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还剩下了什么
    混沌体再现,天下颤栗!

    他要挑战圣体叶凡,消息一传出,十方俱沸,注定会是一场神战,龙虎争霸,将影响大宇宙格局。

    此战不曾开始,消息始一传出,各域就已经乱流横现,没有信心怎敢与圣体一争长短?

    这令人期待,当今人杰辈出,万古来的大积累全都集中在一世,人们渴望碰撞出最灿烂的火花。

    叶凡战败了妖帝,宇内独尊,现在还有人敢来决战,不是狂傲就是真的太强了。

    “就冲混沌体三个字就有挑战的资格!”

    “万古来最强的血脉,一旦修到极尽境界,就会成道问仙,人界共尊,没有对手,期待这一战!”

    这些年来叶凡无敌宇宙中,不说他自己,就是别人都觉得有点单调,现在出现一个强力挑战者,令很多人都心潮澎湃。

    南天门前,杨熙都立身在此,拥有帝纹的城楼被一张信纸扫平,唯有一张信笺插在地上,混沌气缭绕。

    上面只有一个“战”字!

    敌意很浓吗?倒也不是,有的只是一种盖世的霸气,以及一种唯我独尊的信念,这个人自信心非常强。

    “混沌体啊,终是出现了,到底会有着怎样惊人的表现?”天庭内部都很期待。

    不过,也有不少人生出忧虑,只因这种体质号称古今第一,也许只有先天圣体道胎可与之媲美,无人可敌。

    叶凡很强,一路走来,辉煌战绩,古来罕见,不然也不会被人与帝尊年轻时相提并论。

    可是,混沌体毕竟太出名了,能压制一切,这样强势而来,不免让人心中打鼓。

    宇内嘈杂。一片混乱,人们期待着。

    叶凡盘坐不死山中,并不为外界所动,在此期间,他只是将万物母气鼎中孕育的神胎化掉,并未让他成长。留信仰之力于祭坛上。取走了鼎。

    十日后,神话战场。

    万籁俱寂,没有一点声息,叶凡独立,凝望星域深处。

    举世瞩目,所有人都在等待这一战,不过除却张百忍、道一、猴子、人魔等少数人外,没有多少人敢来。

    在星域中通天法眼、观天神阵等都早已排列,各大强族希望能看到这一战。

    轰隆!

    远方轰鸣。一道炽电撕裂宇宙,进入神话战场,混沌气澎湃,现场多了一个人。

    他始一出现,各地就不平静了,一场最为可怕的大战将要开启。很多人握紧了拳头,竟比场中人还紧张。

    看不清他的真容,只有混沌翻涌,他像是立身在天地未开时代,各种符文出现,万道和鸣,宛若一个主宰者!

    “当……”

    一声钟响。震动宇宙,金乌大帝出现,道:“诸位道友,我们退出这片战场。决战将要开始。”

    老疯子、胜佛、火麒子、神尊、尹天德等点头,全都在第一时间离去,神话战场顿时更加寂静了。

    外界星河间,所有人都骇然,这一场战斗果然非同小可啊,连一位大帝都只能是在此维持秩序,而不是参战者。

    无论怎样,这场战斗都注定要载入最强神战史序列中!

    “混沌体真的这般强大吗?”

    在决战前,人们想到了那些断断续续、几乎湮灭在神话时代的传说,那个时期曾出现过混沌体,与九大天尊并世而存。

    这种血脉被誉为最恐怖,让古代天尊都头疼、吃过苦头。

    相传,这种体质若是出现,成道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早晚有一天会成功。而且,并不用担心有人在那个时代已然成道!

    故此,有一种传言称,在那个时代,与混沌体同活在一个时代的天尊、道尊们,都会很无奈,见过血。

    可惜,有所了解的某个时代,混沌体未能成长起来,于上升的阶梯中被天尊斩杀,而那位古尊自己也喋血,遭受重创。

    这等资质,这样的战果,怎不惊世?

    混沌体死后,其躯体被炼成了一宗绝世大阵,成为至尊刻道纹的载体,镇在北斗,用以铺铸成仙路。

    种种传闻,道出了这种体质的至强性!

