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神话战场
    灵皇盘坐在古老的战车上,黑发似星河般,光亮而浓密,眼神冷而寒,犹如刀锋,他一拍腿上的兵器。“嗡”的一声,一柄灵刀犀利无比,如化作一道匹练飞来,斩向叶凡的头颅。

    叶凡露出异色,这一刀看似平淡无奇,但是绝世犀利,释放出了灵皇那不朽的意志与杀机,横断万古苍空。

    一根又有一根仙羽在飞舞,圣洁无暇,在刀芒周围相随,划出了不朽的气息,巨大无比,有星河那么长。

    “羽化之力,飞仙之芒!”

    “灵皇果然盖世无双,就是我等也是惊畏啊!”仙姥开口,露出异色,灵皇一出手就让人心惊肉跳,每一个人都生出一股寒意来。

    叶凡双脚如钉子扎根在虚空中一动未动,而身体则若一株柔柳随刀而转,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形轨迹,避过其锋芒,而后双手暴击,万种符号一起乍现,形成大道压制。

    当!

    虚空中爆发出一片炽盛电芒,无上刀气汹涌,与叶凡的拳头擦出了最为璀璨的光,宇宙四碎,天地爆炸,神话战场剧烈摇动,即便浩瀚无垠,但也承受不住这种攻伐。

    上万种符文与那些飞仙神羽撞击在一起,相互磨灭,迅疾熄灭了下去,原本就破碎的星海成为灰烬。

    这种盖世神威让人惊颤,若是有准帝在这里一定会胆寒,这样的气机随便溢出一缕就足以让他们死上百次。

    这也就是神话战场,有诸天古尊留下的道痕,令其坚固难朽,若是换作另一片星系,必然全部成灰,化成混沌,什么都不复存在。

    最后,刀气尽失,道符亦灭,只剩下了一柄银色的灵刀还有叶凡的双拳。初看两者平分秋色,不忿胜负,但真正如何就不知道了。

    一声怪笑传来,仙姥出手,稀疏的发丝间飞起一支玉如意,毫光隐现。每道芒都是一挂星河。铺天盖地,镇压神话战场。

    这种逆天的手段令人惊悚,毁掉星空,开天辟地等,根本就不在话下,对于她来说太容易了,惊慑九天十地。

    这已经不是一支玉如意,分明是一个真实的宇宙压来,要以无上世界法道镇压叶凡。将其化成齑粉。

    叶凡站在那里,岿然不动,异象撑开,同样是一个浩大的世界显化,对轰苍天上那支温润的玉如意。

    无声的大碰撞,万物破灭的气息四溢。彻底毁掉了此地,远处十几具巨大的尸骸历经万古都不灭,长达也不知道多少里,现在却成为灰烬。

    其中有圣体一脉的小半截尸骨,任其肉身坚固不朽,这个时候也如破纸烂布般碎裂,彻底毁掉。

    可以想见。两者的碰撞多么的恐怖。

    当然,这些骸骨都早已失去了仙精,被人炼走了,不如原本那么坚固。可相对一般的神料来说还是远胜之的。

    这一次对决,叶凡不动,异象收起,而玉如意也退走了。

    “好一个圣体,我不得不佩服了,修行时间不长,竟然强到了这等程度,果然有逆天的资本!”

    一个虬须大汉手持一张神弓向前走来,随手拉了一下弓弦,上面并没有搭上箭羽,可是一声颤音传出,却让人灵魂将碎。

    这种手段让人骇然,空箭穿心,无箭更胜有箭,令叶凡都变色,面对这个人时感觉了一种危险。

    这个虬须大汉给人一股很怪异的感觉,像是曾经历经了万古那么久远,比所有人沾染的时间气息都重。

    “尸皇!”他自报姓名,到了这等境界,大杀天宇,惟我独尊,一般情况下根本不会对人客气,现在却主动报出了姓名,说明他对叶凡的尊重与顾忌。

    “是你……出自地府的尸皇!”叶凡吃惊。

    他曾去过地府,与镇狱皇交手,了解到了很多秘辛,地府曾有一位巨头出走,进入了太初古矿,自称尸皇。

    “不错,是我!”虬须大汉点头。

    他的来历极其古怪,是这个天地间第二位由尸而化为生命体,最后又成道为皇的人,极其强大。

    据传,他是被人从地府最深处挖出来的,究竟属于何年代根本无法说清,旁边有古碑相伴,依据那种文字推测,当属乱古年代的尸骨。

    由尸而皇,这种人极度可怕,是继冥皇后的又一个盖世强者,自有其恐怖之处。

    嗡!

