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血战
    神域,大圣在叩关,将掀起一场波澜壮阔的攻城大战,涉及到了古代帝兵的大对决!

    而神魔葬地则属于各大古域的年轻至尊,他们认为争不过大圣以及持有古皇兵的修士,都在此这片区域闭关,而今风云暴起!

    叶凡悟道,诸雄围剿。

    当年那一战,他的表现过于惊人,加上菩提树暴露,想不让人疯狂都不行。

    龙马长嘶,浑身流光溢彩,踏虚无波,行字诀登峰造极,与一位至强者纠缠,化成了一道光束,快到极致。

    它是一种特别的圣灵,为天地精气孕生出,实力自然强大,得到古祖传承,历经数十年化生道力结晶,此时至强。

    “马踏飞雀!”

    龙马大喝,浑身龙鳞齐张,四蹄并起,落下的刹那,空间大爆炸,这是踏天步,所踏之雀并非凡鸟,而是朱雀。

    这种大术寓意惊人,一是说明了龙马一族的速度极快,二是说明了其震撼世间的攻击力,要将仙界的朱雀踏下来,这是何等的逆天?

    龙马的敌人很强大,是一头紫色的神鹿,力大无穷,拥有非凡的速度。但是,这个时候神鹿王很恐惧,避不过那落下的四蹄!

    而且,有一种巨大的波动,让它灵魂都颤栗,像是在面对天界的至高仙兽,想要跪伏下去。

    “噗”

    马踏朱雀,龙马四蹄落下,日月山河抖动,恍若一个大世界破灭,落下的刹那,血液四溅,神鹿对抗不了,浑身骨骼寸寸折断,血肉迸溅。

    “本座崛起,谁与撄锋?”龙马一战功成,摆出一副绝世高手的样子。人立而起,在那里得瑟。

    刹那的冷清后,这个地方瞬间沸腾,喊杀震天!

    一群人都冲了上来,没有一个服气,古宝、法器等铺天盖地,砸向龙马,若是打中必成血泥与碎骨。

    很多强者相继冲击。庞博、姬皓月都被逼出手。帮它解围,阻挡众人的脚步,而且更不能让他们逼近正中央的菩提树与叶凡。

    可是人真的太多了。叶凡悟道,动静过大,惊动了这片区域所有人。闻风而动,几乎所有年轻至尊都赶来了。

    “姬某在此,谁敢与我一战?”姬皓月大喝,他背后碧海滔天,刚才落入进去的兵器都被海水瓦解了,化成了废铜烂铁。

    而在其头顶上风,一轮明月皎洁,横扫而去,无坚不摧。将其中几人的圣王法器都给斩裂了,毁在半空中。

    神王只身立在前方,面对群雄,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一个神体而已,未曾达至圣人王绝巅,也敢螳臂当车,自不量力。”就在这时。一道冷嗤声传来。

    许多人闪出一条路来,露出了发话的人,正是金蛇四郎君,他排众而出,站在金蛇大郎君的一侧。神色冷漠,带着一种残酷与阴冷。

    一如过去。它呈现的是一条蛇躯,没有化形为人,丈许长,小水桶粗细,通体灿若黄金浇铸,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机。其眸光阴森,透过人墙,盯着后方的叶凡,充满了怨毒。

    “我当是谁,原来是长虫。”龙马大刺刺的开口。

    神王姬皓月有一种大威严,不会与人进行口舌之争,但是龙马向来都是一个不吃亏的主,哪怕是口头上的也要立时报复回去。

    “你二哥还有你三哥味道还不错。”

    龙马这样一句话几乎让金蛇四郎君气炸了肺,目眦欲裂,充满血光,恨到了极点。就连喜怒不形于色的金蛇大郎君,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可怕无比。

    “瞪什么瞪,知道我们吃完了蛇羹,又送肉来了?”龙马嗤笑道。不得不说,它的嘴巴很贱、很损,足以让人火撞顶梁门,咽不下这一口气。

    “我杀了你!”金蛇四郎君大吼。

    “谁怕谁,本座一蹄子能踩死你十条,继续炖蛇羹!”龙马针锋相对,一双铜铃大眼凶光毕露。

    金蛇大郎君神色冷漠,扫了一眼幼弟,顿时让他止住了脚步,而后冷酷的说道:“杀!”