    “是那个人!”张清扬、龙宇轩站在小松的身边,发出惊呼声,在从北斗来天庭的路上,他们见到过一个渡劫者,就是这道模糊的背影,气质一样。

    与此同时,叶凡也认出了对手,道:“果然是你!”

    “不错,我来了,与你最后一战!”混沌气中,那个人平静的说道,并无外界想象的强势与骄狂。

    轰!

    没有征兆,两个人的战斗爆发了,混沌气扩散,淹没了整片战场,外界竟无法看透,见不到两人的战况。

    那个地方发生大碰撞,极其激烈,像是大帝战,让观战的金乌大帝几次变色。

    好强的混沌体,名不虚传,所有人都震撼,来人并没有让他们失望,要知道在这一世发生的各种大战中,古天尊都不见得这般凌厉。

    “嗷吼……”

    随着激烈厮杀,混沌气渐稀薄,模糊的景象映射而出。

    一道模糊的身影迅疾如若仙,不仅有混沌法则射出,周围还有各种仙灵环绕,将他衬托的如同一尊仙王。

    他奔腾起来,震动的混沌战场都崩塌了,驱动青龙、化蛇、朱雀、白虎、鲲鹏等各种仙灵冲击,大战叶凡。

    “好猛!”连火麒子这个倔强而又心志如铁的人都一阵叹气。

    每一种仙灵都是一种大道,由最古老的符文帝字化成,混沌体可以驱动万道,代表了天地的意志,杀到万物俱灭。

    叶凡一拳又一拳的轰击,青龙如星河长的躯体崩断,龙血四溅,朱雀哀鸣,如天日坠落般凄然,白虎悲吼,庞大如山的躯体倒在血泊中……

    叶凡冷漠无情,天帝拳一出,宇宙皆崩。这种战力威慑人间界。

    一头又一头巨大的仙灵倒在血泊中,可是却源源不绝,并不重样,这些倒下去了,还有螣蛇、仙凰、梼杌等。

    混沌体傲世行,周围仙灵不绝。掌指拍落。法则如海,震动的叶凡的躯体都摇动了起来,他开始硬撼天帝拳。

    “好强大的一个人,不愧为最强血脉,肉身丝毫不弱于史上最强圣体,真是太恐怖了!”

    所有人都吃惊,人们发现,两者大碰撞间,叶凡的虎口裂开。溅出点点血迹,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令叶瞳、花花等长出一口气的是,此人的掌指间也是血迹斑斑,同样被天帝拳砸的伤痕累累,有血在淌。

    至于大道法则,如骇浪般轰撞。在两者间碰撞,璀璨光华不断的飞洒,如仙葩绽放,每一朵都极其的绚烂。

    “摇光,他……竟然是摇光!”

    所有人都呆住了,当混沌气稀薄时,人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人露出真容,丰神如玉,超然红尘上,竟是摇光!

    “当年一战。他不是死了吗,被圣体叶凡击杀在第五帝关,怎么又活着归来了,还成为了混沌体?”

    许多人心颤,露出不可思议之色,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因为当年不少人亲眼目睹了那一战。

    消息一出,各族都震撼,尤其是北斗星域的修士更是心绪复杂,这是怎么一回事,最后竟是他来与叶凡决战!

    “我知道了,他当日只是借叶凡打破桎梏,那具身体禁锢了他。”

    “不错,你们还记得他当日说的话吗?”

    所有人都心中一颤,当年种种浮现心间,那一日摇光毅然赴死一战,染着血迹,却不逃走,与叶凡大对决。

    因为那个时候,他的路已经走到了终点,魔躯禁锢了他的道,无法再发展。

    “最后一战,解脱,还是超然,都在这最后一战。”

    当日凄凉的话语,还响在人们耳畔,到了这一刻人们才恍然,到死时,他都在述说着自己的路。

    “摇光当寂,这吞天魔功,这魔躯,禁锢了太多啊,也唯有叶兄才能打破他。”那是他最后殒落前让人倍感心酸的话。

    当时多少有些悲壮,临死前他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有伤感也有欢喜,表情很复杂,最后在泪水中,又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冲着所有人挥了挥手,血肉躯体炸开。

    竟有这般真义!