    无箭弓弦再颤,他连续拉动了八次,结果七次为虚,让人元神将碎,第八次却化成了一道尸气,自天而降。

    那不是一般的箭羽,而是一道茫茫瀑布,壮阔无边,长达也不知道多少里,将残碎的星河都淹没了。

    由尸而皇,尸皇体内依旧有死气,比星海还壮阔,准帝沾染上一点就要成为脓血,暴毙而亡。

    现在无尽的死气全部汹涌而来。

    叶凡长啸,天灵盖中龙形血气冲出,万物母气鼎飞起,可吞噬万灵,尸气竟然对其也是一种补充,不限于灵气,万物混沌都能被它吸收。

    “圣体,你的胆子真的不小,我想以你之能可以猜到,我们怀着必杀你之志才出世,你居然还敢来!”

    说话者语气格外冲,话语铿锵,震的在场每一个人都心神剧颤,这是一个无上高手,即便是诸尊也都心中一寒。

    “竟然是大鹏皇!”仙姥倒吸了一口凉气。

    “想不到那个地方出世的人是鹏皇!”尸皇也惊叹。

    “没有办法,我运气较背,抽到了这一签,不得不提前出世。”金翅大鹏皇冷漠的说道。

    他雄姿挺拔,满头金色的发丝飞舞,从黑暗宇宙中走出,顿时间金光亿万丈,照耀整片神话古战场。

    他像是由黄金铸成的一般,充满了一种魔性,眸光凌厉,手持一杆状若神剑、共有二十八节的打神鞭,神武盖世。

    这一次,四大生命禁区各出一人,要杀叶凡,出动的都是赫赫有名的无敌人物。

    “嗡”

    大鹏王轮动黄金神鞭,压塌宇宙,发出呜呜的可怕异啸声,打向叶凡的面门,冷漠而无情,上万种大道符文绽放。

    这个人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强势绝伦!

    “当!”

    叶凡头上的鼎飞起,与其相撞在了一起,爆发出一种恐怖的气息,两者间崩裂,直接蔓延向神话战场各地,如骇浪滔天,壮阔无比,这是一种古来罕见的宇宙奇景。

    轰隆!

    大鹏皇极度自负,手中的黄金神鞭上可击杀神明,下可镇杀魔王,他勇冠天下,神威不可挡,始一出手后就不曾停下,向前大杀。

    叶凡与他激烈厮杀,上来就是一场神战!

    显然,大鹏皇是一个好战狂人,即便身为至尊也是如此,本性不改,恨不得与叶凡征战到死,一道又一道黄金光撕裂宇宙海,黄金神鞭挥舞个不停。

    “大鹏皇,不要忘记我们是为杀他而出世,并非满足你的战意而来。”仙姥提醒道。

    “我记得!”大鹏皇倒退,止住攻击。

    叶凡眉头微皱,他知道遇上了大敌,无论是灵皇还是大鹏皇,都强大的超乎预料,这四人没有一个是弱者,无愧为绝世皇道人物。

    “圣体,严格来说你不是我们的对手,过去你虽杀了几个至尊不过是因他们血气干枯,被你活活磨死,而今日你再也没有机会了。”尸皇喝道。

    “战过才知道,你们几个杀不了我,今日当是你们授首时!”叶凡冷声道。

    “可惜了你这等的英杰!”灵皇一声叹息。

    轰的一声,在他的背后出现一片恐怖的禁地,南天门巍然耸立,正是神墟,仿佛一下子从那北斗星域跨越万重星河到了这里。

    事实上,这不是真正的神墟,而是此生命禁区的无上烙印,所有道痕绽放,隔着星海,从北斗烙印到了这里,布下无上神阵。

    接着,仙姥的背后,巨大的坟头如山一般隆起,连绵成片,虽是坟场,但是却流淌仙家气息,瑞光万缕。

    这是仙陵,它也隔着星海,烙印下道痕,再现禁区景象,让这里成为仙姥的主战场。

    接着一座古矿出现,漆黑一片,深不可测,周围山势起伏,浩瀚如龙蛰伏,但紧接着古矿吞吐宇宙星辉,又让那里璀璨一片。

    尸皇屹立太初禁区当中,这也是道痕烙印而成,组成了无上神阵,化成了他的主战场。

    叶凡叹息,几大禁区虽然没有真正横空而来,但是却将最可怕的皇道法阵移来了,真实再现,等若几大禁区立在这里,将他包围。

    轰!

    最后一声巨响,九条山脉壮阔无边,连在一座巨岛上,镇压而下,出现在大鹏皇的后方,气象惊人。

    叶凡神色变了又变,眸光炽盛了又暗淡,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最神秘的禁区——上苍,也名葬天岛,但是依旧心中有惊意。

    葬天岛,为一座巨岛,悬浮在东荒天穹上,平日隐在虚空中不可见。

    它主体形似一口巨棺,而延展出去的九条山岭,状若九头真龙,雄伟而磅礴,极具气势,震撼人心。

    叶凡每次见到都惊疑不定,因为这与他当年见到的九龙拉棺太像了,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九条龙拉着一口巨大的青铜古棺而今不知落在何方,叶凡曾寻觅过很多次,都一无所获,现在葬天岛出现,让他心神震动。(未完待续)(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