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坐化
    一战落幕,摇光逝,让人心绪复杂,修士一生征战,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与己争,到头来争到什么,留下了什么?

    依旧是一堆骨。

    “胜佛,你醒一醒!”.

    悲恸长嚎声传来,一群人围住了老圣猿,全都露出焦急之色。

    叶凡浑身是血,拖着沉重的伤体,所有人都闪开了一条路,就是金乌大帝、尹天德、张百忍等也没有出手的意思。

    到了现在,他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盖世霸气,纵然受伤很重,依然威慑九天十地,眸光扫过,令人胆寒。

    老胜佛浑身发光,已然开始化道,身为这等境界的高手,没有人敢触及,不然的话会跟着他羽化,所有人都露出了悲色。

    他早在百年前就该坐化了,只因叶凡将部分皇血炼入其体内,才多活了百年,而这一次完全是硬撑着来此,只为得见叶凡与混沌体的一战。

    叶凡出乎,演化无上秘法,右手划l出一道优美的轨迹,将胜佛收走,化作一道雷电,迅疾赶向天庭中。

    猴子、小松等天庭强者如潮水般退去,跟了下去,心中充满了担忧,人们知道,胜佛难以活命了,也许只能送他最后一程了。

    神话战场一片寂静,谁都不曾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可惜了摇光啊,当得起一代俊杰。”

    除此之外,人们还能说什么,修士的悲欢,强者的落幕,天骄的暗淡,他们将来可能也会经历这一遭。

    此地消息传向宇宙各地,引发一场大波澜。

    天庭中,叶凡将老胜佛放在一座神山上,命人去请神蚕公主,因为时间真的无多了。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天庭众人黯然神伤,许多人望向叶凡。

    猴子亦是目中蕴泪,他是一个刚烈的人,可是这一刻却难以抑制,唯一的亲人叔叔要死了,让他无比的难过。

    叶凡不顾自己的伤,自伤口逼出一道精血,晶莹闪闪,且有一种馨香,要化入胜佛的体内,为他延续寿命。

    “不用浪费了,我该坐化了,难道我也要学禁区中的至尊依靠别人的血来残喘吗?”

    “等……”神蚕公主来了,眼中满是泪水,就要过去用手去触摸胜佛的脸。

    众人大吃一惊,这样触碰的话,可能会连累神蚕公主跟着化道,不是人人都如叶凡那么强大。

    叶凡再次出手,一团柔和的光从掌心中飞出,笼罩在神蚕公主的身上,让她可以来到近前。

    “你们都不要难过,生老病死,谁能避免,我辈踏天路一生,这最后的一灭,难道还看不开吗?”

    胜佛很洒脱,但是这个世间却是有太多的人放不开。

    “我现在有一法,将胜佛镇压,而后封入仙源中,可以保持这种状态,续命与否可留待将来。”叶凡说道。

    “我是从太古封到这一世的,一世又一世,那样的沉眠,形同槁木,有什么意义呢,不若就此归去。”胜佛看到众人伤感,又道:“人总有一死,该经历的我都经历了,还有什么不满足,人最重要的是心境的满足,最后的这段岁月,我已经无憾。”

    他说的很朴实,而后一指点出,出现一片模糊的世界,演化凡人的国度,时间转化很快,见到了凡人的生死病死。

    “我们与他们一样,只不过寿命长一些罢了,他们的悲欢,他们的喜怒,在我们身上一样有,你看那个老农死时很安详,不也是一种福吗?”

    不能长生,无法踏入仙域,最终都要朽灭,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

    斗战胜佛经历过兄长在世时的极尽辉煌时代,也赶上了兄长殒落后的大动荡时代,妻离侄散,百万年后在这一世,又经历与见证了最为宏大的盛世,生命之火将熄,可却已无憾。

    “我与你共上路!”神蚕公主擦净泪水,微笑道。

    最终,斗战胜佛坐化。

    在绚烂的光雨中,神蚕公主也化道了,众人想阻拦,叶凡定住了她的身,却定不住她的心,最终黯然一叹。

    不过,神蚕公主却很满足,与那光雨中,与胜佛走到一起。

    两人一起从这个世上消失,让天庭大恸。

    “叔叔,婶婶!”猴子大叫,泪水不断的滚落。

    “师伯节哀,胜佛走的很从容,他们两个是带着笑离世的。”花花相劝。

    众人一起上前,虽有悲意,但也不是那么凄怆,因为两人是带着满足的笑容羽化而去,或许对他们来说那就是福。

    除却猴子外,还有那只小蚕哇哇大哭,死去活来,最后被小囡囡拖走。

    半年后,一个老态龙钟的长者来到天庭,在胜佛与神蚕公主的坟前献花,道:“我们都老了,也该谢幕了,不介意我与你们做个邻居吧。”

    “您……”

    “我名古天舒。”这个白衣老者自报姓名。

    黑皇闻讯,大吼着冲来,道:“老古!”

