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出动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出动

    庞博最大的造化是在永恒星域得到了青帝神藏,除却几本手札外,最为让人惊叹的是那一罐进化神液,等阶难明。(《》)

    他每服用一次,几乎都要渡劫一次,强大的神效让他都有些害怕,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克制,不敢过分服食。

    因为,青帝有遗文,郑重告诫后人,不可过分依赖,若想服用,每一次都要夯实道基才行,不然有大患。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年来庞博并未一步登天,他过的比苦修士都要艰苦,长年累月的自罚己身,进行锤炼,几乎锻炼成一副神魔体。

    他虽然很克制,但境界相对于常人来说,依然算是突飞猛进,离圣人王境并不是很远,若是愿意可以突破。

    叶凡闻听后一怔,他知晓进化液有九阶,但后面的几阶不可能出世,近五六万年来出现的最高等阶也不过是第六阶宝液。

    青帝留下的神液真的有些逆天,难以评断其品阶,不过想一想也释然,那可是荒古唯一证道的妖帝!

    “该不会有副作用吧?”叶凡有些担忧,怕庞博因藉神液筑道而留下什么隐患,影响将来的成就。

    “这倒不至于。”庞博摇头。

    这些年来,他严格按照青帝留下的一段神魔炼体术锻炼,对自己非常苛刻。这是一种禁忌秘术,近乎自虐,将自己当成金属块,于洪炉中千锤百炼,不断的换血,洗练脏腑与骨骼。

    “数十年来,我蜕变六七次了,换下不少旧皮与碎骨。”庞博满不在乎的说道。

    叶凡却听得毛骨悚然,这是多么残忍的法门?别人都是循序渐进而来,这种古法太过刚烈霸道了。竟然直接脱皮,从体内挤出碎骨渣来,这等进程过于猛烈,动辄就可能会大伤元气,将一个人给废掉。

    可想而知大咧咧的庞博这么多年来遭了怎样的罪,踏上星空后苦修的时间占据了他的全部,鲜与人征伐,但却在与自己战斗。

    “通过这么多年的品味,别的不敢说,这灌神液在圣人王境前绝对逆天,日后是否还有效就难说了。《》”

    庞博表示,短时间内可以引来天劫,与叶凡于内外共渡,强行破开古陵的关口。

    虽然隔着大墓,但叶凡透过那块入口处的晶壁能见到他的形体,那真是高大、魁伟的惊人,跟一尊魔神转生般,手臂都比别人的大腿粗,闪烁古铜光泽。

    “不是我说,真要是同阶一战,我的体质不见得比霸体弱,弄不好我能活活掐死他。”庞博满头黑发如瀑,眼睛跟金灯般,挥动手臂,单纯的肉身压的虚空呜呜鸣颤。

    “还过的去。”叶凡点头,露出一缕笑意。

    上学那会,他看起来清秀斯文,但是肌体强健有力,在绿茵场上被称作野蛮人。唯有一个庞博足够强壮,可以与他冲撞,想不到而今还是这般,并不逊色几分。

    叶凡告诉他,尽快调整身体状态,若是能够在关键时刻度圣王劫,那是再好不过了。

    庞博点头,道:“被关在古陵中这几年,我一直在克制,怕一旦在坟中渡劫会惹出大麻烦,现在道基还有肉身足够坚实了,正好可以破关。”

    过了一段时间,叶凡离去,这块古大陆恢复了宁静,而今众多修士被黄泉惊憾,少有人来这块大陆了。

    可半日后几道身影飞来,远远眺望,观山川走向,打量这块漂浮在宇宙中的大陆。

    若是叶凡在此,一定会认出,为首两人正是麒麟圣使与朱雀圣使,他们针对性很强,想发现叶凡的踪迹。

    “谁想击杀圣体,都必会来此走上一遭,也许守株待兔是最好的选择。”

    “主上并没有表态,是否要格杀葬帝星的圣体。这次掉头回来是因为古之大帝的陵寝裂开了,将有仙藏出世。”

    “不用刻意,等他出现、解救庞博时,我们只需关键时刻给他一下就有可能会让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不久后,他们离去了。

    然而,未过多久又有人到了,更加的隐秘,冷冽的眸子中闪烁森芒,在这里探索。

    山川寂静,万兽蛰伏,这片古大陆有些压抑,在接下来的几日里不时有神秘强者降临,在暗中凝望。圣堂最新章节

    庞博即便身在墓中,也感觉到了异常,觉察到有人来此探查。即便叶凡没有提前预警,他通过这些也能判断出,情况不容乐观。

    “难道说,大魔神、帝天、青诗仙子、女神、人王等在古路最深处的年轻至尊都来了?不大可能吧。我感应到了一丝圣灵的气息,也有气血衰迈的人族古董。”

    庞博心中一沉,他曾听叶凡大致说过经历,血拼石人,与该族接下了大仇,难道一个个都将找上门来了?

