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十方神王 > 第一卷 九阳武府 第四百九十章 永恒杀阵对血河大阵
    林天满头黑发舞动,双眼变得无比冰冷。

    他手中的长剑扬起森森冷芒,如同地狱的死亡之剑,仿佛能够收割人的灵魂。

    “王八蛋!”

    他几乎是从牙缝里吐出了这三个字。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可也不觉得自己是个恶人,他手上虽然沾满了血腥,杀了很多人,但他自认自己所杀之人都是该死之人,至少,他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无愧于天地。

    他更认为,修为达到一定境界后,就不应该对普通的老百姓动手,北炎国十三座城池虽是被乌罗国的兵士屠杀,但真正的凶手却是眼前这个人,而对方之所以授意发动战争,屠掉这么多无辜百姓,只是为了以他们的性命作为大阵的源力,这如何能不让他愤怒?他觉得自己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这样的事,该让他愤怒了。

    “铿!”

    他手中长剑一震,剑芒滔天,席卷六合八荒。

    如此剑势有些可怕,虚空第一时间扭曲了,像是生出了涟漪的平静水面一般。

    轰然间,这片天空如同有一道怒龙冲起,寒意慑人。

    “该死的东西!你竟然敢如此!”

    灰袍中年怒喝。

    一座神殿自灰袍中年身后冲起,将林天的剑芒完全挡了下来。

    盯着林天,灰袍中年的脸色森然的吓人:“你竟敢敢背叛我!”

    “背叛?我什么时候站在你那边了?”

    林天道。

    他踩着虚空,一步步朝着对方逼去,眸子一片冷冽,带着毫不遮掩的杀意。

    灰袍中年脸色阴沉:“你已经以道心发下的大誓,如今这般所为,就是违背了大道誓言,就不怕心魔丛生,致使大道降下三灾九劫,让你永世不得超生吗!”

    “道心?誓言?笑话!”林天抬手,又是一道剑芒斩过,可怕的力量近乎割裂了虚空:“修士自跨上修炼路那一刻起便是为了永生,便是在逆天而行,所以才会有天劫。既然本就是逆天而行,何惧三灾九劫,大道?大道又能奈我何!”

    森森剑芒斩过,恐怖的吓人,似要斩破天地间的一切。

    “今日若是不杀了你,那才会真正的诞生心魔,才会真正的遭天打雷劈!”

    他寒声道。

    灰袍中年怒极,感觉自己被出卖了,双眼中满是煞气,像是厉鬼般盯着林天。

    “该死的东西,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灰袍中年怒吼。

    随着话语落下,灰袍中年抬手,打出一道道阵印。

    “轰!”

    随着一声巨响,整片乌罗皇宫都震动了起来,放眼望去,天穹变得血红一片,一道道狂风卷起,平地而生。十方虚空也不知道浮现出了多少血色的阵纹,有一股可怕的杀意在浩荡,这等杀意太强了,比之前的那座完整的七阶杀阵还要可怕。

    “这,这是……”

    “好冷,这气息,这气息……”

    “好,好可怕。”

    所有兵士战战兢兢,眼中满是惶恐。

    纪雨和辛承运也是动容,生出骇然之色,为这等可怕的杀意所震,不过好在林天去战斗时留下了仙器给纪雨,纪雨催动起浑厚的真元,以仙器石境护住自己和辛承运,如此才变得好了一些,随后又是满脸担忧的望着苍穹上的林天。

    “姐夫不会有问题吧?”

    辛承运小声道。

    “一定没有问题的!”

    纪雨点头。

    只是,她虽然这么说,可眼中的担忧却是根本没有散去,反而是变得更浓。

    实在是,此刻灰袍中年唤出的力量太可怕了。

    轰隆隆!

    飓风一道道席卷,可怕的杀意交织在空中,乌罗国所有兵士都是颤抖了起来。

    太可怕了!

    虚空上,林天面无表情,眸子中银芒闪烁,扫向皇宫之外。

    “一,二,三,四。”

    他轻声自语。

    他如今神识力惊人,可以感知到很远,此刻,顺着虚空上的一条条阵纹,他在乌罗皇宫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角落里,看到了四面血色的旗帜,刻印有阵纹。

    这四面旗帜,近乎封锁了整个皇宫。

    “灵觉当真不错,可惜,你却背叛我!”灰袍中年盯着林天,眼中闪烁着森然之光:“再给你一次机会,效忠于我,我不杀你!不过,这一次,我要为你刻印上主仆咒印!”