    叶凡也被惊动了,出关进入神墟,来见这名一直只有传闻、不普得见的前辈高手。

    “老古你告诉我,大帝真的坐化了吗,还是打进了仙域中?”黑皇焦急的问道,一双大爪子拎住了古天舒的衣领子。

    “我与你一样,同被大帝封入源中,陷入沉眠,怎能知晓。”古天舒一叹。

    “怎么会这样?”黑皇失魂落魄。

    “大帝选择在紫山,应该是在等一个人,那就是不死天皇,大帝一生从未败与失算过,我……始终不会败,一定等到了那个人。”

    “你是说大帝与不死天皇在一起?”黑皇道。

    “对,不死天皇不死,无始大帝就不会灭。”

    古天舒推测道。

    叶凡静静的听着,达到了这个境界,过往对于他来说少了一些神秘,有些事他已经能够猜到。

    古天舒留了下来,但是他的生命也无多,留下几株药王,给予了天庭,而十年后他在神墟中化道。

    那里有多了一块墓碑,相伴在胜佛的墓旁。

    这只是一个缩影,也是一个开端,随着岁月的流逝,生老病死,将会大面积的出现,天庭必有一代人永远离去。

    是的,老疯子、人魔寿元也不多了,终是会走上这条路。

    夜晚,叶凡一个人站在不死山的一座山崖上,眺望远空,他一夜都没有动一下,他在苦思,难道真的要一个个目送他们离世吗?

    这一年,他两千三百多岁,在修炼的道路上已经走了很久,可是相对于他的寿元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不想举世皆寂,只剩下我一个人。”叶凡轻语,迎着那初生的朝霞,盘坐下来,思考长生之道。

    “哗啦……”

    他抖开仙珍图,认真观看,像是要透视这张图卷,看穿出一个浩大的仙界。

    两年后,北斗一则消息传来,天璇三杰之一卫易老人坐化,同胜佛一样不愿以神药等续命,愿自然离世。

    叶凡黯然神伤,又一个可敬的老人离世了,当年与胜佛一般,都曾保护过他,而今抵不住岁月,走向了人生的终点。

    叶凡心中难受,由这些人又想到了白衣神王还有盖九幽老人,眼中有水雾,从现在开始,难道真要看着身边的朋友、亲人一个个离世了吗?

    三十年后,又一座新坟出现,叶凡带领众人祭拜,那是杀圣齐罗的墓,曾经的天庭引路人,看到了天庭的繁盛与极尽辉煌,老杀手含笑离世。

    杀手,过早的爆发,潜能尽出,身体已空,也曾辉煌过,可是晚年注定难有什么奇迹了。

    他在天庭中修为不是很高,但是却深受小辈们尊敬,没有他,也许就没有现在的天庭,是一个可敬的弓路人。

    “……”叶凡一个人冲向天穹,一声大吼,大半个宇宙都震动,惊的许多人骇然。

    他心中有一种痛,感觉到了一种无力,他的实力古今罕见,但是终究也力尽时,无法挽留住身边一位又一位长者的生命。

    看着一个又一个可敬的人逝去,叶凡心中很难受。

    一年的沉寂,叶凡再出,带上小囡囡一同上路,离开了天庭。

    “大哥哥我们去哪里?”

    “我们去寻仙,去找一些与长生有关的东西。”叶凡答道。

    他展开仙珍图,认真盯着,持其在宇宙中旅行,努力寻找着什么,此图多半是乱古岁月时的东西,至于其背面上的烙印应该是后世人加上去的。

    “……”

    当他寻到某一地时,听到了仙钟的声音,振聋发聩,可是未能得到,此钟融进虚空,化入了未知的一片混沌界中,钟响即逝。

    而后,叶凡又来到了北斗,深入大地下,欲找荒塔,此塔亦如此,早已成精,纵然他为大帝级高手,不得其认可,也难以寻到,塔身不留痕,融入他域中。

    “比之帝尊的鼎要精滑的多啊!”叶凡也只能这样感叹了。

    “大哥哥,我们还去哪里?”小囡囡问道。

    “这次要去的地方可能对囡囡有危险,你在我面等我。”叶凡说道,但那个地方却也可能会需要小囡囡。

    “囡囡不怕的。”小女孩娇憨的说道。

    叶凡坚决摇头,而后以神念撕裂宇宙,将小松唤来,让他陪着小囡囡,告诉一定要守护好,等在荒古禁地外。

    他自己则迈开脚步,向着北斗而今唯一的生命禁区内走去。(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