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十八层地狱
    荧惑,一颗妖异的魔星,这是叶凡最真实的感受,在这里他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半数同窗魂归此地。

    忆当年的经历,恍若就在昨日。

    有多少往事可以重来?曾经的点点滴滴,随着岁月而逝去,一些人永远见不到了,还记得那一张张苍白的脸,无助的眼神,渴望活下去。

    叶凡默默战立,就是在这个地方, 有几位很好的兄弟先后栽倒在血泊中,用力拉,却再也不能起,无法挽留住生命。

    时间像是一道河,缓缓流淌,将很多东西掩去,将许多心绪带离。

    九龙拉棺,不知起点,不知终点,让他们流离,再也回不到过去。人生的轨迹因此而变,过往的岁月成为回忆。

    生与死的经历,血与火的悲歌,活着走到现在的人不多,只剩下了那几位,道出一幕幕陈旧的碎忆。

    风渐起,荧惑古星上一片赤红,到处都是硬沙粒,干涸的大戈壁没有一点生机,看不到熟悉人与器。

    都葬掉了。

    叶凡迈步,现在他一念间可令星辰沉坠,行星等对于他来说算不得什么,神识可以全部覆盖此地。

    在这里他感受到了一种庞大的压力,荧惑绝对非同寻常,不能以常理度之,谁若是自恃功盖当世,妄自炼化这片星地直会撞壁。

    荧惑地下深处真的有大恐怖,敢妄动必然有血腥大劫,这是叶凡的第一本能反应,不禁蹙了蹙眉头。

    这里埋下了太多,记载了一份厚重与可怕的历史,当年涉及到了皇级的大战,尘封于岁月中,但至今不曾消散。

    叶凡的注意力从地心深处收回,在地表上迈步,曾经的大雷音寺等早已不复存在。连残迹都几乎没了。

    凭着强大的神识,他寻到了大雷音寺的地基,鳄祖早已不复存在,地牢还阴气森森。

    当年释迦摩尼设下十八层地狱。镇压了宇宙中十八位巨头,血腥嗜杀如鳄祖,强大如大成圣体的神祇念,哪一个是易于之辈?

    这里是阴阳牢,分上下两层,互为牵制与补充,是一种绝妙的构思。利用天地自然等力镇压了两大魔王两千年。

    叶凡再履故地,自然要看个清楚,昔日他修为较弱,许多东西都难以尽摸透。

    “这些壁刻果然有深意,暗示了荧惑地下的可怕之处吗?荒兽为兵,穷奇、鲲鹏等为将,通向一片幽深的葬地。”

    叶凡读懂了,释迦摩尼也想探荧惑海眼下的世界。可是却失败了,他缺少了什么东西,功亏一篑。只能选择加强封印,防止里面的魔物突破出来。

    叶凡轻轻一拂,尘埃尽去,一块巨大的石柱上咔咔作响,坠落下一层石粉,九颗星辰熠熠生辉,闪耀了出来。

    “十八层地狱的星空坐标……”叶凡讶然,果然内藏玄机。

    这就是准帝六层天的实力,洞察秋毫,什么都不能瞒过。一点一滴的线索都能映照在心中,这是释迦摩尼刻下的玄秘。

    其余八颗星辰都如这里般,分上下阴阳两层牢狱,分处在八大古域。

    叶凡了然,走向地表,而后在荧惑上观察了两日。并没与轻举妄动,而是横渡星宇,去寻其他地狱层。

    到了而今叶凡这等境界,这天下都可去得了,纵然是昔日一位准帝封下的魔域,他也可以从容破入。

    也许能得到更多的启迪,从而稳妥一些的探到荧惑地下深处的秘密。

    他的速度很快,虽跨越无尽星空,但是时间却仿佛定格在了一瞬间。

    第一站到了,在这里感受不到到生命的气机,荒凉是主题,叶凡轻语,道:“这里难道是九十九座龙山曾驾临过的旧地吗?”

    他仔细探索,发现这里曾经是一片生命源地,不过彻底干涸了,所有的灵气都成空,被神秘的力量夺走,而且大地上有残迹,那是一条条龙脉曾经座落过的地方。

    荧惑也是这样的地域,地球则是最后一站,幸存了下来,没有毁灭。

    一座残碑矗立在这里,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不曾有人来过这里,无其他痕迹。

    “封妖碑。”

    断碑上有三个古字,叶凡探遍古星也只见到这里有诡异处,确信是牢笼所在地。

    他拔起石碑,顿时有阵阵妖气冲起,喷薄上来,如火山爆发,云烟弥漫,遮天蔽日。

    这果然是一座地牢,有一个惊世大妖封在第一层内,发出了兴奋而又可怕的吼声:“外边的道友,请助我一臂之力,必有厚报。”

    “报上你的名字。”叶凡平静的说道。

    “大夏龙雀!”吼声惊天动地,有一种豪气,也有一种傲气。

    叶凡哑然,龙宇轩的祖上不就是大夏龙雀吗,乃是一代妖神,在古中国曾经呼风唤雨,睥睨一个时期。

    难到是他,被镇压在了这里?

    叶凡询问,里面顿时一阵默然,而后暴怒,道:“我只是在那里呆过一段时间,寻找仙宝不成,反被镇压荧惑,你难道是在威胁我吗,那里留下了我的一些血脉算不得什么,难以制约我。”

    叶凡笑了,撕开了封印,一口古井中顿时冲起一头龙雀,振翅击天,而后俯冲向下来,有一股狂霸气息。

    “我救你出来,还想对我不利吗?”

