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走遍禁区
    叶凡来了,降临在北斗星域,引发犬轰动,最近他的风头太劲了,所向睥睨,杀古代至尊,天下无敌。

    他来这里做什么,头上悬着万物母气鼎,兵器护体,这肯定不是一场平和之行,不然何以如此杀伐气弥漫。

    “不应该如此啊,已经杀了苍天霸血一脉,在这样强势横扫,树敌太多了,他不可能将几大禁区扫平。”

    “过犹不及啊,再继续下去的话,即便是大成圣体也可能危矣,禁区不是想平就能平掉的,那么多大帝也没有做到啊。”

    人们承认叶凡强大,但是这样下去的话,还是为他担忧,至尊都曾经是天地间的最强者,尤其是北斗的禁区,与大成霸体祖洞可不一样。

    这里的人可以极尽升华,到头来成为真正的大帝,到了那个时候,出现一尊就可以镇压世间。

    即便叶凡很强大,并且这般年轻,血气旺盛如海,但遇上禁忌人物升华也不见得是对手,可能会出变故。

    帝者无敌!

    不是说说而已,大帝、古皇这样的称谓重于泰山,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无以伦比,九天十地尊。

    不管怎样说,叶凡来了,行走在东荒大地上,路过了一处又一处生命禁区。

    世人皆知,只要他不出手,禁区也不会主动去攻伐他,因为他现在大势已成,至尊不升华是杀不死他的。

    没有人会这么高尚,为了让其他禁区安心而自己升华去对抗叶凡,再者说,即便升华也不见得真正将叶凡绝杀掉,会有各种变故,说不定还会被反杀。

    充满了变数,也充满了风险,各禁区对叶凡应该是相当忌惮的,不希望他攻来。

    可叶凡来了,真的要开始踏足,不过荒古禁地,他没有进去,在这里点头致意,径直远去。

    不死山巍峨高耸,黑色大岳都为山中之皇,气象万千,没有人敢随意进来,这里有无尽的秘密。

    然而,今天叶凡径直就入内了,这里的阵纹再也不能阻他,有石人露头,但却战战兢兢。

    叶凡进入不死山,这则消息像是惊雷一般震动天下,刚才他只是在外转悠而已,现在真的进入了,要选择这里动手了吗?

    一些禁区中的存在觉醒,冷漠的注视,至于山中的至尊更是眸光若冷电,透过最深处的迷雾,穿越重重山峰,盯着叶凡。

    其实,有人很想一巴掌拍出去,但是住了,真逼迫到了那一步,叶凡肯定要与他激烈厮杀,逼他出世,那样耗费精血过多,不一定能度过这一世。

    不死山中一时安静到了极点,让人要窒息!

    而外界,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心跳都要止住了,因为北斗随时会爆发至尊大战,他们也许会成为尘埃,不复存在。

    这一刻,许多人大叫,冲天而上,逃离了北斗,不敢在这里停下了。

    唯一让人庆幸的是,叶凡并没有释放自己无以伦比的血气,不然的话,这大地都可能要崩裂了。

    脚步声很空旷,叶凡漫步不死山中,沉默寡言,在至尊陷入最深层次的沉眠时,昔日他曾经进来过,但与而今相比,那可真是冰火两重天。

    现在,他堂堂正正,在这里漫步,无人敢挡!

    他要做什么?真的要平掉不死山吗,许多人猜测。随着空旷的脚步声回荡,叶凡来到了山中深处。

    眸光扫过一座座巨山,可惜没有发现“弄岁药”,也就是那株玄武仙药,不在这里,显然被山体中的至尊带在了身边。

    他继续前进,径直走向一株老树,那里叶片摇动,光华漫天,一株悟道古茶树扎根于此,流光溢彩。

    上面每一片叶子都不相同,更有一百零八片,晶莹剔透,璀璨生辉,有的如小鼎,有的如小麒麟,还有的形似小八升。

    它们代表了不同的道,对悟道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而今也算是成熟了,但是却再也没有人在外面等待了。因为至尊复苏,还没有陷入最深层次的沉眠,无人敢冒险取叶。

    叶凡走到近前,直接采摘,将所有的叶子录落了下来,一片一片如仙华破空,极尽绚烂。

    这一次,老悟道茶树没有逃,因为它知道,在至尊面前,这么近的距离内没有一点机会。

    叶凡深入禁区采仙茶,从容而镇定,将叶片放进了玉罐中,而后在这里转了一圈,盯着至尊栖身地看了又看,转身离去。

    所有人都发呆,这很嚣张,在至尊的家园中敢这般,无所忌惮,这是一种震慑与叫板吗?

