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 流血乱地
    绝对的静,没有时间流逝,没有光彩浮现,在一片漆黑的虚空中,格外的寂静。

    仿若匆匆一瞬间,又像是十生十世,这种奇异的旅行终于结束了,让人感受到了时光的流转。

    虚空裂开,摇光圣地的太上长老迈步而出,身后跟着几名年轻的弟子,恭敬的垂立在一旁。

    他大袖一挥,灰蒙蒙的雾气弥漫,秘术展现,数千人落在地上,脱离了他那宽大的袖子。来到北域了吗?所有人心中都既紧张又期待。

    叶凡有些激动,终于来到了东荒的另一端,全新的生活将要开始,这是怎样的一片地域?

    放眼望去,与想象中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没有似锦的繁花,没有熙攘的人流,没有生机勃勃的草木。大地一片荒凉,赤色的土壤,红褐色的岩石,一片萧索与枯寂。

    无垠的大地,极度空旷,没有一点生命迹象,只有一些光秃秃的石山零星的点缀地平线上。这是一片不毛之地,没有一点生机,看不到人烟,一派死气沉沉。“这就是北域?不是说,此地遍地黄金,满山珠玉吗?”“不要说是人,就是一根草都见不到,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鬼地方!”“我们要在这样的地方采源十年,才能回返南域……天啊!”

    在这一刻,数千人全都呆住了,这如同戈壁的寒苦之地,让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了不好的念头。

    摇光圣地的太上长老皱起了眉头,道:“送你们进入摇光圣地的门派,没有告诉你们这里是怎样的地方吗?”“与他们说的完全不一样,我们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简直是一个野鸟都不会降落的地方。”“北域本就是这个样子……”摇光圣地的太上长老古井无;

    北域,无边无垠,源矿遍布,天下闻名。

    相对于广袤的土地来说,这里称得上人口稀少,千里不见人烟,大多数地方都一片荒芜。

    成也源,败也源,这种神秘的物质凝聚生命精华,似乎将整片北域的灵气都吸干了。

    人杰地灵这四个字,与北域难有任何交集。北地也有绿洲,可是相对于他无垠的地域来说,实在显得微不足道。

    这里盛产源,人们倒也不会为衣食而忧,但也正是因为源,经常生死斗,民风彪怦,为争夺源矿经常大打出手。因此,各大圣地开掘北域的源矿,多半都是从各自的地域带人过来。

    源之珍贵对于修士来说,就如同金币对之凡人,导致这里盗寇横行,不仅有本地人,还有东荒各地的势力。为了争夺源矿,大打出手,血流成河,这是最常见的事情。总的来说,北域是一片乱地。这片不毛之地,因源而闻名于世,便注定了这里的乱与血腥。

    摇光圣地的太上长老,徒步向前走去,赤色的大地上留下一串串脚印,传来阵阵风雷声,忽然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前方。

    大地一阵摇动,山川大地仿若在移动,数千人站立不稳,很多人摔倒在地,全都露出惶恐之色。

    前方,景物大变样,空旷无垠的大地上出现很多山岩堆砌的石屋,更出现一些人影,还有一座座源矿。

    这片地域,布有深奥的道纹,凝聚山川大地之势,守护将摇光圣地的源区,将一切都笼罩在里面。

    数千凡人无论愿意与否,到了北域后,都没有选择了,他们只能期盼十年早些过去,挣到足够的金币,回南域享受以十年青春换来的富贵。

    这么多人到来,住处、饮食等都是问题,不过这一切都有专人安排,摇光圣地的太上长老到了此地直接消失了。

    北域,有无尽矿区,但若论到多产区,当属太初古矿周围的地域,以它为中心,方圆十万里,被各大圣地均分。

    太初古矿,是东荒七大生命禁区之一,就在这片地域最深处,被各大圣地的源区包围,但没有一个大势力敢去探索。

    在无尽岁月前,在那座古矿生了太多不祥的事情,一位又一位圣主有去无还,便再也没有人敢打它的主意了。那里成为了传说中的噩土……在北域,太初古矿虽然最神秘与恐怖,但不去招惹,便不会有祸端。对于圣地来说i1危害最大的是那些盗寇。北地,民风彪蛴,流寇遍地,每天都在流血,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乱地。