    所有人都恍然,当年叶摇光在借叶凡之手新生。

    事实上,最后他死后体内的本源化成六千四百道精气冲向了宇宙十荒,所有人都看了,竟蕴含着生的希望。

    “摇光!”叶凡喝道。

    “不,摇光已寂,我是混沌。”他柔和一笑,但是却有一种难言的落寞与忧伤,难以掩饰。

    “不管你是谁,今日与我一战,都难逃败亡。”叶凡道。

    “也许,但我还是来了,因为这一战无法避免!”摇光,或者也可以说是混沌,他如阳光一般灿烂。

    只此一句话就足以道出了他的心意,这一战的确无法避免,两人在少年时就相识,一路走来,发生了太多的事,终究是站在了对立面,唯有决出一个人间至尊,另一个人倒下去。

    他们都是人中之龙,都是万古罕见的奇才,天纵之资,可是却注定要有一个人殒落。

    “轰!”

    最激烈的一战爆发了,摇光头上出现一口混沌鼎,为四足方鼎,而叶凡头上则出现一口母气鼎,为三足两耳圆鼎。

    两人针锋相对,连兵器都相似,他们的鼎撞在一起,进行大碰撞。

    这一战杀的日月无光,人间失色,摇光尽弃原先的法与道,出手间尽是妙理,混沌法则一出,横扫八方。

    叶凡的道竟然有被克制的迹象,法术一出,被对方的混沌光融合,成为摇光自身的一部分。

    所有人都知道,叶凡真的遇上了对手,这一战注定很艰难,混沌体果然可怕,难怪传说中不曾成道就让天尊喋血,几乎惨死。

    “杀!”

    叶凡眸光灿灿,虎口崩裂,全都是血,但是却意志坚定,始终不变的向前轰杀而进。

    “轰!”

    神力盖世,双方惊天动地的一击将神话战场打的四分五裂,波及到了外界,这让人震撼,当年至尊战都不见得这般恐怖。

    “两人都动用了皆字秘,十倍战力提升,故此打出了这样惊世一击!”张百忍叹道。

    摇光也掌握了皆字秘,不过这种秘术也不见得是致胜的关键秘术,任何一术达到极致都是可怕的,只是此时同时施展,彰显了其威。

    这一战,杀到天地昏暗,这片宇宙崩碎,神话战场被毁的不成样子,厮杀了数千招,依旧不分胜负。

    这是叶凡君临天下后,遇到的最可怕的一场恶战!

    最后,摇光化成了一个混沌洪炉,冲向前方,将叶凡包裹,要将他炼化。

    而叶凡则化成了一个鼎,先是在洪炉中被炼化,而后又反冲出来,将混沌光纳入己身,化作炉火,体内百经轰鸣。

    两者厮杀,不断翻腾。

    这一战竟持续了一日,激烈程度让人震颤,最后两个浑身是血的人跌落了出来,身体都残破了。

    “真的是个结局啊,这一次,摇光将永寂。”摇光凄凉一叹。

    “你可以活下来的。”叶凡道。

    他于金色光彩中,血迹斑斑,不断咳血,但是却在笑,道:“宇宙很大,但是却不能同时容下你我两人。”

    叶凡默然。

    “我这个混沌体终是有缺,此生只能修炼到这一步。”摇光悲凉一笑,像是自嘲,也像是告知了叶凡一个信息。

    “噗”

    他炸开了,血花溅起,真正的凋零,世间再难现。

    “能有你这样的对手……”摇光最后的话语没有说完,只余残音在神话战场回荡。

    天风吹起,呜呜而泣,一代人杰摇光就这般落幕,这个结局让很多人都无声。

    “胜佛坐化了!”有人一声大叫,打破了这种沉寂。

    众人恸,这一刻百感交集,人杰的战死,老辈凋零,这就是修士的路啊。

    帝路的悲欢,世间的征战,谱写出一曲铿锵战歌,只属于一个人的辉煌,葬进了太多人的血泪。

    看那人崛起,看那人屹立绝巅,看那人俯视天下,那背后却是无边的尸骨,血路漫长,天上地下独尊,有着这般的残酷。

    敌手、亲朋,在其通向极尽绚烂时,大都逝去了,再回首,还剩下了什么?(未完待续)(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