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大世凋零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诉说这些年的经过,对于他来说这是一段黑暗史,被困在了成仙路上,与这个世界彻底隔绝。

    “什么?!”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可惜不是这一世的成仙路,是数百万年前的路,婆婆挖穿古路,破开混沌,我们坠入了莫名的混沌神土中。”

    谈到老妪,涂飞一阵黯然,那个与老疯子同一时代的长者没有抵住岁月天刀,已然坐化,但是却传授给了涂飞太多的东西。

    他们原本只是挖遗迹,获取北极仙光,结果被封过去的仙路中,让人惊叹。

    “你成为了准帝,真是逆天了。”李黑水感叹,因为依照涂飞的资质来说,根本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叶凡比李黑水看的更清晰,涂飞完成了脱胎换骨般的蜕变,资质大不同了,四千余岁成为准帝,不算早,但是那种根基极为牢实。

    “是寂灭天功使然,可惜婆婆没有成功,而我寂灭、死了一次,然后脱胎换骨而再生。”涂飞不加隐瞒,讲述出了一切。

    涂飞回来,进入天庭,了解到这么多年发生的事,不禁一阵唏嘘,黑暗动乱以及后黄金盛世时代,让人感慨。

    尤其是,叶凡成帝了,这让他震惊,而后又释然,毕竟也是准帝了。

    “岁月啊,这样逝去,我们也取得了这样的成就。”涂飞轻叹,而后他眼中蕴泪,毕竟很多人再也见不到了。

    五个小土匪已经死去了三个,柳寇、吴中天、姜怀仁再也见不到了,有的死于古族、杀手神朝作乱时,有的有死在黑暗动乱时代。

    “啊呜呜……”涂飞大哭,时间匆匆,一晃眼就过去近四千年,就此是永别,再也见不到那些好友了。

    李黑水、叶凡也伤感,拍了拍他的肩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黑皇将头都快垂到了地上,是它将涂飞传丢的,这么多年后才归来。不过这也真的不能怪它,当年情况危急,众人身陷不死山中,无头骑士出世,它也没得选择,只能以棋盘阵纹做实验而将人传送走,保命第一,准头第二。

    “我爷爷呢,他……”涂飞颤抖。

    “老人家还在,一直念叨着,等你回来。”

    不久后,涂天被接来,真是太苍老了,已然步入晚年。

    事实上,若无叶凡以血为其续命,他早已坐化很多年了。

    “爷爷!”涂飞大叫,满脸泪水。

    “小飞,你……终于回来看爷爷了。”老人泪眼浑浊,哆哆嗦嗦,拉住涂飞的手,连嘴唇都在颤抖。

    他哭了,活了这么大的年岁,也曾闯下赫赫威名,结果到头来只为等孙子归来,而始终放不下,心中悲苦。

    “爷爷你长命万岁,我回来了,从此再也不分开,我要好好的孝敬你。”涂飞大哭道。

    他已经知道,昔日名动东荒的十三大寇已然只剩下了一两人,不是死在了黑暗动乱中,就是老死了。

    这让他大悲,他的爷爷涂天之所以活下来,只是心有执念,放不下他,希冀一见。

    “能够见到你,爷爷很满足了,就是死去也再没有遗憾了。”涂天白发苍苍,目中无神,老泪淌落。

    “爷爷你不能死,我要好好的孝敬你。”涂飞大叫。

    “傻孩子,人怎么能不死呢,匆匆数千年过,一代新人换旧人,这个世界属于你们了,我们这样的人都会慢慢死去、消失。”涂天像是安慰,又像是感慨。

    “我舍不得你,我不要爷爷死去!”涂飞泪如雨下。

    叶凡又要炼化无上帝血为涂天续命,保他活下去。

    “不用了,谢谢小叶,这么多年来我心中有愧,若不是想见涂飞,绝不会让你浪费一滴血。”涂天拒绝。

    众人相劝。

    但是他坚持摇头,道:“我怎能那样做,所谓圣血续命,那是在耗小叶自己的命啊,那是生命本源,不能浪费在我身上。”

    “无妨,天庭有药王等,可以让老人家再活下去。”叶凡道,看到祖孙生离死别,他心中也不好受。

    “已经等到了孙儿,再无遗憾,我知足了,我可以去陪那些老伙计了,我们大寇在地下团聚,真是很想念老伙伴们。”涂天失神的说道。

    他精神恍惚,说道:“黄金大世终有落幕时,人杰凋零,岁月如刀,那时你们会比我更需要药王,我已看到了一个悲凉的大世要到来,神药等留给你们这些孩子更有用。”

