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征战
    叶凡神会何其强大,纵然若大古皇筑成的殿宇布下了无尽符文也不能挡住他,瞬息就洞悉了里面是何人。

    “一别多年,两位可好?”

    “叶兄真的是你?”那座古殿的门被推开了,走出一个男子,雄姿挺拔,肌体矫健如龙,呈古铜色,长发披散,很是浓密,但是当中夹杂上了几缕白发。

    “妖神?”龙马吃惊,当年在星空古路上见到过。

    “南妖。”黑皇一叹,当年北斗的几位天骄之一,一别这么多年,而今才再相见,让人感叹岁月啊。

    那个时候,南妖风华正茂,朝气蓬勃,现在虽然血气依旧旺盛,成为了一位绝世娄者,但是已经六千多岁了。

    叶凡也是心有感慨,星空古路上最后一别,直到今日再相逢,一晃就是数千年啊,若是常人早已成尘。

    南妖极其强大,堪称这个世间的顶级战力,也是一位另类成道者了。

    在他的后方,还有一人,她身段挺秀,窈窕美丽,可满头青丝已化成了白发,虽然以法力保持容颜青春依旧,但显然在岁月中遭受了冲击。

    正是当年的齐祸水,南岭的齐郡主齐琪。

    再次相见,让人久久无言。

    韶华易逝,红颜易老。

    当绝代佳人抵不住岁月,在风霜中老去,对于她们来说这是最残忍的事,看着青春远去华发生根,那种心情谁能理解?

    “叶凡。”齐祸水轻轻一叹,想说什么,可却再也开不了。。

    她没有南妖实力强大,六千多载的岁月,在她身上的痕迹相对更为明显血气不是那么的旺盛了。

    南妖兄妹二人过来相见。

    叶凡拘禁来一颗陨星,削石成桌与石墩,取出美酒在此与两位故人把酒叙旧。

    “你成为了大帝?”南妖惊异而后又释然。

    他们被困于此很多年发生了太多的事,竟不知叶凡已然成为天帝,古殿可与世隔绝。可南妖是非常人,自不会失态。

    “一别这么多年,能见到你们,这种感觉很好。”叶凡道。

    随着熟悉的人会越来越少,终将败在岁月中他很珍惜每一个故人,不愿他们发生意外。

    “这是不死天皇遗留下的神魂潭。”

    “我已经知道。“叶凡点头。

    南妖讲述了经过,当年他们在宇宙虚空中发现那座古殿,进入当中,竟发现是不死天皇曾经悟道闭关之地,让他们震撼。

    兄妹二人在此修行,可是不曾想随着修为加深,激活了古殿神魂潭破碎虚空而来,且魔鬼雾亦出现,将此地包围,困住了他们。

    好在古殿特别,可阻止腐气接近。

    随着南妖修为日渐深厚,到了近年他觉得有把握离开了,但是却感应到了神魂潭的妙处不愿轻易离去。

    叶凡轻叹,这里的腐气极其厉害,可伤至尊,南妖修到这一步真是很惊人了,已然另类成道。

    正如黑皇推测的那样,神魂潭是不死天皇的灵魂残留物,为蜕变后所留。

    叶凡在潭前站了良久,而后又在古殿中转了一圈,深切感受到了不死天皇的可怕,是难以想象的大敌。

    他们在这里相聚良久,齐祸水很沉默,曾经的绝代天女,青春渐逝,令她伤感,再见故人难以言语。直到离别时,她才轻叹道:“你没有怎么变。”

    叶凡目送他们离去。即将消失在星河中时,南妖回首,道:“叶兄,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保重!”

    叶凡默然,一声叹息,若无意外,南妖选择了自封,千百世后才会再现了。

    “再见!”

    在回归的路上,叶凡很沉默,很久后黑皇才道:“再走走吧,反正也无事。

    叶凡点头,寻求长生法不是靠闭关就能悟透的,古来那么多的人杰都被卡住了,他自然也不认为埋头悟道就能破天。

    这一走就是大半年,他们途径过很多星系,引发大轰动,天帝巡游,令各族敬畏,不少大族都出来迎接,请他入内,不过都被婉拒了。

    这一路上,他们见到了很多,心有感叹,这个辉煌的大世到了末期,真的要结束了。

    张百忍、太初等早已消失不见,据传已然自封,要将希望与此生志向留在将来,希冀逆天归来。

    随后,他们看到了一些惊世血脉已经走向了衰败的人生晚年,还有更多的人也开始老去,露出了疲态。

    “我们的青春啊,终于要在这场盛世中结束了吗?”

    “哈哈,最璀璨的一世,最辉煌的时代,我看到了什么?不过如此,什么都没有留下,我们终是这样匆匆而过,一个过客,仅此而已!”

    有人在大笑,眼泪都流了出来。

    秋风起,黄叶调零,一场盛世终是要结束了。

    群星璀璨,曾经耀的人睁不开眼,那么多拥有帝姿的人争霸,到头来只有一位天帝屹立在九天上,俯视诸多将星。

    群星暗淡,诸雄黯然。

    自神话时代就有预言,真正的仙路要在这一世开启,光辉大道通向另一岸,直达一个长生不老的世界。

    可是,这同样成空了,留给了人们太多的遗憾,仙界是那么的高远。

    至尊血泪,人杰悲恸,所有这一切都在个当世的神话时代终结,无数的强者于大世争霸中血溅星空、死去。

    太多的天骄葬在了星河中,六千年大战,六千年辉煌,也许还会延续,凑足一个万年,但落幕终究是要落幕谁也挡不住。

    “我以血写下铿锵战歌,我以生命绽放光彩,最后聆听一曲大世悲凉,这就是结局吗?”

