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大话天庭
    天庭威势日隆,叶凡打遍天下无敌手,连当世大帝都败了这震撼了九天十地,万域皆喧沸。

    大败妖帝,这件事影响深远,在此后的数十年中都于宇宙中传荡,各族莫不悚然与神颤。

    经此一战,叶凡宛若天神一般高高在上,但凡法旨一出,宇宙各地莫不臣服与遵从,没有一族敢反抗天庭意志。

    而天庭并没有因此而盛气凌人,依旧如过去,铲灭生命禁区是他们的目标,从不会有他其他大教纷争。

    而通过这一战,宇宙中的气氛也渐渐不同了,这一世真的有太多的人杰,本来金乌证道,成为妖帝,绝了人们的希望。

    现在叶凡逆天,生生战败了大帝,让绝代天骄都目光湛湛,露出异色,他们坚定了心中的信念。

    果然,在随后的岁月中,火麒子、尹天德等全都苦修,极力提升自己的修为,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天庭的峥嵘岁月开启了,就此天下无敌,八方皆来朝拜,赫赫威名在宇宙中颂,天下修士莫不敬服。

    距离扫平禁区一战一晃眼就过去了二百多年,叶凡的年龄已近两千岁,真正是战者无敌,无人可抗衡,俯视整片苍茫宇宙,难以寻到一个敌手。

    在此期间,天庭迅猛发展,昔日所说的“菩提遍地,信仰凝聚,立教不朽”竟然渐渐成真,每天天庭的祭坛上都有宏大的诵经声传出。

    那里有一座鼎,叶凡的万物母气重铸后,被置于祭坛上,接受八方信仰之力,内部信仰如海又若混沌,无量无边。

    信仰之力化成了液体,茫茫而浩瀚,让此鼎都跟着脱胎换骨了,但叶凡始终不曾动用一分一毫·任它积聚。

    在鼎中,信仰之力结神胎,一个与叶凡一模一样的人正在孕育!

    这些年来,天庭蒸蒸日上·所有一切都上了正轨,各种好的消息不时传来。

    猴子带着喜色告诉众人,斗战胜佛终于抛下了心中最后的一丝执念,重回红尘中,与神蚕公主走到了一起。

    最后,这两人隐居在了天庭一座庭院——神墟。

    “唉,岁月不饶人啊·我叔叔真的老了。”猴子轻叹,连他都两千余岁了,他叔叔太古年间就已经数千岁,而此生又比猴子提前两千年出世,到了现在真的是尽显老态。

    不过,这并不重要,人生最应在意的是祥和与快乐的心境。

    斗战胜王一生都在厮杀,纵入佛门也是如此·放不下太古的一切,在心中与自己交战,这么多年过去·终于彻悟。

    而今,他再也没有一丝修士气息,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一般,每日都陪着神蚕公主漫步,一起看日出,一起看夕阳,老来相伴,让人感觉很温馨。

    叶凡轻叹,老胜佛真的年岁很大了,也许生命快走到了终点·没有多少年可活了。他曾经准备采摘不死仙药,请老猴子服用,结果被胜佛婉拒。

    “活的长久就是福吗,看那禁区,何其可悲,当中的每一位至尊都残喘了数以百万年·他们真的不悔吗?”

    斗战胜佛微笑,与神蚕公主相伴,就此远去,在夕阳下逗弄天庭那群稚童,两人的脸上都漾着发自内心的笑。

    在他们的背后还有一只小神蚕,而今变成了一只小金狮子,只有一尺长,像个小尾巴似的跟着,看起来憨态可掬,水灵灵的可爱。

    神族公主曾言,这只小蚕来历诡异无比,是在祖地莫名出现的,它所发生的蜕变与昔日该族的神皇一模一样,真正的遗忘过去,一次蜕变就是一次新生。

    别的神蚕可以通过一些手段等保住旧忆,唯有它与众不同,神蚕内部一度认为他是又一位始祖再现。

    “岁月啊,真是让人伤。”庞博、厉天等人皆叹,因为他们明显感觉到,老疯子、人魔虽然血气还算充足,但是年岁也真的很大了,也是在人生的晚途了。

    总的来说,天庭还算祥和、温馨。

    消失很多年的姬皓月回来了,他当年大败于神族内,悲啸宇宙中,误坠一座天尊法阵内,一困就是一千多年。

    姬成道晋阶为准帝后,这么长的岁月来一直在寻找,走遍宇宙,希望父母团圆,血脉的呼唤,让他感应到了父亲失陷处。

    最后,叶凡亲自出马,破开了天尊法阵,将姬皓月救出。

    事实上,姬皓月自己也快破解了那里,他在里面悟道一千多年,尽参悟“渡劫天尊”的所有法,玄功大成。

    “紫月······”当姬皓月听闻这些年来的一切后,虎目蕴泪,道:“哥哥没有保护好你!”

