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二百四十章 瑶池故地
    叶凡几番试探,终于有所获,初步得到了想知道的情况,大黑狗不是太古种族,有些亲近无始大帝。

    可是他也尝到了苦果,接下来的日子里时常挨狗咬,大黑狗非常记仇,抽不冷子就给他一口,无论是吃饭,还是出门他都要小心。

    “妈的,天天被狗咬,这是什么事啊。”他真的有些无言了,没见过这么记仇的狗。

    修士被狗咬,传出去恐怕会笑倒一片,实在丢人。

    如果不是肉身堪比神铁,还真是承受不住,即便如此,他身上也有几块青淤的地方。

    “再咬我,活剥了你吃狗肉。”这话一出口惹了大祸,接下来的十几夭里都不得安生,大黑狗不时下黑口。

    叶凡也几次出手,但是都奈何不了对方,那油亮乌黑的身子结实的过分,金色的掌指拍的震天吨,就是打不动。

    “它是怎么锻体的,变态鹄过分。”唯一让他庆幸的是,大黑狗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会撕咬与扑杀,不会施展法术,甚至都不能乇起来。

    “真是怪了,如果是一般的狗妖也会飞啊。”

    叶凡观察了十几日,大黑狗每天清晨去紫山转一囹,而后就吞吐日月精华进行修炼,并没有其他别的活动。

    “黑皇,你这样修行却连飞行都不会,你那无上经文不行啊。”

    大黑狗斜了他一眼,道:“我之大道玄妙莫测,我的境界已返璞归真,你能看出什么,你少打我注意。”

    “就那你破经文根本不适合人族修行,我打它主意作甚?”叶凡觉得这只大狗警惕性太高了,再想套出点什么东西来势比登天难。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大黑狗昂着硕大的头颅,充满了高傲之色,道:“告诉你,没戏,趁早死心吧。”

    叶凡摸了摸下巴,感觉这只老妖孽还真没办法对付,活的太久了,比人都精。

    “想打古经的主意,也不是不行,弄一块神源来给我吃。”

    叶凡想捶它一顿,道:“你怎么不说把太初古矿内的源挖未给你吃?还想要神源,我都没见到过呢!”

    “那就免谈。”大黑狗歪着脖子看了他一眼,而后大摇大摆的离去。

    “其实,我知道一位妖族大帝的古经的下落。”叶凡漫不经心的道来。

    “这种把戏也拿的出手。”大黑狗表示不屑,头都没有回,高高的竖着秃尾巴离去。

    叶凡弹指,飞出一粒血珠,什么也没有说,向相反方位走去。

    大黑狗增的一声的窜了回来,白森森的牙齿露了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黑皇你想干休么?”

    “你吃过各位妖帝的血肉不成,我闻到了那种无上妖血的味道。”它面色不善,比人的表情还丰富。

    “你以为我像你那么凶残,我这辈子还没杀过生呢。”

    “本皇要是相信你的话真是见鬼了!”

    “现在你相信了吧,这是妖族大帝的气息,我确实知道某位大帝的古经的下落?”叶凡循循善诱。

    “怪不得我总有一种冲动,想把你吞下去,你的身体中有一丝大帝精血。”大黑狗犬齿森森,鲜红的舌头直舔嘴。

    “黑皇你想-做甚?”

    “本皇想吃了你!”大黑狗张开血盆大口,突然冲了赶来。叶凡捏日月印,迎了上去,金色的手掌震动,想将这只大黑狗打趴下。

    这个地方跟打铁一般,响声震耳欲聋。

    两个时辰后,叶凡双臂麻木,实在打不动了,飞上了半空,扯出一件衣衫穿在身上,因为大黑狗连撕带咬,差点让他吃大亏。

    “妈的,又被狗咬了!”叶凡看着身上的犬齿印,真是元语了,恐怕没有修士像他这般被只狗追着咬。

    大黑狗吐着红舌头也在喘气,道《“我相信你的话了,你确实炼化过大帝的精血,皮糙肉厚不好吃。”

    叶凡大叫晦气,转身就走。

    “别是,我们可以谈谈,你如果给我寻来一块神源,我告诉你一部古经的下落。”大黑狗在后面叫道。

    “没兴趣!”叶凡头也不回,飞向石寨。大狗明显动心了,但却依然狮子大开口,现在他必须要沉的住气才行。

    接下来的两天,黑皇很沉得住气,没有来寻他,也终于让他清净了两夭,没有被狗咬。

    第四天,大黑狗终于露面了,道《“我说小子,你成心吊我胃口是不?我们都想要古经,现在可以坐下来谈谈了。”