    强大的流寇来自东荒各地,甚至还有中州与北漠的流浪者,都是为源而来,形成了一股股可怕的力量。纵然是圣地也不能高枕无忧,他们的源区也有被劫掠的危险。

    这并不是夸大,有些大寇极其恿怖,实力堪比圣地的太上长老,来无影去无踪,很难缉拿。

    在北域,有十三个大寇最为出名,各自带领一批强者,严重威胁到了圣地源区的安全。

    各大圣地曾经围剿多次,但都以失败而告终,十三大寇一击远遁,很难寻觅他们的踪迹。“杀!”突然,如惊雷般的响声爆开,震动天空。似是在证明,北域充满血腥与战乱。

    数千凡人刚进入摇光圣地的源区,道纹凝聚的天地之势还没有重新合拢,一队天兵就杀到了。

    来犯者不过七八十人而已,各个皆骑坐在蛮兽上,鲸甲森森,兽吼声传数十里,杀气冲天。

    这是一帮强大的骑士,周身血煞弥漫,不用想也知道曾杀人盈野,聚集了无法想象的杀意,有血光缭绕在他们身上。

    数千凡人,当场就瘫软在了地上,完全是被那股杀意所激,森寒到骨子里,让他们颤栗,根本无法立身在地上。

    七八十头蛮兽嘶吼,铁蹄踏碎天穹,全都冲了进来。正中央一个看起未能有三十几岁的中年人,端坐在一头棱猊兽上,周身铁衣烁烁,甚是神武。

    在他的手中抱着十八杆大旗,猎猎作响,似可震碎天地,每一杆都赤红如血,煞气冲天,像是饮了无尽生灵的血液。“锵”●“锵”●“锵”

    他接连将三杆血色大旗,掷向大地上,旗杆入地,如撑天之柱,气势如岳,不可揣测,旗面摇动,铿锵作响,血光冲天而上。

    大地上的道纹一下子失效了,天地大势停止运转,被生生打断,无法笼罩此地,一切都是因为那三杆血色大旗入地而已。“备!”

    这些骑士,一个个皆强大无比,如天将临世,具有无以伦比的战力,纵兽而过,像是一股钢铁洪流,苍穹隆隆作响。“何人闯我摇光禁地?”

    摇光圣地的修士纷纷冲天而上,拦阻他们的去路,为的是三名老者,抵皆白,神目如电。

    “我姜义来此,何人敢挡?!”正中央那名骑坐在狻猊兽上的中年男子,铁衣闪烁寒光,十五杆血色大旗插在他的背后,爆出汪洋般的恐怖波动。

    他单人匹马,拔出一杆大旗,向前冲去,度快到极致,日光无法跟上他的度,只能看到一条残影。“第九大寇姜义?!”摇光圣地的修士,非常吃惊,三名老者更可是,这位传说中的大忿,勇武到了极点,根本无法阻挡。

    那杆血色大旗,猛力摇动,摇光圣地三位老者身后的十几名修士,皆出一声惨叫,当场崩裂。一道道血光,向着那杆大旗汇聚而去,十几具尸体坠落下高空。“姜义你本是荒古世家之人,为何如此暴虐?!”三名老者喝问。“你们没有资格问!”姜义纵兽驰来,坐下狻猊兽吼动河山,他手中的血色大旗,如一杆长矛一般,向前洞穿而去。

    三名老者联手抗衡,当中一人祭出一件宝杵,大如山岳,绽放神光,向下馈压。“咔嚓”

    那杆血色的大旗无坚不摧,旗杆如如最锋锐的矛锋,击在小山般巨大的宝杵上,当场让其崩裂。这……”那名老者留下一道残影快后退。

    可惜,根本无法与姜义的度相比,血色大旗前捅,竟一下子洞穿了虚空,直接将那位名宿穿透。“埤”姜义一抖,插在大旗上的老者,四分五裂,几绫血光没入旗面中。”你……”这一切太快了,旁边两名老者根本来不及阻止。”你们去陪他吧!”姜义摇动大旗,血色旗面,猎猎作响。”砰”●“砰”那两位名宿当场崩裂,根本无法与之相抗!这是一幅震撼性的画面,姜义勇不可挡,一杆大旗威压天宇。他坐下的狻猊兽昂长嘶,长空动荡,杀气弥漫四野。“第九大寇一一一一姜义!”两位太上长老自远空冲来,其中一人正是横渡虚空,将叶凡等人带到此地的老者。“你身为荒古世家直系,却甘愿堕落,成为大寇,这是为何?!”摇光圣地的一位太上长老喝问。“g我大哥姜哲离开姜家后,我便彻底脱离了这个家族,不要再给我提这个身份!”姜义虎眸绽放冷光。“你与善家如何,我们不管,为何劫掠我摇光圣地源区?”“笑话!”姜义冷笑道:“太初古矿外的源区,本该属于北域百姓,你们何德何能,跑马圈地?!”

    叶凡心中震动,姜哲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为姜家一代奇才,因莫名缘故,脱离姜家,客死他乡,小婷婷便是其后人。“砰”

    一杆血色大旗降落,插在地上,暴涨起来,如参天古木一般高达数百丈,将所有人都笼罩在血光中。

    “我不想伤及无辜,你们两个老东西可以上了!”第九大寇姜义,向后面的骑士挥了挥手,道:“你们去取源,我来拦住这两个老东西。

    他身后十四杆血色大旗全部冲天而起,如一狠狠撑天支柱矗立在苍穹下,将摇光圣地的两位太上长老笼罩。后方,数十铁骑呼啸而过,如洪水滔天,震动高空。叶凡心中难以平静,太初古矿,十三大寇,善家与瑶池圣地,似乎很近。(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