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二百一十五章 谈仙论道
    大夏,乃是不朽的上古皇朝。繁盛了十几万年。

    大岳崩塌,长河干涸,大海成为了桑田,岁月悠悠,一切都在改变。

    可是,大夏却鼎盛如故,始终未变,自荒古前的大帝开创出这个不朽皇朝后,它便始终屹立不倒。

    记录下了多少次古史更迭,承载了多少秘辛,没有人能够说清。

    叶凡心中想到了很多,两千多年前发生了什么,释迦牟尼来到了这个世界吗,他与原住民发生了怎样的故事,为何让大夏皇子变色?

    此中若有隐情,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大夏一定明了这一切,它是不朽的皇朝,这个世界发生的大事件,它应该都有记载。

    摇光圣子笑容温和,牙齿晶莹。连头发都在散发金光,他很随和,向前望来。

    “无量天尊。”叶凡口诵道号,摇了摇头,道:“贫道一介散修,云游四方,偶然闻之,心有所惑,故此相问。”

    他并未扮成段德,此刻身材颀长,道袍飘飘,容貌出尘,虽然很年轻,但颇有几分仙韵。

    “道长谦虚了,能否为我解惑,释迦牟尼源自哪里,是怎样的存在,你了解多少?”摇光圣子微笑,如春风绕动。

    释迦牟尼来自星空的彼岸,叶凡怎么可能说出,道:“我只知如来名,不知其生平事,不若圣子帮我解惑,这释迦到底有何来历?”

    “释迦……”摇光圣子眼瞳中彩华点点,如梦似幻,很明显这两字有神秘魔力,每次都会让他有不同神色。

    要知道。像他与大夏皇子这等人物,泰山崩于眼前都不变色,但如来之名却让他们心中难宁。

    “我本向你相询,你却回头反问我,道长真的是滴水不漏。”摇光圣子笑容和煦,而后摇了摇头。

    “我不过道听途说,不明其中究竟,还望殿下不吝赐教,无量天尊。”叶凡羽袖飘动。

    “这个小子,还真以为自己是道士了,不过确实挺神棍。”柳寇暗中嘀咕。

    “都是尼姑惹的祸。”李黑水下了结论。

    “口味重!”姜怀仁更简洁。

    摇光圣子眸子深邃,仿若可以穿越历史的天空,望向永恒未知处,道:“这个名字有魔性,在两千多年前,像是突然发生了时空断层,关于它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我只知它存在过。”

    叶凡笑颜如朝霞,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但心中却思绪万千。他的思维极度发散。

    两千多年前,如来做了什么,在这个世界留下怎样的痕迹,如今还在吗?

    这一切都是迷,充满了未知,让人很想一探到底,他迫切想了解这当中的一切。

    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星空的彼岸,古人留下的星门,跨越无尽星系,此行的终点到底在哪里?

    他有着太多的不解,九龙拉棺是偶然,还是在重复前人的路,佛陀是否也是意外来到了星宇的彼端?

    “如来,多半真的来到了这个世界,只是不知发生了什么可怕的变故。”叶凡心中自语,转身望向大夏皇子,发现对方无比冷漠。

    他为什么这样,定有隐情,释迦牟尼让他忌讳,让他不愿多提起!

    摇光圣子脸上lou出平和的笑容,转身面对大夏皇子,道:“殿下龙气冲天,为大夏之龙子,想毕对如来有知,不知两千多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关于这个人的一切都凭空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我也不知道,佛教有圣贤在世,你若想明了。可以自己去问。”大夏皇子神色漠然,再无任何表示。

    旁边,姚曦思索,如来二字,她从未有所闻,显然圣子比她知道的多,毕竟对方才是摇光未来的主人,这让她心中多少了起了一丝波澜。

    叶凡完全平静了下来,想从摇光圣子口中得知什么势比登天难,对方显然不会告知其秘密。

    至于大夏皇子,那就更不能指望了,还没有深问呢,就已经是一副巨人千里之外的表情了。

    他觉得,将来有必要去西漠一行,去那传说中的须弥山了解真相。

    当然,在此之前,他可以想办法先向清纯的小尼姑了解一些。

    叶凡转头望去,这真的只是一个萝莉尼姑,白衣胜雪,眼神纯净,漆黑的大眼骨碌碌的瞟来瞟去,胆子非常小,当他回头凝视时。对方就像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躲在大夏皇子的身后。

    大夏皇子蹙眉,他非常宠爱自己的妹妹,作为哥哥,最不愿见到叶凡这样的男人,总觉得是在勾搭自己的妹妹。

    “无量天尊,贫道乃是出家人,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不会有凡俗之念。”叶凡一本正经,意有所指。

