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十方神王 > 第一卷 九阳武府 第二百五十一章 百炼坊巨头杀至
    盯着青袍老者,林天微微凝眉,这人应该就是凌业的师父,宗门的涂长老吧。

    顿了顿,林天不做停留,继续朝着焚阳宗而去。

    “站住!”

    一道冷喝响起。

    凌业显然是发现了林天,一晃身拦在林天身前。

    不远处,青袍老者扫了眼这边,不做任何反应。

    “让开!”

    林天淡漠道。

    凌业冷哼一声,也不废话,直接挥拳轰向林天。前一段日子,林天数次让他难堪,从琴幽谷回来后,他便是请求其师傅助他修行,于是才会出现在这封妖峡内。经过数日时间,在严酷的修炼下,他的实力变得强了不少,正巧此时遇到林天,他眼中顿时生出冷意,哪里愿意让林天直接离去,他想狠狠教训下林天。

    林天脸色微寒,一巴掌挥向前方。

    这一巴掌可不轻,震动的空气都嗡嗡的响了起来。

    凌业脸色一变,林天竟然也变得强大了,比在琴幽谷时强了不少,这让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了几分。他又哪里知道,林天如今已然跨入到了识海四重天,相比之前识海三重天的时候,战力变强自然是很正常的事。

    “砰!”

    凌业出拳更狠,拳头上带着浓厚的真元。

    拳掌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如同敲鼓般的闷音。

    林天眯起双眼,他与凌业交手过几次,此时也是发现凌业强大了许多,至少体魄力比当初有了非常明显的提升。他偏头望向不远处的青袍老者,心里顿时便了然了几分,必是这御空强者对凌业进行了非凡的磨练。

    “铿!”

    刀鸣响起,一阵灼热的气流生出,凌业挥出了至宝刀。

    寒光一闪,远处的一株老木被一分为二。

    林天眸子一凝,右手一晃,衷灵剑出,斜斩而下。如今,跨入到识海四重天后,他的战力比识海三重时强大了许多,祭出苍雷剑法之后,整个空间都是剑鸣。

    凌业的脸色很是冷冽,对于林天变得更强这件事非常不高兴。

    “坠月!”

    凌业突然喝道。

    顿时间,林天感觉头顶生出一股寒意,只见着密集的刀罡浮现,如月坠落。

    铿的一声,林天斩出雷炎剑,朝着空中卷去。

    轰!

    两强相撞,爆发出一阵飓风。

    “破尘!”

    凌业再次喝道。

    这一刀比坠月更强,带着极为逼人炎流。

    林天明显感觉到了压力,他看出来了,凌业施展的是御空境武技。他斜眼朝后扫了眼,青袍老者站在原地不动,看不到前方,于是,他的眉心渐渐亮了起来。

    “这一招,还没拿修士实验过,现在正好。”

    他冷冰冰的道。

    刹那间,一片莲花瓣从他眉心飘出,如剑刃般朝着凌业斩去。

    “雕虫小技!”

    凌业直接抬手,一刀斩下,然而莲瓣却是穿过了长刀,直接没入其头颅。

    凌业一震,顿时惨叫起来,砰的一声被震飞了出去。

    横躺在地上,凌业浑身抽搐,双眼中布满了血丝,如疯子般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不远处,青袍老者盯着躺在地上的凌业,微微皱了皱眉。林天方才的攻击,他并没有看到,此刻,在凌业身上,他也并没有察觉到有伤痕,可凌业却是躺在地上惨嚎,那样子,仿佛是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林天盯着凌业,眼中划过一抹幽光:“果然,能直接攻击识海!”

    十数呼吸过去,凌业有了些缓解,挣扎着站起身来。

    “你……你做了什么!”

    凌业怒吼。

    林天冷冰冰的扫了凌业一眼,便是朝着焚阳宗而去。

    凌业盯着林天的背影,眼中怒火翻涌,想要追上去,却只觉得头颅一阵剧痛。这等剧痛令得他浑身都有些麻痹,甚至连视线都受到了影响,值得强行忍了下来。

    林天跃上一株老木,再次跃出,便是出现在数丈外。

    突然,破空之音响起,青袍老者横在了他身前。

    林天脚步一顿,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涂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青袍老者不言不语,盯着林天看了眼,径直一掌拍了过去。

    林天动容,顿时感觉了强横的压迫力。

    “该死!”

    心中怒骂一声,林天撑起雷炎剑,磅礴剑意疯狂的涌动而出。

    青袍老者微微眯眼,依旧是平缓一掌拍来,瞬间击碎所有。

    见着这一幕,凌业有些惊喜,紧紧拽起拳头。

    面对青袍老者,林天没有了面对凌业时的从容,雷炎剑法催动到极致,疯狂斩向青袍老者,以抵御老者那看似普通但却无比霸道的掌力。他想过青袍老者可能会对他动手,但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他心里还是非常愤怒。

    “铿!”