    “你给我三块神源,我告诉你妖族大帝古经的下落。”

    “汪……”大黑狗差点扑过来,恶狠狠的看着他1&11“算了,一块神源吧。”叶凡不紧不慢的说道。

    “小子,你倒反讹诈起我未了,告诉你半块神源也没有,你想要人族古经的话,送一块神源给我。”大黑狗咬牙切齿。

    “想得倒美,我还没见过神源什么样子呢。”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得到了《源天书》,将来肯定能够寻到神源。

    “寻到也不可能给你。”第一次交谈,不欢而散,叶凡与黑昱各不让步。

    次日,争吵再起厂。

    “小子你给我一块神源,我告诉你一部古经的下落,给我十块,我给你默诵出半部古经,给我五十块,我给你一部完整的古经。”黑皇循循善诱。

    “你怎么不一头扎进太初古矿,北域总共有多少块神源?张口就十块,闭口就五十块,你以为这是白薯?”叶凡的手指头变成了淡金色,很想在它的狗头上拍几巴掌。

    “话不能这么说,无上古经是无价的。要不然这样,你告诉我妖族大帝的经书下落……”

    “你说的这些,都可以反过来,你可以用神源来换妖帝的古经。”叶儿微笑。

    “汪,算你狠!”大黑狗的语气终于松动了一些,道:“我们彼此交换古经下落,这样谁也不吃亏。”

    “我觉得吃亏,你这只老妖孽太狡猾了,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叶凡将绿油油的玄龟拿了出来,在手中把玩,他故意如此,这只大黑狗来历诡异,他想试试对方能否看出什么。

    结果超出他的预料,大黑狗当时眼睛就绿了,无声无息的扑了过来,快如闪电般的偷袭,下黑口。

    纵然叶凡有防备,还是被咬了两口,但总算没有被它将玄龟抢去,冲天而上。

    “妈的,又被狗咬了!”叶凡气极,真想将它剥皮吃肉。

    “小子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又被狗咬了,我听着这像是在侮辱我。”大黑狗理直气壮的质问。

    “你还有没有狗品?总是偷袭下黑口,没见过你这么缺德的狗。”叶凡同一只狗这样说话,感觉有些别扭,可这只狗真的是蔫黑坏,跟成了精的人没什么区别。

    “小子让我看看你手中那块破玉。”大黑狗斜着眼看他。

    “给你看,肯定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想都别想。”叶凡立身在空中。

    大黑狗对肉包-子打狗这句话很不满,黑着脸道《“不就是一块破玉吗,你也太小气了,我只是看着有点像我从前佩戴过的那块圣已不给看拉倒,不谈了。”

    它表现出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扬长而去。

    叶凡发现,这只大黑狗还这真是腥黑,比人还狡猾,道《“黑皇你别掩饰,真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吗?亏你说的出口,还破玉,逗是一块神源壳。”

    大黑狗刷的一下定住了身子,转过头来,道:“莫名其妙,不知所云。”

    叶凡冷笑道:“你就装吧。”

    黑皇不走了,又慢慢踱了过来,道《“迳只是一个神源壳,里面没有多少精气了,这样吧,我勉强-算它半块神源,你再寻来半块,我就告诉络古经的下落。”

    “没见过你这么蔫坏的狗,别装了,我知道里面封有惊天大秘。”叶凡嘴角橄翘,缓缓开口,道:“这是我从太初禁区内一座宏伟的神庙中带出来的东西,我想你肯定看出了什么,想要的话拿古经换0巴。

    “别扯了,就凭你也能进太初禁区,随便跳出来一只生物都能把你啃了。”大黑狗高高昂着头。

    叶凡晃了晃手中的绿玉,道《“这是供奉在古庙神台上的东西,大罗银精都腐朽了,但它依然完好无损。”

    “真的吗,让我看清楚一些。”大黑狗向前凑。

    “你又想下黑口吧?!”叶凡向高空飞去。

    在接下来天的日子里,叶凡与黑皇扯皮不断,他感觉这只狗太难缠了,真想彻底干掉吃香锅肉,可惜,这只大黑狗打不动,命比他还硬。

    直到半个月后,他实在受不了,没有耐心继续讨价还价,想要就此离开石寨,就在这时大黑狗终于松口了。

    “小子算你狠,本皇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向人让步,给你指出一条寻经之路,能不能得到就靠你的运气了。”

    这只狗的话根本不能信,叶凡满满脑门子黑线,道《“别说这些没用的,我只想要《西皇经》,你拿不出未的话就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现在就走人,这只绿玉玄龟这辈子你都别想再见到了。”

    大黑狗脸色阴晴不定,道:“毛头小子你也太狠了,凭什么先让我带你去寻经,非得等你到手之后才给我僻}2处,这大不公干了。”“我有信誉保障,你的……我看不到!”“小子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在给本皇泼脏水。”

    “咱们后会无期!”叶凡转身就是。

    “年轻人真是没耐性,好吧,本皇带你去寻《西皇经》0”大黑狗恶狠狠的道《“先说好了,你如果有所获,一定将要那只绿玉玄龟给我!”