    叶凡神色平淡,抬手就拍了上去,轰隆一声巨响,大夏龙雀口吐鲜血,浑身血淋淋,金色神羽纷飞,露出骇然之色。

    他当年为一代妖神,处在大圣绝巅境界,虽然被释迦摩尼削去了大半道行,镇压在了这里,却不是白度岁月,已然恢复,静等脱困日。

    不曾想,这个人如此恐怖,这般年轻,不让当年那个光头,太过恐怖了。

    “我是想试一试你的实力。对你没有恶意。”大龙龙雀解释,内心有一种大惧,这不是他的时代了,竟又出现了这等可怕的人物。

    “砰”

    叶凡大手又一次拍下。大夏龙雀亡魂皆冒,逆冲向天空,可是却被一只金色的大手一把攥住了,逃脱不掉。

    “请手下留情!”他忍不住大叫。

    “给你一个教训,世间能收你的人很多,不要自恃强横,无道理杀戮。”叶凡将他放开。但却让他浑身溢血,骨骼崩断了很多根。

    大夏龙雀生畏,不再多语。

    叶凡震开另一层的牢笼,结果却是一场空,里面的人早已坐化数百年,只有一具尸骸,没有熬过岁月的侵蚀。

    大夏龙雀想走,但是却被叶凡强行留在了身边。它神通不小,行事过激,不合心意就可能出手伤人命。不然也不会被镇压。

    大夏龙雀无奈,这个年轻人太强大了,他走脱不了,只得跟随。

    “我们被镇压,还能有性命留下,一是那光头还算慈悲,二是我们都知晓一些荧惑神星的秘密,对于后人来说还有些价值,只是这种‘留待有缘人’的遭遇,实在是让人恼火。”大夏龙雀实话实说。

    叶凡点头。赶往下一处,这一次解封出来两名生灵,一条银蛇,一只百足天虫。

    这是两尊大凶,刚一脱困就出手,结果被叶凡一顿劈。一只手将两人打的服服帖帖,再不敢凶狂。

    大夏龙雀叹息,道:“当年这也是两号惊天的人物,若非被释迦镇压,多半会踏入准帝境,而今却被一顿狠揍。”

    “你少说话,谁不知道当年你也是一个大凶人,现在还不是变成了乖鸟!”百族天虫说道。

    就这样叶凡连破七星,共放出十二名古人,都极为强大,他对这些妖魔凶人没有什么好说的,敢作乱就直接开打。

    这种手段很有用,叶凡将这些大恶都拾掇的很老实,不敢作乱,被迫跟在他的身边。

    他也不禁锢这些人,准帝六层天足以威慑住,任何大凶在这等强者面前都只能盘卧,敢反抗只能是送死。

    当来到最后一颗星辰上,有人向叶凡发起了挑战,这是唯一的一位准帝,也是当年最强大与可怕的一个人。

    此人被削掉了道行,借着两千年的苦修,硬是恢复了神通,更是差点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他是一位准帝三层天的强者,奈何始终没有脱困出去。

    叶凡破解最后这座牢笼时,也着实废了一番工夫。

    这是一头古鸟,浑身火红羽毛亮丽,化作道袍穿在身上,上来就与叶凡决战,因为他知道不战就会被收服,难以脱身。

    “你们若性情平和,我不会收在身边,任你们离去,既然我放你们出来了,就要对其他生灵负责,不容你们离去作乱。”

    叶凡对他出手,依然很是简单,袍袖一甩,将他收了进去,任他天大的神通也飞不出这片乾坤。

    “这只老公鸡当年号称山凰,血脉复苏,天下妖族中难逢抗手,遇到了光头前一生不败,而今日竟然又遇到了大挫折。”

    “老公鸡倒大霉了,心高气傲,可是总遇到至强者,压他一头。”

    其他妖魔低语,一些人幸灾乐祸,当年吃过他的苦头,乐见他吃瘪。

    “啊……”

    这只上古山鸟大吼,凰血沸腾,道袍崩碎,化成十万神羽射杀叶凡,想要挣脱出他的袖子。

    “老公鸡拼命了,腿毛大战,果然是出离了愤怒,毫不保留,浑身光溜溜喽。”

    叶凡哑然,这只山鸡精化成的道人还真是暴烈,竟然这般,他抬手一翻,将其压落,逼它化出了本体,竟然真的是一只没毛的公鸡。

    相差了三层天,而叶凡又这般的强势,这名古妖根本就没有抗衡的本钱,虽然极为强大,但远不是对手。

    “服了!”

    最终,老山鸡屈服,道出了自己的来历,他确实是一只公鸡精,在一处仙家洞府得道,修成了一身无上神通。

    他痛恨别人称他为山鸡、公鸡精,自号山凰。

    叶凡自然不会折辱他,好言告知寻他们的目的。

    一行十四人重回荧惑星上,这些人当年都是为仙宝而来,都知道一些秘密,合在一起,对于探索这里有极大的助益。

    事实上,这十三名大妖魔虽然起初有些不服,但是到了这里后,气一下子顺了很多,他们也想得见荧惑星中的至宝与大秘。

    “诸位,既然我们选择了同样的路,那就共同探个究竟吧。”叶凡道。

    他心中有些感慨,当年十八层地狱对于他来说只能算是一个传说,不曾想有朝一日竟然亲手给破了,共放出十三尊活着的古人。

    岁月飞逝,恍若一梦。

    ∷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