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葬虚空
    “啊……”轮回之主惨叫,头颅炸开了。

    一代至尊颅骨崩,预示着他的仙台粉碎,曾经的成道者将湮灭在这片天地中,就此成为历史的尘埃。

    同一时间,绿铜鼎也四分五裂,爆炸开来,化成大片的光雨冲向四方,它亦炸开了。

    沾染着无始大帝的血,本身为成仙器,虽然是残缺的,但是威力依然浩瀚莫测,再加上虚空大帝与叶凡同时驾驭、砸落,神威更是盖世了。

    可它撞在至尊的头颅上后,自身却也解体了,这从一方面足以说明了昔日的帝与皇有多么的无敌,即便这般负创,依然强的过人,让人不敢相信。

    三分之一的成仙鼎啊,好不容易集全,却这般毁在了这一战中,再次分解。

    可是叶凡却一点也不痛惜,只要能杀死一位至尊,不要说是绿铜鼎,就是他自身的躯体炸开也无所谓。

    恐怖的绿色仙雨飞向四面八方,虚空大帝一个踉跄,有几块碎片穿透其躯体,让他鲜血淋淋。

    叶凡震惊,虚空大帝竟然没有避过,显然是刚才为了阻止轮回至尊极尽升华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今真身废,甚至要死亡了。

    这让他一阵惊恐,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万灵,若是连虚空大帝都没有了一战之力,真的没有什么希望了。

    炫目的光发出,轮回之主的头颅炸碎后,化成一团火光在燃烧,熊熊沸腾,划破黑暗的宇宙,让这个地方看起来可怕无比。

    一位真正的至尊死去了吗?这必然是震动万古的大事。

    有人屠掉了这等人物,注定要载入史册中。光辉要照耀万古。永世都要被记住,这种事件太大了,震撼人心。

    暗黑纪元。屠至尊,沐浴其血的光辉荣耀,注定要划破永恒。永世被铭记。

    然而,虚空大帝自身状态很糟糕,为了阻止对方归于皇道之位,他的道行与精气神化成秩序神链飞出了太多。

    那是血液中的大道碎片,是他这一世得以活着并强大的精华物质,也是他能够在此一战的根本所在,消耗太多了。

    他身体踉跄,站立不稳,所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击杀轮回至尊。没有选择。

    “大帝!”叶凡悲呼。

    不阻止轮回之主极尽升华,这个世间必然都要臣服在他的脚下,无人可以制衡。虽然他自己最终也会死。但此前的破坏力足以毁掉一切希望。

    “不要紧!”虚空稳住身心,再一次挺直了脊背。虽难掩疲惫,但是眸光又一次绽放光辉,战意汹涌,盯着前方。

    轮回至尊的头颅碎掉,而身体也破烂了,但是却在这个时候一震,直立了起来,发出森冷的声音,道:“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他的元神在躯干中,没有全灭,此前要极尽升华不过是虚张声势,竟只是为了舍弃头颅而逃生的伎俩。

    “虚空你完了,为了对付我,阻止我复归皇位,你已经自毁,还能征战几时?!”轮回之主笑的很残酷。

    “你……”叶凡心头发冷,被蒙蔽了,明明看到他极尽升华,不阻止的话,他就要化成真正的帝皇了。哪知并非为真。

    古代至尊都这般强横吗,让人绝望,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都杀不死,还怎么去战?

    到了这一刻,叶凡心中满是阴霾,第一次感觉到了灰暗,整片天地都是这般的寒冷,这么惨烈,连一个至尊都没有杀死。

    不甘、愤怒、灰暗,不足以表达他的心绪,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古代至尊任何一人都是盖世的,难以杀死。

    “当我是什么了?你们,一只蝼蚁,一个不是不是大帝的虚空尸骸,也想杀我,再去修行十万年!”

    轮回之主重塑头颅,元神之火旺盛,熊熊燃烧,他睥睨天下,屹立在星空中,让人绝望。

    “我不甘啊!”叶凡大叫。

    “什么是至尊?天下无敌,盖世无双,曾经统驭宇宙,凭你们要杀我还不行!”轮回之主讥诮。

    “那就再来!”叶凡怒吼,手持无始经,将宝瓶中的血震出去一掊,就要与他决战,不惜玉石俱焚。

    然而,就在这一刻虚空大帝摇了摇头,道:“不用了!”