    大夏皇子面无表情,但心里别提多腻歪了。白衣小尼姑则抿嘴偷笑。大眼乌溜溜,看了他几眼。

    “他还当道士上瘾了,我看跟那个缺德道士有的一拼,保不准又是一个无良道人。”柳寇将他与段德快画上等号了。

    “你们听过释迦牟尼吗?”涂飞低声问道。

    “没听说过,那帮秃子太神秘了,根本见不到踪影,如果不是中州的人来圣城,偶尔提起,我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门派。”李黑水摇头。

    “听过这个教派,但根本不明细情。”吴中天皱眉道:“我爷爷谈论过,好像这个教派非常强大,门中有什么古佛,深不可测。”

    “只知道这些,其他一无所知。”姜怀仁摇了摇头。

    叶凡心中已无波澜,关于释迦牟尼的事,他需要慢慢去打听。他的思绪回到了眼前,仙步轻踱,道风漫起,在此走了一圈。他发现姚曦没有丝毫感觉,根本不认识他。

    “这么说来,我的改天换地大法已经修到了一定的境界,她不能感知到我的气息。”

    叶凡步履轻灵,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飘然来到姚曦的近前,道:“仙子若出水芙蕖,明媚惊艳,分明是身具仙骨,道体天生,实乃是我道家之奇葩。”

    摇光圣女闻言,淡淡的笑了笑,道:“道长恭维过头了,有什么事吗?”

    “不然,我所说属实。”叶凡郑重无比,道:“我在仙子身上感应到了上古大帝的气息,你修为未达巅峰,却有如此浓郁的仙气,自不是凡人。”

    摇光仙子心中心中微讶。她的眉心有一座月宫,乃上古秘宝,等阶难以确定,几乎没有人知晓,难道这个道士感应到了?

    她神色平淡,道:“道长真会说笑,不知你是何派高人?”

    “贫道无门无派,闲云野鹤一只,这次出世,只为寻找一位师侄。”叶凡口诵道号。

    “不知你的师侄是哪位,我或许有些耳闻。”姚曦自不相信叶凡,完全当他在说鬼话。

    “其实,我也正要相求仙子,欲向你打探我那不成文的师侄,毕竟摇光乃是东荒圣地。”叶凡想从这些圣地传人口中了解无良道士的过去,道:“他名为段德,道号无量。”

    “无良道士是你师侄?”姚曦lou出惊色。

    “他行为不端,被人称为无良却也符实。”

    “敢问道长您多大年岁了?”姚曦问道。

    “贫道修道三百余年,细细想来,已经虚度春秋三百一十八载。”

    ……

    “噗”

    远处,李黑水吐了一口酒水,手中的破葫芦差点掉在地上,低声骂道:“这个小子真禽兽!”

    “见过脸皮厚的,真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妈的,抽走了人家的胸衣,现在居然又扮成一派得道高人的样子,谈仙论道。”涂飞诅咒他lou马脚。

    “你说摇光圣女要是知道那个小子的真正身份,会不会吐血,要不我们吼两嗓子?”姜怀仁笑道。

    吴中天皱了皱眉,道:“不要胡来。”

    “什么叫道貌岸然,什么叫衣冠禽兽,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柳寇愤愤不平,低语道:“真禽兽!”

    不远处,摇光圣子与大夏皇子并肩而行,向着仙石坊摆放的九块奇石走去。

    摇光圣子浑身都在发光,飞舞的发丝都变成了金黄色,如黄金浇铸成,像是太阳神子下凡一般,绚烂如日。

    吴中天皱眉,道:“我感觉他像是一尊天地火炉,气血旺盛如洋,滚滚沸腾,摇光圣子恐怕不是同代第一人也差不多了。”

    李黑水等人闻言变色,他们请来吴中天,就是为了牵掣摇光圣子的,不想他做出这样的评价。

    涂飞叹道:“他的圣光术一出,确实不可匹敌,光耀天宇,十方皆被净化,是真正的万法不侵,任何攻伐之术都无法撕裂。”

    李黑水lou出忧色,道:“他的圣光越发的强盛了,炽烈如阳,我感觉纵然是神体,也很难攻破。这个世间,我想只有一种攻杀术可以克制他,可惜已经永远的失传了。”