    到了他这个层次,只差一步就成为了大圣,功参造化,似不愿放低身段亲自出手,又像是对未出现的绿铜鼎忌惮。

    在他们的背后,强者众多,许多人都在盯着菩提树,都想据为己有,而今这样一位领军人物下了命令,众人立时响应。

    喊杀震天,一场血战将要拉开帷幕,诸雄并起,冲向菩提树与叶凡。

    “我看谁敢逾越雷池半步!?”姬皓月大喝。

    情况危机,让人焦虑,叶凡悟道正处在关键时刻,一旦中断,后果不堪设想,三十年心血可能付之一炬。

    姬皓月横立中央,扫视所有人,天演神术启动,捕捉每一缕战机,分析此战的强弱态势,而后果断出手。

    轰隆一声,三千神魔浮现在他背后嘶吼,像是要吼碎了九重天!

    那是一片魔山般的影子,影影绰绰,并列矗立,威压迫人,三千符文齐闪,像是从神话时代划破时空而来。

    噗噗声先后响起,接连三道人影被被这三千神魔击中,身子崩断,鲜血横流,坠落下高空,而后噗通一声跌落进神王异象——海上升明月中。

    他们寸寸断裂,三位横行一域的年轻至强者全部形骸碎灭,化成一股股本源精气,被那碧海吞掉,死了个彻底。

    神王姬皓月威风凛凛,杀气腾腾,60xs在前方,要一己之力挡住所有人,这让混乱的局面刹那安静了下来。

    “诸位还等什么,闯过去拔下那株宝树,不过是一个神体挡路而已,算的了什么!”有人大叫,自然不甘心。

    菩提树栽种在前,这是堪比神域生命古树的不死药,很多大圣打生打死,还不是为了它。而今这里竟然有同等阶的一株,相对于神域有庞大的势力守护,这里的宝树像是无主之物,没有大圣。也无灵宝天尊的杀阵图。现今的拥有者正在悟道,不生不灭,可以被忽视,一场大造化等着人们去争抢。

    诸雄合力杀姬皓月、龙马等人,比面对极道古皇兵容易的太多了,差距可以万倍为单位来衡量,怎能错过?失不再来!

    胆气壮者大声招呼一些发怵的修士,上前扑杀而去。要闯过这一关。摘走菩提树,杀死姬紫月等人。

    “真是看我等好欺负吗,什么牛鬼蛇神都来了。庞爷要你们明白,想过这一关必然要付出血的代价!”他顶天立地,妖气滚滚。背后剑鸣动天,共有九柄仙剑出现,横断苍宇。

    “杀了他!”诸雄上前,想要一冲而过。

    “凰动九天!”庞博大喝。

    九柄仙剑,颜色不一,闪烁九道异彩,迸射出让日月星辰都暗淡的光芒,像是九根亮丽的翎羽一般割裂天地。

    “噗”

    鲜血飞溅,在九柄仙剑绚烂的光辉中。接连几道身影被分尸,有的头颅冲起,有的上半截躯体与下半段分离,有的被立劈为两半,伴随有大片的鲜血冲飞。

    那九柄仙剑与庞博的躯体相连,像是九道炽盛的翎羽,璀璨夺目。哗啦啦一响,他整个人宛若神凰涅槃而冲天!

    这是一种杀生大术,绝世恐怖,当场击毙几人,一下子让震慑住了其他强者。止住脚步。

    没有人不怕死,只不过是程度不同而已。此刻明知必死,谁还会冲向前去,都不愿做那第一个人。

    庞博大口喘息,这种秘术耗费极大,几乎将他抽的干涸了,这样一击,比征伐成千上万回合还要累与可怕。

    本是一场剧战,被他浓缩了,一击定胜负,决输赢,刚才若是他没有拦住,那么情况就会反过来,一次碰撞就被人分尸!

    庞博豁出去了,口鼻间分明有血迹出现,但却挺的笔直,一战灭杀数敌,他胸膛剧烈起伏,取出一块棺材板嘎嘣嘎嘣嚼了起来。

    场面有些诡异,众人惊又震撼。

    轰隆!

    突然,金蛇大郎君动了,像是一个盖世魔尊出世,刚一迈步,天崩地裂,要击杀龙马、姬皓月等,他与相差大圣不远矣,威临圣王九重天绝巅,有一种迫人的大气势!

    四野摇动,另几股强大的气机受压迫,同时冲霄而上,也要上前,显然争夺大造化人人不相让,都想独得。

    嗡隆一声,金蛇大郎君张口一声轻啸,吐出一幅阵图,是完好无缺的螣蛇图,不仅要针对姬皓月等,还要威慑诸雄。

    所有人都变了颜色,这幅阵图威力有目共睹,多半是一件准帝器,虽然可能被封印了,但是依然让人感觉惊惧。

    姬皓月上前,天灵盖中光芒大盛,直贯云层,穿透天宇,一枚古镜飞了出来,刻满了岁月的斑驳,透发着万古的沧桑。

    一缕大帝气机一闪而没!

