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霸体祖星
    “轮回尽头,一切都将落幕,地府是万灵的归宿……”镇狱皇低语,像是一种魔咒在冥土中回荡。

    他身体踉跄,手持天戈,提着黑金盾向着远处走去,在他踏过的路上,淌满了黑色的血迹,明显坚持不住了。

    “应言了……这里将成为我的尽头,我的归宿,这里是我的葬土。”

    镇狱皇不支,随时都会倒下去,即将成为历史的尘埃,强如一代至尊也将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他眼中有不舍,有不甘,虽镇杀过无数人,早已是铁石心肠,但是心中的愿望却不曾实现,带着一种深深的大憾。

    “长生是什么,遍问世间,没有一个人能实现啊,到头来还是要化作一掊黄土,任你绝代风华,天大的英雄也不行。”

    他的肌体在裂,黑血一道又一道淌出,浑身都有乌光在燃烧,带着一种惨然,道:“当年帝尊嘿嘿……哈哈……想活祭我们,终是未成仙!”

    踏仙路,走到这一步,到了这一境地,可以说高高在上,俯视九天十地,可最终落得一个万古寂寞。

    无敌也无用,前路已断。

    这一生,这一世,都在寻仙,欲打破不朽见长生,可最终都只能在悲凉中聆听自己的葬歌,于红尘中化土。

    “他”不是一个人,古来大帝皆寂,遥想当年,他们英姿勃发,叱咤风云,于这世间唯我独尊,谁与争锋?

    可是,最后都只有一个结果,即便雄霸天上地下也不行,盖世无敌,也终将走向枯寂的终点黯然化尘埃。

    镇狱皇踉跄,他在寻自己的坟,要葬下自己,手拄着战戈,每一步落下身体都要裂开很多纹,随时会碎在原地。

    现在他不是什么至尊,只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叶凡没有出手,只是默默的看着,任他选坟葬己身。

    “地府是几代人的心血,我等在长生路上也不是没有心得遍寻各种真血,欲凝练‘真一’,混沌而成造就仙血。”

    镇狱皇道出了一则大秘。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也可以说是,他不想几代至尊的心血结晶最后毁于一旦,湮灭历史长河中。

    这是一种伟大的尝试,理论上可以造就出混沌体,万血归一,得见仙灵真身。

    叶凡又一次感受到混沌体的可怕,万血融合得见混沌体,这得多么强大。当然理论说,这样会触仙,但最后还是要升华才可迈出那一步。

    这条路很超凡不是地府冥皇的法,而是另外几位巨头从外界带来的,一直在研究。

    “万血不齐但我们还是造就出了一个怪物,与通天冥宝合一了,它会对各种血脉敏感,有一天多半会寻上你。”

    “或许说,我们无意成全了冥皇,也许通体冥宝就是他的神!”

    “我听闻你修有源法,其实这是尊留下的残篇,那通天冥宝比你懂得多与深奥,早做准备吧。”

    这些话,让叶凡心绪久久难平站在原地很久,默默的看着镇狱皇远去。

    “噗”

    终于,镇狱皇坚持不住了,他没有选择留尸,也不曾化道而是直接炸碎,只有残血还有碎骨溅起落入一个深坑中,其神亦散。

    铿锵一声,冥铁战衣飞起,天戈发光,黑金盾也冲天而去,只有碎掉的一把黑色战枪落入洞中,为他陪葬。

    叶凡转身,不再多看一眼,他寻到了川英的遗物等,将其血与残痕埋葬星空中。

    在这里逗留了两日,叶凡默默搜寻,看到了很多惊人的东西,也见到了一些古碑,心中阵阵吃惊。

    葬掉了整片宇宙,埋下了几个纪元,这根本不是虚言,他见到了几块碑,古老的吓人,根本不能考证是什么年代,上面的字不懂,超越神文范畴。

    而后,他更是通过一块能读懂的古碑记载,得悉了一些惊人的秘辛。

    冥土浩大无疆,像是另一片宇宙。

    地府的人曾经挖出过不朽神尸,为皇道人物,属于神话时代前,被认为源自不可理解的乱古年间!

    而且,自古至今,出土了不止一具,最少有三具,可惜都是残缺的,且磨灭在史上最可怕的对外大战中了。

    “轮回的尽头……会有那一天吗?”叶凡自语,仰望无垠的星空,修为到了他这等境界,与其他古尊一般,打破永恒问长生是其终极目标。

    他并没有在此大开杀戒,只是将这里的两尊九重天的准帝喊来,让他们收拢阴兵阴将,不得不为祸世间。

    没有了成道者,失去了皇道高手,地府就等于没落了,不可能违抗叶凡的意志,两人痛快的答应,不敢拂逆。

    地府落幕!