    “你是说,五千年来攻击力第一人姜太虚神王的斗战圣法?!”涂飞皱了皱眉。

    “是的,不然神体都不见得可以撕裂那种圣光,多半只能与他战成平手,在他这个年龄段,将此无上秘术修到这等境界,实在骇人听闻!”李黑水答道。

    旁边,姜怀仁默然无语,姜太虚是他的先祖,可惜攻伐第一秘法已成绝响。

    “或许,还有一种攻杀大术,可以破开此大成的圣光。”吴中天悠悠道来。

    “还有吗?”其他几人惊疑不定。

    “你们局限在了东荒,忘记了中州。”吴中天扫向前方与摇光圣子并肩而行的大夏皇子,道:“大夏的皇道龙气,威力霸绝天地,号称无坚不摧,无物不破,撼天动地,我想差不多可对付摇光圣子。”

    大夏皇子,周身铁衣闪烁,璀璨夺目,有龙气缭绕,隐约间可以看到,九道真龙缠在他的身上,龙首高昂,立在其肩头上,神武无比,他如天帝临尘。

    “不知皇道龙气与姜神王的攻伐圣法相比孰弱孰强,中州人向来自傲,但两者从来没有正面争锋过。”涂飞无比遗憾,道:“千古大憾啊,再也不能见到两种攻杀大术的巅峰对决了。”

    此刻,摇光圣子与大夏皇子都在点评石料,那九块奇石也不知道摆放多少天了,这是他们第一次亲手触摸。

    这个时候,叶凡与姚曦相谈甚愉,有说有笑,也走了过去,让几位小土匪感叹连连,不断念道衣冠禽兽。

    “道长你对源石也有了解吗?”姚曦问道。

    “贫道所学杂而不精,一事无成,对这源之一道略有涉猎。”叶凡微笑。

    “我看道长是谦虚,何不上前,来点评一下这九块石料。”姚曦浅笑,睫毛轻颤,黑瞳如辰,玉齿闪烁,丽唇光亮,明艳动人。

    此话一出,大夏皇子与摇光圣子都望了过来,lou出不同的神色。

    大夏皇子对他实在没有好感,这或许是做哥哥的通病,总怕坏小子打自己妹妹的主意。

    摇光圣子则笑的很平和,看不出什么,他具有特别的神韵,吸引了绝大多数年轻女修士的目光。

    清秀的小尼姑也在偷偷看叶凡,充满了好奇,完全是一派天真烂漫的样子。

    “那好,贫道献丑了。”叶凡上前,却没有伸手,围绕着九块石料转了两圈。

    此刻,不远处的琼楼玉宇间,一个窈窕身影出现,瑶池仙子现身,亲自观察叶凡辨石,不过被仙云笼罩,谁也无法看到真容。

    她自从叶凡道出如来二字,说出释迦牟尼四字时,就一直在默默观看,这是叶凡所不能预料的。

    叶凡绕行了数圈,拍了拍最大的那块,又弹了弹最小的那块,漫不经心的道:“这两块石料,内封神秀,其他皆是顽石。”

    周围,顿时传来嗤笑声。

    “大言不惭,真将自己当源天师了,瑶池的仙石是那么好确认的吗?”

    “我看他完全是胡言乱语,凭我赌石多年的经验,那两块石料绝对是白石,什么也没有。”

    “自以为是的人太多了,大家没有必要理会。”

    ……

    这也难怪,在众人看来,叶凡根本没有仔细辨认,随便敲打了几下,就认定那两块石料内蕴灵秀,确实有点难以让人信服。

    “哦,道长这么肯定吗?”大夏的皇子望来,平淡的问道。

    “贫道所学有限,不过是胡乱点评而已。”叶凡谦虚的说道。

    大夏皇子摇头道:“若是我选,那两块中有一块是首选,另一块要被换掉。”

    他是为瑶池圣女而来,尽人皆知,直到今日才点评,自是准备充足。

    叶凡笑了起来,道:“不若我与殿下赌一把如何?”

    “哦,如何赌法?”大夏皇子问道。

    “我若点石成金,只想与这位小师傅相谈片刻。”叶凡指了指小尼姑。

    大夏皇子本来还很有兴趣,但一听此话,顿时转过身,他心中甭提有多腻歪了。

    尼姑则皱了皱鼻子,向叶凡挥了挥小拳头。

    “道长你确信这两块石料内有神秀?”摇光圣子问道。

    “这是贫道的看法而已。”

    姚曦也上前,笑道:“我觉得道长见识不凡。”

    此时,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瑶池圣女竟凌空而来,如踏波仙子,轻灵而飘逸到了极点,带出一片花雨,晶莹闪闪,洒落而下。

    “这位道长,你真的选了这两块石料?”她声音如天籁,优美动听。

    周围的人全都吃惊,万万没有想到瑶池圣女亲至,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