    随着他的怒意,雷炎剑变得更加恐怖,一道道冲霄剑意怒斩向前。

    青袍老者动容,眼中闪过一抹异光,依旧以右掌拍下。

    哧的一声,林天一怒斩出的雷炎剑芒瞬间被拍的粉碎。

    “师傅,镇压他!”

    凌业大笑。

    青袍老者扫了凌业一眼,再次将目光落在林天身上,缓缓拍出一掌。

    看似轻飘飘的一掌,却顿时生出满天掌影。

    林天拽紧了衷灵剑,眼神变得加寒。

    “铿!”

    铮铮剑鸣不断,他直接施展最强的雷炎剑,斩开一道道掌影。

    同一时间,他的眉心再次亮了起来,准备施展白莲攻击。如今,他唯有依靠这一招来搏一搏,希望白莲攻击能够替他制造一个空隙,令他有机会逃走,毕竟是面对御空强者,他如今万万没有抗衡的可能,只有逃遁这一条路可走。

    就在这时,青袍老者竟是大笑起来:“面对御空境强者也能临危不乱,小家伙你当真不错,和你师傅当年如出一辙,一样的妖孽天资,一样的惊才绝艳。”随着有些豪迈的笑声,青袍老者身上的磅礴气势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天微愣,当即皱眉。

    远处,凌业也是表情一变。

    青袍老者看着林天,道:“别多想,只是试试你的实力罢了。”

    “试我的实力?”林天一顿:“我还以为……”

    “以为我要帮着徒弟镇压你?”青袍老者哼了声,道:“我涂孛还没那么不要脸,你要不是李长风的徒弟,我老人家都懒得搭理你,不过是很多年没见到长风那小子,看到他的徒弟,不免有些怀念起来。”青袍老者名为涂孛,为焚阳宗四大长老之一,已有二百高龄,修为处在御空第三重,非常强大。

    林天:“……”

    旁边,凌业却是脸色一变,有些惊骇的盯着林天:“你是那个李长风前辈的弟子?!”再次看着林天,凌业的表情变得很难看,焚阳宗的历史上,要说哪三个字最出名,那无疑是李长风,这三个字,甚至盖过了焚阳宗的创始人。

    林天斜了凌业一眼,懒得搭理对方。

    “怎么小子,对我徒弟不满?”

    涂孛道。

    林天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似乎知道林天在想什么,涂孛道:“我知道凌业在宗门里有些霸道,不过霸道些并不算什么,他的霸道或许会让很多人被压迫,但也会使得许多弟子努力变强,因为他霸道时欺负了人,其它人就想欺负回来,这不是好事吗。”说到这里,涂孛大笑起来:“这也算是一种令其它人更努力修炼的动力嘛。”

    林天无语,只觉得这老头有些憨。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这老头的话确实有那么意思道理,人在被别人欺负后,确实会生出怒气,确实会想欺负回来,若是有这样的想法,自然而然就会努力修炼让自己变强,如此才能有机会报仇。

    “对了,你师傅,他现在还好吗?”

    涂孛问道。

    “天天喝酒。”

    林天道。

    “是吗,那小子还是忘不了当年的事,自从那一年离开后,已经过去了百载,百载间,一次也不曾回来,就算收了个弟子,也只是送一封书信回宗门。”涂孛叹了口气:“他……应该是害怕见到太上长老吧。”

    林天已经从太上长老那里知道了老酒鬼的往事,想一想,也是觉得有些难受。

    “不过,师傅的修为并没有落下,算是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了吧。”

    他说道。

    涂孛眼中闪过一抹精芒,笑道:“真希望能再见那小子一面。”

    旁边,凌业看着涂孛和林天聊在一起,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一晃眼,林天和涂孛聊了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后,他向涂孛告别,继续朝着焚阳宗而去。

    望着林天的背影,涂孛笑了笑。

    “凌业徒儿,你现在的修为比他强,但是战力却比他差了些,一定得更努力修炼才是,要万分努力!”

    涂孛笑道。

    ……

    林天回到焚阳宗住所处时,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隐约间,苍穹上已经可以看到几颗星辰。因为在封妖峡不断耗费神识去实验白莲的力量,他的精气神损耗的有些严重,所以此时,他并没有如往常那般修炼,而是躺下休息。

    很快,黑暗散去,天空渐渐放亮。

    晨阳洒落时,林天便就醒了过来,直接去往星河塔修炼,以磨练自己的神识。

    这般修炼,一晃眼便又是两天过去。

    这一日,林天从星河塔走出,休息一个时辰后,便准备到封妖峡去修炼下白莲剑典。因为相对而言,苍雷剑法已经显得有些弱了,尽管有炎力加成,却还是不算太强。如今,他需要掌控一套御空级剑法作为日常战斗之用。

    至于控兵术,他想着将之作为底牌手段。

    循着一小路,林天径直朝着封妖峡走去。

    就在这时,焚阳宗外,天空上突然出现几股无比强大的气息,几道身影踏着虚空而来,顿时令的林天一惊。在这几道身影中,他感觉到了有和百炼坊白云飞相似气息的人存在,同时,他更是看到了两个熟人。( 十方神王 /0_4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