    连叶凡自己都觉得很不真实,被视为最可怕的战场,结果就这样没落了,走向了衰败。

    当然,冥皇若活过来,一切又都不一样了,必然会风云再起!

    而现在么,在叶凡的威势下,地府也只能臣服,就是收入天庭中也未尝不可。

    星光灿烂,叶凡凌驾神虹上,一步迈出,斗转星移,天地变换。

    一道炽盛的虹桥横贯宇宙,划过了诸天万域,直通某一星地。这条虹太过璀璨了,连接星空两岸。

    “那是什么,一条金光大道,怎么会如此漫长?”

    “它铺展向宇宙深处,这是……一位大帝出行吗?!”

    很快,所有人都明白了那是谁,叶凡从地府归来,震动人界,所有强者都明白,冥土留不下他,无敌人世了。

    “这是要去……霸体祖星?”

    一条金光大道也不知道贯穿了多少星系,直达霸体祖星那片星河,堂堂正正,不加掩饰,叶凡就这样直接来伐。

    刚闯过地府,又来到一处可怕的禁区,一日连续征伐,让这世间诸雄震惊。

    这就是大成圣体的威势吗?血气如海,淹没星空,如天帝巡视,降临到了宿敌一脉所在的星域。

    这是一颗大星,生气澎湃,山河壮丽,大地广袤,精气充沛,非常适合修行与悟道。

    霸体的祖星很非凡,历经万劫而不灭,至今摹刻上了专属他们的道痕,任何道果在这里都要被压制。

    一般的修士不敢靠近,因为在这里难以发挥出真正战力来。

    当然,至尊级人物不受限制,金光大道铺展到近前,而后消失,叶凡无声无息,一步就迈了下去。

    天边火烧云分外艳丽,通红一片,宛若一片血溅在布上,空中有五轮月亮早已升起。

    叶凡立身在一座山崖上,脚下茫茫瀑布垂落,大地上郁郁葱葱,蛮兽横行,他稍微一感应就洞悉霸体祖洞在哪里。

    “我就不信,圣体他真敢来!这里是几老祖的沉眠地,而他只是一个人而已。上一次渡劫,他被老祖杀的肉身崩碎了那么多次,险死逃生,那是血的教训。”

    “嘘,小声点,圣体大成真的不弱于老祖,而且他血气旺盛,说不定真会来啊。”

    “几位老祖坐镇,他是想来送死吗?”

    “我们承认圣体很强,但只是一个人杀上门来,我觉得肯定会血溅此地,枉死而已。”

    山门前,一群人在低语。

    这个时候,一个男子走来,在晚霞中,他的身上都染着金色的光彩,像是一尊天帝下凡一般,龙行虎步。

    “什么人?止步!”守护山门的一群人大喝。

    叶凡眸光一瞥,前方的人直接炸开了,血雾飘起,让这里显得很可怕。

    既然寻到了正地,叶凡也不掩饰,气机自然外露,向里走去,这些人全都颤栗,在这种气息下全都哆哆嗦嗦,不由自主跪伏在地上。

    这是至尊的气息,无远弗届,瞬间席卷了浩瀚大地,众生哀鸣,无论是飞禽走兽还是霸体祖星上的人都忍不住,颤抖着,软倒在了地上。

    即便是大圣也不行,臣服在地上。

    叶凡君临天下,来到了山门后。

    巨山后方是一片开阔地,仿若一片草原,唯有中间处屹立一座神峰,散发紫气。

    峰下,有一口洞,常年喷薄瑞彩,那里隐匿着这颗星辰上古往今来所有最强者。

    “圣体,你还真敢来!”

    那口古洞中,氤氲紫气沸腾,滚滚而出,一个声音如风雷般传出,在长空下回荡。

    “我为什么不敢来?”叶凡平淡的问道。

    “数十天前,惶惶如丧家之犬,而今也敢来此摆帝威?”古洞中的人说话毫不留情面。

    “一群跳梁小丑而已,趁我渡劫发难,也敢当作炫耀的资本,今日平掉你们!”

    双方针锋相对,尽管这种言语难以撼动他们的道心,但有时还是有点用处的,让对方的心绪有波澜。

    “想送死的话,你来试试看,成全你!”祖洞中一声爆喝。

    叶凡直接动手,身体暴涨,像是一尊天神一般屹立在平原上,黑发如星河,眼眸赛闪电,他的法相躯体高耸入云,一脚踏向霸体一脉的祖山。

    这是一种舍我其谁,我为独尊的气概,即便来到了霸体祖星,面对不止一位至尊,也敢这般,抬脚就踩,要踏于脚下!

    神峰宏伟,气象万千,被云气缭绕,流淌紫霞,这个时候猛然晃动了起来,传出风雷吼,亘古以来还从未有人敢这般凌驾此地。(未完待续)(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