    “你……”轮回至尊突然大吼,他感觉到了不对劲,虚空大帝的精气神与道行还未消散,并未在刚才的爆炸中毁掉,依然附着在他的骨子中。

    “啊……”

    轮回至尊惨叫,天空中虚空大帝的仙境震动,它染过不止一位至尊的血,不说是万古来最多也差不多了,通神通天。这个时候,化成一轮太阳压落,与轮回至尊骨子上沾染的虚空道行以及精气神共鸣。

    轮回之主惨叫,用力挣扎,但是却根本改变不了什么,连远处的几位至尊都没有过来营救,因为他们知道他完了!

    想要强行极尽升华都根本不可能了,他的元神刚才终究是被绿铜鼎一击粉碎了部分,这个时候他的体内充满了虚空的道则。

    仙镜震动,噗的一声,轮回之主身心共颤,开始解体,而后燃烧,彻底的炸开了,这一次他真正殒落。

    元神化成齑粉,体内最后一股精血冲起,洒落而下,坠在帝镜上,让古镜上的帝血又增加一种,被彻底吞没了进去。

    神镜越发的古朴,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韵味。

    远处,几位至尊的心头都是一寒,见到一位同阶者解体,被格杀,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种震撼。

    他们都是成道者,曾经天上地下无敌,而今日却有两人分出了胜负、论出了生死,让人大受触动。

    “荒古一战后,又有至尊这般被击毙了!”

    “那面古镜它越发神秘了,我觉得它将来到有破入仙域的希望。”石皇看问题很特别,别人关注的是虚空本身。他却盯住了那面古镜。

    虚空大帝身体一阵摇动。他像是一下子苍老了一万年,眸子都有些暗淡了,与五位至尊大战。而后又灭杀轮回之主,他付出了太大的代价。

    现在,道行消失大半。精气神空虚,他已经不支,难以再继续一战了。

    “到了现在,我看你还拿什么来战?!”光暗至尊冷漠的说道。

    几大至尊向前逼来,而这个时候,恒宇大帝也在边战斗边接近,要与虚空一同迎敌,知道他不行了。

    “吼!”

    叶凡怒啸,手中的无始经飞快扫出光芒。对准了向前的人,无始法则横天,斩向古代至尊。

    “有用的法则与力量用力杀敌。不要为我浪费一滴。不久后我会归于永恒的虚空寂静。”虚空大帝平静的说道。

    叶凡心中酸涩,感觉无力回天。这种结局让他难以接受,为什么杀一个至尊这般难!

    “他们都是曾经的帝与皇,苦战属正常。虚空一生,手上沾满了至尊血,战死是注定的,也是最好的归宿。”虚空说道。

    “为了苍生,沐浴他们的血液何错,这是震动万古的光辉,会被永世铭记!”叶凡大声的吼道。

    “送虚空上路!”几位至尊冷漠的说着,向前逼杀过来。

    这是一场最为可怕的大战,叶凡战到现在,以一个“蝼蚁”的身份能有而今的战果,也值了了,为轮回至尊的死送上了很关键性的一击,故此这个时候他真的无所畏了,哪怕立刻战死也没什么,拼命冲击。

    在他的手中,无始经发光,灿烂夺目,各种帝道法则飞舞,打的几大至尊都不时血溅万尺高。

    而恒宇大帝更是陷入了生死决战的险境中,剧烈搏杀,虚空已伤,让恒宇所面对的压力更大了,而这个时候,帝器也疯狂,全都狂暴杀来。

    这个地方陷入了最为可怕的征战与动乱中,惨不忍睹!

    那是帝血在飞舞,染红了宇宙。

    “不要因为我而浪费哪怕一丝力量!”虚空大帝再一次提醒。

    叶凡还有一件东西,想要打出去,但是他忍住了,含泪送虚空,他知道这位万古来伟大的帝者将要上路了。

    “虚空,你现在还能拿什么一战?”光暗至尊冷笑。

    石皇更是直接,手中大戟直接挥了下来,要亲手割下虚空大帝的头颅,一了不死山与虚空在荒古时代的恩怨。

    “我的血液干涸了,我的精神气虚弱了,但是我还有道骨,何惧一战!”虚空大怒吼。

    这一声大吼,饱含了一位人族大帝的不屈与不甘,他需要巅峰时代的力量,可惜这已不是荒古,他失去了那种战力。

    “轰!”

