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两万岁
    举世茫茫,再也见不到一个熟悉的人,不要说是亲朋故友,就是连一个敌人都没有了,同代众人走向了终点,全部逝去。

    举世皆寂!

    深夜,叶凡仰望星空,整整一夜都没有动一下,这个世上的英杰终是凋零尽了,再也寻不到一个同代人。

    轻轻一叹,他在朝霞中起身,就此离开天庭,很多年都不曾回来。

    天庭强大,遍及宇宙各地,纵然大世落幕,门中人杰凋零,依然是宇宙第一大教,无门派可比。

    叶凡化成一个凡人,在红尘中独自行走,从一地到另一地,一走就是很多年,可是纵然在人海中依旧有一种孤独感。

    没有亲朋,连敌人都死尽了,这是一种可怕的寂静。

    他是天帝,气血如海,强到了极致,岁月始终难以在身上留下痕迹,可是他却这般的落寞,孤独的旅行,永远不想停下来。

    红尘万象,人生百态,他一路行下去,走遍了天下,心依旧,始终很沉默。

    一万两千岁,叶凡生出了第一根白发,再回首,纵然在茫茫人海中,可是他却觉得这个世界更加寂静了。

    虽然站在人潮中,可他却感觉不到此世的红尘气,倒像是听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呼唤,那似是上一个时代的声音,他与这一世格格不入。

    天上地下无敌又如何?

    在这红尘上,他不认识一个人,人这样的多,却又那么的远,即便走向世界尽头,都会一种永恒的孤独相伴。

    火桑星,传出不安的情绪,该族所有人都一阵慌乱,因为金乌大帝时血气枯败了,消息传遍人间。

    叶凡抬头,下一步迈出,来到了这颗大星,烈火跳动,火桑树成片,在上方有一片宏伟的天宫悬浮,火光腾腾。

    天帝来了,探望金乌大帝,令该族还也有各族强者都吃了一惊,而后又有些恐惧,惧怕他的威严与无敌气势。

    叶凡从来没有与金乌大帝走的过近过,但是如今却无比地希望他可以活的长远一些。

    到了这个凋零的大世,连仇敌都会显得很亲近,能见到一个同时代的人真的太不容易了。

    “天帝,我真的老了,你还这般的年轻,真是让人敬畏啊。”老金乌感叹道。

    叶凡没有说话,就这样的看着他。

    “唉,生命无多,我才体会到活着真好,天帝你要珍惜啊。”老金乌满头金发大多都有发白了,坐在火晶宝椅上,道:“我终于明白,太古皇为何选择化禁区,连我都有冲动了。”

    “你要是这样做,我会第一时间平掉你。”叶凡说道。

    金乌大帝苦笑,道:“与你同世,我能那样做吗,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做准备了,即便不化禁区也应趁血气充足封印自身,或者想办法延缓生机的消耗。”

    “你很希望我自封是吧?”叶凡眸光犀利如电,像是能够穿透一位大帝的本心。

    金乌大帝顿时尴尬,不再说什么了。

    叶凡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两千年来第一次露出了笑意,道:“我看你还可以再活上两千年。”

    “天帝,你太抬举我了,我觉得五百年内我就会坐化。”金乌大帝叹道。

    “是吗,五百年后我来看你,如果你还活着,我帮你解脱。”叶凡哂笑。

    “算了吧,生死有命,若是能多熬上一段时间,与天帝同世,也是一种荣幸。”老金乌道。

    叶凡见过老金乌,说上几句话后,落寞减弱了几分,他长出了一口气,结束了在红尘中的孤独旅行与修炼。

    “岁月啊。”

    叶凡看着披散下来的第一根白发,运转玄功,自身血气隆隆而动,这天地都在颤栗,九天十地都听闻到了惊雷声!

    他的肌体发光,浑身晶莹,最后那一根白发又由白转为乌黑了,他的强大以及寿元的充沛绝对震古烁今。

    “该回去了。”

    叶凡脚步一迈,斗转星移,瞬间出现在天庭前,外面三座神庙依旧瑞气蒸腾,信仰力汹涌,长盛不衰。

    与过去唯一的区别就是,三座宏大的庙宇改为神源筑成,在封印精气不失的情况下汲取信仰之力,这是叶凡当年所为。

    三座古庙中,各有一道身影盘坐,他们是天帝册封的三尊神,有两尊已经有血气在缭绕,伴随雷鸣。

    然而,叶凡却是一叹,封在神源中重聚真灵,这么多年才有一些成果,真的是太难了。

    日后效果会更微弱,已然换了一个大世,三位人杰的事迹终是会慢慢淡去的,于人间不显,那时信仰也会不再繁盛。

    对此,唯有再立三教,也许才能确保神庙不朽。

    叶凡无声的回到天庭的一片庭院——不死山,他已经多年未归,但是天庭这一代人都知道,他一定活着,只因为他是天帝。

    几十年后,一阵哭泣声将叶凡从深层次的闭关中惊醒,他快速从不死山崖上消失,来到了蟠桃园中。

    在那古树下,有一个小女孩正在揉大眼睛,轻轻抽泣,刚从沉睡中醒过来。

    她像个瓷娃娃一般可爱,脸上挂着晶莹的泪滴,正是小囡囡,这数千年不知道为何,她极其嗜睡,有时一睡就是一两千年,叶凡曾探究,发现荒古深渊下的狠人大帝似乎在发生某种奇异蜕变,影响到了小女孩。

    “大哥哥,囡囡做了一个梦,梦到其他哥哥姐姐都不见了,只剩下了我们两个,那时囡囡觉得好孤单,好伤心。”

