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神皇
    叶凡这边的人全都惊呆了,这是神蚕岭的古皇?石破天惊,谁能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

    神蚕岭的古皇绝对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九变无敌天上地下,十变傲视古今未来,他成皇的岁月,只能用光辉璀璨来形容。

    在位为皇的年月很久远,极其漫长,让所有至尊都绝望,难以望其项背。

    号称神皇!

    而这个称号,有谁敢用?神蚕岭的古皇却正是以此为号,君临九天十地。

    神蚕道人眼中光芒惊人,双拳紧握,就要冲上前去。而神蚕公主也是充满惊容,她所说的话语已被远处的大圣听闻。

    即便相隔很远,诸圣也都遍体冰冷,毛骨悚然,这可是神皇的棺椁,竟然在须弥山前打开了,真是震撼人心。

    “十变凌古今的神皇?”

    “万没有想到竟然是他!”

    短暂的寂静后是一片低语声,众人被那股帝波震慑,浑身颤栗,而此时又得悉了其来历就更加胆寒。

    须弥山上,一群罗汉、菩萨、护法天王、古佛等都发呆,深感震惊。

    老僧摩柯一阵头大,这可如何是好,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棺椁已经打开,不可逆转,谁能上前去阻止?

    大孔雀明王手持降魔杵,脸色阴晴不定,强势如她也忌惮到了极点,感觉须弥山多半会有一场浩劫。

    “父亲!”

    神蚕道人高呼,向前迈大步,很想进入源术大阵深处,去接近已打开的石棺,再见那太古至尊的真颜。

    叶凡也有点发呆,未曾想到竟然是神蚕岭的古皇。这显然有些棘手。神蚕公主前来相助,而古皇亲子亦在此,不好动其尸了。可棺椁已打开。无法逆转。他想收手也不行了,晚了一步。

    “喀嚓!”

    源天法阵最前沿部位破碎,根本承受不住那种威压。石棺打开后,混沌气与帝煞一起汹涌,破碎了这里的一切。

    世间没有比这更可怕的波动了。

    众人倒退,莫不发寒。

    叶凡也只能向后避退,到了这一步,他不可能扭转,盖不上棺盖了。

    大帝级人物,他们的强大不可想象,这个世间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即便死去了,留下的肉身亦不可对抗。

    一具尸体足以镇平一个万古不朽的传承!

    平日间只能以棺椁封住,因为帝尸代表了死亡与毁灭。一旦坠入凡尘中。必将是一场可怕的大祸。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帝棺比什么都可怕。它不可控,相当于一个魔盒,打开它就相当于打开了血与乱的“源头”。

    叶凡尝试催动灵宝天尊的杀剑,驾驭绿铜鼎,希冀将那尸体拉回来。毕竟这是神蚕岭一脉的祖皇,用以当作兵器有些不妥,需得这一脉人的同意才行,但此时出手根本无用,竟然撼之不动。

    帝棺内的躯体太过可怕,无量波动如涟漪扩散,看似轻柔,但是最轻微的一道也震的人浑身骨骼欲崩断。

    平日间,它甚至比帝器还要恐怖。因为帝兵可控,不达到一定的境界,难以催动,其始终处在沉睡中,于人无害。

    且,就是能催动帝兵,自身修为不达到极致境界,也不可能让它彻底复活,因为那是大帝专属兵器,非凡力可撼,没有人能够真正掌握。

    而大帝尸体则是波动不止,代表了死亡与毁灭的气息始终弥漫,唯有用棺与世隔绝才行,不然就是一场大灾。

    轰隆隆!

    敞开的小石棺缓缓移动,接近须弥山,压的万古青天都在崩裂,震出无上的波纹,毁掉了一切的阻挡。

    神蚕道人止步,那即便是他的父亲也不能上前了,生前为父,死后识灭,上去的话一样会让他肌骨碎断。

    小棺逼向须弥山,几乎要压在了上面。

    是的,可以用压来形容,虽然很小,但是没有人会轻视它,在众人心中它比九重天还要沉重,可毁掉一切。

    这是一位太古皇,帝波在扩散,谁能相抗?

    很显然,须弥山上的佛力代表圣洁,而古棺则代表了死亡,佛光与浓的化不开的亡者气息碰撞,两者对立。

    在惊世波涛中,须弥山摇动,像是要崩塌了,古棺亦在颤抖,内部雾霭沸腾。

    受此刺激,两者皆都发光,不再平淡,须弥山佛光普照十方,照亮了整片西漠大地。而小棺亦有灿灿符文闪烁,在内部一道人形的身影显化。

    帝棺深不可测,那像是一个深渊,内部自成一个世界,那道身影无量无穷,像是要破碎虚空而出。

    “轰隆!”