    众人一惊,而后皆叹。

    半年后,涂天离世,涂飞伴他走完了最后的一段人生,老人满足而去,不再有憾。

    时间如水,奔流而去,再也不能返。

    又是一千年过去了,叶凡已然五千余岁,血气愈发旺盛,别人到了这个年岁,标志着将开始走下人生高峰,向着暮年而去。

    可是他却才刚刚起步,他是圣体,本就可以活一万年,而今又成为了天帝,究竟能活多久难以说清。

    可岁月无情,带不走他的青春,却在收割着老一辈的生命。

    在此期间,杀圣齐罗之孙老刀把子坐化,人生走向了终点。不久后,北斗传来噩耗,对叶凡有恩的赤龙道人坐化,至此十三大寇全部离世了。随后,孔雀王、乌鸦道人等亦逝去。

    五千岁的叶凡,天下无敌,再也寻不到对手,没有一人敢与他撄锋,可是他心中却有大悲。

    一个又一个对他有恩的人离世,让他心中难受,可却没有真正解决的办法,他想为那些人续命,可是都被拒绝了。

    圣血若神药,尤其是成为天帝的圣体,其血更是珍,但是正如拒绝他的人所说的那般,血气是他的命,为人续命,多多少少会耗去他部分寿元。

    长者辞世,宁死也不想让他耗己身。

    麒麟药、蟠桃等都成熟过一次了,被采摘下保存,老辈人物不曾服食,要留给叶凡、猴子、叶瞳、杨熙、小松等下一代人,因为他们在黄金大世落幕时,终会走向晚年,必会用到。

    叶凡虽无敌九天十地,但是却无能无力,他在探索长生路,可是那些人等不起。

    五千年,他难逢一抗手,却唯独对岁月没有办法,挽不回来那些人的青春与生命。

    有时,叶凡会一个人仰望星空,时常一整夜都不曾动一下,亲朋故友一个个坐化,让他黯然神伤,他有些孤独。妻女也远去了,此生再难相见,他虽然屹立在人道绝巅,却难以改变什么。再过几千年,是否同代人都要死去?那个时候,他将会更孤独。

    从最早的姜老伯、张五爷,到后来的胜佛、古天舒、齐罗,再到人魔、老疯子,而后是涂天,再到现在的赤龙道人等,一个一个地离世,如此下去,不断的送行,怎能接受这种悲?

    在接下来的岁月里,大批的天兵开始老去,亦有天将开始死去,天庭的一代人都开始衰老、要离世了。

    时光流转,叶凡六千岁了,盖世功力更盛往昔,不要说有敌,就是寻一个能接他一招的人都很难了。

    但是,他更落寞了。

    放眼望去,天庭中多了很多的石碑,天兵天将,大批的死去,葬入了天园中,以及一些熟悉的故人,再也回不来了。

    秋风起,寒气袭人骨,叶凡站在陵园中,看着成片的墓碑,心中很凉,一步一步走过,越发的沉默了。

    而今,天庭的人都显老态了。

    到目前为止,只有猴子、叶瞳、杨熙等依旧血气如海,走到了此生的最高峰,六千岁左右,是他们最辉煌的年代,威震宇宙,慑服八荒。

    这些年来,他们一出,无人可抗,天上地下共尊,极尽璀璨辉煌!

    可是,时间若是再继续流淌,他们就如那午时的太阳般,终究要向西偏斜,而渐渐离鼎盛期远去。

    除去他们外,其他人早已走下坡路,如那夕阳,盛期不在了。

    这一年,天庭重要战力、巅峰高手山凰走到生命尽头,坐化在不死山中,而同他一起自十八层地狱脱困、跟随叶凡进入天庭的其他大妖魔则早已死去很多年了。

    同一年,离开地府后,半人半鬼的孤心傲身体瓦解,尘归尘土归土,结束了浑噩的此生。

    天庭的绝世战力开始陆续离世,意味着天庭辉煌到极致后,开始如那天地万物般,终是要凋零,逃脱不了这个规律,落寞、落幕。

    不光是天庭,整片世间都如此,各种血脉皆现老态,辉煌无比的黄金大世发展到极致后开始出现颓势。

    人们知道,大世要凋落了!

    这种更迭的规律,无人可抗,万物发展,盛极必衰,早已注定。

    “碧落王死了!”

    “冥王体于黄金时代争霸,而今旧伤发作,化成尘埃。”

    “羽化王逆天冲关,粉身碎骨而亡。”

    “梵天战体旧疾引动新道伤,成为劫灰。”

    “虚天体老去,坐化石室中!”

    ……

    一则又一则消息传来,一位又一位惊天动地的人杰走到了此生的终点,大世出现败落相,所谓的黄金盛世真的要凋零了。

    天庭中的墓碑更多了,一眼望去,石碑如林,看不到边际,整整一代的天兵天将逝去了,风吹起残叶,让这里显得很凄凉。

    叶凡站在那里,很久都不曾动一下。

    “师傅,将我封印吧!”叶凡身后,一道声音传来。

    那是小松,他处在人生最辉煌的时代,青春还在,依旧质朴与纯真,岁月不曾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我想守护天庭,等到有朝一日连师傅都不再年轻,我再出世,不愿它凋零,愿让辉煌延续。”小松认真的说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