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十方神王 > 第一卷 九阳武府 第九百五十三章 施以酷刑
    血水溅在空气中,真月掌教当即惨叫起来,在林天手中剧烈挣扎,但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林天的左手像是圣兵一样卡在他的身上,他的挣扎没有丝毫用。

    “父亲!”

    黑衫青年又惊又怒。

    同一时间,真月仙教的长老级强者得悉有外敌闯入,此刻皆是冲到了这里,足足十数人,皆处在大道境层次,见到这一幕后齐齐一震。他们的强大掌教,高居半步悟真境,此刻竟被闯到教内的年轻修士镇于手下,被生生贯穿了一只眼睛。

    “啊!”

    真月掌教惨叫,血水染红了半张脸。

    “你是谁?!”

    他惨叫着大吼,染血的半张脸上满是狠戾毒辣的表情,生生爆发出滔天的神力,赤血的光芒冲起,化作一道光柱冲上云霄,企图从林天的手中的挣脱出去。

    林天左手卡着真月掌教的左边臂膀,狠狠一压,顿时传出骨头崩碎的声音。

    “挖我弟子双眼,你觉得我是谁!”

    他声音冰寒。

    同时,他右手握拳,直接砸在真月掌教的腹部,当即将真月掌教整个轰穿,且,有可怕的拳劲化作杀芒贯穿其体内,带出大片血液。

    真月掌教惨叫,身上冒出的赤血神力当即湮灭,又惊又怒又恐:“你是那阳眼小畜生的师……”

    “铿!”

    剑啸刺耳,林天右手间金色剑芒吞吐,无情的贯入真月掌教最后一只眼中。

    “啊!”

    真月掌教嘶声惨叫,两只眼都被林天给毁掉了,血水染红了整张脸。且,最令他惊慌恐惧的是,他高居半步悟真境,就算身躯碎的只剩一滴血也可以重新聚出,可这个时候,林天毁掉他的双眼,他却是无法再重新凝聚而出,彻底失明了。

    “你……你做了什么?!”

    他恐惧道。

    “父亲!”

    黑衫青年大叫。

    同一时间,真月仙教的一个个大道境长老个个惊怒。

    “大胆贼子,你竟敢如此!”

    有人怒吼。

    一时间,嗖嗖嗖的破空声连续响起,十数大道境长老同时动了,朝着林天冲过去。如今,他们的掌教被林天在自己的教内镇在手中,他们哪里能够无动于衷。

    林天偏头,扫向冲来的十数人,目光冰冷如剑。

    “轰!”

    他体外,金色神光沸腾,狂暴的气息浩荡而出,骇人的杀意一起交织,化作一股股惊人的飓风席卷而出,第一时间令的冲上前来的十数大道强者狠狠一颤。

    “你……”

    这一刻,十数大道境强者生生止住了脚步,道躯止不住的颤抖,被林天所散发出的这等狂暴气息和狂暴杀念震住吓住了,仿佛是在面对着一个绝世杀神般。

    林天盯着这些人,眸子刺骨冰凉:“谁上前,我杀谁!”

    “你……”

    一时间,十数大道境强者又是一颤,迎着林天的冰寒目光,一个个只感觉心脏被人给捏住了般,随时会被捏碎掉,其中一些人甚至脊背上不由得生出了冷汗。

    林天偏头,目光重新落在真月掌教的身上,眼神很残忍。

    “论手段,我多的是,不会让你轻易死掉,这天下间的痛苦,你慢慢来尝试!”

    他声音寒冷。

    话落,他右手微扬,丹焰交织,化作一方古印,狠狠印在真月掌教的胸口。

    顿时,真月掌教狠狠一颤,径直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你……你……啊!你对我……做了什……啊!”

    真月掌教惨嚎,四肢疯狂的挣扎。

    如此一幕,使得这个地方的十数大道境长老皆颤抖,他们的掌教处在半步悟真层次,可此刻却竟是发出这般凄厉的惨叫声,像是在遭受着帝皇级酷刑一般。他们一个个很想冲上前去,但是却真的不敢,因为林天所散发出的气息太可怕了。

    “啊!你做了……住手……啊!放……放开我……”

    真月掌教惨叫。

    林天目光冰寒,他对真月掌教种下了药典中的一则禁忌古术,名为噬心残印,以神力演化特殊丹焰古印,打入生灵体内后,可以缓慢燃烧生灵的血肉,其过程痛苦无比,宛若是有万千毒虫毒蚁在撕咬肉身,而最可怕的是,这个过程同时也非常缓慢,如果不加以干扰,需要足足数年时间才可以将一个人的血肉燃烧殆尽。

    也就是说,如果施术者不主动解开这道术,被种下这则术的人没有能力将这则术震碎,且不自杀,那么,被种下这术的人便是要在未来的数年时间里的每时每刻都要承受如同万千毒虫毒蚁撕咬肉身的痛苦,直到一身血肉被完全燃烧殆尽,方才能从这痛苦中真正解脱。

    可以说,这则术法非常残忍,所以尽管这则术的威力不算是太强,却还是被药尊列为《药典》中的禁忌古术。

    这个时候,林天的左手压制着真月掌教,压制了对方的大道法则,使得对方无法修复伤体,神力也运转不畅,更是不可能在其眼皮子底下自杀,只能被动的承受这则古术所带来的噬心痛苦。

    “啊!”