    “没问题。”叶凡点头答应。“还有妖族大帝的古经的下落,也要告许我。”大黑狗又补充了一“这个也好说-0”“小子你答应的这么痛快,是不是有诈啊?”大黑狗狐疑。“我真怀疑,你到底是黑狗还是黑狐狸。“再敢歧视本皇有你好看!”黑皇威胁。大黑狗只对张五爷稍微顺从,竖起秃尾巴告别,随同叶凡离去。“噼里啪啦”叶凡再次施展改天换地大法,化身成另一幅少年样子,容貌大变样。

    大黑狗在旁不屑的冷笑道:“一看你就是坏事做绝,连出行都要这样,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少得瑟,赶紧带我去寻《西皇经》0”叶凡感觉这只大黑枸真难对付。

    “先带我去周围的城池转转。”黑皇头颀扬的很高,扫视红褐色的大地。

    “没事去城池转悠作甚,我们不是出去游历,而是去寻《西皇经》,你不是说西皇母草创该经时,刻在一座绝壁上了吗?”

    “本皇隐世多年,山川大地都发生了变化,哪还能记得那么清楚,我需要仔细转转,才能寻到方位。”大黑狗秃尾巴竖的很高,一幅很超然的样子。

    “你活多久了,还山川地貌大变样……真是大言不惭!”叶凡瞪了它一眼。

    神王也不过能活几千年而已,其他人的生命则要短上很多。

    “放心好了,等我转一圈,保准能够能够寻到那处绝壁。”大黑狗向前跑去,如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

    在接下来是几日里,他们先后转了三十几座城池,大黑狗四处转悠,根本就是一副闲逛的样子。

    “小子你可真是坏事做绝啊,你看这座城池中都贴出你的画像耒了,千斤源的奖赏啊。”

    在一座名为“长风”的古城中,叶凡看到了自己的图像,毫无疑问是姬家与摇光发下的缉拿令有人贴出来了。

    类仙的缉叶令,他在老大把子那里见到过,完全一样。

    “等我闲暇下来时,将他们进入北域的年轻一代都干掉。”

    “你是想得到《西皇经》后拿他们练手吧?”大黑狗看穿了他的心思。

    “你还没有寻到方位吗?别告诉我你忘了。”叶凡黑着脸道。

    “我已经渐渐想起来了,可以出发了。”大黑柏i给了出肯定的答前行了数日,叶凡感觉不对劲,大黑狗在带着他向太初古矿方向前“你确信没记错路,这是去太初古矿啊。”

    “没错,这是去瑶池故地。”大黑狗答道。叶凡有所耳闻,瑶池故地距离太初古矿万余里,后来才举派搬迁不过,如今谁也不知道所谓的瑶池故地在何方,没有人能够寻到。

    据说,在瑶池撤离时,已经彻底的封印yo太初古矿周围,浩瀚无垠的地域全都是矿区,大黑狗像是老马识途,观看山川地势,不断绕行,迪过圣地的矿区,将叶凡带入红褐色的大地深处。

    “瑶池为什么撤走?”叶凡问道。

    事实上,很多古籍都有记载,瑶池距离太初古矿万金里,并没有提什么所谓的搬迁。

    “具体原因谁也不知道。”

    月光如水,叶凡与黑皇已经在无人区前行了十几天,依然没有导到所谓的瑶池遗址。

    “不对呀,瑶池故地山峦秀丽,景色优美,是一片绿洲,应该就是在这片地域,怎么不见了。”大黑狗狐疑。

    月光下,红色的大地一望无垠,没有尽头,空空旷旷,不要说是山,就是大石都难以见到。

    黑皇仰天望了望明月,又看了看这片血色的大地,道《“这块地方被封印了,小子赶紧找,如果我们进入一个花香鸟语的世界,说不定会有大机缘。”

    突然,叶凡心中一惊,他见到远处地平线上有白色的身影飞天而上。

    “瑶池飞仙!”大黑狗双眼中射出两道神芒,道《“看来我们来对了地方,一定要导出封印的瑶池故地,我倒想看看她们为何要撤(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