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荡不死山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荡不死山

    “救命呀!”神娃大叫,满脸惶恐,在绿铜鼎内挣扎。wr e a。 m

    域外,叶凡一只大手探下来,想要将他抓走。可惜这一切过于突然,他已经晚了一步,而且下方的几位至尊动手。万龙铃腾天,一条紫色大龙张牙舞爪,咬向他的手腕。另有一杆凤翅鎏金镋闪耀赤霞,也劈了过来,雄霸天下。

    在铿锵声中,叶凡的大手被阻,只是这一瞬间一切就已经成为了定居,再也无法阻拦,绿铜鼎光芒大盛,小胖子消失了,没入了鼎壁内。

    “神娃!”叶凡大叫,空留叹息,小胖子与鼎熔炼为一体,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嗡的一声,绿铜鼎颤抖,垂落下的仙芒如一挂挂银河,灿烂夺目,鼎内盘坐一道身影,宝相庄严,眸子开阖间,精光四射。

    那是成仙鼎内蕴的神祇,而今神魂完整了。

    叶凡沉默,久久未语,其实早已所觉,只是不曾得到证实而已,神娃是绿铜鼎的内孕的神祇化生而成。

    “真是了不得啊,他竟然跳脱了出来,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生命体!”

    “我向兵器转化,而它却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凤翅鎏金镋怅然若失,有一种苦涩与无奈。

    神娃是成仙鼎的神祇,当年鼎碎后他以无上仙法来解脱,努力向一个真正的生命体进化,但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过去的道行与能力几乎丢失殆尽,甚至是失忆。

    而今成仙鼎重铸,他被召唤了回来,所失去的一切都重新凝聚,神娃自然也复原了,熔炼为鼎的核心神则。

    “嘿嘿……哈哈哈……真是天意啊,成仙鼎在今天重新铸成,再现人间,这不是要助我们打进仙域吗?”兽神大笑,但眸光却很冷冽。

    “是啊,当年帝尊就是鼎定乾坤,以无上法力击穿仙路屏障,要藉此成仙,但可惜功亏一篑,而今我们来替他圆梦!”白虎道人也笑了,可多少有些森然。

    不管怎样说,帝尊终究是死了,即便留下了后手也不可能真正复活,可是他的成仙鼎却新生了,再现人界,对于六大至尊来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

    “杀!”

    他们大吼,一起向仙路冲去,共同催动神力,祭绿铜鼎,将它推在最前方,要打出一条成仙路来。

    这个地方顿时发生了大崩塌,宇宙星河崩断,他们在疯狂的吞噬精气,各大星系暗淡,近乎干涸。

    “轰!”

    在那条金光大道上,另一座巨碑浮现,上面刻有一些帝文,唯有古之大帝与古皇才能辨认,别人无法读懂。

    这些也可以说是仙道法则,不达到相应的境界永远也不能读懂。

    “一世成仙二三人!”

    这句话很短,但是却如同在每一位至尊心中砸进一块巨石,顿时让他们所有人都忌惮了起来,相互防备。

    虽然在前进,但是气氛一下子变了。

    “不管怎样说,先前行,打进去,到终极尽头再说!”

    “不错,这些碑文没有什么意义!”

    皇道法则迸发,这个地方沸腾,经历过上一次大劫,他们格外小心,全力催动成仙鼎向里猛冲。

    不久后一座宏伟仙关出现,那里有模糊的身影镇守,竟有大帝级的战力,有人俯视着他们,睥睨万古诸天。

    “好强大,这一次是真正的仙关吗?!”

    这个地方发生了大战,犹如上次,惨烈无比,让古皇与大帝都要拼命,向前猛攻,且更甚之。

    宇宙乱了,各大星地都急骤变化,精气在迅速减少,全面向着飞仙星涌来,被至尊吞纳,供他们打成仙路。

    所有人都惴惴不敢,觉得一场天大的祸乱要降临了!

    兴,底层修士苦。衰,底层修士苦。

    无论是任何变故,对于下阶修士来说都是一种灾难,高层的奋斗目标与愿景对底层人士来说动辄就是大动荡。

    叶凡看着他们打进成仙路,没有跟进,成仙是他所愿。可也有一个很残酷的现实问题,那几人对他敌意甚浓,因为他是当世至尊,血气充足,被几人忌惮。

    此外,叶凡还没有完成任务,有一个心结,要为好兄弟姬子、为恩重如山如父的白衣神王还有盖九幽复仇。

    他一直在盯着北斗不死山,石皇不曾出现,到了现在还没有走出来,想必也是心有顾忌吧。

    亦或是说,石皇在等待机会,想待成仙路上打的差不多了再进去?不过这样也许会遭受那六位至尊联手压制,毕竟他们掌握了成仙鼎,且付出了不少,绝不会容忍这样找桃子的人捡便宜。

    “是时候了!”

