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后手
    俺在新浪开微博了,名字叫“辰东的微博”,因为辰东被人占了,想剧讨还有给我提意见的兄弟姐妹可以来加我。另,腾讯微博名就叫“辰东”。

    血花溅起三千尺,这是一种真实的写照,叶凡深陷绝阵中,遭受了成百上千道剑气,身负重创。

    形势危急到了极点,灵宝天尊绝艳古今,在阵纹造诣上古来无有超越者,他的阵图蕴含无穷的杀意,驱动四剑激射,无坚不摧,纵然是大帝都要被斩碎。

    叶凡浑身是血,一道道伤口可怕无比,光是前后透亮的血洞就不下二十处,赤血飞洒,每一滴都可以洞穿一位准帝。

    “困兽犹斗,徒劳挣扎!”灵皇冷漠的说道。

    现在他们占据了绝对的主动,古来第一杀阵一出,由四位皇道高手主持,可以说是天下无敌,谁来了都无用。

    “斗!”

    叶凡大喝,双手演化,运转斗战圣法。一座火红的神炉飞起,那是恒宇炉,散发火光,烧塌星域。而后一面古镜腾起,悬在其头顶上方,照耀仙光。接着,一口犀利的仙剑射出,太皇剑化形,劈斩天

    各种极道兵器齐出,冲撞这座杀阵,叶凡用尽手段,希望将之瓦解。

    可惜难以冲破阵纹的阻挡,全部被剑光磨灭了。

    而这个时候,阵图轰鸣,恍惚间世界都被炼化了,通天杀阵杀气弥漫。

    这座大阵的四门,越发的恐怖了,不仅四柄凶剑震动,就是另外四兵也彻底融合了进来,威力倍增。

    “哧”

    一座阵门上,灵皇的银色的神刀射出,刀气如海,劈向叶凡的躯体。

    万物母气鼎早已残破,刀气弥漫而过,冲进了叶凡的躯体,令他剧震不已,不断倒退,在虚空中留下一个个血脚印。

    经过阵图的加持,银刀威势也不知道强了多少倍,无坚不摧,刀气入体的刹那,让叶凡几乎炸碎。

    “嗡”

    一声弓弦颤音传出,一道神芒飞射而来,悬挂在另一座阵门上的尸皇长弓发威,射出一道璀璨的光芒。叶凡以手相击,粉碎了光束,可是弓弦连颤,光束无尽,铺天盖地而下,顿时让他疲于应付。

    “噗”的一声,他肩头被洞穿,接着腰腹、胸膛、大腿等先后中箭,被可怕的光束射穿,只有射向其额骨的十几箭被粉碎。

    叶凡陷入到了绝境中,杀阵名不虚传,的确称得上震古烁今,难以破解,再这样下去他必死无疑。

    庞博念念不忘的“诛仙阵图”真的出现了,古来杀性第一,全力运转,这个时候神当杀神,仙挡弑仙!

    这个时候,四柄仙剑全都飞了起来,离开阵门,进入阵中大杀叶凡,留下另外四兵护阵。

    每一柄仙剑都鲜红欲滴,血腥气扑面,与任何一柄相对都像是身处一片血洋中,滔天赤光飞起,茫茫无边。

    难怪世间有人称,它们可以诛仙,可以戮仙,这种气势太暴烈了,煞气无以伦比,遍寻帝器无有比肩者。

    古来第一凶器化成四条血虹,穿插而过,在空中留下无尽的大道符文,与叶凡激烈对抗,最后将之粉碎,杀到爆开!

    看到叶凡于一念间再次重组真身,四大至尊都动容,第一次觉得圣体这般难杀,生命力太强了。

    “他是有意喋血吗,想领悟剑意?这是在找死!”灵皇冷笑。

    “好大的胆子,以血吞剑意,都到这份光景了还不知死活!”仙姥也森森的说道。

    叶凡的确生出了无力感,这浩大的杀阵难以突破,任你法力通天,在四尊的主持下,在此也只能遭劫。

    这个时候,他早先淌出的血于虚空中全都开始发光,排列出奇异的纹络,演化大道神则。

    “以自己的血结道印,助你感悟吗,你就是流尽圣血也无用,想逆天只能死!”大鹏皇冷笑道,催动法阵,抓紧攻击。

    叶凡一叹,他对灵宝天尊深表敬佩,这种阵纹的确古今无敌,难以突破。

    “轰”

    他知道再这样下去必死无疑,浑身开始发光,包括残破的鼎亦是如此,异象、九秘、天帝拳、五行神光等所有秘术、奥义等全部齐出,交织在一起。

    而后,混沌气澎湃,剧烈撞击,光芒突破永恒,在这里炼化虚天,包裹着叶凡,形成了一个炉鼎。

    叶凡演化自己道,在绝境中蜕变,近乎化道,向着混沌演化,要最终超脱出来。

    炉养百经,仙经焚烧,化火淬炉,炼出一个无上宝体。

    这是一种可怕的变化,万道共鸣,化成符文,没入混沌火中,炼化炉鼎,要焚出一个“真我”来。

    当年叶凡与逍遥天尊一战,被其无上神速逼入险境,就曾这样演化自己的道,吞噬外界的攻击力。

    而今比那一战更危险,随时都会战死,他再次演化己身大道,进行对抗。

    这种法很危险,于化道边缘中前行,不说十死无生也差不多,很有可能会就此成为混沌,永远的归于天地自然中。

    但是,炉养百经,容纳万道,这种法真的很可怕,吞食一切力量,化攻击力为炉火,淬炼那沉浮的肉身宝鼎。

    锵、锵、锵……

    剑气万道,四柄仙剑铮铮震动,剑气带着血光,带着混沌气,全部打中那个炉鼎,铿锵作响。

    这个时候,它们对于叶凡的伤害不是那么大了,所有的光束都没光茧中,成为了炉火的一部分,煅烧那具真身。

    这个结果让四大至尊倒吸冷气,这种手段真是逆天了,竟然可以破古来第一杀阵吗?不可能,此阵无人可破之。

    尤其是在他们四人主持的情况下,若是真被破了,那叶凡真是比肩战仙了。

    “轰隆!”