    在这一刻,虚空大帝的血肉破开,一根又一根晶莹的道骨飞了出来,化成了不灭的仙光,飞向四大至尊。

    帝骨如兵器,尤其是刻上了虚空大帝不灭的印记,充满了不甘与不屈的呐喊,他的骨骼全都在发光与燃烧,一根又一根,像是一件又一件帝器,冲向石皇、光暗至尊等人。

    这是不屈服于命运的一战,这是一位大帝尽最后力量的一击,哪怕自身都无法支撑了,还毅然而决然的祭出了自己的道骨。

    血,已经流干。最后连一身道骨都祭了出去,直至战死,没有一丝力气!

    这个地方陷入了大破灭时代,一切都被震碎了,各种光飞舞,仙道法则震动,几大至尊怒吼,阻挡虚空大帝临死前的这最后一击。

    晶莹的道骨炸开,燃烧成灰烬……

    “啊……”叶凡嘶吼,奋力冲杀。

    恒宇大帝更是血战,这地方被鲜血染红,四大至尊全都染血,被帝骨所伤,拼命反击,要吞噬掉虚空最后的血肉。

    仙镜哀鸣,眼看着虚空大帝无力的倒下去,爆发出了刺目的光,发出阵阵悲咽声,近乎是自保般,在这个地方发动攻击。

    这场激战,天崩地裂,鬼哭神嚎,石皇几乎被打残,元神都遭受了重创,光暗至尊也是手臂脱落。

    神墟之主、弃天至尊的兵器断裂,太过惨烈了。

    谁也没有想到,虚空仰天倒下去的刹那,那面镜子与他的道骨会有这般无上神通,重创了不只一位至尊,似染上了仙道规则。

    此刻,帝骨碎尽,而镜子也碎掉了一半,承受不住四位至尊的攻击,震裂他们兵器的同时,自身亦半毁。

    镜片晶莹,有一半碎片落在虚空大帝的身上,还有一半保持镜子的形态,依然在绽放不朽的光辉,它发出了呜呜的悲鸣。

    此时,全宇宙的生灵都剧震,因众生念力而洞悉了结果,莫不悲恸。

    “可恨啊,为什么不还我们一个巅峰的虚空大帝,让他拖着残躯,进行了这样一场根本不可能胜利的战斗。”

    “虚空大帝战死了……上苍你无眼!”

    宇宙中,无数星域都传来悲呼声,万灵恸哭,在这一刻,声音传遍天上地下,到处都是悲音。

    战场上,半面虚空镜沉浮,守护着虚空大帝的尸体,向着宇宙深处而去,呜呜声让人心中悲凉,无比酸涩,忍不住落泪。

    几位至尊对那镜子心有忌惮,没有立刻追,远远的看着,虚空大帝染血的尸体不是那么的完整,只剩下半截。

    因为虚空的骨几乎都飞了出去,用以杀敌,而今缺少支撑,原本的帝体都有些不成形了,且伤痕累累,血肉模糊。

    忆荒古,峥嵘岁月,独战一世,坎坷一生,虽然打到天下七大生命禁区宁寂,而自身却也血洒了万年,直到老去,直到战死。

    一生都在血战,血洒落在各大生命禁区,留下了他赫赫的功绩,却也葬掉了一生的时光。

    直到最后,垂垂暮年,至死还在战,葬自己入星空,在自己的葬歌中依然经历血与火,拉着两位至尊共赴死路。

    这就是虚空大帝的一生,没有活出第二世,一生都在平黑暗动乱,直至战死。

    而今,这一世,被众生呼唤,他,又出现了!

    战……战……终是没有了昔日的战力,可依旧如过去,尽了最后一分力,血已经流干,炸开了道骨。

    就这样……战死!

    这般落幕。

    半面残镜伴着虚空大帝残躯,远去,远去,葬进了无垠的虚空中……{..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