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成帝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成帝

    这是怎样的一种神迹,时隔多年后,于无声无息间,有人要成帝了,是如此的突然!

    此前根本就没有一点端倪,什么迹象都没有,它来的太快了,异常突兀,超过了至尊的算计。..////

    “此前没有感应,这个人是谁,他怎么就突然要成帝了,没有出现在过记忆中!”仙路上的大战都不是那么激烈了。

    所有这一切都超出了至尊的预料,他们彼此敌对、防备,但是遇上了这样的事,却也感受到了一种危机。

    这个世间,有他们算不到的人,超脱了把握,比叶凡这个变数更可怕。

    “轰隆!”

    无量神劫浩荡,宇宙边荒粉碎,浩荡进大宇宙中,数不尽的星系成烟尘,一种至高无上的法则在蔓延。

    在这一刻,万道哀鸣,宇宙各种秩序神链都将要被压制,将就此成就一个的人道,他将高高在上,俯视九天十地。

    “要成了吗,只要熬过雷劫,万古中又多了一尊了不得的无上人物!”凤翅鎏金镋轻叹,想到了自己的峥嵘岁月,再想到而今的没落身,说不出的伤感与怀念。

    “有点熟悉,似乎在史上出现过,但是想不起来是谁,他应该发生了改变,究竟是谁?!”

    几位至尊很敏感,有人捕捉到了一丝似曾相识的气息,但是却不能辨认出究竟是何人,全都心头一跳。

    “轰!”

    大帝劫在浩荡,于全宇宙中扩散,极其霸烈,汹涌向各地,这是在铸唯一的帝道,要压盖人间界。

    只要这个人成道,所有后来者此生都不能再成帝,唯有等他死去一万年后才可以,这让人震惊。

    诸天骄颤栗,这一世有古皇子、有最惊艳的人杰,各种传承的奇才很多,是万古来的大积累,全都在这一世复苏,出现,而这个人成道,等于断掉了所有人的路。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是现在?!”

    “不,我不甘啊!”

    宇宙中,正在渡劫的人不算少,包括了火麒子、神蚕道人、尹天德、神尊等,这些哪一个不是绝世奇才。

    而现在,突兀的大帝劫发生了,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大难,这让人绝望,看不到光明,看不到希望。

    他们的路断了!

    “再向天借五百年,老天你是何其的不公!”

    “再给我百年也好啊,为很么会这样,我已经看到了曙光,想努力推开那扇门,而你上苍却无情的为我闭合了!”

    各地都有人在渡劫,有人沉默,有人悲呼,不能承受这个结果。

    大帝劫真的太突兀了,此前没有一点征兆,若是其他大世,此人必然早已名动天下,闯出了赫赫威名,杀出了个尸山血海,而今却是突然爆发。

    “轰!

    天劫震世,压盖了一切,淹没无尽的星系,这是在灭人间界一般。

    大道规则在排列,不断的改变,这一世的至强者的法道将成为唯一,压盖一切道统,主宰这片宇宙。

    雷声隆隆,混沌气澎湃,炽盛电芒飞舞,每一条都跨越几个星系,长大无比,这让人震撼。

    “这就是大帝劫吗?太过恐怖了!”

    在天罚中,在无尽的雷光中,有一道金色的身影独立,激烈对抗,征战大道,要将自己的无上烙印与宇宙融合,成为唯一。

    无尽的雷海扑来,每一重都显得那般的可怕。

    相比较而言,那些绝代天骄的准帝劫在这一刻不够看了,虽然皆古来罕见,但是又怎能比得上大帝劫罚呢?

    一声长鸣,一道火光燎天,一道金色的身影像是冲破了万古的禁锢,划过大半的宇宙,不断的冲击。

    “是……一只神禽!”

    有人见到了成帝者的一道残影,露出震惊之色,这不属于人族,将要现一位妖族大帝。

    “管他是谁,这一切都与我们无关了,他争的是大帝位,而我们争夺的是成仙果!”

    仙路上的大战在继续,几大至尊态度冷漠,若是昔日他们会阻止、会出手,可是现在却顾不上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所言倒也是实情,有了更高的追求,仙域隐现,就在眼前,打进去的话就将创造历史,成为古来最终的成仙者!

    “杀!”

    众人向前闯,惨烈搏杀在继续,叶凡加入,成为了几人重点“照顾”的对象,不时有强大的攻击光束扫来。

    当然,每一个人都相互戒备,不时寻机会对别人下手,因为都是对手,到了现在不可能同仇敌忾。

    结盟是不稳定的,也是短暂的。

    “轰!”