    叶凡站起身来,趟过破碎的星河,一条仙光大道横贯宇宙,贯通到了北斗,他沿着这条路很快就到了。

    途中路过很多星系,诸多强族都感应到了他,全都骇然。成仙在即,人族圣体叶凡不去面对,竟然要前往北斗,这是要做什么?

    神光万道,人们都知道了他的目的,神光大道通达东荒,他降临在了不死山中!

    “他要在这个时候征战禁区,这是要为其故人讨个说法吗?”

    不死山,每一座山都黑的瘆人,有的如高耸入云的剑刃,有的如卧在地上的莽牛,雾霭缭绕,大气磅礴。

    可以看到残缺而丢掉一臂的石人在采药,也能见到缺少一爪的石乌鸦在飞翔,这些都是圣灵,看起来很怪异。

    “你终于来了!”石山深处,传来低沉的吼声。

    “我来了!”叶凡喝道,含义不同,凝视最前方的那片黑色的大岳,满头黑发无风自动,眸光绚烂慑人。

    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去,这片禁区曾经沾染满了鲜血,虚空大帝一生杀了不死山一两尊古皇,震惊天下。

    那个年代,虚空大帝处境很艰难,曾怀着必死之心而来,因为这里盘桓着数位古尊,非人力可抗。

    正是在那段岁月,虚空大帝树立起了人族的至高威严,不容侵犯,哪怕是一人而已,也震慑诸天,他一生都在战斗。

    而今不同了,叶凡这个年代,至尊已衰老,而且山中的古皇早已凋零到了最低人数,他进来时心情完全不同了。

    “虚空也来过,都不曾平不死山,最后临终时血肉裂,浑身是伤而发作。你也来了,也想死吗?”山中传来大喝声。

    “先辈大帝征战天下,将禁区中的锐气磨灭的差不多了,至尊而今还剩下几个可战之人?到了这一世,我感谢他们,让我可以如履平地般进不死山!”叶凡自信无比。

    山中的人沉默,但心有大怒,叶凡这是一种轻视,认为不死山大不如从前了,甚至以为能够来这里散步了吗?

    “虚空血拼一生,无始大帝来此遛狗,而今我彻底平掉你们!”叶凡大吼,说出了他此生的心愿。

    “你敢!”山中传来大喝声,所有的黑色巨岳都隆隆摇动与轰鸣,如雷公暴怒。

    “我有什么不敢?石皇你滚出来!”叶凡头上悬万物母气鼎,脚踏金光大道,到了不死山深处。

    这里有一片巨岳耸立,将这里环绕,没有人知道当中有什么,成为了世间最大的秘密。

    而今日叶凡来了,将强势进军,揭开不死山最后的神秘面纱。

    这片最高的黑色山岳周围雾气弥漫,当年一个无头骑士就惊的叶凡他们借助大帝阵纹迅速逃遁,岁月匆匆,而今他靠自己来此了,要进行终极一战,让人感慨万千。

    可惜了当年的人,时光逝去,再也回不来。

    “轰!”

    叶凡一脚就踏碎了一座山,将之踢碎,化成乱石飞向四方,震动了整片东荒大地。

    曾几何时,有人敢这般,简单而又粗暴,直接要平不死山,来杀当中的至尊与主宰者。

    这里的事迅速震荡宇宙,即便飞仙星的大事也难以将这里的风云遮掩,又要灭禁区了吗,叶凡神威荡千古。

    “你念念不忘,是想为姬家的人,还有姜家的人复仇吗,他们的血不错,可惜不曾饮到,就那样战死了。”前方,一个高大的魔影耸立,面对山口处。

    这就是不死山最深处,超乎人们的想象,不什么可怕的魔土,而是一片世外桃源,纯净而自然。

    一片桃园,落英缤纷。几间茅屋,返璞归真。

    一头老龟在爬动,缓缓而行,向着茅屋后遁去,竟是万岁神药——玄武。

    一个糟老头子靠着墙根,很衰老,但这一刻手疾,一把按住了玄武药,避免它溜走,而后揣进了怀中。

    不死山中还有两未至尊,一个是石皇,高大雄武,如魔神般屹立在前方,手持一杆黑色的方天画戟,杀气腾腾。

    另一个就是那个老人,老眼昏花,慢慢腾腾站起身来,道:“你们战,我走了,生命无多,不想再踏入这风波中,只想给一些儿孙留一条活路。”

    他竟然要退出,而石皇则面无表情,没有任何的表示。

    叶凡眯起眼睛,仙瞳射出一缕缕精光,看出了究竟,老人处在了化道的过程中,这是元神在熄灭,即便给他神药,给他全宇宙的生灵来吞噬,也难以逆转。

    此人活的太久远了,世间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阻挡他衰败与死亡。

    或许,可以说这是一个死人啦,最多只有几年甚至几天的寿元,必然会化道成为尘埃,什么也留不下。

    叶凡没有阻挡,一个将死之人没有意义了,而且对方也没有什么至尊战力了,可以给其一个选择坟陵的机会。

    可石皇决不能放过!。(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