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炼气士
    山不高,小道观也很破旧,青石灰瓦烂木椽,一架老葡萄藤在旁边,伴着一株病树,怎么看都是一派荒凉景象。

    小道观后面是一块菜畦,绿油油,还有一口井,古意盎然。

    这个地方很平凡,没有一点出奇处,就如同那个道人,若不细看就是一个山野老道士,没有神通仙根。

    叶凡拱手,道:“见过道长。”

    老道人还礼,很是客气,没有一点架子。到了这一刻,叶凡才发现,对方为准帝六重天,与他相仿,是一尊强大的道门高手。

    最为奇特的是,此人隐藏气息的本事,若非走到近前,连叶凡在远处都不一定可以发觉,着实了得。

    不过主要是他没有睁开源天仙瞳,不好意思逼视。

    “道长刚才为何那般称呼我?”

    “施主勿怪,贫道孟浪了。”老道言称,道门曾有古尊进行过推演,会有一朵相似的花出现,也许就在这一世,将与帝尊一般。

    “贫道虽然偏居一隅,隐于山野中,但是却听到了叶施主的一些战绩与往事,误以为你是那朵花,而今一见,仔细辨认,又觉得应该不是。”

    “一朵相似的话有可能会出现?”叶凡相当的惊讶。

    “未来虚渺,纵是古尊的推演也不一定成真。”老道人解释道。

    “敢问道长大名?”

    “贫道以前有个名字,叫葛玄。”老道人说道。

    叶凡一惊,即便有心理准备,还是心潮起伏,终于见到了一个来自古中国的修士,而且极度强大,来历超凡。

    葛玄是谁?乃是道门中的最为重要的人物之一,被后世灵宝教的道士奉为阁皂宗的祖师,号称葛仙翁。

    灵宝派尊上清。也就是灵宝天尊,是道门最重要的门派之一,而葛玄是该宗一个时代的传法祖师,其地位可想而知。

    此外。他被尊为道门四天师之一,地位崇高,且从其葛仙翁这个名号也足以看出一二。

    “见过前辈!”

    叶凡施礼,心情有点复杂,在过去他只是通过古籍了解过这等人物,不怎么相信他们能飞天遁地,后他意外踏上了修行路。而今真正得见了真人,感慨无尽。

    “施主请坐。”葛玄请他在一个蒲团上坐下。

    葛玄不仅己身不凡,且他还有一位侄孙,名为葛洪,著有一书,更为了得,曾经成为道教东晋时的领袖。

    在交谈的过程中,叶凡自然不可避免的提到了葛洪。此人在其著作中提到过九秘,论述只要常念九字,可驱邪护体。

    葛玄坦言。侄孙的修为在其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确实了得。

    “不知仙翁为何隐于此?”叶凡自然要询问,古中国的炼气士都跑到了这里,实在是一团迷雾。

    “吞霞食露,一生向道,所图是什么,都是为仙。”葛玄道,而后又摇了摇头,叹:“可到头来所有人都埋骨黄土中。不能得造化。”

    叶凡动容,这批人是为寻仙而来,当年竟然没有选择北斗,而是这里?!

    他求证,果然得到了肯定的回答,炼气士都相信此地有仙路。

    并不是所有皇道高手都认为北斗才是成仙地。是正确的地点,也有部分人认为是在飞仙星上,是这里。

    “宇宙可分阴阳,也许北斗和飞仙星就是对称的阴阳两地,都可通仙域,但是经过三百多年前那一战,证明那条路走不通了。故此,炼气士们更加相信,路在飞仙星。”

    他们寻觅,只是为了成仙。

    叶凡一叹,在修士的古史上,所有争端,所有的大规模的流血战斗,大多都是因仙而起啊。

    长生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是所有修士都梦寐以求的道果,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依然是在寻仙,而不能成。

    “这个地方真的有仙路吗?”叶凡盘坐蒲团上与葛玄长谈。

    “据一些古尊推测,在飞仙星的封印地内,也就是神话时代的禁区中,会出现仙路。”老道士答道,所有人都在等待机会,但是却不敢破开封印。

    叶凡默然,成仙困住了多少人?古来所有修士都在努力,史册轶闻中的那些所谓的“仙人”,也都还只是在这条路上啊。

    不光是他们,就是其他人,如释迦摩尼等也都到了这颗星辰,建立了山门,只不过而今踪迹不显,疑似在域外等地寻觅。

    “小仙翁在何方?”他问起了葛洪。

    炼气士人数虽然不是很夸张,但也绝不会太少,当中很多都应如雷贯耳,在中国古代有着很大的名气。

    葛玄直言,别人在这颗星辰上闭关,而更多的人则在外云游,探访一处又一处成仙古迹,想得长生法。

    而今活着的人中,修为最强的自然属老子与释迦摩尼。

    所有人都在等,他们认为,北斗仙路失败,不代表这里也成为一场空,早晚有一天会再现飞仙缘。

    “这飞仙星的封印之地,肯定是古怪,若是开启,向里闯时,必然有一番浩大的劫难。”葛玄说道。

    如果当中真封印有活物,至今都不灭,那么成仙路肯定是第一时间被他们所占据,进而冲关。

    按照人们的推测,这里可能有仙界大裂缝,当年有仙界生物大战,甚至与古尊曾过招,此地被镇压封印了。

    “飞仙星真如其名吗?”

