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神中神
    几日来,战场中不时传来一些吼声,即便很多人被削去了道行,被压制的厉害,但声音依然拥有可怕的穿透力。

    隐约间,叶凡听到了太初、摇光、张百忍、金蝉子、尹天德等人名字,像是有人在大吼,呼喊着什么。

    不久后,他又听到了一些声音。

    “吾师一出,谁与争锋?”有人还残存有法力,震动了出来,在群山间隆隆回荡。

    而在那道光门附近,足有十几道道身影在守护,那里成为了他们的神土,不容许外人踏入!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还有阵营,出现了追随者吗?”叶凡轻语。

    到了现在,他已经能确定,猜测没错,这里是唯一真路,是帝路争雄的绝世战场!

    而他,竟然提前进来了,无需昔日那座雄关前的晶碑召唤,他已经等在了前路,联想到此星名为第一劫星,这里可能是第一帝关,是所有人的必争之地。

    “一位大圣出来了!”有人惊呼。

    那是一个老道人,属于这颗星辰,曾经进去夺仙缘,而他真的打开了一座上古洞府,但最后差点被人击杀,浑身是血,九死一生的逃了出来。

    “苍羽道人,据说其本体是一头流淌有凰血的蛮禽,淬炼血肉,化成人身后更加强大了,不曾想负创这般严重!”

    人们都很吃惊。

    一群强者上前,将他守护住,防止有人袭杀,因为从战场出来后几个月甚至几年内道行都不会恢复过来。

    妖族老道在众人保护下离去了,满脸灰暗,离去前他透露出来不少的消息,让人发怔。

    这一世与以往不同,来的人太多了,超越过去。苍羽道人估算最少也是过去的十倍,这个数量惊的很多人说不出话来。

    而且,这一世的人很强大,各个逆天,他见到了一些不知是何种族的生灵,摧枯拉朽,仅靠肉身而已,可以轻易撕碎大圣。

    战场深处。非常的残酷,血雨四溅,简直就是一幅人间地狱的惨景。

    “一些古岳上的符篆有极大的妙处,可能是最大的仙缘!”

    每一座烙印有古篆的山峰,都可能预示了一桩仙缘,或封印有上古碑文。记载有古代的传承,甚至是皇者道统。

    主要是过去来的人太多了,不乏帝子、帝道传人,他们死后,自身的大道碎片有些化成了符,留下了部分烙印。

    此外,这个地方生长有诡异的仙物,地下有血晶,有神髓。据传是无上人物死后,被地脉滋养而生,蕴含大道碎片,可续寿元,更能增进对法则的理解与感悟。

    至于神金,也不是没有,能来这里的人怎会是凡俗,万古来死去了无数强者,兵器折断或炸裂。他们所留下的所有遗物都被封印在了此地。

    “千万不要去碰那些光门。会有杀身大祸!”这是苍宇道人离去时的最后提醒。

    光门承载了一种力量,一旦被开启。只认开启者的烙印,谁想通过,都要得到他的允许,不然会被磨灭。

    除非你能以暴强的力量粉碎!

    而这个时候,光门的变化还在持续中,那里的山峰在暴涨,光门坐落峰巅,而且出现了一些亭台楼阁。

    而后,一道道光雾出现,将那里守护住了,隐约间可看到,那是光门背后的雄伟天关提供了一种能量,护住了那那些区域。

    不可撼动的堡垒!

    几日间,飞仙战场出现了数十个教派,一道仙门就是一种道统,都在光门的庇护下,外人难以攻进去。

    叶凡已经认出仙门背后的天关,就是他所曾见到的唯一真路的雄关,不过那时只看到了一座宏伟的城门楼,而今全部显化了。

    显然,在晶壁题名的人都进入了雄关,从那里降临,来此征战。

    仙门唯有最强大的英杰才能拥有,每一道门专属于一个人,需经他们同意才能通过,而今帝关透过光门将那里化成了一座又一座难以攻破的堡垒。

    “这是让不同阵营的人在这里长期征战,且能够生存与经营下去吗,这简直就是一个又一个教派,而那些区域则是一处又一处净土。”叶凡有所了解后,越发觉得飞仙战场会很残酷。

    不久后,早先进去的本土强者——苍龙,他也出来了,虽然浑身血淋淋,但是却收获巨大,他成功击杀了两人,短暂修养后还要进去。

    “里面竟然有古皇与大帝的感悟,有他们的一生的经历,若是得到,不说沿着他们的路成道,成为准帝绝对没有问题!”

