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是否有仙
    一代又一代人为了成仙所走过的路就是成仙路……

    叶凡从头凉到脚,这句话让他想到了很多,大受触动,这是无上女帝对成仙的定义与理解吗?.

    若是这样理解,姬紫月还有小紫去了哪里,进入了怎样一个地方?叶凡握紧了拳头,通体冰寒。

    他久久不能语,坐在这里一动不能动。

    关心则乱,很长时间后他才静下来,觉得自己可能多想了,女帝只讲了一句话而已,并不见得是那种意思。

    叶凡再次开口请教,可惜女帝并不理会,若一尊羊脂玉雕像,美丽而莹润,不再开口,惜字如金。

    青铜仙殿中,一时间静了下来,落针可闻。而外界却一片喧沸,东荒大地震,宇宙各地也是嘈杂一片。两大巨头会面,牵动了各方的神经!

    “真是难以想象,圣体他竟走到了这一步,可以入荒古深渊下导那个人相谈了,那可是……狠人大帝啊!”

    曾经与叶凡一个时代的人,再回肯,感觉是这样的不真实。

    大帝意味着什么?古来传说太多!谁能比肩,在世人心中高不可攀。狠人是谁?万古绝艳,比神话时代中的人还要强,力压诸神。

    有些人在叹。

    叶凡曾与他们处在一个起跑线上,而现在却一骑绝尘,凌驾九天上了,能与狠人大帝对面而坐,进行交谈。

    此时的天地间,所有人都心情复杂,特别是曾经与叶凡竞逐过的人,眼中充满了茫然。

    与这样的人同处一世,是他们的幸运,因为他们见证了传奇。也是他们的不幸,群星璀璨,可是谁与争锋?在其光彩下其他将星皆暗淡。

    “到底...是否有仙?”荒古深渊下叶凡眸光湛湛,最终直指这个根本性的问题。

    “有!”

    对于这个问题,女帝眸子中终于再次泛起了光彩,轻启红唇,只道出这样一个字,简明扼要。

    叶凡心头剧震识海中像是有一道火被点燃,如一盏仙灯照亮了前路,让迷雾散尽,让他的眸光坚定了起来。

    他起身施大礼只这一个字而已,对他来说,胜过百卷古经!

    狠人大帝破开虚妄,等若为其指出了一条路,真的有仙,这个答案像是一座灯塔,烁烁光辉映万古意义深远与重大,坚定了他的心与道。

    若问其他人,都是猜测而已,就是口头上说有仙,也难具有说服力。

    唯有狠人大帝如是说才具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叶凡在此静坐良久,不再说话用心思忖,他知道女帝不愿多言,有些东西只能自己悟。

    青铜仙殿寂静,而外界却是激起轩然大波,沸沸扬扬,宇宙各地的高手都被惊动了,张百忍、道一等都来了,站在荒古禁地外。

    谁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人们几乎是不约而司赶到了此地,总觉得叶凡与传说中疑似狠人大帝的禁区主宰见面,一定影响深远。

    最后,帝皇、尹天德、神蚕道人等所有高手几乎都到了,他们预感到了一种大变局每一个人都想了解。

    北斗一时风云再起!

    “大帝为何不进仙域?”这是叶凡问的又一句话,带着试探带着一丝成为盖代后高手后仅有的一次忐忑。

    女帝神色平静,绝世仙颜没有一丝波澜,眸光清澈如水,注视叶凡,第一次这般仔细看他,似是要将他看个究竟与透彻。

    叶凡忽然间坦然,放开一切,与她对视,铜殿中一片宁静。

    不知过了多久,叶凡在那清澈如水的眸子中看到了一些画面,让他一阵心颤,心湖中如被投下一块巨石。

    一个小女孩,身上的小衣服打着补丁,破破烂烂,脸上脏兮兮,只有一双大眼睛如黑宝石般,惹人怜惜。

    没有父母,只与一个少年与之相依为命,尽管贫寒,但他们很开心,每日都有笑容。

    鬼脸面具是他们唯一的玩具,没有奢侈的珠宝饰品,少年为逗小女孩开心,用青铜片为她做了一个指环,尽管很粗糙,小女孩却当作了宝贝。

    后来,少年被人发现是奇才,强行掳走,最后更是被带上了五色祭坛。

    小女孩大哭,跑掉了破烂的小鞋子,苦苦哀求,那群人中终于答应,让她去送行。

    五色祭坛前……永别!

    临去前,少年带走了鬼脸面具,留下指环,剩下小女孩一个人伤心大哭,跌倒在地上,小手满是血迹。

    后来,一位大帝强势崛起,震动万古!