    许多人仰头问天。

    当年的人杰,一个个朝气蓬勃,而今都已经是白发生根而且死了很多人,余者也都已染满岁月风霜。

    “就这样……结束了吗?我不甘啊,黄金盛世怎能怎样!”

    长歌当哭英雄泪流。

    怎能忘记怎能释怀一场大世就这样要结束了,风华正茂的人杰都渐渐老去,他们就要落幕了!

    历经一场大世,看一世繁华,如烟花绽放,要这样调谢。

    叶凡行进,话语越来越少所见越多他越发的沉默,终是要送走这一世了吗?

    “看,天帝在为我们送行,哈哈……”有人大笑,泪水早已长流。

    “是啊,天帝在我们践行,他曾经与我们同代竞逐,嘿哈哈……别了这一世!”悲笑荡长空,哴跄远行。

    叶凡他们一路走下去,来到了昔日曾经征战过的古地,那是黑暗动乱年代打碎过的星域,一片残破。

    那个时候,叶凡还不曾成帝完全是以一腔热血去战,怀着必死之心如飞蛾扑火般投入战场。

    再回首,一路血迹斑驳。

    这里残迹成片,星墟无数,各种生灵血染红古地,依旧不曾干涸。

    梦断星土啊,曾经的人再也回不来了。

    “姬子,我是多么希望你能活着,你我还有圣皇子共饮一杯。”叶凡低语。

    他想到了很多,还有如父如师的白衣神王,更有盖世无双的病老人盖九幽,他们付出了太多。

    “怎能忘记,太阳圣皇在动乱中,纵只剩下了一张人皮,也逆天归来一战,直到血流干。”龙马也轻叹。

    当年,紫微星域,人皇之皮再现,纵死去了也要护住一颗古星的生灵,最终眼中流下最后一滴血泪才坠落。

    “还有虚空大帝,一生都在平动乱,直至战死。到了这一世,依旧要流尽最后一滴血,最后只有半面残镜相伴。”

    谈及过去,他们一阵唏嘘。

    就是叶凡也有大悲,难以自抑。

    忽然,黑皇止步,龙马也侧头,唯有叶凡不驻足,沿着这片染血的战场继续向前走去,那里有一道人影。

    “是你。”叶凡认出了她,是盖九幽老人唯一的弟子夏九幽。

    昔日,她是一个天才少女,十三四岁就足以与金翅小鹏王、摇光、叶凡等人分庭抗礼,震惊了东荒。

    过去,她曾任性而刁蛮,结果败在了叶凡手中,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多年过去了,这个天才少女大变样,她早已长大,一身白衣似雪,脸上写满了凄伤。

    夏九幽美丽动人,她早已达到准帝境数千年,实力极其惊人,不过秀发中还是有那么一两缕白发了。

    “你……怎么在这里?”见到她,叶凡不可避免的想到盖无敌,心中大恸,犹记得当年病老人挺直腰背,光辉万丈,大喝“谁敢与我一战”的悲壮场景。

    “我在寻找师傅……”夏九幽说道,脸上挂着泪滴,很是凄迷。

    这么多年来,她竟然一直在宇宙中寻找,不相信师傅死去了,那是她唯一的亲人,想要把他找出来。

    叶凡心中苦涩,鼻子发酸,纵然为天帝也难以掩住这种情绪。昔日,黑暗动乱结束三百年后他苏醒,曾经发了疯一般寻找,但终究没有所获。

    想不到,还有一个人比他还要执着,一寻就是五千多年,而今还在找!

    “老人家不希望你这个样子……”叶凡心中难受的劝道。

    “师傅与我在一起,他会回来的,我找到了一部分。”夏九幽凄伤的说道。

    “你……”

    “可惜,我只找到了师傅的一滴血。”夏九幽眼中满是泪水,小心的捧起一块神晶,当中封印有一粒鲜艳的血滴。

    “真的是盖前辈所留?!”叶凡大恸。

    他看了良久,而后走向破碎的战场深处,忍不住仰天长啸,心中有着太多的无奈与不甘。

    不止盖九幽,还有那么多的人,一一浮上叶凡的心间,太多的人与事,就那样的逝去了。

    前尘往事,一朝朝,一幕幕,恍若就在眼前。

    叶凡展动帝拳,在这破败的战场中,上击九天,发出隆隆雷鸣,且有悲歌动星汉。

    “荒古后,天地动。

    北斗烽烟浓。

    岁月断,古族人间乱。

    剑气冲霄汉,血染的江山。

    琴鼓响,铁戈鸣,寒光烁烁照星空。

    铁骨铮铮,问天下谁是英雄。

    仙云起,至尊现,长生路上万世战。

    战,战,战!

    星空塌陷,众生的凄颤。

    白发染血,尸首万千,少女血泊中的哀怨,尘世的乱与战。

    血溅天穹,剑冲霄汉,万古的纷乱,末世的悲叹。

    如血的山河,谁能来挽?

    众生呼唤,人皇逆战,血与泪干,永世暗淡。

    虚空难见,昙花调与现,一曲悲歌,葬不下万古英雄,半面残镜相伴。

    岁月如刀斩天骄,长生路上叹妖娆,血与骨的开篇,一世悲凉的画卷。

    多少英雄埋骨他乡,多少灿烂再难一现。

    九龙拉棺,扰起了一世的纷乱,白发啸狂歌,天路上寻不到终点。

    帝血灼星空,仙路话永恒。

    红颜一叹,英雄暮年,人间万载,仙路不见。

    征战!”(未完待续)(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