    外界,大帝劫更加剧烈了,竟然影响到了仙路,这让人惊撼,显然此人渡劫场面极其壮阔,波及到了这里。

    “他在移动,以极尽速度躲避雷法,在尽量积蓄力量,想要熬过去。”白虎道人说道。

    “很强吗?勉强合格而已,能闯过去才是大帝,若是熬不过不过是一堆粪土!”兽神的声音很冰冷。

    成仙路上大战到沸腾,叶凡早已经见血,几位至尊都升华了,屹立到了最强大的领域中,无敌天下。

    这是一场激烈的大碰撞,每一次对抗都有人溅起很高的血花,杀到现在,虽然他们言语上还算平静,但是早已是杀机惊霄,谁对谁都得戒备。

    神禽长鸣,宇宙颤栗。

    一位大帝在崛起,他在饱受煎熬,艰难闯关,雷火中一道金色的身影横天,从飞仙星系旁飞过,带动起大片劫光。

    “一只金乌,竟然是这个族类中有人成道了!”

    仙路上,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迫,那种气息太过恐怖,至刚至强,若烈火灼身。

    “我有些印象了,当年有一位准帝渡九重天劫时,声势浩大,惊醒了沉睡的人,想对他出手,可是最后他伤了大道仙台,便没有人动他了。后来,他苦熬了几千年,终是坐化了。”

    “嘿嘿,哈哈,好一只金乌,真是就好心机啊,竟然瞒过了至尊!”

    “他当年分明是研习了涅槃之法,为了开启第二世而煞费苦心啊,拿一世的生命与道基当作赌注,只为这一世成帝!”

    几位至尊眼中寒光闪烁,若非是在成仙路上,他们铁定会出手。

    此际叶凡也知道了此人是谁,他感应到了那种气息,曾经见到过,是天兵古星地心深处那颗金色的蛋!

    当年他去历练,寻到了王子文,在那里有惊人的发现,那是古天庭的练兵之地,整颗星辰是灵宝天尊的头颅。

    而地心深处,还有至尊仙台的火焰不熄,甚至还有仙液流淌,那里有一颗金色的卵在汲取那一切,由一只乌鸦大圣守护。

    所有这一切划过心中,叶凡心中剧震,成帝者竟然是金乌族的老准帝!

    一直传闻,那位老准帝如何了得,却始终不显,后来才知道坐化了。

    可现在看来,金乌族的老准帝手段逆天,他赌上了第一世的所有,令自己涅槃,活出了第二世,这是一种恐怖的实力,可也需要一种大气魄。

    “可惜啊,当年错过了。”叶凡轻语,

    轰!

    成仙鼎剧烈摇动,上面的法则燃烧,让万龙皇、兽神等一惊,他们共同主导,封在上面的神则要耗尽了,此鼎自行冲击,威力更惊人了,但是却有点脱离了他们的掌握。

    仙光大道璀璨,绿铜鼎中有一个身影显化,有点像神娃长大时的样子,但是却比他强大无数倍,威严无比,震慑宇宙。

    这是鼎中的神祇,更是与昔日的帝尊一模一样!

    叶凡第一次见到帝尊的样子,当然他知道,这不可能是帝尊,就如同他鼎中的神祇一般,只是模仿了他的容貌而已。

    绿铜鼎震动,一下子粉碎了前方的屏障,轰杀了进去。

    “当”

    突然,一声剧震,成仙鼎也不知道击中了什么东西,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震动了几大至尊。

    前路有物阻挡,横亘前路,处在光雨中,所有人都不禁为之神色一滞,对抗放缓,一起向前望去。

    那是一座碑,岁月古老,这跟以前见到的仙关、碑、轮回门等不一样,不是法则交织而成,而真正的一个实体。

    一块真正的石碑,出现在成仙路上,这太过震撼,让每一个都心中激动。

    “我们这是要到达一个真实的世界了吗,而不是投影区域,因为见到实物碑了!”白虎道人颤抖,满头白发倒竖了起来。

    这很让人怀疑,他们打进了仙域中。

    此碑极其古老,似贯穿了整部历史那么久远,有一股难以说清的韵味。上面有一些字,不是太古神文,属于乱古岁月年间的字体,无法辨认。

    唯一庆幸的是,还有一段帝文,那是古来不变的至高仙文,只有达到这个境界的人才能领悟与看懂。

    “过了此碑,也许真的会成仙了……”

    竟然这样一段话,带着些疑问与不肯定,又有些像是登临峰极后的苍凉慨叹。

    有人曾经杀到了这里,如此的接近仙域,而后留下了此碑,他打进去了吗?所有人都一阵忐忑。

    “他是……荒塔的主人——荒天帝!”

    因为,他们看到了那道印记,一座塔烙印在石碑的最下方,那像是一个名字般,留给后人无尽的遐思。

    一段湮灭的岁月,比神话时代更为久远,从来都不见记载,没有人知道那是怎样一个时期。

    只有九大天尊曾说过,那是消失的乱古时代,一段轮回被遗忘,一段湮灭在时间长河中的璀璨岁月。

    为灾区人民祈福,希望救灾过程顺利,雅安,祈福,愿平安。

    .(未完待续。(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