    她没有天赋,不能修行,但是却逆破天地,成为天帝,辉煌压古今,成为传奇。

    叶凡叹息,看着前方的女帝。

    在他的心中,另一道身影浮现,与女帝重合。破烂的小衣服,连小鞋子都有脚趾洞,被人喝斥时,低着头,怯怯的后退,大眼噙着泪水,一个人委屈的离去,小小的背影很可怜与孤单……..

    “小囡囡!”

    叶凡呼唤,情不自禁。

    而这一刻,女帝的眸光不再清澈,而是深邃,流动九色仙光,贯穿了叶凡的躯体,包括其识海。

    叶凡不曾对抗,他总觉得拿走了女帝太多的东西,九妙神药果、万物母气、仙珍图.……若是她要出手,随她而去。

    他那样的呼唤,女帝却平静如水,没有任何回应。

    九色仙光流转,最终敛去,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叶凡怔怔的看着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此时女帝的眸子深邃如星空,看不透。

    到了这一刻,叶凡可以确定,小囡囡也是女帝,是古代至尊说的道果吗?可他却更认为是女帝快乐与满足的幼年,虽贫寒,但却忧忧无虑。

    她,一直在红坐中渡。

    俊杰、哪怕是绝代天骄,因执念而不能成帝,更遑论是仙。

    可是,狠人大帝却因执念逆世而起,成就无上天帝身,辉煌照耀万古,无人可敌。

    青铜仙殿中,没有了一点声息,女帝又若羊脂玉雕了,再无波澜,一动不动,眸子如海又若渊。

    叶凡再问什么,她都不再启唇。

    最后,叶凡长身而起,向她施了一礼,除却亲故外,这个世间也许只有女帝可以承受了,走出此殿,他将俯视诸天。

    临到铜殿门前时,叶凡又停步,道:“大帝一生,让人叹,这样一世又一世,终是要做什么呢?”

    “等你回来。”

    出乎他的预料,最后离去前,女帝再次开口,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叶凡身体剧震,僵在了原地,他记得刚才看到的模糊画面中,那个少年与他一般无二,容貌像极了。

    在原地站立良久,叶凡心静了下来,他知道,狠人大帝等的不是他,那个“你”只有一个人,是那个少年。

    他身为大帝级人物,思忖片刻,洞察了真相,说狠人等他也对,等他辉煌极尽时,看能否映出司一朵花魂。

    这是多么强的是执念啊?

    深思后,叶凡心中又一动,女帝的眸光太深邃了,她要等的,要看的,也涉及到了长生的极尽秘啊。

    不为长生,只为在这红尘中等你回来。

    叶凡转身,大步离去,跃上荒古深渊,而后走出这片禁区,那里有很多人在等。

    所有人都觉得,一场大变局要发生,可是等到叶凡出来,虽然感觉他有些不同了,可是却并未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所有人都怔然。

    叶凡经此一遭,气质有些不同了,眸光前所未有的坚定,像是要看穿古今时空。

    “叶兄,有何收获吗?”火麟儿也来了,多年不见,她风采更胜往昔,体态修长,非常美丽妖娆。

    “仙!”叶凡只有这样一个字,毫不隐瞒。

    可是众人却听得一阵狐疑,面面相觑,众人齐聚这里,预感到了什么,可却不曾想是这样一个字的答案。

    许多人都不解,可是叶凡却没有一句解释。

    荒古禁地外,小松领着小囡囡,小女孩纯净无暇的大眼中写满了开心,看他平安归来,冲他挥手浅笑。

    叶凡走过去,将她抱起,放在了自己的肩头,与小松大步远去。

    真正的强者静静的看着,都没有再说什么。

    远处,一些小修士皆露出异色,这个世间还有人能坐在一位大帝的肩头吗?恐怖也只有他身边的亲人了吧。

    “师傅有收获吗?”到了域外,小松问道。

    叶凡一叹,眸子一黯,他有大收获,前路有一盏神灯亮起,前所未有的坚定与自信。可是,这条路太艰难,需要时间,那些将老去的人等的起吗?

    “人魔老爷子时间应该不多了,我觉得几百年内会坐化。”小松小声道。

    “我若强出手,他们会怒吗?”叶凡轻语。

    在这一日后,叶凡盘坐不死山中,心中无杂念,只在思索长生与不朽,帝路是终点,古来所有至尊都走到了这里。

    路已到尽头,前方再无道途

    “没有了路,我们就踏出一条路,自己接续。”

    叶凡知道,这很难,古来那么多的人杰,神话时代的天尊、太古的皇、荒古的大帝们似乎都失败了,他很强,又能胜过所有人吗?

    可是不这样做,又能如何,那近乎虚幻的成仙路再开启需要百万年,此世除了靠他自己,还能有什么?(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