即,咚的一声剧响从永恒虚无中传出,似乎它和生死薄在虚无中战了起来。

    “嗡!”

    石棺震动,跟着动了,随着魂影飞入永恒虚无间。

    顿时,石棺,魂影,生死薄,全部都消失了踪影。

    然而,魂影之前所打出的拳势却不曾消散,余威依旧在这片天宫浩荡,使得这座天宫依旧在剧烈的震动,使得苍穹依旧在不停坍塌,一时间难以恢复,而大地也如同是发生了超级大地震般,不断崩裂,有源源不断的阴雾从中冲了出来。

    “喀!喀!喀!”

    碎裂声一道道响起,死亡天宫变得更加昏暗无光了,似乎要毁掉了般,虽然没有天雷劫电劈落,但却是比林天引来天劫时的场景不知道恐怖了多少倍。

    林天等人心惊胆寒,死亡天宫如果真的坍塌了,他们全部会被埋葬在这里的!

    “喀!”

    又一道脆响传出,前方,死亡天宫的大地突然破开一个巨大的窟窿,有光交织在外面。隐约间,四人一鳄看到了高山和大川。

    “是第五天域的中部!”

    白秋叫道。( 十方神王 /0_4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