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十方神王 > 第一卷 九阳武府 第五百七十七章 大道境的羽化门主
    林天闻言,顺着羽化门主的目光望去,顿时间一惊。

    “他是……拓野烈?!”

    他忍不住出声。

    羽化门主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点头。

    林天再次动容,尽管从羽化门主所讲的那段往事中,他能够轻易猜到无相宗主就是当初的拓野烈,但是当得到羽化门主的亲自承认时,他依旧还是忍不住吃惊。六大仙宗之一的无相仙宗,这一代的宗主,当初,竟然是羽化道门的弟子!

    “这……”

    “无相仙宗的主人,他……”

    “怎么会?!”

    演武场上,一众羽化门弟子齐齐震撼,个个大惊失色。

    十二隐世长老并没有任何意外,只是眼神很冷,显然,他们都知道这等事。

    林天望向羽化门主,道:“门主,那,您就是当初和他最后进行圣子战的……”

    羽化门主依旧不曾说什么,略显落寞的点点头。

    一道冷哼响起,无相宗主眼神冰冷的望着羽化门主,浮现一抹狞色:“柳无为,你显露的落寞算什么!当初那一战,是我胜了!圣子之位,本该是我的!可那老东西却为了几个废物弟子的死而废掉我的修为,将我逐出羽化道门,从而让失败者的你便宜得到圣子之位,现在,你竟然露出落寞的表情?!你有何可落寞!”

    盯着羽化门主,无相宗主眸子阴森。

    羽化门主嘲讽一笑:“我只是替上代门主感到可悲,他悉心教导于你,将你当作亲子一般,希望你能成为圣子,希望你能继承下一代门主之位,希望你能守护羽化道门,希望你能带领羽化道门走上更高的路,对你充满了期待……”

    “可你,却为了修行禁术,将宗门的精英弟子一个个暗中杀死,以他们的本源作为修炼养料,伤透了上代门主的心。那一年,诸多长老都要求处死你,是门主承受着无尽压力和对被你杀死的那些精英弟子的愧疚,放过你的性命,只是将你废除修为,逐出羽化道门。而你,不但不知悔改,不感恩,却反而带上怨恨,带着毁灭之意重新回到羽化道门,你的恩师,你的恩人,被你冠上一个老东西。”

    羽化门主声音平静,没有愤怒,只有着一缕落寞,替上代羽化门主感到不值。

    旁边,林天心底却是忍不出升起怒意。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是圣贤说过的话,他一直觉得,这是真理,本该如此。上代羽化门主那般对待拓野烈,在拓野烈暗中杀死宗门不少精英弟子作为修为养料来修炼禁术后,在诸多长老要求要处死拓野烈时,却是独自顶着无尽压力,带着对死去的那些精英弟子的愧疚和罪孽,只废除拓野烈的修为,将之逐出羽化道门,给拓野烈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这是大恩!大德!可拓野烈不但不领情,却反而生出仇怨,取得更高的成就后,重回羽化道门,居然要灭掉上代门主付出心血的宗门,竟然将那位对之有大恩大情的如同父亲一样的师傅称作是“老东西”,这使得他拽紧了拳头。尽管他也把老酒鬼叫作“老东西老家伙”,但是,他叫出这几个字时,是带着发自内心的尊敬,只是觉得比叫师傅两个字更加亲切,而这拓野烈,显然和他不一样。

    “垃圾!”

    他寒声道。

    无相宗主望来,眸子阴森,带着杀意盯着林天。

    “你说的不错,他是垃圾,而且,是最肮脏的垃圾。”羽化门主开口,眼中的嘲讽之色更浓,目光落在无相宗主身后的古剑尘身上:“听听古剑尘的事吗?”

    林天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点头。

    “当年圣子战后,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上代羽化门主退位,继承仙逝的太上长老的位置,成为羽化道门新的太上长老,而我则继任新的羽化门主……”羽化门主道:“大概,十年前,羽化门进入一个少年,古剑尘,十八岁,英姿勃发。”

    “尽管年龄不同,但是,古剑尘,和当初的拓野烈太像了,一样的霸道,一样的强势,一样的天赋绝伦……已经是太上长老的上代门主得悉,暗中观看时身躯颤抖,他对我说,他好像看到了当年那个人,那个被他废掉修为逐出门派的人。”

    “那一年,他以一个迟暮老人的身姿,半躬道躯请隐世长老厉丹延出世,将古剑尘收为弟子,甚至给予本只有圣子,门主和太上长老等人才有资格修行的羽化神术的部分……当年废掉那人的修为,他称有愧,教导不良,是他这个当师傅的没有教好弟子,使得弟子走上歧途,是他害了自己的弟子,称那是他的错……”

    “见到一个和那人近乎相同的人,他想弥补当年的一些事,当年的那人被他废掉修为,逐出门派,没有成为圣子,看到与之近乎相同的古剑尘后,他想将古剑尘培养为这一代的圣子,想以此弥补那被他废掉修为,最后逐出门派的男人。”