    叶凡心中轻叹,梦很真实,举世皆寂,真的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他溺爱的摸了摸小囡囡的头,道:“不要多想。”

    小女孩大眼中噙着泪水,怯怯的,抓住叶凡的衣角,道:“大哥哥我很害怕,怕有一天你也离开我。”

    叶凡一怔,道:“不会的。”

    “嗯,大哥哥要记得,不要离开囡囡。”小女孩很乖,擦净泪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叶凡点头,向她保证。

    小女孩只醒了几个月而已,一直像个小跟屁虫般,对叶凡寸步不离,生怕他消失,充满了依赖。

    期间,叶凡带着她四处游逛,让小女孩很开心与快乐,他怅然而又酸楚与感动,这个世间终是有一个人可以与他同世,一起活下去。

    几个月后,小囡囡又陷入了沉眠中,叶凡看了又看,觉得她这一次会睡的更长久。

    叶凡盘坐不死山崖上,祭炼出一些兵器,还有阵旗等,洒向天庭各地,顿时引发了天兵天将的震憾,而后爆发出如雷的欢呼声。

    “天帝!”

    而今,帝尊的天兵令碑、天将令碑等都被寻到了,成为了天庭的秘宝,且除此之外,叶凡亦亲自炼化了一些法器,任何一件皆足以震世!

    即便曾经的很多开创者不在了,天庭也可以辉煌的传承下去很多年。

    事实上,只要天帝还活着,哪怕天庭只剩下了几个残兵,也可称之为极尽辉煌与鼎盛,世间无敌。

    叶凡再次远行,他在以大法力推演,要寻找一个人,尽管不信来生,但是当年的誓言尤在耳畔,答应要将她寻出。

    “来世,信则有,不信则无,岁月悠悠,世间终会出现两朵相同的花,千百年的回眸,一花凋零,一花绽。”

    可是,很多年了,根本寻不出,已然过去了一万多年,她依旧不可觅。

    “我有一种预感,会见到那样一个人,难道时间还不到吗?”叶凡而今为天帝,本能直觉最是可怕。

    他踏遍星空,再次来到星空古路时,数千年来第一次露出讶异色,因为他见到了一个人,曾经同代。

    “管承!”

    城门那里,有一个老人,非常苍老,身躯佝偻,无比的衰败了。

    “见过天帝。”

    叶凡露出异色,一万两千多年过去了,同时代的天骄俊杰都死去了,这个人竟然活了下来。

    “我身有暗疾,六千多岁时就该死去了,不知为何,活出了第二世。”管承咳嗽,而今又到了晚年。

    他的境界始终没有提升上去,但是却比别人活的久远的多。时日无多,他又来到了这里,故地重游,想再走一遍古路。

    叶凡抓住他的手,仔细探查,轻轻一叹,的确如其所说的那般,他活出了第二世,这一次真的要到终点了。

    天庭中也有一人活出第二世,曾经追随神蚕公主的那个小蚕连续九变后,开启了又一生,远比管承强大,同小圣猿、神娃一起被叶凡封印了。

    白衣神王、金乌大帝、小蚕、管承,不止一个人了,皆活出了第二世,这对叶凡触动很大。

    数百年后,管承逝去,老死星空中。

    叶凡一万四千余岁时,来到了火桑星,这一次不用金乌族向外扩散消息,所有人都知道,妖帝要坐化了,因为他已经控制不住大道,铺天盖地的蔓延,震慑人界。

    “你来了。”金乌大帝很平淡。

    “送你最后一程。”叶凡道。

    “唉!”老金乌一声长叹,与叶凡一世是他这个成道者此生最大的悲哀。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叶凡问其遗言。

    “你真想听?”金乌大帝威严了一生,也压抑了一生,此时带着一种自嘲。

    “想听。”叶凡道。

    “那好吧。”金乌大帝点头,而后眸光突然很盛,有些压迫人,像是换了一个人,道:“去你**天帝,终于再也见不到你了!”

    叶凡发愣,这就是他最后的遗言?

    金乌大帝死的很迅疾,话语落毕,便就此而终,结束了一生,留下一脸愕然的叶凡,好久后才摸了摸下巴。

    宇宙大震,一位大帝死了,九天十地皆颤栗!

    岁月悠悠,叶凡一万八千岁了,终于步入暮年,一世活这么长,古来罕见。

    他的发丝已经白了,但是血气还不算亏损的厉害,依旧惊人,不过这一日发生了一件奇异的事,他的肌体生出了一层金色的毛发。

    “不祥?”叶凡放声大笑,可眸光却冷冽无比,望向星空中。

    光芒一闪,他体表的金色毛发全部燃尽,消失了。

    又过了一千年,叶凡已经一万九千岁,没有任何变故发生。由于不进行自斩,也没有动用任何长生手段,他终于是衰老了。

    然而,他的心志从未变过,要堪破长生。

    静极思动,这一年开始他又开始去旅行,这一走就是上千年,踏遍星空,他已然两万余岁了。

    蓦然抬头,这一日他发现已经来到了北斗,立身在灵墟洞天外,站在一片废墟中。

    静立良久,叶凡猛的回头,身为天帝,举世皆寂后,这是近一万年来他首次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转身刹那,他见到了一个背影,正在远去,枯瘦的躯体在漆黑的夜中很飘忽,有点诡异。

    能让身为天帝的他生出这样的感觉,可想而知,多么的恐怖!

    “留步!”叶凡喝道,这道背影一万数千年前他就曾匆匆一瞥过。

    “咳……”远处那道背影,传来苍老而剧烈的咳嗽声,似乎要将心脏都吐了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