    其间,叶凡也来过,从庞博那里了解到了这些情况,嘴角泛起一缕冷笑。

    “不急,调整自身状态,以不变应万变。我从龙马那里了解到,马上就要去破大帝正穴了,那处秘境牵动了很多人的心。”

    两日后,墟城沸腾,大圣级人物出动,将要就此破开垂落下黄泉的虚空,进军古之大帝留下的秘境,得见帝尸。

    不众要说墟城,就是整条古路都被震动了,不少强人赶来,各城接引使很多都上路,诸多圣贤降临。

    一队又一队人马进入星墟,战车隆隆,大旗猎猎,蛮兽咆哮,踏破长空。

    一道黄色大河横贯冰冷的星空中,自一处虚无之地垂落,散发着死亡的气息,让每一个临近的人都心悸。

    而这一日,各方大军开来,到达黄泉对岸,阵营泾渭分明。

    一群被黑色甲胄覆盖的兵马格外引人瞩目,三五十人还算不得什么,不会让人生疑,这数百人的阵营散发着浓烈的死气,令人不解。

    他们整齐划一,缺少生机,在正中央有一口青铜棺,像是数十上百万年没有打开过了,锈迹斑驳,散发着一股让人颤栗的波动。

    “传说中的传承……他们竟然还在,消失无尽岁月了,竟在今日正式出现!”个别老辈人物推断出真相后震惊了。

    “难道说,世间真的存在地府,是诸圣死后的归宿?!”另一个人老人颤声道。

    这批怪人的出现,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数百人不是很多,但各个如同死神般,没有生命气息,想不让人心惊都不行,不知谁在主宰他们。

    神话时代,强者坐化前大多都会选择化道,是一种认真的考虑,避免堕入地府。

    地府,这是一个极其古老的组织,而今世人大多都不相信它曾存在过,曾在古天庭统治的时代很辉煌。

    还未进军古之大帝的陵寝,此地就喧沸了,地府的出世让众人宛若置身神话时代,感觉可思议。

    突然,星河一颤,宇宙扭曲,一道身影出现,中等身高,有吞吐日月之神威,散发着一种强大的精气神!

    所有人都呆住了,这是一个绝代强者,不用谁多说,人们也知道这个人了不得,必然是登峰造极,立身在大圣绝巅,甚至会再迈出半步。

    他并不衰老,发丝浓密乌黑,脸膛红亮,额头发光,看起来不过四五十岁的样子,有一种内敛的磅礴精气。

    远空,叶凡眸子一滞,见到了他袖口上的一缕印记,非常的眼熟,这属于“神”!

    在永恒星域,他接触过这个可怕的组织,自号为神,击杀星空古路上的强者。

    “来自神组织的一位绝代强者,自古以来,该传承都在阻击古路上的修士,获取各种秘术,壮大己身!”

    “数十年前,护道者们发起了一场大清剿,让他们损失不小,而今怎么又出现了?”

    人们倒吸冷气,许多修士都不安。

    这是一个敢横行于古路上的组织,谈不上善恶,自古长存,绝对的强大,一直不灭,足以说明了他们的可怕。

    “这个人……是他们的一位主神!”

    此人强大到让人颤栗,精气神臻至了大圣的绝巅,甚至可以再迈出半步,是一位至强的主神,让护道者都神色凝重。

    咚!

    虚空一震,扭曲了起来,在其头顶上方出现一口铜鼎,三足两耳,垂下一缕缕先天神精,古朴而大气。

    叶凡心头讶异,与他的兵器是同类型,甚至上面有上古先民、鲲鹏、真龙等图案,也有些相仿。

    “轰!”

    突然,此人出手,大鼎发出茫茫波动,将冰冷的星空都震裂了,挟大宇宙意志,神威盖世,镇压向前。

    所有人都心颤,连人族护道者都变色!

    然而,让人深感意外的是,他的攻击对象不是人族古路上的修士,而是来自地府的那口青铜棺。

    “当!”

    那口绿锈斑斑的铜棺,其棺盖突然一颤,冲天而上,与那铜鼎剧撞在一起,粉碎日月星河,爆发出灭世神能!

    即便相隔足够远,且人族护道者出手镇封,但还是有很多人都被掀飞了,如稻草人般被抛起,被余波震的鲜血淋淋。

    人们骇然,不敢想象,若不是护道者出手,诸雄可能会被余波毁掉肉身。

    铜鼎飞回,悬在至强的主神头顶上方,他眸光深邃,一句话都没有说。

    而那棺盖也落下,青铜棺严丝合缝,亦无波澜,地府一方也无任何多余的反应。

    神突然攻击地府,很快结束,让众人发怔,有些摸不着头脑。

    星空平静了下来,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人们面面相觑,而后赫然发现,又来了几大阵营,全都绝世强大。

    那一米多长的石车,很多人都见到过,以龙、虎拉车,载着一个强大之极的石人圣灵,君临天下。

    而另一边,一群牛头人出现,浑身黑色毛发浓密,长达一尺,他们个个都有丈许高,为首者是一位大圣。

    叶凡张口结舌,这是一群……牛魔王!来自大力牛魔族,但绝非北斗来客,而是该族祖星的强者。

    最让他不解的是,为首那个大圣手持一枚锃亮的神琢,通体灿烂,神能惊世,正是金刚琢。

    叶凡有些惊疑不定,这是不是老子的那头牛?他曾在紫微古星域见到过那头牛两千多年前留下的烙印身,真的很像!

    !

    <a href="..">..</a>(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