    须弥山上,佛光普照,升腾起一道又一道佛影,每一具都高大宏伟,耸入苍穹中。

    这是大帝法阵,全面复苏,阻挡帝棺靠近,阵纹彻底激活,散发出惊人的威势,若是大圣进去也会在刹那被打成齑粉。

    而这个时候,帝棺遨游当中,并没有受损,速度不变,不急不缓的推进,将要压落上去。

    轰!

    须弥山的波动更剧烈了,满山都是纹络,像是一道道螭龙在伏行,到处都是,其纹络走向复杂而又玄奥。

    这是大帝法阵,真正复苏,斩神慑仙,端的是强绝到极致,小棺终究是受阻了,剧烈的抖动不已。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心中震撼莫名,紧张的关注着这一切,一场帝级冲突将要上演,每一个人都很不安,亦有些希冀。

    小棺抖动,几乎要翻转了过来,棺内的混沌气澎湃,如汪洋一般喷薄,席卷了须弥山四野,到处都是。

    最终,轰的一声巨响,一个人形生灵从棺中震出,始一出现,四海皆颤,五域皆悚,天地都在哀鸣,大道都伏在了其脚下。

    这是一种震撼性的画面,让众人一生都难以忘去,永远烙刻在了心田。

    帝尸出现,被混沌包裹,朦朦胧胧,诸雄跪伏在地,惊惧到了极点,每一寸血肉都在哆嗦,发自灵魂的敬畏。

    一具完整的帝尸,世间有谁真正见到过?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雄伟的男子,屹立在那里,伟岸无比,压的十方俱裂,唯有他永恒长存,被雾霭笼罩。

    “看不清……他到底什么样子?”有大圣颤抖着说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盖世神皇吗?!”

    所有人都希冀一见,但是却不能如愿,这些混沌雾很特别,不可穿透,根本没有办法瞧见他的真容。

    在所有人中当属神蚕道士的神色最为复杂,激动、伤感、喜悦、悲伤……交织在一起,他已经确定,这是其父无疑。

    而就在这一刻,东荒七大生命禁区有了异动,有人被惊醒,从沉睡中复苏。

    躯体完整无缺的神皇出世,不同于帝器,并不用去耗费道行催动,其躯体始终有最强大的波动在扩散,震撼了人世间!

    “是他吗,他归来了!”

    “神皇,一个让人敬畏的强者!”

    宁寂的太初古矿,在今日有声音响起,似有无尽的感慨,亦有深深的忌惮,被神皇出世的气息惊醒,言者心绪复杂。

    这一世,注定辉煌。这一世,注定悲凉。这一世,注定要剧变。万古的等待,全部集中向当世来,必然要有个结果。

    神皇出世,威压九天!

    他屹立在那里,像是还有生命般,被混沌雾霭包裹,接近须弥山,直压的山峰灿烂,波纹漫天。

    “喀嚓!”

    有些帝纹限于材质,根本承受不住这种威压,在其临近时断裂,而后磨灭。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须弥山散发出了更为强大的波动,这是被激起的,浩瀚如海的佛力沸腾而上,整座须弥山化成一个巨大的生命体,帝阵与法器等共抗太古皇。

    这是一种终极的对抗,当世有几人见过?真正的帝级波动,在须弥山上弥漫。

    若非这个地方特殊,山地早已成为飞灰!

    “铿锵!”

    就在后方,神蚕岭的战衣响了,发出炽盛的仙光,剧烈的鸣动不已。

    神皇出世,死气与帝煞澎湃的差不多后,弥漫出了他的本源气机,让陪他征战一生、而此时处在沉睡中的帝器惊醒!

    它从蛰眠中醒来,瞬间光耀古今,像是一个迷失的孩子见到父母,不断的轻鸣,剧烈的抖动。

    铮铮声不绝于耳,太古皇的战衣解体,化成一块又一块甲胄,冲向神皇那里,不断覆盖在其身上。

    每落下一块,那混沌雾霭就被震散一片,九色仙衣颤动,其音清冽,金属光泽刺目,灿灿若天日坠落。

    神皇重着战衣,昔日九变无敌,十变俯视古今,这战衣陪他血染帝路,磨砺成了万劫不坏之神器。

    帝器复活,全部穿戴在其身上,更加的恐怖,一瞬间冲起了第十种光,撕裂须弥山大阵,神皇直接就进去了,如入无人之境。

    当事情演变到这一步,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谁都没有想到会是神皇出世,更让人无法预料到的是他着上了生前的战衣,直入须弥山。

    不要说群雄,就是神蚕公主等这样的大圣,以及太古皇族的老族长等,也都一个个寒毛倒竖,这太诡异与慑人了。

    神皇竟有这等表现,仿似还有生命一般,让人震撼,却有感觉心中无解!{..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