    这无疑是轰动的,让人们理解,为何会有人执意构筑光门,那些强者看起来像是要长驻此地,因为埋有无上的宝藏。

    这里,帝路争雄,有些强大的人物身边到最后会有十几名,甚至数十名追随者都说不定,都是一路上降服的竞争者。

    只因某些人太强大了,让那些人看不到一点希望,心甘情愿追随。

    而今,这才几日而已,就有盖世人杰拥有了十几位、甚至更多的追随者。

    “了解的越多,越让人敬畏,这个地方虽然有绝世仙缘,但是与我等无缘啊。”大胡子叹道。

    这些日子来,他们这一群人雷打不动,天天报到,在此观望。

    白夜也一直是与他们站在一起,每日都热血沸腾,很希望拥有那种力量,充满了渴望,盯着前方。

    “看,前方那座矮山就有一个符篆,这么近的距离啊,可惜不敢进去。”大胡子很坦白的说道。

    叶凡已经看了多日,神色平静,一直没有什么举动,而就在这时他向前迈步,竟然要踏足飞仙战场。

    “诶,你要去哪里,身体还没有好呢。”白夜叫道,急忙过来,拦他去路。

    “无妨。我只是去转一转,随便走一走。”叶凡道。

    “可是……你的身体,你过去虽然强大,可是现在都不能飞行了。”他认为叶凡伤势很重。

    叶凡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大步进入了飞仙战场,没有停留半步。

    后方,大胡子等一干人都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多日下来,他们一直认为叶凡是个凡人,不曾想这病青年竟然这般大胆,直接入场了。

    当神人降临后,外边的人再不甘涉足。除非是大圣,不然没有资格进去,只能会被猎杀。

    “天啊,他冲着那座矮山的符篆去了。”大胡子身边的一个年轻女子惊道。

    叶凡登山后,以手抚那个符号,可惜没有得到什么感应,不曾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显化。

    他没有迟疑,简单而直接,一掌劈落。将符篆粉碎,打的古符冲出惊天的光芒,震动了整片大地!

    乱石穿空,矮山之巅被他削平了,巨石滚落,让这里成为一片狼藉之地。

    后方,一干人张口结舌,被惊到眼睛都瞪大了,各个都震撼。像是见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

    那可是飞仙战场中的古篆啊。他竟然直接给磨灭了,这……真的太凶残了!

    恐怕那些大圣也不见得能以纯的力量做到这一步吧?他们犹记得别人都是用心去感悟。认真是钻研的。

    而此人却是这般的直接,简单而粗暴,一力粉碎所有。

    “太凶残了!”一个年轻人说道。

    “是……太凶残了!”大胡子都跟着附和,一群人都已经傻眼,以这种本能的感受自语。

    叶凡掌削山峰,磨灭古篆后,在这里露出一件兵器,属于一位绝巅大圣,沾染着血迹,至今未干涸。

    他将这件古拙的刀捡起,发现内部的神祇已死,但是却有一种晦涩的奥义,是一段经文,很是高深。

    他默默的体悟了一会儿,而后转身向着战场外走去,将这把古刀上的血迹甩掉,掷了出去,扔给了大胡子他们。

    “这是……给我们?”他们又一次发呆。

    这是什么人?这可是一次仙缘,居然这样送给了他们,根本不在乎。

    大胡子等人捡起后,无比的激动,向左右看了又看,发现并无人,因为其他人早已冲向远处了,那边有大战,就在战场边缘地带。

    “轰”、“轰”……

    突然,另一个方向,传来巨大的脚步声,大地不断的抖动,一头银色的庞然大物冲来,不知是何种族,形似猛虎,浑身都是银鳞,头上有一只灿烂的独角。

    叶凡粉碎古篆,曾经让这里光芒冲霄,惊动了一位强者,直接就杀来了,没有什么话语,上来就是对决。

    帝路争雄,要打败这片区域内所有的人,最后是要踏着诸雄的尸骨绝巅。

    银鳞虎,身在大圣境界,身上沾染着血迹,显然杀了不止一个人,因为它的体魄太强了,在这里占有极大的先天优势。

    然而,这一战的结果出人意料,叶凡见它以可以撕裂大圣躯体的银白独角撞击而来时,纹丝未动,最后时刻一拳砸了下去。

    “喀嚓!”