    叶凡闻言,心中一恸。

    “父亲,姑姑还有小紫妹妹成仙了,你无需悲伤。”姬成道扶住他的一条手臂说道。

    “是我着相了,成仙啊,多少人的梦想,这是好事。叶凡·……你不要多想,这些年谢谢你给紫月带来快乐。”姬皓月擦净虎目中泪,对叶凡这样说道。

    姬皓月是一个要强的人,出困后,第一时间去见了妻子,一家人团圆没多久后,他就去了神族,大战神尊。

    这一战,在叶凡的暗中干预下,最后双方平局收手,所有恩怨都在双方倒下的刹那化懈。

    毕竟,那是妻子的亲哥哥,是孩子的舅舅,姬皓月也不想家人为难,此后姬皓月与妻子也归隐进天庭中。

    段德闻讯火烧屁股一样赶来,与姬皓月切磋渡劫天功,生生插入了人家的一家三口内,每日都探讨个没完,最后姬皓月看出来了,他不是要功法,而是要那处遗迹的点滴,像是要开启某种旧的回忆。

    “唉,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连盗墓的都整日忙碌,幸福的奔波,本皇的人生方向该怎样规划呢?”大黑狗喝的醉醺醺时说道。

    “是啊,连那猴头都似乎动情了,据传六耳猕猴可能是只母的现在圣皇子整日与人家切磋大战,我看……”龙马大着舌头说道,结果被人一棒子砸在了后脑上,起了一个巨包。

    它顿时大怒吼道:“谁敢偷袭本帝?”

    结果,当发现猴子拎着棒子,在后面对他怒目而视时,它很痛快,立刻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鼾声如雷。

    “唔,猴子你来了来,来,来,喝两杯,我来跟你谈谈我的人生理想。”大黑狗醉眼朦胧的拉着猴子坐下。

    “你有什么理想,刚才连人生都没有方向呢。”

    “谁说我没有,刚次我一下子想了很多,听我慢慢道来。”大黑狗用力将一鼎酒灌进嘴里而后重重的在了桌子上,结果很不巧,砸了在装死的龙马头上痛的它呲牙咧嘴,跳起来破口大骂。

    “别吵,听本皇慢慢给你们道来!”

    大黑狗眼睛有点迷离,而这个时候,一群孩子也跑了过来,听它开讲。

    “我希望安安静静的度过此生,要有一个优美的生存环境。比如说,后院栽棵悟道树,夏热时去乘凉。前院弄片药园子,什么真龙、不死凰、九妙-、麒麟、万岁等随便栽上几株看它们花开花谢,闻着幽香,那样可以陶冶情操。唔,当然也要风雅一些,我要摆个书架,上怎面怎么也要放上几十本书啊不然怎么能体现出本皇的博学与文采,比如说帝尊、无始大帝、狠人大帝等人的秘本,必在陈列中。还要有九秘、佛教六字真言等,马马虎虎放上面。当然,最好弄个十八禁大全,都是各大帝的最强禁忌秘术,将之集全、合一。至于屋子中的家什,烧火的炉子用恒宇炉,照镜的镜子用虚空镜,削萝卜切菜用不死天刀、煮饭用万物母气鼎,西皇塔当窝当鸟笼子用,养鸟,一定养只妖帝,比如说金乌这个品种就不错。唔,忘了,再挖口造化源眼,口渴的时候,就舀一瓢……”

    黑皇滔滔不绝,唾沫星子飞舞,听的猴子、龙马,以及随后赶到的庞博、厉天、杨熙等都面面相觑,心中痒痒。

    而一群小屁孩早就叫了起来,抓耳挠腮,黑皇的理想让他们也很羡慕。

    “最重要的一点你还没有说呢,怎么也要留下几只狗崽子,不然谁继承你的衣钵?”段德走了进来,嘿嘿的笑道。

    “汪,盗墓的,你说,你到底是不是冥皇?”大黑狗醉醺醺的扑了过去,揪住了他的衣领子,而后冲着其他人喊道:“来,跟我一起上,按住他,给他来个神话十大酷刑,让他招供!”

    呼啦一声,包括猴子、龙马、东方野、厉天等人在内,甚至还有一些稚童,一起扑了上去,准备齐审段德。

    “无量他妈个天尊,谁扒我道袍呢,谁偷我簪子······”段德大叫。

    他一身都是宝贝,结果被猴子等人按住,一群稚童一哄而上,抢了个干净,甚至连鞋袜还有裤子都被脱了,浑身上下差点光溜溜。

    叶凡一个人来到一座庭院中,这原本是他的家,是姬紫月还有小紫的居住地。可是而今这里却很幽静,少了昔日的欢声笑语,再也听不到她们的声音。

    院中,有一株梧桐树,姬紫月养大的那只闪电凰鸟——小不点,住在上方,小姐姐与其女儿离去了,可是它一只在等待与守护。

    “叶大哥你来了。”小不点早已长大,修为可怕,因为服食过妖神花,再加上自身血脉惊人,它的进境只能用恐怖来形容,这是天庭隐伏的一大高手。不过它一直很单纯,心性始终不变,也很乐观,坚信将来可与紫月相见。

    叶凡点头,与它打招呼。

    院中,还有一株植物,正是妖神花,花已经败落,再次绽放的话需要五万年,被姬紫月移种于此。

    “神子!”小雀儿也在,正在收拾院子。

    “小雀儿姐姐常来收拾。”小不点说道。

    叶凡心中一叹,与她们说了一会儿话,而后自屋中提起一个烂木箱子,离开了这里。

    小雀儿怔怔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很久都没有再说话,心中空空落落。

    叶凡想说什么,但终是不忍开口。

    小雀儿见到心中始终不变的神子消失,她喃喃道:“神子你不要开口,我只是每天能见到你就好,很开心,不想离开这里。”

    时隔这么多年,叶凡终于要处理这口烂木箱子了,因为舍大帝之外,无人可动!(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