    “什么?!”众人都震惊了,这难道是一件帝器?诸雄不断倒退。

    可惜,此镜只有一股若隐若无的帝气,快速内敛,再也没有出现,但是那种磅礴威压却惊住了每一个人。

    “这不是烙印下帝威的禁器,而是虚空镜的仿品,为昔日帝子古祖祭炼而成。”姬紫月传音,为庞博、龙马解释。

    “杀!”

    姬皓月催动虚空镜仿品,大战金蛇大郎君,到了现在,不是以他们两人为主了,而是宝镜与螣蛇图的对决。

    “诸位不要等了,看他们还能有什么防御,杀!”其他人大喝。

    混战爆发,血花溅起,这个地方发生了最为惨烈的战斗,连姬紫月与小不点都血染神衣,殊死搏斗。

    “轰隆”

    姬紫月衣袂飘动,勾动神魔岭的本源精气,为己方的人补充神力,让他们始终处于绝巅。

    有人扑杀向她,但是却遭遇了如山海般的精气潮汐,这是一场精气灾难,比天穹坠落还要严重,将那个人压的寸寸毁掉,成为血泥与骨渣。

    小不点啾啾而鸣,看起来很柔弱与单纯,但是亮丽的神羽扫出金芒,像是万箭齐发,让一些年轻的至尊遭遇重创。

    众人向前冲杀,疯狂攻击,这可不是一般的圣人王,都是有志帝路的至强存在,强大如庞博、龙马等,也都在一瞬间负伤,因为人太多了,他们浑身淌血。

    “嘿嘿……”金蛇四郎君阴恻恻的笑着,带着几人避过混战的人群,径直来到了菩提树不远处。

    他不仅要夺这株宝树,更要亲手扼杀天才,让叶凡饮恨,殒落在此。

    “什么天纵至尊,活下来的人才是真。人族圣体任你天大的本领,盖世的体质,又能如何,本领通天都没用,你没有机会了!在这个时候悟道,不能醒来,这是你的命,我送你上路!”金蛇四郎君阴冷的笑着,声音让人发毛,他充满了怨毒与恨意,大步向前走去,要出辣手,毙掉叶凡。

    相隔百丈,他张口吐出一根螣蛇刺,乌黑慑人,寒光闪耀,初时如牛毛般细小,但刹那间化成丈许长,宛若一杆黑色的邪矛,射向叶凡的眉心。

    这是一种绝杀,金蛇四郎君暗袭,不讲什么磊落与否,想不择手段的除掉叶凡,不给他功行圆满的机会,让他空留遗恨。

    “吼……”

    突然,一声咆哮传来,震的这片战场每一个人都气血翻涌,身子摇摇欲坠,踉跄后退。

    叶凡早先天灵盖冲出的那股金色血气,组成的虚身像是神魔一般,从数以万计的符文中挣脱出来,俯冲而下,神威盖世。

    这不是真身,虚体没有元神,一直在熬炼无敌拳意。此时却蕴生出了最强大的武道意志,演化天帝拳,睥睨诸天万域,金光澎湃,将金蛇二郎君也当成了一种神魔符文,暴击而下,用以磨砺拳意。

    巨大的咆哮声,震的下方几人大口咳血,其中两人的仙台更是直接崩裂了,而后身体炸开,被活活吼碎,死在当场。

    众人惊骇,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得是多么强大的武道意志,叶凡在演化什么样的道与法?竟强到了这等境界,深深震撼了每一个人的心。

    “你……”金蛇四郎君大惊失色,万无一失的袭杀,竟遭遇了变故。

    原本只要上去一个人,就可以干扰叶凡悟道,让他万劫不复,不曾想关键时刻出现这样一种无敌的武道意志!

    那根螣蛇刺直接就崩碎了,漫天华光飞过,最终留下来的只有一个金色的拳头,猛力砸下,金蛇四郎君无论怎么躲避都不行,更是挡不住,法器接连毁了数十件,古宝皆成灰。

    “大哥救我!”金蛇四郎君大叫,浑身都在簌簌发抖,他第一次如此恐惧,后悔惹了这样一个可怕的人,几乎要瘫在了那里。

    可惜,一切都晚了,这是一种无敌的武道意志,直接一拳将他打爆,轰然炸开,碎骨头与血肉飞溅,形神俱灭。

    “怎么可能?!”许多人失声惊叫,遍体生寒,这仅是一种拳意而已。叶凡的真身都未出动,盘坐菩提树下,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击杀了一条螣蛇,让众人毛骨悚然。

    “决不能让他悟道成功,趁现在毁了他!”很多人嘶吼,纷纷出手。

    各位兄弟姐妹,想死你们了,十一月的呼唤,请你们投下一张保底月票,很需要,拜谢。

    <a href="..">..</a>(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