    到了后来,叶凡与老道士谈到了很多方面的问题,自然也提到了昆仑遗族,与他猜测的差不多。

    昆仑遗族也洞悉飞仙星的秘密,他们需要寻回仙钟,甚至想移来昆仑仙山,镇于这里,到时候藉此飞仙。

    “仙钟,荒塔,太古老了,有人说万物造化,是天地孕育生了它们。也有人说涉及到了仙朝,甚至曾有一位真正的天帝。”

    这些都是旧事,想来也只有昆仑祖、帝尊那个时代的人才能了解一些,到了而今这个时代只能推测。缺少证据。

    两人相谈颇为投机,从轶闻到修行,进行了诸多探讨。

    老道人被灵宝教认为是一代传法祖师,再现了古天尊的传承,自然有过人之处,也正是他的指点,才有了后来葛洪的道路。

    “贫道有些机缘。曾得到过一些法经与传承。”

    葛玄与叶凡论道,提到了当中的经义,两人一致认为,灵宝天尊诸经中当以度人经最为神秘难测。

    葛玄诵出了一部,那是秘本,世不能见,而叶凡取出那盏人身鬼面灯,也诵了出一部。两者相近,相互印证,越显神秘莫测。

    “读过正经。再体悟鬼灯印记,此经当算圆满了。”葛玄道。

    叶凡点头,表示同意。

    这次谈论,他收获颇丰,老道人传了一张古方,名为,据传是灵宝天尊所遗留。

    叶凡惊讶,道家这篇丹经,他可是早就听闻了,世间所见都是给凡人看的。却一直不曾得到修士篇,而今见到了真经。

    盘坐七日,两人畅谈,交换了很多心得,也涉及到了不少秘密。

    最后,叶凡起身。告辞离去,他行走在飞仙星上,有一种茫然,走上这条路后成长到今天,他也算是绝代高手了,再回首,很多东西都变了,炼气士啊,昔日觉得他们那么强大,像是神话中的人,可走到近前发现,却也都只是长生路上的跋涉者。

    不知不觉,叶凡走过了很多区域,又见到一个老人,他自报姓名,道:“贫道姜子牙。”

    叶凡一惊,而后又是一叹,中国古代的人物,真的是相继见到了,虽然不多,但是却也让他百感交集。

    “打神鞭是前辈所留吧?”

    “是,当年在北斗遇上了一些麻烦,存鞭而去,留待有缘。”老人言道,不可小看那支木鞭,为帝尊的仙树脱落下的一段,神效无穷。

    叶凡告别,再次上路,觉得有所怅然,若非有地府等带来的巨大压力,让他不得不提升境界守护亲人与朋友,他会觉得修行路的尽头真的很虚与飘渺,不愿在走。

    “这是怎么了,来到飞仙星后,我为何感觉有些空空落落了,见到了古中国的炼气士,却没有什么大激动,反而这个样子。”

    叶凡默然很久,而后猛的抬起了头,这不是他的性格,他似乎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影响。

    “源天仙瞳看透一切虚妄!”他大声叱道。

    下一刻,壮丽的山河消失了,眼前所见白骨如雪,茫茫一片,到处都是风化的枯骨。

    没有草木,没有神瀑,也没有了仙山,景物都消失了,这里只有死亡。

    果然古怪!

    不知不觉,他来到了封印地不远处,受到了大影响,让他差点迷失。

    “刚才所见的葛玄与姜子牙也不会是假的吧?”

    他再回首,远行而去,果然见到了大片的残迹,炼气士的居地早已毁灭了大半,到处都是瓦砾。

    不过,还好那座矮山依旧在,小道观也还存于山上。

    可是,葛玄早已不在。

    叶凡始终睁着仙瞳,眸光烁烁,一路行走,进入另一片炼气士所居的区域时,见到了一些道士,向他们询问。

    “炼气士最起码死了一半的人,当年很诡异与恐怖,有些人肉身消亡,可执念不散,还能显化,以为自己还活着,而别人也难以发觉,据说是封印在地下的仙魔在作祟,真实再现那些人的一切。”

    小道士说道,他划了一个范围,言称那些区域不能进入,早已成为了鬼域。

    叶凡通体冰凉,他刚才所见到的葛玄,还有姜子牙,就是在那些区域内,他在与英灵交谈,与他们的执念对话吗?

    “葛玄仙翁等的确早已肉身消亡很多年了,葛洪仙师还在,于域外云游中。”

    他得到了答案。地下被封印的可怕生物,在主导这一切,想将他的神魂也带走,他与神话时代禁区中的生物过招了!

    若是没有封印之力,麻烦大了。

    叶凡一叹,他相信,葛洪还有姜子牙的英灵所说为真,但那也只是被利用的执念,不是他们本人了。

    修道,真是残酷,为了长生,许多人到头来都是一场空,血淋淋、空空落落。

    叶凡走了大半区域,见到了不少死地,炼气士逝去了很多人,只剩下了少半,且强者大多游历在外。

    “将来,这里也必然要有一战啊!”叶凡轻语,时间应该就是在他大成时,或者说是成道日。!!!(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