    那支大圣角被击断了,要知道这是比大圣器更厉害的神角,世所罕见,人间难以寻到几只,就这般被轻易的折断了,让人瞠目结舌。

    “嗷吼……”

    神虎咆哮,口中竟喷薄出一片仙光,它的道行没有全部斩去,发动了绝杀,要屠掉叶凡。

    可惜,这一战的结果让它绝望了,让在战场外观战的十几人则是惊悚了。叶凡简单而直接,手段过于拙朴,但却杀伤力十足。

    轰!

    仙光被一只拳头震散。

    “噗”

    银鳞虎连遭重击,横飞了起来,直接炸开,血雨飞洒。

    后方,白夜、大胡子等十几人全都呆住了,嘴张的很大,塞进去半个拳头都没问题。

    叶凡将银虎体内的一颗神珠取出,递给了白夜,少年难以引导天地精气入体,便不能踏上修道路,那么直接持着这颗虎神珠修行,绝对不会缺乏灵气。

    当然,几个月后就得扔掉,因为此颗神珠暂时被斩去了大圣气机,过几个月后可能就会复原,那个时候对少年来说是一种灾难。

    “那个人是谁,真正的天神啊!”大胡子等直到叶凡离去、背影都快消失在战场中了,才回过神来惊叫。

    若非前方那具被击碎的可怕神虎尸还在,他们简直疑在梦中。

    叶凡离去前,只有一句话,让他们帮忙照顾一下白夜,让几人又激动又兴奋,一个比“神人”还凶残的青年这般嘱托,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荣幸,更是一次机会。

    “神人,不,神中神,我们一定照做,并在此为你观战,期待你横扫飞仙战场!”大胡子等人喊道。

    叶凡虽然失去了法力,大道碎片被封在血肉中,但是依然拥有极速,肉身太强了,这个天地似乎都容纳不下,他化成了一道疾电,贴着地面而行。

    很快,他看到了一座巨山,在那里有一道神门发光,而附近的山峦上出现了一座又一座庙宇,宏伟而庄严。

    这是一片佛寺!

    一个年轻的和尚盘坐光门中,被神光笼罩,宛若仙佛,凌于尘世上,白色僧袍飘动,于霞光中有一种超脱,不染尘埃。

    金蝉子,一个极为强大的人物。

    叶凡没有登山,而是短暂停驻片刻就离去了。

    山峰上,神圣庙宇前,有一个女子看到了他的背影,神色剧震,自语道:“我似乎见到了一个不应出现在世上的人。”

    她正是觉有情,当年西漠佛门年轻一代的至强高手,与北帝王腾曾经并列,那个时候名气与实力远胜叶凡,在星空古路遇到了金蝉子,自此成为了其追随者之一。

    光门内,金蝉子睁开了眸子,他在稳定光门,借光门后的帝关之力演化出诸多庙宇与山门。

    觉有情摇了摇头,道:“我看错了,肯定不是他,逝去三百年,死于古代至尊手下,仙来了,也救不活了。”

    叶凡在飞仙战场迈步,路过很多地方,期间又发生了两次战斗,都没有能挡住他前进的步法。

    又是一座神岳,上面有一个光门,演化出成片的道观,有一个道人在盘坐,像是俯视苍生般,在其周围有十几名追随者。

    九劫道人,一个强大之极的人物,此时正在看着下方一个自称摇光门下的年轻人,他眸子很深邃,波澜不惊。

    最后,摇光一脉的强者下山,短时间内双方不会激战了,强者太多,至强者不希望过早的相遇与决战。

    因为,不光是这里,在那座帝关中还有太多的机遇要去争,这个时间段,镇守光门,稳固住两界通道最为重要。

    日后,无论来这里生死搏杀,还是去帝关中争夺那些经文、传承等资源,都必须要用到这贯穿两界的通道。

    “怎么和昔日的那个人一模一样,你……你是谁?!”当摇光的弟子离开九劫道人的山门后,在离去的路上见到了叶凡,当时就惊呆了。

    叶凡没有理会,依然按照原来的路线行进,这名强者一声断喝,道:“站住!”

    他追了上来,截断去路,不相信叶凡还活着,人族圣体当年血拼皇道至尊,死于当年的黑暗动乱,怎能活下来?

    “假冒一个死鬼有意思吗,你到底是谁?”他大声喝道。

    “我就是你口中的死鬼,摇光来了都不敢对我这么放肆。”叶凡平静的说道,向前迈步,一巴掌印出,将此对他饱含敌意的人打的横飞而起,血溅虚空。{..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