    大鹏皇出手,他风姿惊人,高大魁伟,满头金色的浓密长发飞舞,连瞳孔都是金色的,慑人无比。此时眉心光芒爆闪,那杆黄金鞭脱离阵门,直入杀阵中,压塌了天地,轰杀叶凡。

    这盖世一击,不仅是阵图的催动,还是大鹏皇的终极一击,双重加成,足以震惊古今。

    无尽金光沸腾,黄金鞭像是一尊活着的战神降临,劈在了混沌气中,击在叶凡的肉身炉鼎上,发出一声巨响。

    “噗”的一声,他被震的大口咳血,一道又一道血痕出现在他的体表,而后躯体四分五裂,差一点就炸碎。

    “杀,他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不要给他机会!”大鹏皇眸光疯狂,这个狂人有一种难言的野性与杀机。

    四人齐运转法力,催动阵图,四柄仙剑复活到了极致,鲜红欲滴,剑体上模糊的图案真实再现,那是在戮仙!

    场景可怕的惊人,在一个浩大的仙域中,阵图还有四柄杀剑,大杀四方,血光冲霄,染红了天地。

    而今,阵图压落,四剑挟这种无上威势一起斩了下来,劈开了混沌,叶凡的肉身终于是承受不住,再次被劈碎了。

    大道神音响起,混沌光汹涌,叶凡艰难的再次重组真身,各种光飞舞,化成熔炉,将他包裹住。

    经文不绝,如三千佛陀在诵经,若十万神魔在嘶吼,又似上古所有先民在祭祀,神秘而恐怖,一种强大的气息在扩散。

    “好小子,临死了还想着完善的自己的道,让我们成为你的炉火,说你是武痴,还是不知天高地厚呢?”大鹏皇喝道。

    叶凡的确胆大包天,即便身临险境也是这般,依旧演化无上法,万物万源都是他的炉火,淬炼其肉身炉鼎。

    “他真的领悟了一些剑意,还有我们的秘术打进去后也被吸收了,长此以往,他也许会超脱出来也说不定!”灵皇皱眉。

    “他是个奇才,称为史上最强圣体也不为过,可惜他没有机会了,现在就是容纳与炼化了部分奥义又如何,依旧不能破开古今第一杀阵,再加上我们的法与道,他必死无疑。”

    “轰隆隆”

    神墟、太初古矿、仙陵、上苍也就是葬天岛,四大禁区一起镇压过来,与那阵图共鸣,无上阵纹蔓延,要活活将叶凡镇死。

    这些手段齐出,谁也支撑不住,叶凡纵然天纵奇才,开创了那种道也不行,混沌气炸开,炉鼎不稳,即将四分五裂。

    “自不量力,凭你一个人也想对抗第一杀阵还有我们的联袂出手!?”

    大局已定,四大至尊都松了一口气,再有片刻叶凡必死无疑。不过这个敌手实在让人心惊,竟然坚持了这么长时间,有些逆天。

    炉火淬养,经文轰鸣,浩大无比,当中的炉鼎肉身出现一道道血痕,虽然在竭尽所能吸纳万道,领悟四大禁区的奥义,但是终究是快坚持不住了。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大胆,借数位皇道高手来练功,引他们的无上奥义淬炼己身,化为道火,简直就是拿命在起舞。

    突然,叶凡一声长啸,崩碎了混沌光茧,而后一抖手,出现一卷仙珍图,得自当年的混沌龙巢——狠人埋棺处。

    此图一展,一道完全由符文组成仙火出现,烧塌了万古星空,杀阵的无量杀气都被化掉了部分。

    “仙火竟然被你收来了!”尸皇吃了一惊。

    这是火域第十层的仙火,当年荒塔都在那里沉浮过,借助它淬炼己身,修复裂痕。

    后来,它落入了飞仙星封印地。

    禁区中的存在,对此火有些忌惮,因为过去拥有他的人都没有得善终。

    这一次,他们也曾去寻了,不过终是没有得到,想不到被叶凡收走了。

    灵皇第一时间变色,道:“有仙火本源,这么说你的弟子也许有救,不见得彻底废掉!”

    “你说错了,我从来都没有废掉!”虚空中传来一声大喝,万丈金光爆发,叶瞳如一轮金色的太阳撞来,轰的一声直接杀到了一座阵门前轰杀。

    “纵然是你们师徒二人齐至又如何,依旧破不了第一杀阵,全都要死!”大鹏皇冷笑道。

    “轰!”

    然而,他的话语刚落,一道刚猛之极、霸道绝伦拳力一下子轰杀了过来,冲进阵门中,将他击飞,鲜血横流。

    一个披头散发,身躯雄伟高大的盖世强者出现,竟然是多年不见的老疯子!

    “一个人不行,四人摘你四座剑门的仙剑行不行?”

    又一道天雷般的声音响起,人魔出现,手持一柄白骨大棒,轮动下来,砸在了另一座阵门上,将仙姥震飞,她大口咳血。

    这种景象震惊人间界,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疯哥,还有人魔归来,求月票。月底双倍中,榜上很凶残,呼唤各位大帝归来,请投上一票支持遮天。(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