    真月掌教惨叫,疯狂的挣扎。

    林天目光无情,眉心间光芒闪烁,识海中莲海摇曳,随即,一柄寸许莲剑冲出,飞快没入真月掌教的识海中,于刹那间寻到对方的神魂,径直以莲剑斩下。

    嗤的一声,他以莲剑直接斩碎这道神魂的一部分,大约是这神魂的万分之一。

    “啊!”

    顿时,真月掌教发出更凄厉的惨叫,因为神魂是修士最最重要的几个存在之一,神魂受损,那等痛苦是难以想象的。

    “你的神魂,还可以承受九千九百九十九次这样的斩击,我们慢慢来!”

    林天声音冰冷。

    他才刚收下不久的第一弟子,很懂事,很善良,很孝顺,很听他的话,偶尔调皮,但却活泼可爱,然而却是被这真月掌教杀死父母,残忍的挖走神眼,如今以白色纱布缠绕在没有眼睛在瞳孔外,同时承受着父母消逝和失去光明的痛苦。

    小家伙如今才五岁而已啊!

    一个才五岁大的孩子,竟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他盯着真月掌教,眼神很残忍,没入对方识海中的莲剑再次斩下,又斩碎对方的一小部分神魂。

    “啊!”真月掌教发出更凄厉的惨叫,这个时候一边承受血肉被燃烧的痛,一边承受神魂被慢慢斩碎的痛,四肢更剧烈的挣扎,被崩碎的双目中,不断有血水流淌出:“不……住手……啊!我……错了……你……啊!求求……放过我……啊……”双目被崩碎,血肉在燃烧,神魂在被慢慢斩碎,他难以承受,开始求饶。

    不远处,真月仙教的十数个大道境长老又是狠狠一颤,自己一脉这一代的掌教天资惊人,修为居于半步悟真层次,比那几个顶级大势力的主人都不弱,堪称是历代真月掌教最强,此刻在自己的教内,却居然向一个年轻修士凄惨的求饶!

    “放过你?”林天盯着真月掌教:“好啊!”

    他右手一扬,一张直径寸许的四象道图显化而出,被他直接打入对方体内,瞬息间便是来到其生命本源附近,径直覆盖而上,生生湮灭掉其生命本源的一角。

    “啊!”

    真月掌教大口咳血,甚至有唾液一起从口中落出,模样凄惨到了极点。

    生命本源和神魂对于修士而言,都是最重要的,生命本源被碾碎一角,其痛苦自然不用说,帝皇强者也难以承受。

    “掌教!”

    十数大道境长老皆忍不住出声,可却依旧是一个也不敢上前去。他们的掌教处在半步悟真层次,此刻在林天手中都是这般凄惨,毫无反抗的能力,他们冲上去了,能够做什么?估计转眼间便会被杀死。

    “掌教做了什么啊?!这是,这是到底……到底得罪了一个什么人啊?!”

    “通……通知几位太上长老啊!”

    “几位太上长老以及老祖似乎于数日前开始闭关了,如果现在打扰……”

    “现在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

    “快啊!”

    十数大道境长老又惊又恐。

    当即,有人离开,快速冲出这个地方,跑向真月仙教的深处,显然是去请这一脉的太上长老级的强者出关。

    林天将这一切看的很清楚,但却丝毫也不在意,只是冰冷的盯着真月掌教。

    他以左手镇住真月掌教,右手中剑芒再次吞吐,径直将真月掌教的双腿贯穿出数十个前后透明的血洞。

    “啊!”

    真月掌教惨叫,这个时候已经是浑身染血,凄惨的不成人形。

    “住……啊!放过我……放过……我……啊!”

    真月掌教颤抖,他原本以为生有阳眼的叶童仅只是叶家的子嗣,以他的修为和真月仙教的威势,根本可以无视叶家,随便找个理由都能夺走叶童的神眼,无需在意什么,可是这个时候,他惊恐了,后悔了,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叶童竟然还有着一个师傅,这个师傅竟然这么恐怖,如今带着失去双目的叶童直接杀到了真月仙教来,镇压住他后却不急着杀他,而是残忍无情的对他施以一种种酷刑,他感觉自己要痛的崩溃了。( 十方神王 /0_4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