    林天动容,诸多羽化门弟子也是个个一颤。

    “事实上,当年,在了解了一番古剑尘的心性后,我和隐世长老们,都想要拒绝上代门主的请求,但是,当看着一个迟暮老人的哀伤时,我们最终都答应了,上代门主将一生的心血全部付给了羽化道门,如今想要弥补一些东西,我们如何去拒绝?尽管,那本身并没有什么可弥补……而我本人,更是没有拒绝上代门主的请求的理由,从某个角度来说,是我,取代了上代门主寄予厚望的人的地位。”

    “那一年,隐世长老厉丹延走出,将古剑尘收为弟子,尽管不喜古剑尘的性格,但因为上代门主的请求,却依旧还是悉心教导,将上代门主给予的羽化神剑要义传给古剑尘,将上品仙剑给予古剑尘,将自己的修行经验传给古剑尘。”

    “那时候,我们想着,尽管性格和那人一模一样,但或许古剑尘只是简单的霸道傲慢而已……我们,尽心尽力的培养他,将宗门一切资源朝他倾斜,甚至在公平的生死战中偏袒他,已经是将他内定为了这一代的圣子,下一代的门主……”

    羽化门主抬头,扫了一眼古剑尘,带着讽刺:“可惜,结局,却是如此……”

    演武场上,一众羽化门弟子一颤……难怪,难怪只有宗门遭遇危难时才会出世的隐世长老会亲自走出来收徒,难怪古剑尘还不是圣子却就已经习得了羽化神剑,难怪羽化门主会在古剑尘和林天的生死战中失败时亲自开口请林天放过古剑尘的性命,原来,一切竟是如此回事,一切,全部都是看着上代门主的情面上。

    “原来是……”

    纵然是一些普通长老也露出惊容,关于古剑尘的事,竟然还有着这样的隐情。

    林天眸子冷淡,扫向古剑尘,眼中的冷色更浓。

    羽化门主扫了眼古剑尘,目光落在无相宗主身上:“重回羽化门,你第一眼看重他,因为他和你有着一样的性格,而事实上,确实一样,一样的阴毒,一样的低劣,在宗门遇到危险时,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将恩师抛弃,可以毫不犹豫的将悉心培养他到现在的宗门踩在脚下,只为成全自己。我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他。”

    “我分出神识化身坐镇羽化神塔,去蕴神阁守着,遇见了我身旁的少年。重回羽化道门时,你问我,为什么对他的关注比对有十足把握成为这一代羽化道门圣子的古剑成更多,现在,你明白了?我看重的人,哪怕在面临死亡时,本可以不死,且还有更好的前程等待自己,却依旧选择站在我旁边,选择和宗门共存亡。”

    望着对面的古剑尘和无相宗主,羽化门主眼中有着自豪:“不觉得讽刺吗?”

    古剑尘一颤,脸色变得无比铁青。

    无相宗主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够了!往事和他古剑尘的事,本宗主不想听!把那个老东西叫出来,当年废我修为,逐我出羽化门,今日,一柄了结仇怨!”

    林天握了握拳头,了结仇怨?

    这算是什么仇怨?

    一个阴毒的低劣小人,忘恩负义,居然……称是要了结仇怨!

    羽化门主嘲讽:“所以,我才说,上代门主太可悲,当年顶着巨大压力放过你,给予你活下去的机会,最终却是得到你一句老东西的称呼,却是得到你所谓的来了结仇怨,何其悲哀?”望着无相宗主,羽化门主笑的略显落寞:“如今,唯一给予门主一些慰藉的,恐怕只有一点,那就是仙逝于几年前,不用在见到这个场景时感到痛苦和绝望,因为,他所看重的两个人,最终,都背叛了他。”

    羽化门主这话一出,所有人皆变色。

    上代羽化门主,这一代的羽化道门太上长老,竟然在几年前仙逝了?!

    “你说什么!”无相宗主脸色阴沉:“那老东西,竟然已经死了!”

    林天也是变色,羽化门的太上长老,居然在几年前,仙逝了?!

    “昔年,是上代门主将羽化道门推到十二道门之首,上代门主,在还是门主时,就已经达到大道境层次。然而,因为当年的事痛心疾首,郁郁寡欢,终究积聚出心魔,精气神衰竭而亡,原本,正常而言,他还有超过千年的寿元……”

    羽化门主眼中划过一抹悲哀,目光再次落在无相宗主身上时,眼神彻底冰冷了下来:“上代门主将一生心血付给羽化门,最终却因你而亡,如今,我羽化道门或许难逃灭门之难,但,你也讨不到好!今日,我来为当年的事画上完整句号。”

    “纵宗门毁,也必定斩掉你!”

    “轰!”

    强横的神能自羽化门主体内冲出,整片天地都在颤抖,竟有浓郁的道的波动。

    一时间,所有人皆骇然。

    “大道境?!”

    林天变色。手机用户请访问m..( 十方神王 /0_4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