    不过世人皆知,叶凡与不死山有大怨,当年黑暗动乱时,石皇大杀四方,叶凡的亲故死了不少,如姬子、如姜太虚。

    现在他来此,没有让人意外。

    若非悟道古茶树离不开这里,他也许会挖走。

    不死山是一片神秘之地,为宇宙本源仙土之一,只有这个地方才能栽种悟道茶树,昔日无始大帝曾尝试挖走,但却不能在外地存活。

    叶凡没有截悟道茶树的枝干,因为他有一种野望,日后要君临这里,此树而今不能毁,内定为自己的仙药了。

    举世哗然,叶凡进禁区,当着至尊的面摘走了他的悟道仙茶叶片,从容离去,这么干了……

    “小辈!”

    不死山深处有一个声音冷哼,没有多语,他知道,叶凡也没有做好准备一战呢,不然不会这样走开,肯定要血拼。

    “我渡劫时,不死山也有人出手,别不忿!”叶凡回眸,在走出山地时丢下这样一句话,很是冷冽。

    这是针锋相对,隔空遥望,双方都不想战斗,也只能是这个结果。

    随后,叶凡进入了神墟,这里残迹诸多,道痕遍地有一座巨大的南天门耸立,是古天庭的遗迹,当年坠落在此。

    叶凡第一次进来,踏入了南天门感应到了一种宏大的气息,似乎有帝尊的道痕波纹划过虚空。

    遗迹无疆,这里曾是诸神的乐园,而今却号称神墟,有至尊蛰伏。

    叶凡显然是冲着蟠桃树来的,可惜至尊防备着他,早已将树拘禁而去,栽种在了神墟最深处他来晚了一步。

    “轰!”

    叶凡出手,对地一击,大手探下,将一条地脉撂取了上来,握在了掌心,阵阵氤氲仙雾飘起,沁人心脾,有芬芳流淌。

    这是一口神泉,自地脉中涌出,自古不干涸涌出地面后又渗入地心形成循环。

    “你不要过分!”神墟深处有人开口声音很冷,也很无情但是并未出手。

    “我渡劫时,你也曾出手,一口神泉还不足以补偿呢。”叶凡冷幽幽的回头将浩大的地脉炼成三寸长,在掌心发光,仙气蒸腾。

    这是真正的的神泉,与当年荒古禁地中的九口同一级,是栽种不死药以及炼丹还有延长人体生命精气的最好水源。

    举世难寻,在而今也唯有生命禁区中还有,那是至尊移来的。

    叶凡很不客气,直接挖走了这条地脉,截走了这口神泉眼,准备留给天庭用。

    这种收获也还算不错。至尊虽然不满,但是也不至于出来拼命,叶凡倒也掌握了一个度,不想死拼呢。

    当然,得罪与否并不重要,既然当日渡劫,这些人曾出手,即便他揭过,不讨个说法,也早已注定了日后的关系。

    所以,叶凡闯来,就是明目张胆的洗劫与勒索。

    他在这里转悠了一圈,将神墟看了个透彻,而后将南天门们扛走了,扬长而去,根本就没有一点的敬意。

    神墟中的至尊,眸子冷酷无比,盯着他的背影,但是却无可奈何,他还不想极尽升华,可舍此之外,注定杀不死对方。

    东荒,所有人都发晕,叶凡做了什么,大摇大摆,将南天门给扛了出来?

    要知道,那就是神墟的门面啊,竟然这样易主了,还真是让人有点无言,更加忌惮他的实力与强大。

    显然,至尊默认了,因为袭扰过叶凡渡劫,现在双方在寻求一种上不得台面上的“补偿.”从而达成一种平衡。

    仙陵,一片荒凉,到处都是丘陵,每一座都不是很高,但都很有气势,有的有阴气缭绕,有的则瑞霞冲霄。

    这个地方极其神秘,被认为是古代仙人的葬地,尽管所有坟都是空的,但是人们却认为那是仙体羽化所致,没有留下真体。

    叶凡来了,在这里漫步与寻找,从一地到另一地,昔年长生天尊隐伏在这里,死在了黑暗动乱中,不过这里还有至尊。

    最后,叶凡从这里挑选了上百块史前石碑,全部拔走,很是彻底,他要带走去好好研究。

    叶凡收走石碑,无人阻挡,让东荒各部人马全都目瞪口呆,更是有点麻来。

    不久后,他出现在了太初禁区,来到了古矿边缘,这一次他没有能够接近,因为有几股强大的力量阻挡住了他的躯体。

    “没别的,我想要一块太初命石。”他直接开口,进行索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块银白奇石飞出,能有脸盆那么大,流动仙光,喷发仙精,惊人之极。

    叶凡一把捞在了手中,转身就走。太初古矿不缺这种东西,但也不会太多,命石在外界稀珍无比,让人可以为之拼命。

    叶凡一路走下去,最后一站来到了轮回海。

    当迈过山门后,前方一片汪洋横在前方,灿烂夺目,涛声阵阵,它也在东荒,可是却不在红尘中现,自成一界。

    这个是叶凡第一次来这里,认真看了又看。

    “小辈,我这里没有什么值得你惦念的。”一个冷漠的声音道。

    “有,你的命!”叶凡平静回应道。谁也没有想到,最后一站,叶凡竟有动手的意思。(未完待续)(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