    主仆咒印,一旦被人所刻印上,以后将永远也无法反抗刻印此印的人,哪怕修为比刻印的人强。当然,在刻印的时候,需要被刻的人全身心接受才行,否则,这等咒印无法刻印上,可以说是一种非常阴毒的术法。

    林天眼中闪过一抹不屑,手中长剑铮铮而鸣,剑芒滔天。

    他以实际行动给了灰袍中年回答,十八道剑芒直接斩下。

    灰袍中年脸色一寒,以神通击碎十八道剑芒,眼神变得更加阴毒:“给你机会你不珍惜,那就只能死了!让你死的痛不欲生!”说着,灰袍中年手中多出一个血盒子,他森然一笑,以特殊的手段将血盒子打开,顿时有厉鬼嘶吼之音传出。

    放眼望去,盒子内窜出一道道血魂,这些血魂脸颊皆是无比狰狞,带着滔天的怨气,一时间卷动起满天血云。而随着这些血魂的出现,这片皇宫内,原本的杀阵变得更加恐怖了,苍穹完全化作了血色,有一道道血色的杀光在其中交织。

    “这片乌罗皇宫已布下血河大阵,有这些血魂的加持,可轻易斩杀掉通仙三重强者!”灰袍中年盯着林天,寒声道:“不过,你还真是有大罪啊!本尊耗费数月收集来这么多的众生之力,此刻却是耗费在了你的身上,当真是该死啊!”

    “呜!”

    “呜!”

    “呜!”

    随着灰袍中年话语落下,这片皇宫内也不知道生出了多少血色的罡风,无数血魂嘶吼呜鸣,使得这片皇宫在瞬间化作了一片可怕的地狱,不,比地狱还恐怖。

    这是炼狱!

    血色炼狱!

    “啊!”

    有惨叫声响起,无比凄厉。

    血河大阵覆盖了整个皇宫,血色杀光满天,转眼间绞碎了不少普通的兵士,令不少人化作了血雾,使得许多人都露出恐惧之色。而这还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片杀阵中,那一道道血魂成了最可怕的武器,它们一个个脸色狰狞,如同是可怖的怨鬼一般,扑向一些兵士,直接撕咬,场面之残酷令人头皮发麻。

    “妈妈妈妈……妈呀……”

    辛承运哆嗦,脖子都凉了。

    饶是纪雨也不由得颤了下,被这等场景所惊,不过好在有仙器在,她以强大的修为催动林天留下的仙器,仙威交织,撑起一片防御光幕,血魂根本靠近不了。

    “啊!”

    “神师大……”

    “神师大人,救救我们,救……啊……不……”

    惨叫声极为刺耳,乌罗皇宫,此刻到处都是惨状。

    乌罗国君王颤抖:“神师大人,神师大人,请……请快,快快住手,这些都是我国的兵士啊!”

    此时,乌罗君王胸口有着一面宝玉,宝玉在发光,宛若护身符般,血河大阵内的杀光无法靠近他,血魂也不曾杀过去。

    灰袍中年冷哼:“急什么,区区一群蝼蚁尔,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至于你,有我给你的仙玉挂在胸口,不用担心什么。”说着,灰袍中年盯向对面的林天,眸子阴森:“看了吗,这个场景,你拿什么来和本尊抗衡?念在你阵道天赋惊人,杀了你实在很可惜,本尊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安心让本尊刻印下主仆咒印,日后好生为本尊效力,本尊这次便就不杀你,给你一条活路!”

    林天的阵道天赋确实惊人,灰袍中年实在是很想将林天纳入麾下为他效力。

    林天低头,望向纪雨和辛承运,见着纪雨以仙器护住了己身和辛承运,四周没有任何杀光和血魂可以靠过去,他彻底放下心来。他抬起头望向灰袍中年,脸上没有丝毫情绪波动,但是眼中的杀意却是变得更加浓郁了一些:“你会死。”

    灰袍中年一愣,随即狂笑:“本尊会死?本尊会死?!哈哈哈哈哈,你看看现在,血河大阵笼罩十方,你自身都难保了,竟然还敢说这样的大话,实在是……”

    “轰!”

    灰袍中年的话语被打断,一股更加可怖的杀意以林天为中心朝着四周荡开。

    放眼望去,林天身边多出一块玄水台,玄水台破碎,一片残缺的阵纹浮现,顿时间,这片皇宫内乌风怒号,虚空寸寸扭曲,生出一个个微小的黑洞,那恐怖杀意似乎要将整个苍穹都给撕碎,要将这片天地都给毁灭,令的所有人皆恐惧。

    “你……这,这是?!”

    灰袍中年脸色大变。

    林天静静立在原地不动,眸子冷冽,杀意如寒刀。

    他手中握着准仙剑,身边杀纹交织,一缕缕扩散。

    在第二层天域时,他去闯白家,当时刻印了五座永恒杀阵的玄水台,在白家内耗去了四座,还剩下一座,在此刻被他果断祭了出来。这永恒杀阵,他虽然只刻印出了一角,但是,作为九大天尊之一的阵皇集阵道之大成演化而出的终极杀阵,虽然只有一角,但是却也足够了,阵纹一出,当即疯狂的汲取这片天地的所有灵气,随后化作可斩诸天万道的恐怖杀光,似要将永恒都给斩碎掉。手机用户请访问m..( 十方神王 /0_4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